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5章 圆满

“抗议,抗议,我要控告你们,一直告到最高法院,告到联合国去!和你们玩,奉陪到底!”

区警察局里,麦克默多暴跳如雷,冲着为他笔录口供的警官咆哮。

“请出示证据证明我当事人涉及到你们所指控的违法行为。如果没有或者是伪造,我一定会投诉你们!”律师逮住一名高级警官发出威胁。

警察局局长办公室里,裴局长焦头烂额快扛不住了,澳大利亚驻华官员馆闻讯带着大批媒体赶来施加压力,事态很快发展到外交层面上,各部门的大大小小领导也来电询问情况。

“富组长,算我求你了,尽快了结此事,再拖下去,只怕不是一个误会能解决的。”

富强提供的证据不足,只有麦克默多等人在K厅包房里的录音和视频,场面淫秽,却不见嫖娼事实,顶多告他们流氓罪。

“请裴局长放心,我们审完那个小鬼子就行,十分钟,不,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你们那个小伙子很古怪啊,什么来路,能审出结果吗?”

“嗯,可以,应该可以。”

含糊答道。丛中尉刚到,单独提审三井健一,没错,单独,拒绝任何助手,包括他和辛勇。

尽管见过秦川“审讯”的成果,富强仍然心里没底,说实话,他干商业调查十多年,绝对的老司机,却一点也看不懂秦川的开车路数,漂移,还是穿越,无从说起。至于秦川的身份,更是一个谜团。他曾经试探上面的领导,领导顾左右而言他,似乎很忌讳。

“笃笃笃”

敲门声。

该来的终于到来。澳大利亚驻华官方人员要求面见裴局长讨说法。

面对质问,裴局长不动声色向其展示富强监拍的录像。

“这算什么?我认为完全是正常的娱乐活动。”对方不以为然,冷声应道。

裴局长道:“我们的办案人员怀疑可能有进一步的**易,所以请麦克默多先生他们回来协助调查。”

“说来说去,贵方只是凭借主观臆测抓人?我无法接受这样的解释。”该官员很愤怒,激动。

“不是臆测,而是事实。天津开发区警方事后抓获陪酒麦克默多的女郎,从她们的血液里检出违禁药品成分。”

“栽赃,诬告!舞女的个人行为与麦克默多先生何干?何况都是一面之词,属实与否还两说。”

“先生请冷静,我们也是本着对国际友人负责的态度办理此案。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先生,我们的办案原则历来是不枉不纵,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犯罪分子,绝无先生所说的徇私枉法现象,如果有顾虑,欢迎先生从旁监督……”

在裴局长与澳大利亚官员周旋之时,审讯室里,秦川的工作取得了突破——成功套取加密文件的密码。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三井痛苦而惊惶地看看自己的右手手掌,又看看秦川。那模样,活像一个被强盗强X的大姑娘。刚才,秦川问了一大堆问题,然后强行与他握手好一会。

他并不清楚握手的意义,只是来自日本的股东警告他千万别徒手与中国人握手,开始他没当一回事,后来直至日本首相东条英再亲自给他打电话重复此事才放在心上。没想到,怪事真的发生了,中国警察以怀疑手套藏毒为由没收了手套,并把他锁扣在审讯椅上。

“感谢你的合作。”秦川面对着他,边说边自顾自点击手腕上的多功能手机,调出从麦克默多的邮箱里下载的疑似会议纪要的文件,输入密码。

耶!

密码正确,文件展开。一看内容,振奋,果然是会议纪要,与会者为六方,三大巨头、日本住友银行代表、日本三井物产和美国美铝集团的代表,内容有三,铁矿提价,攻守同盟和利益分赃,重要的是,文件末尾有每一个与会者的签字,包括麦克默多的签字。

舒心一笑,终于赢了老狐狸。

开门,请辛勇进来,把文件给他看。

“太棒了!你是怎么办到的?”辛勇激动得扬动拳头。

“感谢三井先生吧,”秦川瞥向三井健一,“为了保护三井先生的安全,我建议以藏毒加流氓罪起诉他,判他十年八年。”

这一句用的是英语,三井听得分明,听得心惊胆颤。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我是澳大利亚人,是跨国大企业的高管,我要见律师!”

秦川耸耸肩膀:“我是为你好,三井先生为了世界人民的福祉,勇敢揭穿三大铁矿供应商与美日股东的龌龊阴谋,协助中国政府控告他们的罪行。你想想,你坏了人家多少好事,如果放你回澳洲,他们能让你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不,不,我什么也没说,你血口喷人,休想讹我。”从三井的角度出发,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可以走了。”警察解开三井的手铐。

秦川不阻止,说:“三井先生不用着急,好好琢磨,希望你作出正确的选择。再见了。”

带着凯旋的意气,秦川转身离去。门半开,阴森森的审讯里留下三井一人不知所措地干瞪眼。

局长办公室,裴局长接到市领导的放人电话。

在澳大利亚驻华官员的斡旋下,麦克默多等人走出了警察局。蜂拥在警察局门口的媒体记者拼命追问和拍摄。

“误会,误会,纯属误会。因为长相相似导致的误会而已,我们已经达成谅解。”

双方达成了默契,一方不以流氓罪起诉,另一方不予追究,双方对媒体统一口径。

麦克默多脸色黑沉,没理会媒体,依靠保镖开路径直走向他的劳斯莱斯车队。

人还没到车门边,辛勇带着十数人挡住了去路。公安局的事了结了,调查组的事才刚开始。

“麦克默多先生,由于出现新的证据,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好好说明。”

“发卡!你们简直是无理取闹,该说的我都说了,没空理会你们,妨碍我的行程,我一个小时价值几百万,你们赔不起!”

辛勇取出一份打印文件递给他。

“今天若不和我们谈,恐怕明天得在法院见。”

麦克默多定睛一瞧,惊出一身冷汗,半张的嘴巴久久固化,身体一动不动,仿佛糟到点穴。

是的,辛勇给他的是一份多方共谋涨价的会议纪要复印件,不是伪造,千真万确,他认得自己的签名。

谁,谁泄的密?

内心呐喊。绝对是内鬼的出卖。谁是内鬼?除了三井别无解释。自己这边没有其他人接触过会议纪要,而卡洛斯等人当时根本没带秘书来开会。

难怪,难怪邮箱沦陷了,原来如此。

愤怒转头,怒瞪三井。

“不,不,不干我的事,不是我,”三井连连摆手。

没用,在麦克默多看来,解释就是掩饰,此地无银三百两。

公安局二楼,秦川默默看着这一幕,心情放飞,领导答应的,圆满完成任务,放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