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72章 印式迁都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南宋大诗人辛弃疾绝对想不到,当初写下这首充满讽刺意味的长短句直至八百多年后几乎也可称得上为印国量身定做。

北伐阿克赛钦,弄巧成拙,反葬送十数万人马,甚至丧失数万平方公里土地,北方防线因此洞开。拉达克既失,克什米尔再无屏障;如克什米尔再沦陷,新德里以北数百公里一马平川的平原更无屏障。

新德里告急!印地斯坦告急!

一夜之间,网络世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流言,有的说解放军正在克勒策集结重兵、有的说克什米尔的守军已集体缴械投降、有的说解放军在北方邦实施了大规模机降和空降、更有人信誓旦旦“揭秘”执政官和军方上层卷数百亿美元逃跑到了国外......

流言汹涌以讹传讹,鼓噪和膨胀不满情绪,再将不满情绪催化成愤怒与仇恨。于是乎,某个偶然的车胎爆炸声、某个偶然的错案冤案和某个偶然偶然的玻璃破裂声都成了星星之火,暴戾之气一点即燃烧,熊熊燃烧整个印度,将这个贫穷而又自视甚高的国度推下暴乱的深渊。

为控制恐慌,印国政府慌忙下令切断互联网、全国所有城市进入宵禁状态。同时为防止“被以色列骗走的460亿美元”的案件击垮汇市,又强行停止了股市和汇市交易。

极端命令一出,印度顿时成为外资绞肉机,吞噬无数外国投资者的财富,那些多年前搬离中国在印度开设工厂的美欧日航投资者亦未能幸免,欲哭无泪,哀鸿遍野。

首都新德里,政府的禁令和安抚阻挡不了富人的出逃欲望,阻挡不了穷人的恐惧,更阻挡不了外国外交人员和侨民的撤离潮。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纷纷蜂拥向机场和火车站。

“穷鬼,蠢货,闪开!”

富人们的豪车被人流单车流赌在市内的路上,眼看飞往国外的航班即将起飞,心焦如焚。

“这些穷鬼跑什么跑?中国人才不会要他们家里的破烂!”

豪车里,娇贵的富家千金又气又恼。

“宝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别忘了,之前抢砸中国工厂商店的都是这些人,残杀中国人的也是他们。他们比谁都怕解放军。”

......

警察和军方士兵站在路口,拿着喇叭大喊:“行人和单车赶快离开公路,否则以扰乱公共秩序问罪......”

“行人请到汽车站和火车站去,严禁在公路上行走!”

没用,这里没有白痴,没有人会去汽车站,因为,南下和西去的公路全部被乱七八糟的车辆堵死了,就像他们堵死这条道路一样。

天空,一架又一架直升机掠过,飞行国会大厦。

人们没兴趣看,事实证明,那些高官即使开再多的会也无法给印度带来一场胜利,相反,只会使局势更加恶劣。

国会大厦。

议员们为迁都议题吵翻天了。

开会时间已过,然而到场与会的议员不足一半,按宪法,今天任何的决议都不可能通过。

等待缺席者到位不现实,那些人,要么堵在半路上,要么已开溜。

“诸位,安静,安静,请安静......”

“砰!”

议长呼吁无效后,操起一根板球棍猛敲主席桌。

张着嘴、闭着嘴、半张着嘴的议员们纷纷闭嘴,望向主席台。

“今天不议迁都,部长视频会议通过了决定,政府以及军方一分为二,一号班子负责施政治和军事指挥,明天起陆续迁往孟买以防万一,二号班子留守新德里维持秩序。”

“我反对!”

有识之士担忧两个政府会给国家带来分裂的隐患。

“反对无效,这是部长会议和军方的一致决定。”议长霸气侧漏。

“那让我们来开啥会?”

“对,对对!”

“安静,安静。”议长又举起板球棍,全场再次为之鸦雀无声,“今天会议的议题是弹劾执政官丹尼斯。”

议员们先是不做声,继而交头接耳,“嗡嗡”议论。

议长环视全场,见无人反对,便接着说:“丹尼斯即位以来施政不善,胡乱改革,导致军方指挥系统紊乱、大量的军备采购严重失误,并在情况未清晰、军备未准备充分之前匆匆对中国实施《敌国关系法》......”

原来是夺位,顺便找背锅侠的大戏。

“现在,请下议院议员就‘弹劾现任执政官丹尼斯先生’的提案进行投票,投票通过,即交付上议院进行表决。”

“议长先生,这个程序不对,有违宪法。”台下有人提醒。

“迂腐。”议长道,“战火都快烧到新德里了,诸位还想好整以暇地争论它几个月?按宪法,今天擅自离开新德里的议员都该枪毙!”

“对,没错,迂腐者误国,该杀!”议长的支持者吹起极左恐怖气氛。

恐吓一出,噤若寒蝉。都是官场老油条,懂得什么叫明哲保身。

“可是,投票人数不足。再说弹劾了执政官,谁来主持政府日常工作?重开大选吗?”人群中飘出一把不和谐的声音。

此时,国大党长老卡瓦达晃悠悠地拄着拐杖,在众人的簇拥下登上主席台。

“特殊时期一切从权。我建议,没到场的议员,一律按默认赞同票计算。至于空缺,由议长巴赛扬先生暂时代理。”

老人以他的独特智慧快刀斩乱麻,为巴赛扬扫清所有障碍。

“同意。”“同意!”

现场以国大党的议员居多。有时候,数量等于真理。

就这样,投票开始。

毫无悬念,软禁中的丹尼斯在一个小时后被“民主”弹了下腰,含冤下台,而议长巴赛扬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借助战争营造的时势一举登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