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78章 新纪元2

时间分秒流逝,秦川指挥“莫邪”机群打头阵,率先越过喜马拉雅山山脉,越过藏南山麓,闯入X国领空。

X国做贼心虚早有防备,数十架战机龟缩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以南空域,处于防御态势。虽不敢冒险进入解放军单方面宣布的禁飞区,可一见解放军的战机主动来挑衅,也不示弱,群涌而上。

借助预警机的支持,秦川瞄准当前一架被标识为“MCAC”的目标。

显然,对方还没发现“莫邪”,横向巡逻中。

“MCAC”,X国的国产版第五代战机,以俄罗斯的S57为技术渊源,在俄罗斯帮助下耗时二十多年勉强磨成的一剑,就性能而言,勉勉强强以垫底排名入列第五代战斗机。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一目了然。实战是检验装备的试金石,两军对垒便立刻试出X国人的好高骛远兼浮夸性格。“MCAC”纸面性能亮眼,俄罗斯的操作系统和气动布局、意大利的雷达、美国的光电感应技术、日本的复合材料、以色列的导弹等等。X国人总以为决定木桶的容量是最短的那块木板,殊不知木板与木板之间的缝隙才是最致命的。无视各子系统间的电磁兼容性,强行将诸多性格不合的子系统糅合在一起就等于在木板与木板之间留下一道道漏水缝隙。

因为美国的光电感应器与俄罗斯的航电系统配合度低下,“MCAC”未能及早发现“莫邪”,尽管预警机已经发出警告。

X军飞行员不得不开启雷达扫描。

秦川当即捕捉到目标强烈的红外辐射信号。

“找死!”

无需打开雷达,通过光电感应系统被动式锁定。

而“MCAC”扫描了一通雷达波,依旧未能确定“莫邪”的空间坐标。

进入100公里,智能系统建议远程攻击。

“嗤!”

秦川毫不客气发射一枚远程空空导弹。

这时,X军地面电磁干扰雷达突然激活加入进场,对“莫邪”和导弹进行电磁干扰。顿时,目标脱锁,不知所踪。

经验不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秦川作出总结。

在取得制磁权之前匆匆发射超视距导弹不可取,纯属浪费弹药。

接着收到提预警机示,两架“MCAC”向他包抄而来。

并不担心,数据链显示,己方的电子战机C939已经到位。

在预警机的引导下,秦川“驾驶”无人机突破电磁干扰区。与此同时,歼50编队指挥数十架隐形无人轰炸机悄悄进场。

秦川随即明白自己的角色——诱饵。或者说是捅马蜂窝的敢死队,逼X国人亮出家底,然后由歼50和无人轰炸机机群逐一摧毁。

在秦川看不见的角度,C939电子战机成功对敌军地面的干扰站实施压制,无人轰炸机紧凑跟进,投下两枚500公斤级制导炸弹确保摧毁。

没有了干扰,秦川恢复如鱼得水的旧况,很快探测到两架“MCAC”的方位、高度、航向和速度等参数。

在受干扰期间,对手趁机借助雷达反锁定了“莫邪”机群中的两架。

距离70公里,非常危险。

此时,芯脑协作的优势淋漓尽致体现。秦川只一个意念闪转,六架“莫邪”闪电般集体针锋相对——锁定。较之常规的人手遥控和智能化自动作战,效率高出2到5秒。

快如闪电的现代空战,早一秒,生,迟一秒,死,何况两秒。

这一次,秦川吸取了上回的教训,耐心等待最佳时机。自己一方是无人机,而对方是有人驾驶,相向对冲,先怂的一定是对方。

判断正确,敌军飞行员匆匆发射导弹,连必要的中继制导都放弃了,随即转弯狼狈逃窜。

在此形势下,单纯的智能化如何抉择未可而知,反正秦川小角度改变原来的飞行轨迹,计划争取在对方的弹载雷达启动之前进入其扫面扇面盲区,从而达到规避的效果。

规避的过程也没闲着,指令两架位置最好的“莫邪”各发射一枚超视距导弹。

导弹交错,呼啸穿空。唯一不同的是,敌方的导弹缺乏中继指引,一路沿着惯性轨迹刻舟求剑;秦川则从容地为雷达制导的超视距空空导弹进行了两次数据修正,使导弹紧紧咬住不断变轨和释放干扰信号的目标。

敌军的导弹首先进入最后阶段,自动打开雷达搜寻,此时秦川“驾驶”的6架“莫邪”已经躲入其盲区,安然无恙。相差两秒,秦川发射的导弹也到了最后阶段,自动打开弹载雷达,扫瞄截获红外特征参数,锁定,开加力追踪……

毫无悬念,锁定即摧毁,速度飙升至四马赫的导弹瞬间追上目标,近炸点位恰如导弹设计师的初衷,在驾驶舱上方爆炸。那一刻,其中一架“MCAC”的敌军飞行员刚好弹射,瞬间被超高速的碎片流穿成肉沫和血雾;另一架“MCAC”的飞行员还没来得及弹射,人机俱毁。

初战告捷。不过敢死队的态势并未因此改善,十余架敌战机出现在右翼和前方,形成夹击之势。

预警机提示,敌机两个编队由1架电子战机、7架“MCAC”以及6架X国版S57组成。对手处处小心翼翼,主力编队尽量背靠孟加拉国的空域,以至于稍稍与充当先锋的“MCAC”双机小组脱节。

敌军的电子战机未能发挥作用,C939电战分出两个波束抢先大面积电磁攻击,将其以及其与战机干扰得蒙头转向,不分东南西北。

秦川指挥的“莫邪”无人战斗机正好处在两个波束夹成的15度角扇面的干净空域内。

战斗因此变得简单轻松,简直是大人揍小孩般一边倒。

秦川快速冲上去,干净利索锁定五个目标。

对手当然不肯束手就擒,一方面,战机群分散逃逸,另一方面,靠近孟加拉的边境山脉,海拔千余米的卡西山,一个秘密部署的S500防空导弹旅冷不丁开机偷袭近在咫尺的“莫邪”机群。

密集的雷达波横扫在“莫邪”无人机隐身性能最薄弱的部位——机腹。无人机智能系统旋即发出警告,指出战机即将遭到地面防空雷达锁定。

C939不得不转移一部分资源去压制地面防空雷达,使得敌军战机“复活”。

彼时敌军两个编队处于逃跑状态,背对着“莫邪”。

放飞到嘴的肉是犯罪。秦川指挥“莫邪”穷追不舍,管他啥孟加拉空域还是X国空域,寇能往,吾亦能。

锁定落后的两架S57,80公里开外追尾,很勉强,斩落马下的把握不大。

正待进一步缩短距离时,敌机出手,雷达扫描,锁定,发射雷达。

这是S57的杀手锏,后视雷达加全向导弹,仿若惊艳的回马枪,专门克制追逐者。

秦川不敢怠慢,当机立断转向避敌锋芒。好在对手未能沉得住气,若再隐忍半分钟,他就逃不掉了。看来S57的回马枪确实有两下子,以后不能太过轻敌。

避过导弹之后还没折返,预警机指挥官下达撤退命令。秦川这才惊觉,深入敌境太多了,身后与友军拉出了上百公里的空档。身后,歼50双机编队指挥无人轰炸机的对地轰炸战斗正热火朝天。“莫邪”机群这么一闯,沿途惊扰了迪斯普尔方圆两三百公里内的防空雷达。所有开机的雷达全部被后方的歼50记录在案,数十架无人轰炸机根据歼50分发的坐标数据进行精准斩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