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英雄一门下孤山

第一季第一章反攻在即

第一季第一章:反攻在即

1979年春,在我国西南边陲的一个小镇到处是榴弹的嘶鸣声和爆炸声,声声震耳,声声惊心动魄。有好多民房在炮火中燃烧,被炸得晕头转向的本地居民东奔西窜,凄惨的叫声响成一片。

这时,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哭着喊着在找寻亲人,突然,一个炮弹呼啸着飞过来。就在这紧急时刻,一位骑马飞奔而来的军人跳跃过来,一把揪住那男孩,一个滚身落入旁边的一个大弹坑里,那呼啸而来的炮弹爆炸了,飞溅起来的尘土将他俩埋没。

炮声稀落了,那名军人晃晃脑袋,从尘土中探起身子,抖落身上的沙石,抱起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惊魂未定,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军人,然后哭叫道:“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这时,那名军人抱着小男孩来到正在燃烧的民房前,一名妇女扑倒在血泊中。那军人放下小男孩,翻过扑倒的妇女,焦急的呼唤着:“大嫂,大嫂,醒醒,醒醒”。

那女人没有睁开眼睛,那军人用手试了一下她的鼻孔,已经没有了气息!站在旁边的小男孩哭喊着:“妈妈,醒醒,妈妈,醒醒”…可那女人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这时一队边防军人从后面赶过来,一面急匆匆的扑灭燃烧的大火,一面救治受伤的平民。

这时一个年轻的士兵小跑着来到那军人面前,立正,敬礼后说道:“报告郭团长,师部有紧急任务,师长让你马上去指挥部报到。”

那位被称为郭团长的人起身把那小男孩交给年轻的士兵说:“好好照顾这孩子,他已成孤儿了。”说完,悲痛的上马离去。

在某野战军师部指挥所里,气氛异常凝重,师长阚天虎站在军事沙盘前,环视围在沙盘四周的各作战部队的指挥员们说道:“接到上级命令,为快速有效应对y国无理挑衅行为,决定对其进行自卫反击,为配合大部队行动,我们前沿部队要扫清前进中的障碍,拔掉眼前的这几个钉子”。

说完,他用沙盘指示杆指着上面说:“这一带就是总攻路线,全长30公里,沿途山高林立,沟壑纵横,地雷密布,暗堡交错,如不能扫清,那我大部队将遭受重大损失,特别是这几处隘口,老爷岭、天柱山、鹰愁涧更是易守难攻,大家看有什么好办法尽快解决,现距离总攻还有36个小时”。

师参谋长狄鑫补充说:“上级为了我们能顺利完成任务,特别调拨一个坦克营,一个火箭炮营,一个工兵营,还有一个特种兵连,配合作战”。

师一团团长吴永刚挺身请缨道,师长,我愿带坦克营及全团当先锋,扫清障碍。

师二团团长付永江挺身请缨道,我愿带火箭炮营,工兵营及全团将士作为一团的火力后卫,配合一团攻坚克难,逢山开道,遇水叠桥,扫雷拔碉堡,为后续部队铺平道路。

师长阚天虎满意的点点头,微笑着等待他最得意的属下师三团团长郭一楠请缨,可郭一楠像没事人似的,全神贯注的看着沙盘,凝神思索着。

师参谋长狄鑫提醒道:“三团长在看热闹呢吗?谈谈你的想法吧!”

郭一楠缓过神来,摇着脑袋说:“师长,虽说部队扫清推进三十公里,按坦克行进速度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这三十公里,是死亡带,如果没有好的应对措施,我们这几个团,不到十公里就得消耗没了。”

一团长不服气的说:'“你难道以为我们是不长脑子的活靶子吗?”

二团长付永江也耿耿着脖子说:“我们是先头部队,不牺牲我们,后面大部队伤亡将更加惨重,一团的进攻将暴露敌人的火力点,我会快速将其铺盖消灭,如有顽敌,我们还可请求空军支援,你要是不敢上就做我们的预备队吧!等大部队反攻了,你别把道领丢了就行了!”

阚天虎面色凝重的说:“三团长说的话不无道理,此前,在这条死亡线上我军是吃了大亏的,S86旅,三十辆坦克,两个机械化团,几乎全军覆没在这条路上,你们两个团就这样上去,难免会重蹈覆辙,咱们师再也输不起了!”

郭一楠对二团长的挑衅并没有恼怒,而是从会议桌上取一张白纸,卷了个细长的纸筒,郑重的指着沙盘解释说:“大家请看,这条进攻路线是穿山越谷,地形险峻,狭窄,不适合大型机械化部队运动作战,特别沿途这几段,分别坐落几座高山,像平原中的岗楼子,把我们的部队暴露无余,小股部队就是狙击手的活靶子,大部队只要报几个坐标,就成敌人炮兵的炮灰,有多少够添的?”

参谋长点头默认,师政伟韩殿龙说:“上级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先前吃的亏也正是这些因素,上级严令我师作好作战部署,一定要用最小的代价扫清这些障碍,以确保大部队的安全。”

各位,军部给我们增派相当于一个混成旅的兵力来支援我们,我们可不要辜负军首长的期望,一定要在36个小时内完成扫清任务。

师长阚天虎抱着肩膀,冷峻的在众指挥官身后走来走去,突然走到郭一楠身后站住,沉声问道:“你参加过东北珍宝岛保卫战,有经验,就这种地形,你有什么好想法?”

