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75章 重操旧业

忍让换不来和平,善良换不来尊重。秦川撞下两架F3后,小鬼子立刻老实蔫瓜,连抗议都不敢声张,悄悄降低对抗等级——撤回战斗机和军舰,只保留巡逻机和海警船。

北京刚打算一鼓作气清理掉钓岛的“偷渡者”,此时西线一天之内发生了两件大事。

首先,X国惨败之下失去了理智,竟然发射十数枚巡航导弹越境攻击。由于巡航导弹的隐蔽性,未能完全拦截下来,以至两枚漏网,散发出无数份无聊传单。

相隔数小时,巴基斯坦宣布启动克什米尔的解放战争,在空军的掩护下,其地面部队对敌控克什米尔重镇查谟发起猛烈的地面进攻。

X国巡航导弹攻击事件相当恶劣,意思是警告中国,第一,我的导弹能穿透你的防空网,今天潇洒一游西疆城市,明天射程延长两三千公里打到东部就够你吃一壶;第二,今天装的是宣传单,只要我喜欢,明天完全可以换炸弹,甚至电磁脉冲弹。巡航导弹速度缓慢,连续突破三千公里防线纯属吹嘘,但是,导弹一旦落入境内,无论落在哪,对中国的金融市场的打击不可忽略。从这一点上来说,X国的目的达到了,隔天,中国股市汇市期市债市无一幸免,全部重挫。

另外,巴基斯坦的大打出手也是利空,巴铁的国力难与X国匹敌,最终多半会落入下风。中国在巴国有巨大的投资利益,如敌军攻入巴国或空袭交通或封锁港口,这部分利益的损失将无可估量。

考虑到西线态势的复杂化,中央临时改变了态度,倾向于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争端。

当钓鱼岛上空不再需要“枪手”,于是,秦川的美丽空军梦破碎,在空军部转了圈,不得不遵命归建。

刘一博与他同一天抵达贡嘎指挥中心。彼时拉达克战役已结束,对X国战争的重点转移至东线藏南,在巴铁境内的各个部队除必要的留守之外,大部分亦转移向拉萨林芝一带。

在进入指挥中心的半路,秦川注意到,半个月前的空地上耸立起一座俘虏营地。透过重重铁丝网远远望着关押在里面的数百名俘虏,心里总算明白刘一博为何火急火燎催他回来。

全歼X国第14集团军十余万人,俘虏里面没少高官,中将,少将,上校一大堆。如果说这些高官是情报富矿,那么,在他上岗之前,刘一博的手头里并无一个优秀的矿工。

“少废话,别想偷懒,搞定了这批俘虏,再考虑你的申请。”

与刘一博见面后,秦川半个字不提空军的事,装出疲惫不堪可怜兮兮的样子讨要假期。

“一言为定!”

秦川喜不自胜。策略似乎奏效,听语气,此事有商量。一旦取得突破口,以后就有先例可参照。

望着秦川离去的背影,刘一博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毕竟,这家伙立下的奇功一件接一件,最近更是把X国的家底给掏空,废掉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军购合同,没有奖赏实在说不过去。空军部的“打劫”也给了他一个生动的提醒,人心需要收拢,否则长此以往没准真会把他逼到空军部去。

“你对他太刻薄了。”

田勃勃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背后。

“咦?总参谋长,你,你怎么在这?!”

田勃勃神色严肃:“这边出那么大的事,我还能呆在大后方吗?”

刘一博脸上火辣辣。不管怎样,西疆是他的防区,重点防区,让对手袭击得手,作为前敌总指挥,责无旁贷。

“我,”

“你的报告我看了,经过军委研究决定,免去你的前敌总指挥一职,但暂时代领代理前敌总指挥工作。明白吗?”

“明白!感谢组织的信任!”刘一博立正,敬礼,表示服从命令。

显而易见,这根本不算处罚,军委摆明了给他一次将功折罪的机会。要知道,后方不知多少能人虎视眈眈着这个建功立业的职位。打X国嘛,随便一个庸才上,即使中规中矩也稳赢。

“我这次前来,除了给你当挡箭牌之位,主要是对你的得力助手审讯俘虏的方式好奇。”

“哦,丛中尉确实有一手。”

“所以我说,人家立了大功,该提拔的大方提拔,不要因为是你的嫡系怕别人说三道四就藏着掖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啥意思?”

刘一博盯着指挥中心人进人出的大门,幽幽道:“假如他是迫于出人头地而努力立功,那么,我情愿给他保持这种压力,因为委屈了他一个,却丰富了祖国和民族的利益。”

“你是担心年轻人攀登太快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嗯,这样他才会珍惜自己的成就。”

“行,有你当他的领导,我放心了。你该干啥干啥,我去俘虏营看热闹。”

俘虏营里,秘书长秦枫正在疲劳“轰炸”X国第十四集团军司令特布尔中将。

因为联合国人权组织的干预,一众重要的俘虏没交给巴基斯坦,在三天前转移至贡嘎。转移工作由刘一博的秘书长秦枫负责,但秦枫立功心切,对转移工作并不上心,只让部下去跟进,自己则在俘虏营里日夜审讯套取情报。

奈何这些敌军俘虏都是些见过大世面的老江湖,滑头得很,装死装病装傻,把他耍得身心疲惫。

“中将,你没有回头路了,我军发给媒体的战报写明,是你,特布尔中将丢下部下逃跑从而导致溃败,贵国虽大,却再也容不得你......”

“只要你愿意合作,中国的任意一座城市都欢迎你这位友好的定居者,当然,我保证你能过上富足安全的生活......”

“这张卡上有两亿人民币......”

特布尔坐在审讯椅上,双目紧闭入定,任由他口若悬河巧言令色。

“中将,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若在冥顽不灵,休怪我不客气。”

特布尔微微抬起眼皮,哼了哼,又故态复萌。

蔑视?

秦枫的耐心消耗到负值,怒火上脑。

三天了,三天来这家伙一句话都不说,就像个聋哑人,对任何说教都是这般死鱼的反应。是可忍孰不可忍。

“将军困了,请他喝两杯海南苦丁。”

两名守候在特布尔身边的警卫立刻行动,端来一壶苦丁茶。

苦丁茶是秦枫特地为俘虏们所准备,三碗煮成半碗,苦到心肝脾肺,再配入功能性饮料,专治打瞌睡的弥勒佛。

特布尔的脾气又硬又犟,以为是毒药,哼了哼,端起茶壶,大口大口自己灌。一口气喝干水壶里的饮料,然后闭目等死,始终一声不吭。

秦枫端起自己的杯子,也喝一口提提神,冷笑:“我看你横到什么时候。”

“嘎吱。”

门开。

“放肆,不懂敲门吗?”

秦枫心情正糟糕着,哪容得下别人在他面前无规无矩。

“我只是想告诉你.......”

定睛一看,怒上加怒,原来是最瞧不顺眼的充电宝。

“闭嘴,滚出去,敲门!”

“谁这么大官威?”

门外传来冰冷的质问。

啊?田,田总参谋长?

秦枫在官场浸润多年,耳目早炼成精,哪能听不出是谁的声音。

果然,秦川一闪,田勃勃的威武身姿正好站在门口。

秦川对着秦枫双手一摊,遗憾道:“我就想和你说这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