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3章按指纹

继力拓之后,其余两大寡头的总裁陆续到达北京。无独有偶,前来应对约谈之时,与会者与麦克默多一行如出一辙——带着手套。

自然地,调查组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富强组长的说教式规劝反倒换来一张张得意嘲笑的面孔。

寡头们有恃无恐,因为,他们清楚,三方攻守同盟,只要自己守口如瓶,中国查到上帝那也起获不了证据。

“干杯!”

天津开发区某夜总会,麦克默多与巴西人卡洛斯庆贺碰杯。

卡洛斯是淡水河谷的总裁,与麦克默多的关系复杂,既是竞争者又是合作者。

交杯碰盏间,俩人喝了半瓶威士忌。

“想起中国人的无奈哀求语气,我差点要笑出声了。”卡洛斯比划着手势,模仿富强的表情。

“用中国人的话,黔驴技穷。”一旁的路易王一边倒酒一边说。

“噢,路易,”卡洛斯晃动着酒杯,“我倒忘记了你是中国人,我们需要提防你。”

“总裁先生,你误会了,我是澳大利亚人。”路易王笑道。

“他不是澳大利亚人,”麦克默多点燃一根雪茄,吸一口,吞云吐雾。

路易王苦笑,欲辩解,只听麦克默多继续道:“我们的路易王是拜金国人,只为金钱服务。”

“哈哈,说得对!”卡洛斯大笑。

“没错,为了金钱,管他洪水滔天水深火热。”路易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没错没错,你是路易,法国路易也是这么说的。”卡洛斯举起酒杯与路易王喝了一杯。

“可惜布莱恩特没来,否则咱们可以好好赌一把。”麦克默多摸出一副扑克牌。

“不和你赌,你会老千,布莱恩特说的。”卡洛斯皱眉。

“那个胆小鬼,总以为中国人的监听无处不在。我们跑到天津随意找一家夜总会,他们能怎样?”

“必和必拓的人确实胆小如鼠,当初最多顾虑的也是他们......”

“嘘!”路易王见苗头不对,赶紧打断。

“嗯,不谈公事,不谈公事。”卡洛斯略带醉意。

“不必怕监听,监听正好,我巴不得有监听,”麦克默多故意大声说,“路易,去,让女孩们进来,今夜让他们好好听听。”

“哈哈,咱们来这就是为了这个,气死他们。”澳籍倭人住友健一荡笑。

卡洛斯放下酒杯,道:“不妥吧,明天还得走一趟。”

“我说,卡洛斯,你比幼儿园的小孩还天真。问话?堂堂的淡水河谷大老板,跺跺脚,大地都颤抖几下,竟然害怕中国人的问话。”

“听我说,麦克默多,我总觉得事情怪怪的,股东那边要我们戴手套,中国这边要我们反复跑。”

“反正我们保持一致的说辞就对了,其它的当是礼拜的规矩,过了明天,咱们去拉加维加斯好好放松放松,呃,乐子来了,哇哦,欢迎,欢迎漂亮的女士们!”

......

窃听?

秦川才不屑于干脏活,洋鬼子精明且警惕,连握手都握不着,寄望于他们说漏嘴,不是一般的痴心妄想。可副组长富强不信邪,偏要浪费人力物力跟踪,费尽心思安装窃听器,彻夜忍受风寒收集些无用信息。

秦川当然没闲着,同样一夜无眠,监督一组技术人员按他的要求制作和安装用于按指纹的设备。

“要他的指纹有什么用?你完全可以申请向海关调用数据,他们过关时就录入了手指纹。”辛勇不以为然,

“你的职责是配合我,其它的不用问。总之我向你保证,必能如你所愿。若食言,所有责任我来背。”

辛勇听着心里有刺,奈何对方代表着领导的意志,又听他夸下海口,便忍住没反驳,想着是龙是虫明天即见分晓。

时间无情地流逝,又是一个白天,漫天尘土的白天。

来自蒙古高原的风沙肆虐华北,细末尘土遮天蔽日浮笼京城,吞噬京城的繁华。

“呸,呸呸,”

麦克默多摘下口罩,连吐幻想中的尘土。

“先生,不能随地吐痰。请给你的素质充值,两百人民币。”

行政服务中心大厅的电梯口,一名大妈递上一张罚单。

麦克默多身边黑衣大汉环绕,冷目凝视,无人理会。

叮!

