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70章 空军式绑架

深夜,北京郊区,秦川下了飞机后,茫然跟随专车回到联合参谋部军属小区,回到属于他的单身宿舍楼里。

花洒喷涌热水,冲刷身上的疲惫,洗涤心灵的烦恼。

以前没立下功勋只好夹着尾巴做人,最近干了几件漂亮大事,军功闪耀,暗忖足够抵销牢狱之罪有余,于是在飞机上便迫不及待向刘一博发信申请一个七天探亲假。孰料可恶的刘大叔,没有半点人情味,不仅没批,而且命令他明天即到贡嘎指挥中心报到。

想念母亲,真的很想念,哪怕回去看一眼也好,给她个惊喜,看看她否极泰来的舒心笑容。

可是,老刘说,“秦川”不再属于他个人,他的身份涉及到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决不能让外界知晓他已出狱,哪怕是给家里打电话也不允许。

秦川只是一个自由的奴隶,世界再大也是监狱。

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

“丛少校,丛先生,方便留下电话吗?”

临下飞机前,田未在他眼前的忐忑模样历历在目。

直至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私人号码,而工作号码是明禁外泄的。为了掩饰尴尬,反过来向美女讨要了电话。

要了又如何,反正自己不会再联系她。

一出机场就把写着手机号码的纸条扔进了垃圾桶里。

“哗啦啦”

仰头,让花洒的热水冲洗脸庞,双手用力搓脸,搓去一层纳米蒙皮。

对着镜子照看,内心爆发呐喊:你是秦川,不是丛殿宝。

即便是丛殿宝,都有两张脸,两张身份证,平时秦川脸,中尉军衔,执行任务时贴膜变脸,少校身份。田未喜欢的是后者,无论是模样还是身份。

洗完澡,心情郁闷依旧,甚至没心情上网,换上运动装出门。

大院有一小块运动场,憋着劲上单杠,一口气三十个引体向上,再腹部绕杆旋转百十下,翻它个天旋地转,脑子一片空白啥也想不了。

黑暗中,一辆小车驶进入大院,司机鲁莽,远光灯刺眼。

小车朝他驶来,急停,从车上跳下俩人,不分青红皂白架起他,欲强行塞入小车后座。

绑架?刺杀?

秦川反应极快,瞅准时机起飞腿,右腿上踢过顶,正中右边的劫持者头部。挣脱右手,右腿落地时左跨步180度转身,右手手肘肘击左边劫持者的鼻梁。

轻描淡写的两招力道十足,两名劫持者倒地痛苦惨叫不起。

司机见状跳下车,向他甩来一张网。秦川滚地闪过,正想还击,一道人影从黑暗中跑过来。

“丛少尉,别打了,张司令员想见你。”来者大声叫道。

张司令?谁?

来者把电话递过来。

“空军部副司令张鲲鹏少将。”小声提醒。

无需提示,秦川曾与张鲲鹏少将过招,对他的容貌特征记忆犹新,正是视频里的那个家伙。

“我不管你是支付宝还是充电宝,马上给老子到空军部来,来了再说!”

“将军,你派人监视我?”

“刘一博把你当成宝,不派人盯着你的老窝怎能找到你?少废话,你那个项目的经费来自空军部,你本来就是空军部的人,赶紧过来。”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除非刘将军下令,否则恕难从命。”

“你,行,老子找老田要手令,看你从不从。”

张鲲鹏没吹牛,很快,总参谋 长田勃勃上将来电,视频电话。

出人意料,电话里,田勃勃命令他听从张鲲鹏的调度,并指出这次的人事调动经过了首长的首肯。

就这样,秦川来到空军部。

“丛少尉,贵客啊,别来无恙?”张鲲鹏示意一众手下退走。

“报告将军,我现在是中尉。”

“怎么才混到小小一个中尉?我可听说你抓获了一名印度中将,顺带劝降了印军第四军。”

“将军消息灵通。”

“别跟老刘了,那王八蛋比项羽莽夫还项羽,抱着官印孤芳自赏,舍不得封赏有能之士。想你这样的人才,好比当初项羽帐下的韩信,明明是天才,却糟践去当一名卫士。来我这,老子虽不是刘邦,但还是有用人之量的。”

极力拉拢。

“将军三更半夜绑架我就为这个?”

“行,先不着急说这事,跟我来。”

张鲲鹏把他带到指挥厅的屏幕前,请他观看一段视频。

视频全长一分半钟,一开始,秦川即猜到这是钓鱼岛上空出事的那段视频。

视频里,只见一架歼20D灵活翻飞与一架疑似F22的隐形战机缠斗......

视频出自僚机角度,受限距离和视角,并未完整记录整个过程。忽然,疑似F22由上而下俯冲,电光火石间与平飞的歼20D贴身交错,交错之时发生磕碰,激飞无数碎末。接着,那架歼20D失控旋转下坠......

“看出什么了吗?”张鲲鹏询问。

秦川神色严肃:“此人不简单,计算精确到毫秒,而且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毫不犹豫,应该和我是同类。”

“你能做到吗?”

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空军里的尖子们都表示非人力所为。

秦川评估了下,如实作答:“必须经过大量打针对性训练,能否达成效果,另需一半的运气。”

“让你上的话,训练需要多长时间?”

“至少一个月。”

“太长了,等不了那么久,三天。”

“将军的意思是对小鬼子以牙还牙吗?”

“废话。”

“那一天就够了。”

张鲲鹏瞪眼:“那你刚才说要一个月?”

“我以为你要我达到小鬼子的驾驶水平。”

“没他的水平你能办到?不是让你去同归于尽。”

“为什么要亲自去撞?”

张鲲鹏跟不上他的思维速度,干脆直勾勾盯着,等待答案。

“我可以脑控无人机。”

谜底揭晓,闪亮眼睛。

下令无人机自行撞击的话,那时的无人机等于一枚导弹,也等同开战。而以脑控方式切掉对方的垂尾或两翼,则是摩擦中的失误,两者性质截然不同,后者导致的事态在可控范围之内。

“你确定只要一天时间适应?”

“一天足够。但是要给我最先进的歼50。”

“这个是自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