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79章 温水煮大象

秦川的“莫邪”机群只是打前哨的小角色,真正的主力在后头。除了双机歼50和数十架无人轰炸机集群外,后续的还有两个梯队,五十多架各款J16F和一个中队的J20D护航战机组成第一梯队,另外一个是无人攻击机群,两个梯队之间相隔两个小时,保持持续性火力,给敌军尽可能大的打击。

贡嘎指挥中心,无人侦查机实时监控的前线状况清清楚楚跃现于大屏幕上,包括迪斯普尔、迪布鲁格尔、西隆和因帕尔等X国空军基地的反应无一例外被刘一博所掌握。

通过视频可见,敌军机场一片忙碌乱象,有的战机在起飞,有的在加油挂弹,有的在出库,有的则送入机堡,还有的披着迷彩布在停机坪排成一列......

“排列成队的是模型,假目标。”洪胜烈指指点点屏幕向田勃勃介绍。

话音落,天空的炸弹也落,落在机场跑道中段,爆炸火团向四周滚动扩散,迅速追上一架已离地数米的轻型战斗机,将其吞噬......又一枚炸弹在机场的另一条跑道上开花,炸开一个深坑......未几,第三枚第四炸弹补充而至,半空炸开,抛洒成千上百颗地雷......

炸弹似乎永远不会停,以每隔十秒一枚的频率在机场各处绽放钢铁与烈火的情怀,摧残一处处设施和建筑,撕碎一架架战机和车辆,涂炭一条条鲜活生命。

五分钟光景,位于X国东北各邦的十数座大小空军机场悉数瘫痪,失去作战能力。

“浪费。”刘一博摇头,并不满意。

“足够了,”田勃勃说,“这一顿打击,我们的对手没几个月修复不了,等冬天一过,我们就可以出兵藏南。”

刘一博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如果上头同意我的第一个方案,莫说藏南,即使整个东北邦,他们也别想保住。”

“你是从单纯的军事角度考虑,而上头要从政治层面出发,肯定不一样。”田勃勃说。

按刘一博的初衷,东北邦根本不用理会,报复之地只选一个——西里古里。

X国的东北邦深陷中、缅、孟和尼泊尔的包围之中,西里古里正好位于尼泊尔、孟加拉和不丹之间的狭长地带上,是X国本土进入东北邦的咽喉之地,如果炸断此处的公路和铁路桥,整个东北邦便成为孤岛,飞地。X国为拯救危局,必出动所有空中力量进行维持,那时只需一个中队的歼50轮流出击西里古里走廊,X国的国力再雄厚也经不起每天折损十数架战机的消耗。

方案虽妙,军委却未采纳。

如田勃勃所言,考虑必须全面。毕竟东北邦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任谁都不会轻易放弃,如果把X国逼急了,最终她极有可能在东北邦引爆核弹自残以自救。核弹爆开,污染将随西风侵入缅甸、云南、贵州和两广地区,贻害无穷。

另外,X国还有一个选项——出兵孟加拉开辟第二条通道。

龙象相争,近邻出胆颤心惊。自从龙象大打出手,孟加拉的军政高层就没少往北京跑,恳请北京不要打西里古里走廊的主意。怎么说,中国也得给这个小弟一个面子。

“其实,温水煮大象更好。”洪胜烈笑道。

“嗯,不错,温水煮大象。”田勃勃点头赞同这个说法。

X国是大块头,是核俱乐部国家,不能操之过急,慢慢撕咬它才是正道。

空袭在深入发展,打击目标从机场扩散至军营、桥梁、通讯设施和燃油燃气存储罐......

战争非独角戏。同一时间段,孟买地下战略指挥中心,代执政官巴赛扬和国防部部长瓦西里也在关注着东北邦的战火。中国的报复早有预期,甚至考虑过中国会轰炸西里古里走廊,从这一点看,现实倒没那么悲观。至少可以看出北京只是志在他们的藏南区,并无意分裂东北邦。

前线的战报如雪片涌来。这座机场那座机场受袭;这个防空导弹营那个防空导弹营伤亡惨重;这个重镇通讯中断那个重镇失联;还有,布拉马普特拉河上的18座桥梁无一幸存,该河贯穿整个东北邦,将北面的藏南区与提斯普尔等主要城镇隔开,桥断,后勤断。

败仗,败仗,还是吃败仗,惨不忍睹。

最让人痛心的是耗费巨资打造的空军不堪一击,无论是承载本国军工希望的“MCAC”,抑或本土版S57,在中国同行面前一触即溃,溃不成军。

“我准备和北京和谈。”

被铺天盖地噩耗淹没的巴赛扬似乎失去了信心,语出惊人。

什么?!

