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4章 罪名嫖娼

时间就是生命。秦川,麦克默多,孰成孰败,分秒决定胜负。

“快,马上删除电子邮箱里的所有邮件,包括云存储文件。”麦克默多等人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出行政中心大楼,丝毫不顾空气中的飘动的迷尘,一阵风似地钻入豪车内。

三井随后,上车,立刻点击手腕平板上网,登陆邮箱,麦克默多亲自输入密码。

越是着急越是出幺蛾子,界面显示“登录中”,一直保持让人抓狂的状态,就是没结果。

“怎么回事?被他们黑进去了?”麦克默多心惊胆颤。如同秦川的咄咄逼问,邮箱里有与三井物产、住友银行股东的往来信件,也有与淡水河谷总裁,必和必拓总裁的往来信件,也有向律师咨询的信件,大部分内容与到针对中国涨价和达成攻守同盟有关。虽说分赃协议文件都删除了,但是这些往来文件一旦落入中国人的手里同样很麻烦。

“不,不可能,他们不知道我的个人邮箱地址,更不知道密码。”自言自语,自我安慰。

“先生,量子密码很安全。”三井给他的安全感加码。

“没错,量子密码无法破译,密码在我手上,连你都不知道。再说邮件也是经过量子加密。”

也正因为自恃安全,所以才没将往来的密函删除。但是,心里还是不踏实,对手既然亮出利剑,问及邮箱,绝不会是提醒他销毁罪证,必有用心。难道我的车里被安装了摄像头?又或者早在我身边安插了潜伏者,专等我登陆邮箱?狐疑地看向秘书三井和司机......

不管怎眼,邮箱始终无法登陆。

不会这么巧吧?对手真的捷足先登?

就是这么巧。

会议厅里,秦川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疯狂拷贝马克默多个人邮箱里的所有邮件。

三井健一的担忧正是秦川的绝杀。金属铜板是良好的导体,隔在俩人的双手之间与直接握手的效果一模一样。经过秦川的突袭式逼问,那时麦克默多的脑海里脑电波活跃,全是关于问题的答案,比如邮箱地址,密码等等,轻轻松松被秦川一网打尽。

秦川自然懂得夜长梦多的道理,刚得手,甚至没等对方完全走出会议室,人已经坐到电脑前操作,抢先登陆并锁住账号。

一旁的辛勇等人直看得瞠目结舌,打破脑袋瓜也想不出秦川究竟如何获知如此重要的信息。

邮箱里的收件箱里分明可见大量来自日本和巴西的邮件,发件人清晰注明为三井物产、住友银行和淡水河谷克洛斯等等。

重要的邮件几乎都设置了加密,只能看标题,无法获知内容,更无法下载附件,数据不完整无法作为主证,对方只要抵赖狡辩拒不承认,己方毫无办法。

秦川一边拷贝,一边记录淡水河谷总裁和必和必拓总裁的邮箱地址,甚至包括麦克默多秘书三井健一的邮箱地址。

接着,秦川通过搜索几个关键词发现收件箱里发信人为“三井健一”的一封邮件提及到会议记录,另外还包括卡洛斯和几个日本人的名字。

“现场会议记录!”

辛勇与富强同时脱口而出。一场惊天阴谋,不是几个电话几封邮件就能撮成,前期的联络之后,各参与方必须聚到一块商讨细节,签署秘密协议。三井健一作为麦克默多的秘书,极有可能就是多方会议的秘书,专职会议纪要等工作。

三井健一的发来的邮件有附件,密码加锁打不开。

“三井是突破口,无论如何先把他抓起来。”秦川说。

辛勇为难状:“涉及到外交层面,没有证据我们不能乱抓人。”

“没问题,告他嫖娼罪。”富强昨夜的追踪蹲守成果终于派上用场。

辛勇摩拳擦掌:“事不宜迟,你马上联系公安局行动。我和丛中尉对付接下来的两个巨头。”

说曹操,曹操到。

组员报告,淡水河谷的总裁卡洛斯一行人出现在楼下的服务大厅,随后接了个电话又匆匆离去。

秦川说:“来不及了,肯定是麦克默多提醒他们删除邮件。我发一封链接木马的邮件过去,等他们点击。”

说着,手下也没闲着,敲击键盘,以“事态紧急,速阅”的标题逐个回复来自日本的邮件,回复淡水河谷和必和必拓的邮件。

“看运气了,如果上钩,我就能控制他们的邮箱,把所有数据都拷出来。”

秦川技术纯属动作麻利,没几下功夫,一封封链接着木马的邮件发送了出去。

会议厅内的世界陷入安静,都在等待钓鱼成果。

半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富强看了看手表,朝辛勇打个手势,悄悄离去。

就在富强出门的一刹那,一条鱼儿上钩,远程控制软件侵入了疑似日本住友银行一位高层要员的私人邮箱。

秦川大喜,迅速进入该邮箱,将对方挤下线并锁定。

匆匆浏览,好家伙,邮件正在删除中。赶紧停止挽救,可惜,收发箱和垃圾箱已清空。看看云储存中心,还好,有几分文档,其中一份还有两个小时即到期销毁。

下载挺顺利,只是打开文件时遭遇密码拦路。一如麦克默多邮箱里的邮件,文件设置了密码,量子加密,无法破译。

“艹蛋!”秦川骂道。

“发卡!”大楼外的停车场,麦克默多给出下联。

随着时间推移,各方信息汇聚,一切都很明确——对方窃取了他的邮箱,并通过邮箱向许多联系人发送带有可疑链接的邮件。

邮件的发送时间是今天,就在刚才,而过去的两个小时,他一直没有登陆邮箱,遑论发邮件。

“见鬼了,马上走,去车站,搭磁悬浮去上海。”

麦克默多越想越恐惧,对方似乎能够洞悉他的心灵。或许没准也能够解开邮件的密码,那样的话,证据确凿,涉及到商业犯罪,北京完全有理由对他扣押和起诉。以中国人的效率,他毫不怀疑半天功夫即能把逮捕令申请下来,甚至不需要逮捕令。

车队刚到门口,几辆警车呼啸而至,堵住大门。

警察蜂拥而来,全副武装,如临大敌。

麦克默多的律师提示所有人用手机拍摄取证,然后打头阵应付警察。

“我是国际律师,有中国执业资格证,熟悉贵国的律法,请问你们想干什么?”

警察当中走出一名警官:“律师先生,很抱歉,我们接到举报,麦克默多先生、三井健一先生和路易王先生涉及到一起违法活动,请跟随我们回去调查。”

“没有具体罪名,明显是诬陷,我当事人向来奉公守法,请你们调查清楚不要随便冤枉国际友人。”

警官举起喇叭:“听着,你们涉嫌的罪名是嫖娼。请配合我们调查,否则将对你们采取强制措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