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63章 刺杀

中国人民解放军横扫印 度河谷,陷列城,克楚舒勒,全歼印军第十四集团军十万雄狮的特大新闻连日来霸占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位置,震惊世人眼球。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再无一举歼敌十万的战役。昨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终结了这一延续了百年的记录,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把惊叹恐惧留给世界,把耻辱留给对手。

秦川,不,丛殿宝少校感觉到了无上光荣,在飞往莫斯科的国际航班上,一身威武的军装凝聚了无数尊敬与赞赏。

由于印国横亘在中国西面,阻断中国与中东的空中走廊,为避免意外,秦川跟随的国防部访问团取道莫斯科再转机前往以色列。

航班是一架C939国产大型客机,机舱内坐满三百多名中外乘客。中国国防部访以团很低调,八人,除了国防部长和他的警卫在头等舱外,其余坐经济舱。

“先生,头等舱的旅客愿意与你和你的战友们互换座位。”一道轻柔温婉的声音甜腻着秦川的大脑听力细胞。

秦川睁开疲惫的眼皮,没反应过来。

“让座?好,好,没问题。”说着,解开安全扣,懵懵懂懂站起来。

扑哧。

周围爆发出善意的笑声。

被身旁的一名警卫拉拉衣袖,秦川这才恍然,跟着傻笑。

“忘了,飞机没站票。”挠挠头。

大伙笑得更厉害。

“解放军叔叔,是头等舱的乘客想和你们互换位置。”后排的一名小女孩认真复述空姐的意思。

“换位?好端端的为啥换?”秦川摸不着头脑,尽管他很愿意到头等舱去,那里能时刻看见身边这位甜美的空姐。

“因为你们是解放军蜀黍啊。”年轻漂亮的空姐莞儿一笑。

蜀黍?

秦川向空姐回应灿烂的笑容:“好意心领了。里面有领导,还是这里自在。”

空姐目光稍稍偏向他肩膀上的肩章,两杠一星。

“你是少校?”

秦川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勇取列城,率一排俘一团,奶奶的,老刘大叔却装傻充愣,没给他记功劳升军衔,否则,他现在就是货真价实的少校,而不用冒充。

“蜀黍,你上过战场吗?打过印三吗?”后排的小女孩抛出一个天真的问题替他解了围。

但随即发现小女孩的问题不好回答。重任在身,关乎到国家民族利益,绝不能透露一点可能泄露自己的身份的信息。否定吧,好像不对,欺骗一颗童稚善良的心灵。而且,周围静悄悄,都竖起耳朵期待精彩故事,尤其漂亮空姐,如水流转眼波里闪烁着对英雄的仰慕。

“哥哥会上战场的。”秦川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

“哦。”小女孩的声音充满着毫无掩饰的失望。

空姐同样的失望,周围的乘客亦然。

“同胞们,大家好,”同行的一位年长的中校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所有人敬军礼,“刚才小朋友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感慨,解放军战士能否上战场,什么时候上战场都要听从指挥服从安排。但并不是只有刀光剑影枪炮轰隆的地方才是战场,不见硝烟的战场比比皆是。打个比方,在座的各位,为了工作远离家乡到异国冒险,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战斗,正是有千千万万个你们的辛勤付出,国家才繁荣昌盛,才有抵御外敌的力量......”

秦川记得此人是搞政工的,口才不错,听起来似乎能把长江黄河说倒流。

噼里啪啦。

鼓掌声。

干政工的就是不同,几句话扭转形象,引起共鸣。

“先生,要点饮料吗?喝杯牛奶有助睡眠。”

空姐俯首在秦川耳边说道,声音很低,感觉是专门和他说的悄悄话。

“不必了,谢谢。我这人缺乏想象力,倒头就能睡着。”

空姐尴尬笑了笑,告辞。

“嗨,”身边的警卫手肘碰了下秦川,“少校,你命犯桃花,她看上你了。”

出访团里,领导和军官五人,其中以秦川最和善完全没有一点官架子,且年龄与警卫们相若,故而都喜欢与他说笑。

秦川瞥一眼空姐的背影,身材无可挑剔,简直是黄金比例。背多分,颜值也多分,回眸一笑,迷倒一片。

“省点口水见周公去吧。哥的长相是有迷惑性,可一到逛街吃饭准原形毕露——一个不折不扣的无产阶级,连开车都是共享汽车,最后肯定被一脚踹下飞机。”

“没那么现实吧?”

“社会本如此,是你多情想歪了。”

秦川闭上眼睛,满脑子是出发前领导的语重心长。爱情对他来说,太遥远,大脑里的那块芯片注定了他的生活并不完全属于自己。有时候,他都不确定自己是谁,是原来的秦川,还是一具芯片控制下的行尸走肉。

因为大脑里的芯片,人生除了任务,还是任务,像电影里的007一样,有永远执行不完的任务。日本,泰国,巴基斯坦,这次是以色列,去刺探那匹神马尼亚胡的脑电波,八卦他与印度的基情,见鬼,领导咋想的,一个小小少校有啥资格与一国总理握手?

哎,管他呢,天塌了睡醒再说。嗯,人生的主线原本如此,饿了吃,困了睡,睡醒好奋斗.....

