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7章 荣誉上校

“恭喜你,丛殿宝上校。”

田勃勃的办公室,秦川愕然从领导手中接过一套巴基斯坦空军军服。

遇到假领导了吗?

领导把他卖了,卖给巴铁空军。

“上校,瞧不起我们巴基斯坦?”

站在田勃勃身边的是熟人、巴基斯坦卡曼上将,那个曾言要颁发他“英雄剑”的巴铁高官。

秦川立正,昂首挺胸:“不敢,无功不受禄。”

卡曼上将递上一叠证件。

“蜈蚣不受禄?上校是在提醒我欠你一把‘英雄剑’吗?放心,那是你的应得荣誉。拿着,身份证、军官证、银行卡、房产证和护照,等你去了伊斯兰堡,我亲自为你授剑。”

麦糕,俺没说要移民啊,巴基斯坦,给当国王,再送个后宫也不去。不肯接,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田勃勃忍俊不禁:“你的编制不变,依旧在我这。卡曼上将给你的是巴基斯坦国军官待遇。”

“让我去当雇佣兵?开工资吗?”

“你小子,就这点觉悟。巴铁遇到困难了,咱好意思袖手旁观?”

原来巴基斯坦空军向成飞和沈飞狂下了120架五代机的定单,奈何其空军飞行员在激战中减员严重,预备役的水平又跟不上,遂向中方借兵。

前期谋划拉达克战役之时,巴方卖给了中国一个天大的人情,要地借地,要装备借装备,要人也借人,单就这一点,中国也得回报铁朋友。

但是,直接派飞行员进入南亚战场不太合适,首先体系不一样,牺牲率必然高于国家队水平,其次担心开启“志愿军”模式,致使某些敌视中国的国家效仿。于是田勃勃想到了秦川的脑控“莫邪”无人战斗机的神技,力荐秦川以一当百。

中巴联合指挥中心尚未取消,资源还在,秦川坐镇伊斯兰堡指挥中心无需驾驶战斗机即能与X国空军争夺制空权。以一次控制12架战斗机计算,每天出战十场,就相当于一个大队飞行员的效率,重要的是,秦川不会阵亡或负伤退出战斗序列,最多补充些战机罢了。

个中道理自然不能和巴铁言明,只说秦川是志愿军空军大队长,负责协调,所有的战斗机从中国境内起降。

卡曼上将一听,当然非常满意,买120架战机,附送一个大队的空援,世界上最划算的买卖莫过于此。所以,对大队长秦川很是慷慨,送房送车送高阶军衔。

明白田勃勃的意思后,秦川啼笑皆非,敢情他麾下的志愿军大队就他一个光棍司令,不,还有一个贴身警卫班和数量不详的空勤人员。

“待遇不是问题,奖金丰厚,击落一架敌机百万人民币起步。希望明天能见到你在伊斯兰堡上班。”卡曼上将有些迫不及待。

没办法,前线吃紧,连续三天高强度作战,巴铁空军几到油尽灯枯之境地。

壮士临行,田勃勃留下秦川,语重心长叮嘱。

“业务上没什么好说了,政治思想是你的薄弱环节。给你报了个政治学习班,执行任务回来后去党校报到吧。”

“党,党校?”头皮发麻,从小到大,最烦政治学习。

“提高觉悟好争取入党,入了党才能进步,你也不希望一辈子都止步于中尉之军衔吧?你立下不少功勋,按理早该被擢升到少校。刘一博给你申请了,可惜受你的政治面貌拖累,审批卡在程序上。”

呵呵,原来是升官前的镀金,早说嘛。还有,那个老刘,好像错怪他了......

“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殷切期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豪情壮志。

“别想着只是去走过场镀镀金,学校考试不算,回来我还得考你。”

啊?

“把银行卡交出来。”

“啥银行卡?”

“少装蒜,卡曼上将给你的银行卡。”田勃勃说,“别真把自个当成雇佣军,所有奖金将以人道主义救济捐回去。”

秦川没意见,遵命上交银行卡。

田勃勃左手回收中行卡,右手同时递出一张农行卡。

“不,领导,这是啥意思,贿赂俺?”难道是领导的考验?没接。

田勃勃没好气说道:“不是毒药,是你的奖金。”

奖金?

“首长说了,破坏X国巨额军购之战,你居功首位,那个,国家顺带受益几百亿,相关参与人员都有奖金,不能少你的一份。”

秦川双眼放亮,几百亿美元提成几个点,论功封赏,自己排第一位,怎么说至少也得有几千万人民币吧。太爽了,回头给家里还清债务买别墅买房车,把父母接到京城......

“做啥美梦呢?告诉你,就三十万,别胡思乱想。”

啊?不是吧,这么抠门,才三十万?

从云端跌落平地。白高兴一场,三十万不够买一辆功率大的电动汽车。

“嫌少不要?好,归我。”

“不不不,要,要,好歹蚊子腿也是肉。金钱不是万能,没有金钱万万不能。即使是共和国铁血战士也这么说。”

“哈哈,好小子,实诚。不过我希望你记住,无论你立下多大的功勋,你所依靠的是整个国家,还有麦丰教授的项目团队。归根到底,你的成就是站在国家和项目团队的肩膀上。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领导在劝诫我虚心,谦卑。”牢狱中苦熬虚耗两年青春,唯一的收获是对人生的感悟,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为人处世当低调和自谦;钱财身外物,有,可喜,无,亦无悲。对他而言,自由更可贵。

“孺子可教也。你年轻,前途光明,机会多的是。竹贵有节,及凌云处尚且虚心。唯谦虚才能走得更远,达成更辉煌的成就。”

“谢谢首长关心,谢谢首长教诲。以后竹子的气节就是我的座右铭。”

“很好,不骄不躁,是听进去了。好了,回去准备准备吧。”

离开办动地,秦川就近找了个柜员机查询银行卡余额,果真只有三十万,一分不多。

三十就三十吧,总算是工作收入的第一笔盈余,转十万给父亲,看得出,他的小本生意举步维艰,缺乏资金周转。留下两万自用,其余统统转到工资卡上,工资卡交给了母亲,还债之用。父母不容易,前两年为自己的破事打官司家里没少花钱,银行小贷和亲戚们都借了遍。物欲横流的社会,雪中送炭的都是好人,不能寒了好人心......

秦川刚离开田勃勃的办公室,财务主任敲门进来。

“田总,丛中尉的那笔奖金出自特殊资金,那么一大笔应付款挂在咱们账上很难看啊。”

“这是你的事,总之按我说的,每个月转30万到他卡上买国债,不能多转。”

“每月分批转多麻烦,层层审批,迟早都是转,不如一次清,省得每年年终审计麻烦。”

“你不懂,那么一大笔钱砸过去,那要害了他。”

财务主任苦笑:“说得是,我要一夜暴富,即使不辞职,工作积极性也少了许多,天天磨洋工。”

“你尚且如此,何况他一个毛头小子?那个审批,我签字或者刘一博签字就行了,不要惊动其它部门领导。”

“田总用心良苦,财务吃苦。大大几千万的应付帐,没准上头还以为我们是老赖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