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8章 请你看在巴中友谊的份上

初春的中亚比北京更干更冷。重返伊斯兰堡,秦川下飞机即撞了一脸的沙尘,吃了满嘴沙土。

眼看春节在两天后,本是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团圆佳节,欲饮琵琶马上催。人生能有几个春节,谁不想在家里欢欢乐乐闹它几天,可战火无情,战士从无假期。军号响,义无反顾冲锋陷阵。

说伟大,是情怀,说使命和职责,亦是实情。同一架运20,六十多名同袍,人人如此,下了飞机,无怨无悔奔赴自己的岗位。

“辛苦了,上校。”接机的是一名少校,莫哈林,卡曼上将的部下,“上将因公务滞留北京,特命令我来当你的侍从官。”

苦?

秦川忽然想起多年前一位首长留给国人的宝贵拼搏精神:人生本来就苦,现在苦,可能苦半辈子,现在不苦,将来更苦。

“莫哈林少校,麻烦你,呆会让人给我来杯咖啡,加牛奶,不加糖。”上回尝试过巴基斯坦的茶,分明就是英国佬的小资红茶。与X国一样,巴铁继承继承了英国殖民者的下午茶文化,不知深厚的中华茶文化,与其尝个不伦不类,不如喝黑咖啡干脆些。

“是!”莫哈林当做命令执行,转头,对随身的一名士兵嘟哝两句。士兵神情严肃认真,同样当作命令执行。

秦川觉得好像有些不对,掏出一张五百元:“给警卫班的弟兄也各来一杯,再来些本地水果。”

“加糖,白糖。”

柯警卫对着巴基斯坦士兵比划手势,他可喝不惯黑咖啡。

莫哈林拒收:“上将有命,务必满足丛上校的衣食住行方面需求。所以,上校有何要求尽管吩咐,莫哈林很荣幸为你效劳。”

“那我命令你拿着。”

“是,上校!”

莫哈林很高兴。

战争时期,咖啡既是奢侈品又是战略物资,黑市价格昂贵,即便在军队系统内,配给数量亦有限。

中巴联合指挥中心繁忙如昔,只不过,当日的解放军差不多都换成了巴方的人员。留守的解放军官兵不到百人,在一个角落里办公,空闲得发慌。

“丛中尉,你好,好久不见。”

“丛中尉好!”

秦川的到来打破沉寂,气氛顿时活跃。

留守的解放军官兵没有人不认识“慧眼”试穿伽利中将身份的英雄,没有人不认识“率一排夺列城”的传奇中尉。

秦川逐个打招呼。老李,老王,大苏,记忆力惊人,一喊一个准。这也是他讨人喜欢的地方,过目不忘,让人觉得自己在他心里很重要。

“丛中尉,听说你回来,大伙合力给你弄好了办公室,设备调试完毕,状态完美。”大苏请功。

“再审出一个中将的话,记得帮咱们推荐一个集体三等功。”

都以为他回来审俘虏的。

“行,我立功了,大伙都有份。”大不了到时请卡曼上将每人颁发一枚军功章。

正穷乐着,巴方的作战令下达,现场的气氛顿时倍加紧张。

几名巴方将军朝秦川走来。

为首的一名是空军中将,只见他对秦川敬礼,火急火燎道:“丛上校,请你立刻指挥志愿军协助我们迎战侵略者。”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恰逢X国空军又来犯。

感谢弟兄们的巧手和智慧,从昨天接到命令起到今天区区24个小时就给他准备了一间独立的指挥作战室。

马上开工,秦川一头钻入指挥室,戴上VR头盔,连接巴方协同作战系统的网络,输入密码,通过数据链接入卫星。

不一会,链接上在中巴边境上空巡航的“莫邪”无人战斗机战斗机分队,共两架,续航时间还剩三个小时。

余油足够打一场激烈的空战。

似乎并不忌讳中国加入战局,X军战机嚣张地冲伊斯兰堡而来。

相比之下,巴方空军的力量确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京畿重地,捍卫领空尊严的仅仅只有六架老旧的“枭龙”。

预警机截获的雷达特征表明,侵入者编队由一架“MCAC”领衔多架“阵风”组成。

超视距斗法,“枭龙”不敌,向后撤退,借助地面防空系统配合作战。

部署在伊斯兰堡以北丘陵地带的地面防空系统是红旗9B导弹营。相对于四代机,红旗9B战力强悍,但面对准五代的“MCAC”,非常吃力。

迟发现,迟锁定,导致失去先机,反被对方发射制导炸弹攻击。

轰隆隆的爆炸声中,巴方的红旗9B导弹营折损一辆预警雷达车。

此时,巴方空军的六个枭龙机组折返,冒死突击分散对手的注意力。红旗9B防空导弹营并未关机避战,在预警机的帮助下搜索“MCAC”身后的阵风机群。

战场乱成一团,分不清先后,双方互相锁定互相发射导弹,既有空空导弹,也有对地制导炸弹。

一轮导弹炸弹爆炸之后,两架“枭龙”陨落长空,红旗9B防空导弹营损失过半,X军则付出两架阵风的代价。

战斗在继续,中巴联合指挥中心人人神色沉重,气氛压抑。首都领空保卫战悲壮异常,剩下的四个“枭龙”机组明知九死一生,飞蛾扑火,仍然实战不退,近距离纠缠着比她们高一代办的“MCAC”。战况一边倒,“MCAC”自始至终占据优势,打靶般轻松接连击落两架“枭龙”。

巴方指挥人员不得不从斯利那加前线方向抽掉回最后的三架歼20D保护首都。但是这意味着包围斯利那加的数万陆军被放弃了,失去制空权,这数万大军只有一个命运——全军覆没。

可惜,调回最后的三架歼20D的愿望亦难以实现,六架X国版SU57斜刺里冲出拦截。

巴方无奈,当硕果仅存的两架“枭龙”被阵风摧毁,只好启用家底——首都防空旅。

首都防空旅装备清一色的中国产红旗29,是伊斯兰堡的最后一道防线。

红旗29远程防空系统突然开机,防空导弹以凌厉之势斩落两架阵风,赶走“MCAC”。

防空导弹部队机动能力差,三板斧之后,若无空中掩护,暴露即毁灭。

事实如此,X方预警机指派大量自杀式反辐射无人战斗机从低空进入战场,一边承受低空防空网的拦截损失,一边追着红旗29进行自杀式袭击。

更恶劣的形势在后头,预警机发现多个批次的老式“SU30”和“光辉”战机出现在边境线,更有甚者,两架疑似F35D正迂回向预警机,企图偷袭。

预警机危在旦夕,伊斯兰堡危在旦夕。

“丛上校,丛上校,”巴方一名空军中将急冲冲猛闯秦川的指挥室,被柯警卫等挡住。

“丛上校,我们的防线失守了,请你看在巴中友谊的份上立刻给予支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