郭一楠略沉思了一下,胸有成竹的说:“要想以小的代价,打通这死亡30公里,必须巧取,不可硬拼。”

师参谋长急切的问:“怎样巧取?”

郭一楠郑重的说:“打通这三十公里,要解决这几个关键的问题:

1,排雷的问题,

2,隐蔽工事偷袭的问题

3,观察哨向炮兵报点的问题

4,反坦克袭击的问题

5,几处要塞攻坚的问题。”

众人哄的一下笑了,就这个,谁不清楚呀!这还要你说?

师长摆手,示意让他说下去。

郭一楠鼓足勇气接着说:“排雷,以往是用工兵排雷,但是现在时间紧,工兵排雷根本来不及,就这30公里,要工兵排雷,没半年干不完。

要用排雷弹,这三十公里,怎么也得几百吨炮弹,还不一定做到精准。”

一团长急切的问:“那你有什么办法就赶紧倒出来吧!”

郭一楠笑笑说:“所以说不能进兵强压,我请求亲自带一个特攻连,三台钢滚轧道机,一个坦克连和一个工兵连,作先遣军,先搞火力侦查,顺道将敌人的暗堡拔掉,再把雷排除,这样增援的部队就能以很小的代价突破了。”

师参谋长狄鑫用怀疑的口气说:“就你带这点兵力,恐怕走不上二里地就被报销了,还带三台轧道机,简直是开玩笑呢!你当是去玩儿呢?要你这样说,S86旅是纸糊的?”

郭一楠辩解道:“我带领的先遣队,人员少,动作灵活,战斗力强,这样能极大减少伤亡和损失,就像孙悟空钻牛魔王的肚子里一样,让敌人防不胜防,如果失败了就当是为你们搞火力侦察 了。”

师长阚天虎一敲沙盘案子,叫好说:“这个办法好,但是,这就把全部的作战风险全压在你们身上了,如果失败,将导致我师不能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郭一楠微微一笑说:“给我8个小时,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令一团和二团再次强攻,那也不迟,起码由我们拔掉的钉子可以让我军的损失降到最低,也可以让我们的炮兵有的放矢,有效的压制敌人的炮力。”

众人一听,也都无奈的点点头,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郭一楠接着说:“要拔除敌人的隐蔽碉堡,还要狙击手和便携式火箭炮手隐蔽护送坦克前进,一旦坦克遭到第一轮袭击,那我们就不能让它有第二次开口的机会。”

师长阚天虎看一看政委,果断地说:“就这么办,我再给你增加一个神枪手班和一个便携式火箭炮班再加一个火焰枪班。”

郭一楠挺身敬礼,高声表态:“谢谢首长信任支持,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请在我部出发后8个小时出兵接应,可保一举成功。”

好,师长阚天虎豪气的叫了个好,阔步来到会议桌前,各部指挥官也随后按部就坐。

师长示意师参谋长宣布作战部署和命令。

师参谋长狄鑫挺胸拔背,高声宣布命令道:“368团吴永刚,命你部全体及坦克营,在郭一楠部出发8小时后快速前进接应,要求3月2日13时到达鹰愁涧峡谷,坚守两小时,等大部队到来。”

接着命令道:“358团付永江,命令你部及火炮营,工兵营,火力增援368团,沿途扫清残敌,修筑道路,为大部队反攻做好接应,协助368团坚守鹰愁涧峡谷。”

第三道命令,338团康一楠,命你带领先遣部队,用8小时时间清除kf213进攻路线障碍。

第四道命令,338团政委矫健,带领338团全力配合郭一楠先遣军在3月1日上午六点之前必须拿下老爷岭高地,在3月1日晚18时,务必拿下天柱山高地,在3月2日正午12时务必拿下鹰愁涧高地。

第五道命令,师属各部,全服武装,作总后备队,随时做好各部增援准备。

命令下达后,阚天虎师长郑重生命道:“各位,次翻出征,困难重重,意义重大,在我们身后,是两个机械化坦克师和一个加强火炮团及四个步兵师,如不能快速突破这30公里死亡线,将面临全部成为炮灰的危险。”

所以要求各部,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完成任务,中央军委都期待我们的好消息。

大家一口同声的喊道:“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军事会议后,各部分头准备去了。

师长阚天虎留下郭一楠团长关切的说:“一楠,你是我从东北军带过来的,当时你因为追逐猎物而被困在深山,是我救了你,并把你带在身边。这么多年你屡立战功,从没失败过,我非常欣赏你,但是也非常疑惑,你不过是一个山中猎户,为何如此睿智勇猛,我对你的身世多有怀疑。如今你将亲帅突击队,事实上就是敢死队冲锋陷阵,将是九死一生,本来我是不舍得你亲自冲锋陷阵,但是目前无奈,现我军将领有实战经验的太少,10年动乱搞乱了部队,士兵更是缺乏实弹训练,S86旅的覆灭就是例证。

现如今,反击在即,我们身后五万大军,如不扫清前进障碍,被敌人阻击在这30公里狭长地带,后果不堪设想。

无奈我只好准许你的作战请求,但是更知道此去生死难料,如果你的身世什么隐瞒及个人有什么愿望就说出来吧,我会理解、支持和满足你的。

郭一楠感激地望着老首长,面容艰涩的讲述了自己传奇般的身世,和若不幸战死沙场的遗愿。”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