电梯到。

“滚开,好狗不挡道。”

路易王一把打掉大妈手中的罚单,再用身体挤掉大妈。大妈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幸而被人扶住。

“哎哟,哎哟,干,干啥?”

路易王被人揪住后衣领从电梯门处硬生生拖出来。

“素质让狗吃了,这里是北京,不是悉尼,交了罚款再走。”

路易王定睛一瞧,奶奶的,不是冤家不聚头,正是昨天那个临末一大堆问题,明摆着耍他们的年轻人。

电梯的上下键钮被他按着,不上不下。围观者包围了例外三层,指指点点,还拍视频。

麦克默多瞪一眼路易王,怨他坏事。

路易王反应极快,掏出一张五百大钞扔给大妈。

“不用找了。”说着进入电梯。

大妈不依不饶,捏皱三张百元钞票砸进电梯里,嘴里骂道:“狗汉奸,你的钱臭哄哄,大妈拿着害臊。”

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

会议厅里,秦川又见麦克默多一行。

“先生,我非常讨厌你们北京的恶劣天气,若不是为了给你解答,我多一刻都不想耽搁,有问题就快问吧,我买了去上海的磁悬浮。”

麦克默多一脸的不耐烦。

秦川知道,老狐狸擅长心理战,意在激怒他,先让他自乱分寸。

老狐狸一行人依然戴着手套,防守严密。

辛勇招呼秦川入座,宣布第二轮谈话开始。

秦川没去自己的座位,静止走到麦克默多身边,说:“我的问题不多,就是想问问你,与日本股东、淡水河谷以及必和必拓合谋时候的联络方式,用的是电话还是电子邮件?”

“我听不懂你在胡说什么。”麦克默多脸色阴沉。

“你们签定了多方分赃协议吧,协议草稿件在电子邮箱里?”

“抗议,”律师从座位上跳起来,很激动,“你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凭借自己的主观臆测推定我当事人干了某些龌蹉勾当,这是赤裸裸的诬蔑和人身攻击,再妄言,小心我告你们!”

秦川一把将激动的律师按下座位,继续发问:“你敢打开电子邮箱或者告诉我电子邮箱的密码吗?”

问题尖刻赤裸裸,惊得辛勇等人惊得瞠目结舌,不敢置信,一时竟忘了出言阻止。

“荒谬,一派胡言!”

麦克默多奋力敲击桌面嚷嚷。

秦川朝辛勇打个眼色,辛勇回过神,清清嗓喉,低声喝道:“够了,别发疯给我丢脸!”

又对麦克默多道歉:“先生,抱歉,实在抱歉,你看,天气变了,影响到人的情绪,别见怪。哦,昨天的约谈内容都形成文书了,若无异议,请按指模。完成手续你们即可离开。”

律师审阅文件的时候,秦川目不转睛地盯着麦克默多。麦克默多的心理素质非常强大,与他对视,硬碰硬。

“总裁先生,没什么问题,可以签字了。”律师说。

“不是签字,按手指模。”辛勇说。

速记员捧来一个终端器。终端器连接电脑,在终端器上按下大拇指,系统通过感应获取数据,然后在电子文档上生成指纹二维码信息。

“为什么不是签字?”

三井警惕起来。签字不需要脱手套,而按指纹则必须脱下手套,感觉不对劲。

“先生,你们过海关的时候都是按指纹的吧。”速记员随口说了句。

麦克默多想想也是,他来过中国多次,中国官方有他的指纹数据,没必要多此一举,由于急着离开这邪门的地方,便示意秘书闭嘴。

“我来。”秦川接过速记员手中的终端器,双手奉送到麦克默多眼前。

麦克默多“哼”了声,接受挑战,脱下手套,右手大拇指按在终端器的金属平面上。

“我说,麦克默多先生,你冷静一些,手指轻放均匀,否则系统无法识别你的指纹。”秦川露出诡异的笑容,“还有,刚才我问的问题想好了吗,邮箱和密码。”

麦克默多狠狠地瞪着秦川,未言语。

按个指纹为啥要那么久?过海关的时候明明轻触一下“嘀”一声就可以了。

带着疑窦,三井健一起立,靠近探头观望,一看到麦克默多的手指按在金属板上,当即想起什么,“嗖”地下蹲查看终端器的底部。

坏了,底部是铜板,这个可恶的中国人正双手托住,紧密接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