×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62章 半途杀出个以色列

中印的战火烧红了国际军火市场。

这两天,从莫斯科到华盛顿,从日本到西欧,从南非到以色列,活跃着一个个印国军购代表团。无一例外,只要是先进的武器,印国都要购买,大手笔购买。

印国代表团开列的武器清单包括第六代制空战斗机、激光防空系统、电磁炮、远程防空导弹系统、空空导弹、以及电子战机等等。

不过,尖端武器均为各强国的非卖品,同时顾及到中国在政治经济上的制裁,大多数国家都不敢也无法满足印国的庞大胃口。

莫斯科的第六代制空战斗机尚在研制中,印国又看不上深度改进的、号称五代半的苏57MK;西欧强国如英法德,有先进的无人制空战斗机、雷达、空空导弹和远程防空导弹系统,但来自中国的压力太大,态度暧昧;美国方面也类似,嘴巴喊得响,光打雷不下雨,拿着深改的F22做展示却又不肯签合同。

诸侯众多,唯日本最爽快,电子战机、潜艇和战斗机器人,要多少卖多少。

经过印国的全方位公关,还有一个国家表示愿意解印国的急需之困。

那就是以色列。

印国军购代表团以色列之行开始时并不顺利,如大多数国家一样,以色列官方视印方如瘟疫,避之唯恐不及。后来不知为什么,突然放出“万事有商量”的和风。

印国国防部长瓦西里收到代表团的汇报,顿时如获至宝,亲自飞赴特拉维夫商洽。

与以色列总理的秘密会晤收获了意外惊喜。

“......以印友好历史悠久,各方面的合作亦非常愉快......以色列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印国在国防上的建设,从无人机到电子战机和预警机,均对贵国敞开大门。另外,有些贵国不方便购买的先进装备,以色列可以考虑以代购的形式帮助贵国。”

提及代购,瓦西里恍然大悟。并非以色列对印国有多热情,而是她背后的主子强迫使然。

世人皆知以色列的主子是山姆大叔。如果没有山姆大叔的指使和强加意志,以色列绝对不会为了区区蝇头小利去得罪世界第一强国。

“有无购买F58的可能?”发出试探信号。

F58是当今世界两种第六代制空战斗机的代表之一,与中国的歼50齐名,技术性能上并驾齐驱。西线空战战场上,印国吃够了歼50的苦头,美系F35与俄系苏57一败涂地,并因此失去制空权制磁权,可谓一子输,满盘皆落索。

若购得F58,即能与歼50抗衡,未必不能挽回败局。

以色列总理维罗尼亚胡忍不住发笑。

F58,山姆大叔连他最亲的表弟,英国约翰都封锁,以色列更是摸都摸不着,印国这只癞蛤蟆竟敢痴心妄想。

“瓦西里先生,制空战机仅限于F22S和F35G,防空武器限于第三代激光系统和第六代爱国者。”

实话说,这些武器在世界范围内称得上尖端先进,像F22G,也仅比F58和歼50落后半代,美国重启F22生产线后,只向有限的几个盟国出口过基础型的F22,深度升级版的F22G一直是非卖品,此番为印国破例,事实上,印国购买一个中队后完全可以自称为世界第三空军。

瓦西里琢磨着F22G比俄国的苏57先进一筹,加上爱国者6和第三代激光防空系统,应该可扳回部分制空权,至少能给首都400公里防空圈提供保障。

“我需要时间考虑和评估。”

瓦西里说。

维罗尼亚胡道:“要尽快,越快越好。你知道的,一旦北京获知消息从中作梗,事情就不好办了。”

“明天给你答复。”

维罗尼亚胡想起了什么,说:“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卖家强调一个先决条件,必须现款交易,款到交货。”

瓦西里心里不悦,美国佬的意思是担心印国战败赖账,愠道:“一揽子合同的交易金额至少三百亿美元,试问哪个国家可以一次性付清货款?再说,作为买家,我们并没有为难卖家要求技术转让,也没有要求在我国设厂建造,如今卖家反而给买家设下歧视性条款,这非常不合理,让人无法接受。”

维罗尼亚胡双手一摊:“我同意你的见解。可是,他们就那样,我们只好原文传达。另外,我们也有个小小要求,关于合同的签署日期,必须在半年前。希望你们能理解。”

见鬼,又是顾忌北京,奶奶的,就没想过大印地斯坦生气的后果有多严重吗?

以色列的担心不无道理。无孔不入的间谍时代,印以官方的高层次接触未能瞒过北京的耳目。

李缚龙在会晤巴基斯坦总理之后接到相关情报。

情报来自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情报只有一行字:维罗尼亚胡秘密接见印国国防部部长。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简陋的内容背后蕴含着极为丰富的信息。总理亲自出马,表明非小事;私见说明见不得光;战事吃紧,身为各兵种总协调的印国国防部长却离开岗位出访以色列。区区一句话已经指出,以色列正准备向印国军售。

此事若不果断雷霆干预,势必然造成一个极坏的影响,口子一旦被以色列撕开,难免有贪婪的后续者当此为鼓舞铤而走险。

“老钱,通知中建集团,要求以色列提前支付工程款,否则暂停AX和AY人工岛的吹填......”给钱天下的电话里,李缚龙使出第一招——警告。

以色列国土狭小,数十年来却在不断接纳世界各地的犹太移民,人口与国土的矛盾因此日益凸显,为容纳更多的犹太移民,目光转向了大海。大海吹填造岛技术,全球唯享誉“基建狂魔”的中国最成熟,且最先进。以色列的填岛工程立项后,甚至没招标,其总理直接上门来求北京签署合同。

要挟就是态度,以色列能读懂。中国并不缺吹填工程,世界十数个国家还在排着队等候中国为其造岛。

与总理商量完毕,想了想,给身在伊斯兰堡的刘一博拨了通卫星电话,将秦川要回北京。

以色列国小,民族结构单一,或许是周围生存环境恶劣,天天处于与外敌的斗争当中,国民异常团结,警惕,政府的反情报力量异常强大,仅凭常规手段,恐怕没一年半载也搞不清以印之间的龌蹉交易。所以,此事必须动用国宝秦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