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末日危机

第89章 诱

戈亚尔少校是X国第11中队F35D飞行员,是这个中队的队长,也是这个中队的最后一名飞行员。经历中X和中巴连场空战之后,X国空军凋敝,没有一个中队的飞行员人数能够达到战前的一半,甚至三分一,其中,第11中队最惨,拼到了他最后一人。

与戈亚尔少校搭档的僚机飞行员来自第22中队,梅瓦尔上尉。由于军衔低,经验差,所以配属给了光棍司令戈亚尔。

“电磁干扰,目标脱锁,请求抵近猎杀。”

梅瓦尔的迂回路线神出鬼没,差点偷袭巴基斯坦预警机得手,关键时刻,为来自地面的电磁干扰让他功亏一篑。当然不甘心,到嘴的肥肉岂可轻易放过。

“同意。我掩护。”

戈亚尔回应。

无论是战果统计数据,抑或现实的出战兵力,双双表明巴基斯坦空军已日薄西山不堪一战。乘胜追击正当其时。

预警机的速度相对而言像慢乌龟。很快,梅瓦尔上尉将距离缩短至50公里左右,光电感应系统捕捉到了预警机辐射出来的红外信号,其强度堪堪够为锁定提供支撑。

“下地狱吧,乡巴佬!”

捕捉红外特征,锁定,向格斗导弹输入参数,准备开启弹仓......

“注意,注意,疑似中国空军J50,航向322,距离66,高度8000,速度3.3!”

戈亚尔的机载雷达发现两个微弱信号在高速逼近,从速度上看似是J50,但不敢肯定,可疑之处在隐身性能,J50全频段雷达隐身,以F35D的能耐,在这个距离上截获其发射的雷达波简直天方夜谭。

“再给我15秒。”梅瓦尔不愿煮熟的鸭子飞了。

“放弃目标,调整航向300迎战敌机。”

想起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歼50,戈亚尔心有余悸,更不敢怠慢。与歼20及其改进型号尚可一战,顶多损失比大一些,遇上歼50,逃命的机会都未必有。前不久的拉达克战役,解放军就是这么夺下克什米尔的制空权,横扫X军阵营内的各种五代机,深入己方空域斩首电子战机和预警机,如入无人之境,所向披靡。

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可疑目标速度极快,信号飘忽,利用光电感应系统抢先锁定。戈亚尔与梅瓦尔均未能幸免。

戈亚尔冒出弹射的求生意念,随之掐灭。身处巴基斯坦领空,落地或许更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犹豫间,对手射出导弹。

导弹疯狂加速,暴露强烈的红外特征。

看着如闪电毕竟的导弹,饶是经验丰富的戈亚尔也失去了斗志,出现能够锁定对方机会,却无视系统的提示,拼命发出求助。

......30公里,29公里,28公里......

触目惊心,导弹一秒吞噬一公里的距离,也就是说,他的生命进入半分钟倒计时。

......19,18,17.....

“G1101请求击落导弹......”

语速相当快,已是第六遍呼叫。

......8,7,6.....

现实很残酷,救星未到,死神近在咫尺。

狠心踩尽油门,垂死挣扎,苟延残喘。

“嗖”“嗖”,几乎同时,两道笔直的霹雳蓝光从座舱侧闪过。

激光!

狂喜,死里逃生的狂喜。

为防备中国空军的突袭,两架刚由日本帮忙升级加装了激光炮吊舱的F35D一直在后方警戒,收到敌情后立刻前出助战,正好在最后数秒赶上,发射激光摧毁两枚导弹。

重生激发自信,再加上来了两个强援,戈亚尔少校豪气顿生,大角度转向,寻敌决战。

双方都不开雷达,指望于通过光电感应系统锁定对方。此时,豪情与现实的差距体现得淋漓尽致 ,目标的机动动作动辄8到9个G,速度总在两马赫以上,感应得到,锁定不了,看着干着急。

戈亚尔少校愈发心惊,对手肯定不是J50,有人战机不可能达到八九个G的高过载,飞行员承受不了。感觉与自己对战的神秘飞行物并非来自地球,更像是外星文明的超科技。

预警机的及时提示打破了这种尴尬慌乱。

是无人战斗机,型号不详。

关于解放军的制空无人机,江湖上有好几种流传版本,名字从天到地,让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但解放军的态度耐人寻味,既不否定也不承认,更从不展示。如今看来,为的就是这种心理效果——让对手心慌意乱。

战斗过程极为艰辛,二打一仍然屡屡错失机会,不止如此,还遭对方锁定,与第一回合如出一辙,长机与僚机双双中招。

匪夷所思,对手竟然是在一系列复杂的高速机动中完成锁定动作。

这个现实很打击人,说明对方的航电系统比己方的先进,且多。

导弹又来了。

无人战斗机没有座舱,体型扁平,弹仓容量较大,格斗导弹的携带量能达到有人战机的双倍,不怕浪费。

要说戈亚尔的命真大,整个中队其他队员都挂了,他没挂,今天两次遇险,都有挂载激光炮的F35D机组救火相助。

只见激光划破长空,迎头击落来袭导弹。

这一次,戈亚尔不敢怠慢,听从预警机指挥官的安排撤退。

无人战斗机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急起直追。

当戈亚尔少校在数据链里看到电子战机的信息,便差不多猜到了指挥官的意图。电子战机的位置在东南方,与自己的运动方向几成垂直,只要把无人机引诱到电子战机的伏击圈,电子战机从垂直角度拦腰干扰,那时自己再折返杀个回马枪,胜利唾手可得。

戈亚尔相当自信,无人机由人工智能控制,灵活高效,但事物有两面,利弊参半。弊端方面,至少人工智能对战术的洞察力不及人类。四架亮出后半球的F35D为诱,唯利是图的人工智能没有不上钩的理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