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0章 听从阁下的吩咐

枯木逢春。这四个字最近比较适合日本首相东条英再。

临病退前,钓鱼岛冒险成功,北京终究未砸下可怕的大棒;与X国缔结新的军火合约,借此取得孟买港的51股权和经营权;重启美日商贸谈判,收获美国政界好评;“天照”智能系统和工藤教授联手为他打造受他控制的芯片人团队。

“恭喜阁下。”

工藤团队地下基地,一批量贩式芯人鲜鲜出炉。按工藤的标准,成功率30%。

自从上次“天照”智能系统提出建议后,东条便迫不及待收容东京的流浪汉,甄选其中年龄和体格还算过得去的参与工藤教授的“芯片人”项目。

连日来,工藤教授率团队加班加点,终有所获。

“他们什么时候醒来?”东条英再逐个打量躺在病床上的“芯人”,急于验证他们是否在潜意识上服从自己的意志。

“‘天照’系统刚处理了他们的从前记忆,故而昏睡时间长一些,完全正常。”工藤教授解释。

东条点头,看了看自己的残疾腿,又问:“他们醒来后,身体会出现问题?”

“是的,阁下。从监控中的脑电图来看,或多或少都存在大脑异常放电,严重的是次劣品,已被当做失败者处理掉,剩下的情况轻微,但也无可避免对大脑神经造成伤害。”

东条沉默一会,不甘心说道:“这方面技术,我们不是领先中国吗,为何他们能做到让芯片人四肢健全?”

工藤叹息。

“中国财力雄厚,再加上他们的人口基数大,试验多了,总能找到几个天赋特异体质的参与者。”

东条心里念叨:钱,人口。时不我待,必须尽快把“日竺共荣圈”建设起来......

“阁下,恕我冒昧再提醒一次,我们的资金快用完了,如果无法获得财政部门的支持,恐怕工作室维持不了一周。”

“财政部不可能拨款了,不过你放心,好几个财阀愿意提供资助,三天内必到账五百亿。”

此时,第一个芯片人悠悠醒转。

“这,这是哪里,我,我是谁?”

“三井,可认得我?”东条厉声喝问。

叫三井的芯片人一愣,盯着东条看,接着,脸上露出诚惶诚恐色,失声叫道:“你,你,你是我的主人?”

“别怕,你们都是我的部下,”东条指着一排病床上的昏迷者,“你们在执行任务时遭到敌人暗算,差点丧命,是工藤教授救了你们。”

三井想下病床向三井道谢,却发现左腿不听使唤。

“我的腿,左腿,没有知觉。”惊慌,茫然不知所措。

“唉,这是中毒后遗症,保住你的小命已经不容易。要怨就怨中国人,是他们下的毒手。”东条痛心疾首说道。

“不,不,我的腿,”三井情绪失控。

只见东条眼睛半眯,凝神盯着他。不过三秒,三井即安静,面无表情双眼失神,似乎被抽走了灵魂,徒然剩下一具空壳。

“躺下。”

东条说。

三井遵令而行,不打折扣。

东条大喜,“天照”没骗他,通过芯脑协作,他能控制这些人。

“可惜啊,是个残废。”又有些许遗憾。

“阁下不必担忧,”工藤说,“只要后续手术给他换个机械腿,活动能力不一定比正常人差。”

“好,拜托教授了。”

“能够为国家效劳是工藤的荣幸。”

“让我们一起好好努力,加油!”

工藤激动地点头。

“阁下,经济大臣相和防相到访。”守候在基地外的秘书通过无线电传信。

东条不喜,按下对讲开关:“让他们等等。”

“可是,很紧要,与美国经贸谈判细则以及进口欧洲武器有关......”

“闭嘴,我说让他们等等。”东条不耐烦喝断他。

“嗨。”

对于东条而言,接下来的事情关乎到他的安身立命以及日本的未来,是主干,是根本,至于什么贸易谈判,什么进口武器合同,不过旁枝末节罢了。

工藤见东条意志坚定,遂指示一众助手展开下一步工作,将病床上昏迷中的十数个芯人扶起来,移动到一套套座椅上,并为他们的脑袋和身体连接一个个感应器,再固定身体和四肢。

根据“天照”系统的建议,去除芯人的记忆只是第一步,经过休息确定生命体征平复后再进行系统思想灌输。

待灌输的思想自然是右翼主意思潮,忠君爱国思想以及武士道精神等,当然,少不了一段程序,一段可由东条英再激活的惩罚程序。如此这般之后,东条便可以牢牢控制这些人。

依靠强大的功能,“天照”系统同时对15名芯片人强行输入新的思想体系。

通电一瞬间,座椅上的15名芯片人整个人挺直,随着时间推移,身体开始发抖,脸部肌肉扭曲,明显正承受着极大的痛楚......渐渐地,发抖演变成剧烈的乱颤,感觉整个座椅似乎要被带起来......

一个芯人承受不了折磨,口吐白沫,眼睛涌血。

“5号不行了,切断电源,拖下去当废物处理。”工藤教授轻描淡写地作出指示。

两名带着口罩的工作人员上前,关闭5号座位的电源,解开所有感应器连线和四肢锁扣,架起人,走向侧门。侧门后,一队机器人接过“废料”,送走......

动作熟练,衔接默契,看得出,都是熟手,以往肯定经常遇到此类事件。

“处理干净点,千万别留痕迹。”东条忍不住叮嘱。事关重大,有违人伦道德,反人道,泄密出去必不容于社会。

“阁下放心,处理过程由机器人负责,杜绝一切感情色彩可能带来的隐患。所有废料先入冻库,经液氮超低温急冻后再碾磨成粉尘,最终冲入下水道流入太平洋。”

说话间,又一名芯人口吐白沫软倒。

东条看着心痛,虽说流浪者资源丰富命贱,但是,从收容、遴选到培植体细胞基片和植入芯片的整个过程花费不少,每失败一个就等于烧掉一大笔金钱。再者,这个阶段每失败一个,意味着得再“收容”五到六个流浪者。长此以往,必引起外界注意。

“成了,阁下。”

工藤教授提醒。

系统屏幕显示数据传导进度百分百。只见那剩余的13名芯人满头大汗软倒在座椅里。

“唤醒一个给首相瞧瞧。”

“嗨。”

工作人员用电棍碰了碰其中一人。那人触电即醒来。

“你是谁?”东条问。

醒来者揉揉眼睛,看看周围,看清东条的模样后,挺直身躯,毕恭毕敬道:“阁下,我是你的忠诚部下三井宽。”

“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听从阁下的吩咐。”

“你的理想呢?”

“听从阁下的吩咐。”

东条露出满意的笑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