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2章 麻烦明天再跑一趟

“在期货订货量增加一成、现货订货量增加两成的情况下提价120%,请麦克默多先生说明一下贵方涨价的逻辑。”

反垄断黑色金属专案组的会议厅里,辛勇终于与对手展开正面较量。

“诸位,首先说明,我是个商人,经验丰富的商人。”麦克默多的脸色挂着往常的傲慢,双手按在会议方桌上,漫不经心地手指轻敲。他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目光锐利似老鹰,保持这种姿势难免给对面的洽谈者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或许,这正是他所需要营造的态势——让对手不知不觉中卑微,处于心理劣势,不敢质疑他的观点。

“我之所以成功,不是因为手上掌握着大量世人必不可少的资源,而是因为我的嗅觉敏锐,善于捕捉商机......”

“麦克默多先生,”机智的辛勇果断打断他的侃侃而谈,凶狠狙击老狐狸自以为是的心理优势,“大家的时间宝贵,多余的话就不必讲了,说重点。”

敲击桌面的节奏嘎然而停。

棋逢对手。麦克默多有这种感觉。阴谋未得逞,于是换个姿势,身体从前倾到笔直,双手交叉在胸前,自信不改。

“先生若投资股市便不会有此一问,很简单,某个上市公司宣布上年度盈利水平增长10%,它的股价未必就是对应上涨10%,有可能上涨50%,80%,甚至100%,当然了,也不乏下跌的个案。同样的成长性,不同公司有涨有跌,这说明什么?预期,没错,是预期,股价的涨幅与超预期的幅度成正比,反之亦然。具体到铁矿生意上,便成了我的逻辑。”

辛勇反驳:“据我掌握的资料,上年度谈判长期供货合同之时,形势基础是需求量增长8%,而合同价格仅上调了5个百分点。百分八到百分二十,超预期的幅度很大吗?”

麦克默多耸动肩膀。

“在商言商,不怕得罪贵国说一句,你们和X国的战争恐怕要持续个好几年,而且X国是世界第四大铁矿出口国。以此为考量,120%价格我认为还是保守了。”

“淡水河谷以及必和必拓也是这般观点、你们什么关系、是否预先达成了攻守同盟、为何涨价幅度惊人地一致?请你详细说明贵集团的前十大股东构成,前三大股东的实际控股者。”

辛勇机关枪扫射式提问,剑指要害。

“说起这点我也很生气,天才晓得他们为何紧跟着我公司的价格政策,他们这是跟风,想不劳而获!我发誓,力拓与他们没有一分钱的关系,若有,那就是吞并和反并购。股东的问题,噢,你们知道的,贵国的中铝是我们集团的前三大股东之一......”

秦川不看好这场书生气问答。如果单靠几个问题就能问出个所以然,找出迫使对方伏法认罪的证据,那人类早就没有纷争,也不需要军队和警察了。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辛勇循例唇枪舌剑,他琢磨他的计划。

一张方桌将双方隔成两个阵营,敌对的阵营,在他这边,组长辛勇、副组长富强、他,还有一名速记员坐一排,对面,麦克默多和他的秘书、律师再加上一个买办身份的路易王为一排。谈话之前握过手,对方戒心深重,宁愿背着不懂礼数的心理负担也不愿脱下手套。

秦川特别留意麦克默多的秘书,名片上的英文名翻译过来好像叫住友健一,典型的日本名字。

难道他和东条是一路货色?

不像,四肢健全,行动自如,还有眼神,虽警惕防备,却是散发着不屑,假若他的大脑里注入了芯片人的概念,目光之中断然不会单纯得紧剩傲慢,不杂一丝恐惧。

念及芯片人的秘密关乎社稷安危之重,量东条英再也不会说穿。就像中日两国高层一样,尽管彼此心知肚明对方的秘密,但为了各自的利益,始终在装糊涂,你不说我,我不说你,维持着脆弱的战略平衡。

或许,他是个突破口。

秦川想出神了,目不转睛盯着住友建一发笑。住友建一瞄来瞄去,目光正好与他接触,被暧昧的笑意吓得直起鸡皮疙瘩。

“......我说了,我不了解也没兴趣了解股东的实际控制人是哪路神仙。如果先生不满意,可以和我的律师谈。”麦克默多拒绝提供关于股东的进一步信息。

辛勇不甘心,穷追猛打:“贵集团的第二大股东美国铝业在二十年前接受日本住友银行巨额注资,事实上已成为美铝的接盘者;而巴西淡水河谷的第二大股东是三井物产......”

“股东的事我从不参和,而且你所说的住友银行和三井物产并非同一家公司,也就不存在关联关系,我不明白你究竟想说明什么。”推脱得一干二净。

“住友银行和三井物产互相交叉持有股份......”

“等等,先生,”麦克默多的律师突然介入,“根据国际惯例,贵方问题的范畴已经超出了我当事人应答的义务。若无其它问题,那么请让我当事人签字结束本次约谈。”

辛勇没招,美铝和住友银行之间的交易是秘密协议,是控股者还是财务投资者,外界一无所知,根本不能证明什么。无奈之下看向秦川寻求意见。不看尚可,一看怒火中烧,这纨绔正在梦游,出神想些什么破事。

纨绔,废物。

心中飘过恶意评价。

见状,副组长富强发话:“麦克默多先生,我国有句古话,风物长宜放眼量。希望贵集团的目光放远一些,不要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损害双方的长期合作基础......”

“说得对,对极了,我非常赞同先生的观点。嗯,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谈话到此为止?可以的话我想尽快签字,晚上我赶一趟班机去美国,也是要向美国政府答询。”麦克默多得意笑道。

“速记员,让麦克默多先生签字。”辛勇悻悻然。与狼谈道德,对牛弹琴,有失尊严。

“等等,”秦川梦醒,伸个懒腰。

本以为即可凯旋班师,没想到一个小角色敢打断他的行程,麦克默多厌恶地盯着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先生有问题?”

“有,当然有。”秦川板起脸,正经八儿说道。

“好,问吧。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与辛组长好好聊聊,省得我重复回答。对不起,没有冒犯的意思,主要是我发现你刚才走神了。”

辛勇一听,脸上挂不住,向秦川使了个眼色。

秦川视而不见:“现在还没到提问的时候。”

“什么意思?”

麦克默多有不祥预感。对方胡搅蛮缠,说话不着边际,短短的两三句对话,自己已产生一丝浮躁。

“我的意思是,麻烦麦克默多先生明天再来一趟。”说得很随意,懒洋洋,那种语气,似乎占用别人的时间对他而言从来就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为什么?”“凭什么?”

无论是麦克默多,还是路易王,一个个恨得牙痒痒。

“你们要搞清楚自己的角色,不是你们问我,是我问你们。对吧,律师先生。”秦川迎着麦克默多的犀利眼神,毫不示弱。

“在第一次约谈结束之前,我们有权利知道为何还有第二次。我当事人不可能永远呆在北京与你们纠缠不清。”律师说。

秦川理直气壮道:“我怀疑麦克默多的回答与事实不符,需要调查清楚再询问。”

麦克默多阵营四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谢谢贵方的合作,明天同一时间见。”

辛勇站起来,脱去手套,伸手邀握。

在辛勇的动作暗示下,麦克默多犹豫是否要脱去手套。

打铁趁热,副组长富强举起手机准备拍摄约谈的见证图片。秦川跟着也伸出了手,不料又是那个小日本抢先,戴着手套,恬不知耻地握住辛勇的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