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76章 旧殇

“这就是你审讯俘虏的手段?”

田勃勃面无表情,嘴上问的是秦枫,目光在打量审讯椅上的特布尔中将。

可怜的特布尔,双眼眼圈发黑,下巴尖瘦。本来特布尔中将在被俘之前就失眠了两夜,加上秦枫的苦丁茶泡红牛“款待”,整个人看上去好像从未睡过觉一样,颜色憔悴,面容枯槁。

“田总,你不知道,这些个家伙一个比一个贼,他们都清楚我们的优待待俘虏政策……”

“敌人都知道我们的政策,你却不知道?”田勃勃厉声喝道。俘虏营里的这些俘虏都是大人物,非上校即将军,总有一天,他们会被释放回国,现在的经历就是将来他们在媒体面前抹黑中国以及写回忆录的资本。秦枫的手段套不到任何情报,还适得其反得不偿失。

“我,我,”

“出去,统统出去,这里交给丛中尉。”

秦枫闭嘴,瞥向秦川的目光阴冷带刺。不公平,明明俘虏的意志快被他折腾得崩溃了,只要再加一把劲就能撬开他的嘴巴,可领导却偏向丛中尉,让他来摘取自己辛辛苦苦种植的桃子。

带着不甘,带着恨意,秦枫憋着一股怒气走出审讯室。

“你好,特布尔将军,我的同僚多有得罪,抱歉。”

秦川向特布尔中将伸出右手。

特布尔双目紧闭,仿佛一个深沉的冥想者,不理不睬,尽管秦川操一口标准的X语(作者话:悲催,以后秦川下海开图文店,广告都只能写着“激光打X”“快速打X”了)。

“将军就不想知道巴基斯坦轰炸新德里的消息吗?”

特布尔猛地睁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秦川。

“贵国先空袭伊斯兰堡,昨天,巴基斯坦出兵克什米尔,兵锋已到斯利那加郊外。”

“哼,就算你们联合起来侵略我们X国,也不可能打赢,历史终将证明,斯利那加是你们的坟墓。”

秦川笑了笑,道:“事实是,贵国正在讨论迁都。”

“一派胡言,休想激怒我。”

“伽利中将很清楚斯利那加的布防,该说的他都说了。巴军正是沿着他指出的薄弱之处突破防线。”

“不可能,伽利将军绝不会出卖他的祖国!”

特布尔开始激动。

“将军是在为自己失去价值而愤怒?”

“胡说!”

“难道不是吗?伽利将军抢先卖了他所知道的信息,你能卖的就少了。”

“有种就枪毙我。别指望从我这套取一个字。”

“恐怕是你所知的有价值的东西并不比伽利将军多。”

“哼。”

田勃勃听得一头雾水,不知俩人叽里呱啦在扯些啥。若非心里有数,早喊翻译进来了。

“据说将军曾在贵国装备部门担任情报官。”

“你怎么,没,没有。”

特布尔惊恐地望着他,看恶魔似地。担任情报官是多年前的事,后来因为一场很可怕的灾难而调职,由于牵涉到国家最高级机密,鲜有人知道他的过去。

“将军不觉得否认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特布尔沉默一会,问:“伽利那混蛋告诉你的?”

“不然我哪来的消息?”

审讯伽利的时候,几乎把他脑海里的信息都挖出来了,数据量庞大,当时的重点是劝降第四军,有许多认为是次要的还没得及整理,比如关于特布尔的一些内幕。

“你刚才的眼神告诉我,你内心非常恐惧,为什么?”

特布尔脸上的肌肉在抽搐,脑海里似乎涌起过去的不堪回忆。扛不住秦川的逼视目光,干脆故态复萌,合眼闭嘴装死。

“军事上的信息,伽利将军掌握的与你的大部分重叠,所以将军的价值不在第十四集团军的司令位置上,而在多年前的情报部门职位上,我说得对吗?”

明显能看见特布尔的嘴皮在抽动,身上的肌肉也在抖动。

觉得刺激得差不多了,秦川上前抓起他的右手,紧紧握住不让其挣脱。

“将军,告诉我,你心里为什么害怕?是因为做了对不起中国的龌龊事吗?”

“混蛋,放手,放开我!”

特布尔奋力挣扎。

秦川的脸色渐变,变得严肃,愤怒。

田勃勃在一旁安静观看,察言观色,猜到他已经刺探到重要情报。见秦川撤手,便询问。

“他们,”秦川欲言又止,看了看处于歇斯底里状态中的特布尔,生怕他能听懂中文,便拉着田勃勃走出审讯室。

“你,再说一遍。”

田勃勃被秦川的报告震惊,声音在抖,手臂在抖。

“十年前沉没于阿拉伯海的‘方舟2号’,是X国海军潜艇所为。”秦川重复。

因为愤怒,田勃勃脸色涨红,站立不稳踉跄后退,幸而秦川眼疾手快扶住他。

“方舟2号”是共和国海军的一艘医疗船,十年前前往东非执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返航途中突然连人带船消失于索马里以东的深海海域,至今未寻获其影迹。田勃勃的妻子,一名军医,当时就在“方舟2号”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田总,你,你没事吧?”

秦川并未意识到这份情报深深刺痛了他内心的陈年旧伤,毁灭了最后一丝侥幸幻想。

田勃勃稳了稳心神,说:“告诉我事情经过始末。”

“肇事的是X国海军1183潜艇,据特布尔掌握的资料,当时该潜艇在非洲东岸海域训练,遇到‘方舟2号’后,艇长下令悄悄跟踪并多次模拟鱼雷攻击,最后一次模拟攻击的时候,不知为何鱼雷发射了出去,连续六枚鱼雷。”

“六枚,”田勃勃心潮翻涌,脸上满满的痛苦,“难怪瞬间失联。”

“首长,你确定没事?”瞧出了异样。

“只管继续说。”

“特布尔是装备部的情报官,负责跟踪全球先进武器的发展趋向以及向国家推荐进口装备。1183潜艇是他力主引进的日本天龙级潜艇,所以出事后他参与了调查。但是限于职权,所接触有限。他的脑海里只有报告的结果,缺乏详细的经过。”

“什么结果?”

“智能化失控导致的事故。”

“事故?!数百条人命,岂能用‘事故’二字了事?”情绪激动。

“他们不敢宣扬,害怕舆论,害怕报复,害怕后果。”

“跟踪,模拟攻击医疗船只,其罪滔天,是谁赋予他这个狗胆?诛灭他九族犹不解恨。”

秦川分明瞧见田勃勃在咬牙切齿。

“那艘肇事潜艇和那个王八蛋艇长如今在哪?”

“据特布尔所了解,1183潜艇已改为训练艇继续使用,原艇长和所有船员均不知所踪,他猜测已被灭口处理。咱们要报仇的话,只有挖坟鞭尸了。噢,差点忘了,X国习惯河葬。得,报仇无门。”

从X国的角度出发,1183的秘密关乎其国运,肉体上消灭当事人非常必要。

田勃勃没听他的唠叨,思索一会,问:“X国方面的接触者有几个?”

秦川摇头:“反正是凤毛麟角。除了特布尔,还有当时的海军总司令、现任国防部部长瓦西里了解内幕,甚至首政丹尼斯也蒙在鼓里。”

田勃勃若有所思,幽幽道:“丹尼斯若是知情者,就不会死死抓住8341舰事件咄咄逼人了。”

长吐一口郁闷,闭目消化各种负能量。

“我想和他谈谈。”

“领导别说漏嘴就行。”

“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走路还没我过的桥多,担心你自己的事情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