北京至莫斯科七千多公里,飞行时间八个小时。这几天秦川马不停蹄连日奔波,精神疲惫不堪,一觉醒来飞机已降落在莫斯科机场上。

提着行李跟在人群中下机。

到了出舱口,又见漂亮空姐的亲切笑容。

“丛先生再见。”

看来美女空姐真被自己肩上的两杠一星给迷惑了,居然调阅了自己的登机信息。

“看见你的笑容真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愿回程的航班还能见到你的笑容。真心话。”

“谢谢。”空姐被称赞得脸色绯红,低着头,睫毛扑闪着,本来一直落落大方的笑容,忽然糅合了一股羞意。

舱门侧,三名空姐排成一队。其余两人又是掩嘴窃笑,又是手肘肘砰害羞的空姐,低声提醒什么。

“再见,各位美女。”秦川换个手提行李,腾出右手敬礼。

礼毕,干脆利索地跨出舱门,一点也没妨碍其他旅客的步伐。

“丛先生,方便留个电话吗?”

美女空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充满勇气。

“会的,回程的时候咱们一定会再见。”秦川回首,笑了笑。

见个鬼哦,人海茫茫,过客匆匆。明天,保证最多到明天,她就会忘了这一切。

莫斯科飞特拉维夫的航班相当紧凑,下了机,不倒时差,匆匆忙忙赶赴另一个登机口。

航班属于俄罗斯航空公司,有点恐怖。

俄罗斯还是那不死不活样,依靠丰富的资源维持着大国的尊严。就像没落的贵族,可怜的自尊心作祟,明明中国的大飞机经济实惠又安全,偏偏固执地使用其破落的图204和伊尔96系列。由于技术落后于时代,经济性差,这两款客机销路狭窄,卖不出去,工厂缺钱,研发和升级自然跟不上,跟不上,更落后......如是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俄罗斯航空的管理存在诸多问题,无论硬件还是软件上,从而导致事故率偏高,给世人很不安全的印象。

秦川不认识班机的型号,只看出其残旧不堪,外表、内饰和布局越看越像古董,处处折射着这个国家的败落,与光鲜亮丽的C939形成鲜明对比。

怀着互不道破的忐忑心情,众人踏上了通往以色列之路。

三个多小时后,当震颤的客机着陆于特拉维夫机场,停稳,才松下一口气。

低调,相当低调。没有红地毯,没有仪仗队,机场内只有几名以色列军方人员在迎接。

“请代为转告贵国总里,我方希望尽快与贵国总里和国防部 部长就AX岛屿建设事宜进行会晤。”访问团领导高晋对接待的一名以色列少将提出要求。

以色列少将一副抱歉的表情:“真是不巧,我国总里和国防部 长已经安排好去欧洲和美国的访问行程......”

秦川没心思听下去,早在预料中,只是领导胸有成竹,且看且等就是。

以色列的接待人员很冷淡,寒暄到通关便离去。把中国代表团扔在机场外。

幸好中国大使馆派来了大巴。

大使随众人一起登上大巴。

“往前座,往前坐,后排放行李。辛苦各位了,条件不好,挤一挤。”感觉大使的表现和神色满是怪异。具体上,秦川说不出来什么,也只好将就。

“......以色列不安全,经常发生枪击爆炸事件,这辆大巴是防弹的,但是大家还是要保持警惕,前座都放下窗帘,身体尽量压低些......”

大使不厌其烦地说着。

啰嗦,却是事实。以色列与阿拉伯的故事是一部暴力史,鲜血绵长。众人看了看窗外,不禁矮下身子。

坐着大巴驶出机场,秦川觉得闯进了中世纪的古老时代,建筑低矮,这一簇,那一丛,大白天的,街上人影稀少,显得颇为萧条。

“以色列的行政中心很多年前就搬去了耶路撒冷,并强迁了不少特拉维夫商家,所以看起来冷清些。另外呢,与大多数国家一样,我们尚未承认耶路撒冷是她的首都,办公地点仍然在这里。”

大使亲自为军事代表团作介绍。

“大使的意思是,要见主人的话,必须赶去耶路撒冷?”秦川发问。

“是的。”大使点头,却没再多解释。

不需要赘述,上网看新闻一目了然。中以在打冷战,事情源于以色列开启对印军售合同,接着中方把以色列的造岛工程停了。这种情况下,以色列是不可能高规格欢迎中方的代表团的,何况出访的中国国防部部长其本身所代表的规格就一般般,认真来说只是国务院辖下的“军事外交部”,与外交部长同级。

“砰砰砰!”

突然之间,一串子弹从一处高地上的房屋里扫射过来,打在大巴车后排的玻璃上。

“趴下!”

大使高声大喊。

“砰砰砰!”

又是一串子弹。

车窗装的是防弹玻璃,第一次挡住了子弹的攻击,第二次,玻璃成块脱落,子弹穿过毫无阻拦的窗口在车内横飞......

艹,大使先生真是福将!

秦川抱头蹲在车板上,愈发觉得需要和大使先生保持距离。

“加速冲过去!”大使趴在车板上狂叫。

司机紧踩油门,飚出160码时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