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1章 熊皮手套

战争比拼的是资源产量,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石油和钢铁哗啦啦地如长江黄河奔腾般消耗,触目惊心。

尽管拉达克一役,中国速战速决大获全胜,但国际原油和铁矿期货价格的上涨趋势未见丝毫刹车迹象。适逢每年一度的大宗合同谈判期,国内各大钢厂和两桶油集团与国外供货商谈得异常艰辛。

原油还好,随着勘探技术和开采技术的大幅进步,全球石油储量稳中有升,产量覆盖需求有余,且供应国甚多,价格上涨幅度不算大。而铁矿则无法乐观,全球铁矿资源集中在巴西和澳大利亚,分别被三大巨头淡水河谷、力拓以及必和必拓所控制,不巧的是,这三大资源寡头当中,两个的大股东是日本财阀。见中国与X国大打出手,三巨头眉来眼去默契地提出本年度的长期供货价格较上年度提高百分之一百二十,并且单方面在现货市场上执行了该价格。

内行人都知道铁矿价格疯涨的幕后黑手是日本财阀,只是苦于缺乏证据,无法指责。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最大的买家,中国政府当然不会忍受这种流氓式的讹诈,新成立的反垄断委员会紧急对三寡头发起反垄断调查,并约谈其总负责人。

一旦反垄断委员会掌握足够证据,三大寡头将会被处以数以千亿人民币计的罚款。任性归任性,但鉴于中国是最重要的大客户,亦鉴于铁矿石是周期性商品,谁也不想在下一个熊市周期时被中国踢出市场,所以,三大寡头的负责人不敢怠慢,乖乖来北京签到。

最先到的是力拓集团的总裁,麦克默多。

“一群蠢货,连个问询都应付不了,还要我亲自跑一趟。公司花那么多钱雇佣你们,还不如我家养的几只宠物狗,至少他们能把靠近我别墅的华人给赶走。”

一下飞机,麦克默多当着前来接机的中国区负责人破口大骂,丝毫不给面子。

力拓中国销售中心的总经理是澳籍华人,叫路易王,似乎是早习惯了这位澳大利人的嚣张跋扈,低眉顺眼地陪着笑。

“先生,不仅我们集团如此,淡水河谷和力拓的总裁也必须到北京接受约谈。”

“闭嘴!”麦克默多的秘书沉脸喝道:“如果你们能力出众,平时工作到位,北京这些官僚岂能不给面子?”

麦克默多的秘书是澳籍日侨,住友健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奴才,脾气性格一丘之貉。

路易王以及几名中国区高管被怼得难堪之极,却是敢怒不敢言。别看他们在国人面前光鲜,趾高气扬,实质永远也摆脱不了买办的身份。对于买办,有一句话形容得入木三分:他们的最大理想是当洋奴,然后再让全中国人当他的奴才。

灵魂缺钙的人,又怎会想过让膝盖让脊梁挺直的念头呢,尽管他们身体健壮。

就在这时,路易王的电话响。

接听,是反垄断部门专案组组长。

“先生,这些中国人又催了,说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必须要见到你。”

麦克默多眉毛一挑,嘴角挂着冷笑。

住友建一对着路易王等人颐指气使道:“告诉他们,麦克默多先生现在就过去,先生只喝猫屎咖啡,别倒上令人讨厌的中国茶。”

“是,是,请先生上车。”

路易王微微鞠躬,手指方向开来三辆加长版劳斯莱斯。

住友建一取出一双白色的熊皮手套。

“总裁,大股东那边提醒,千万别徒手与中国人握手。”

麦克默多没说什么,接过手套,戴上。刚好,劳斯莱斯停在他面前,路易王屁颠屁颠上前替他拉开车门。

反垄断调查部的办公地在市行政服务中心大楼顶楼。站在顶楼的窗户前,楼下停车场一目了然。

由三辆劳斯劳斯组成的豪华车队引入瞩目,刚驶进停车场,秦川便注意到。

车辆停下,前后两辆的乘客先下,先下的乘客恭恭敬敬列队等候中间的主角。

“面对我们,靠近车门的那个大嘴巴是力拓集团中国销售中心的负责人,路易王,中文名王林。”

楼顶的玻璃窗后,调查组组长辛勇向秦川介绍。

“假洋鬼子。”

秦川不禁眯起眼睛打量这个家伙。

此时,车门开,走下一个洋鬼子。洋鬼子一下车,猛地抬头凝视上来。

隔着玻璃,秦川仍然感受到对方目光里的犀利。

“麦克默多,今天的主角。”辛勇说。

秦川继而注意到洋鬼子带着一双黑色手套。再看路易王和一众跟班随从,全部戴着手套。

心里“咯噔”一下。毫无疑问,手套的背后活跃着日本人的影子,除了东条老鬼子,还有谁会意识到用这招来隔绝握手的隐患。

“想办法让那个洋鬼子脱去手套。”

秦川说。

“这个,有必要吗?”辛勇疑惑不解。在他看来,上头的人事安排很是古怪,非要给专案组硬塞一个非专业的“监军”,还嘱咐他必须配合“监军”的一切行动。然而,眼前这个丛中尉对国际贸易专业知识几乎一窍不通,也无心深入学习了解案件的经过始末。昨天前来报到,只是初略浏览了案宗文件便蒙头大睡去了,具备电视电影里的那些个典型纨绔的潜质。

秦川没解释,自顾自地说:“我敢打赌,洋鬼子手上戴的是北极熊熊皮。若是狐狸皮也太妩媚了,不过,倒适合那个路易王。”

“中尉,请恕我无法办到你的特殊要求。”

辛勇尽量掩饰内心的不满和一丝鄙夷。愈发怀疑秦川是领导的亲属,不过是为了转业后谋取一份好差事而来他这里镀金。

“为什么?”秦川满脑子在思考应对策略,心无旁骛,自然不会在意辛勇的心思。

辛勇不露声色,淡淡道:“我们不是执法部门,没有理由要求对方这么做,何况他们并非罪犯嫌疑犯。看见没,人家还带着律师和保镖,软硬偏正都行不通。”

“嗯。”秦川皱眉,沉思。

遇到硬茬了,相当棘手。此番领导火急火燎把他从前线调回北京,说明事关重大,不容有失。若任务失败,领导没说后果,倒是辛勇明确指出——物价飞涨,社会混乱。

要知道,铁矿一涨,有色金属必然跟风,接着传导给农产品和猪肉,而石油天然气和可燃冰已经在高位,再涨,民不聊生的节奏。

必须掌握三大寡头暗通款曲联合涨价的证据,摧毁一场针对中国的经济阴谋。从政治层面上讲,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获胜的意义不亚于一场拉达克战役。

怎么办?

对手已经步入办公大楼,停车场,三辆劳斯莱斯安静停放着,几名黑衣墨镜保镖来回巡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