瓦西里瞪眼,不敢置信。态度变化太快,前两天还在高喊誓死血战到底,谋得代执政官之位后,立场立马软化。

“现在谈不合适,至少得打一场胜仗作为资本。”

“我们现在还有能力获得一场胜仗吗?”语气悲观。

“有,长久以来,我们的军队是按照2.5线作战的目标而建设,就算赢不了北京,赢伊斯兰堡十拿九稳。”

巴赛扬听了内心忿忿然。2.5线作战简直是扯蛋,也不晓得当初谁提出这个概念,把整个X国忽悠了那么多年,真想诛他九族。

“瓦西里阁下,听我说,是时候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了。只有结束战争,我们才能向北京要回俘虏,所有的俘虏。”

意味深长。

瓦西里陷入沉思。开战前千算万算,偏偏漏算了特布尔中将这个隐患,或许是往事尘封太久,大部分知情者作古,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也参与了当年的海军丑闻调查,直至第十四集团军覆灭,北京宣布俘虏名单时,才在前情报局局长的提醒下想起此事。

补救措施没多大效果,巡航导弹攻击拉萨并未激怒北京杀俘,据联合国人权组织转告,俘虏在中国受到良好待遇,且北京公开向媒体保证不杀任何一名俘虏。

夜长梦多,万一特布尔走漏风声,X国必将如过街老鼠,面临中国的军事封锁,面临全世界的谴责、孤立和制裁。

“或许可以通过刺杀让特布尔永远闭嘴。”瓦西里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我担心弄巧成拙,把他逼反。”

“好吧,听你的,但是拉达克地区怎么办?阿邦怎么办?”瓦西里沮丧道。

“阿邦尚在我们的手里,至少冬季结束之前暂时无忧。至于拉达克,一方面可通过外交谈判争取,另一方面在巴基斯坦身上弥补回损失。”巴赛扬早想好了预案。

“如果中国人索要阿邦呢?”

“这就要看我们在巴基斯坦身上取得什么样的战果了。”

“至少得让北京产生中巴铁路和公路有被切断的忧虑。”

俩人正商量着,又一道噩耗传来:第九军第一山地旅在向阿邦(藏南)开拔的半途遭遇空袭,全旅被炸溃散,旅长、副旅长以及参谋长阵亡。

巴赛扬皱起了眉头。

“军事方面你负责,我负责外交斡旋。当然,不能全指望外交,对华备战事宜不可懈怠,该引进的武器继续运作。缺钱的话我来想办法。”

说到外购武器,瓦西里的心像被针扎了下,刺痛,耻辱。

“以色列案件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会想办法迫使他们退款或用无人机和导弹抵偿。”

“打官司旷日持久,远水救不了近火。先把精力集中在应付眼前的危机上。”

“嗯,我已经和日本搭上线,请他们作为中间商向德法两国购买先进的无人制空战斗机。都谈好了,就差钱,不过日本人答应可贷款给我们。”

“贷款?你确定?”

“是。”

不禁感动。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个时候,全球恐怕没几个国家和组织肯借钱给X国,日本不追讨到期的债务就够朋友了,却竟然还雪中送炭,无惧X国战败赖账。

“不过,”瓦西里又说,“他们有个条件。”

“资产抵押?”

附带条件纯属正常,没有反而让人疑心不定,不知他们有啥企图。毕竟,国与国交往,无利不起早。

“不,他们想入股孟买港并参与经营。”

“入股经营?”

“是。”

“怪事,不要资产抵押,反倒给我们投资?”

“我倒觉得是好事,无论如何,日本人的加入无疑使孟买港多一分安全保障。”

“嗯,是这个理。但是,港口涉及到国家安全,法律上不允许外国投资者参与经营。”

“这不正好嘛。”瓦西里嘴角微微翘起,闪过一丝奸笑。

“你的意思是......”

“既然是违反宪法的商业活动,我们想什么收回来就收回来。不然要反对党有何用?”

巴赛扬一脸的佩服状:“阁下完全有资格兼任商贸部部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