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烽火:无痕弹道

第0001章 平静的生活戛然而止 枪声惊醒梦中人

漫天的雪花已经停了,寒冷的冬天即将过去,叶顺忠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趴在雪地里瞄向自己的猎物——一头狡猾的獐子,身后是他的家人,女儿叶孝英和儿子叶孝安。

“英子,给小安子捂着点耳朵,他小,枪声大,别震坏了耳朵!”叶顺忠说到,叶孝英伸出双手捂在了弟弟叶孝安的耳朵上,叶孝安转过身将自己的双手捂在姐姐的耳朵上。

“英子,嘴张开点!”

“知道了爹!”叶孝英十分听话的说到。

叶顺忠的眼睛紧紧的盯住眼前的猎物,食指慢慢的搭在了扳机上,200米开外,那觅食的獐子还没有察觉到危险,依然在雪地里东刨刨西找找,然后警觉地探出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

“就是现在!”一个念想浮上了脑海,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叶顺忠几乎停止了呼吸,他要的是绝对的精准。

“啪”的一声脆响,子弹脱膛而出,在膛线的作用下,子弹高速的旋转着飞向目标。

獐子意识到了危险,立刻逃跑,但是它刚刚抬头子弹就已经到了,从獐子的左眼睛穿入,瞬间从右眼睛穿出,獐子哀嚎一声倒在了地上,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洁白的雪,叶顺忠兴奋极了,立刻从雪地上爬了起来跑向不远处的猎物,身后的叶顺英扶着弟弟叶孝安跟在后面。

“打着了么爹?”叶孝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

“俺寻思着按照咱爹的枪法,打不着的可能不大!”叶孝英说到。

“哦!”叶孝安跟着姐姐和父亲一溜烟的跑了过去,叶顺忠随手将枪递给身后的叶孝英双手用力一抬,一只体型较大的獐子被提了起来。

“嘿!今儿了个收获不小,这个,还挺大!”说着又使了使劲,“分量不轻,哈哈,真是瑞雪兆丰年,今年刚一开春就有这么大收获,走,回家去!”叶顺忠高兴地说到。

自从夫人前些年去逝之后,叶顺忠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仗着自己一手的好枪法是整个长白县有名的猎手,一枪能将獐子打个对穿,一点都不会破坏皮毛,因此叶顺忠的收获还算不少,在市场上,他的皮毛永远是最高价成交,除了贴补一家的开支之外每年年根还有余富。

回到家里,叶顺忠开始磨刀,小心的沿獐子的腹部将皮割开,一点一点的分割皮毛与肉,对于猎户而言,这些就是他们一家主要的生活来源,但是过程是非常辛苦的,每次进山狩猎,短则半个多月,多则两三个月,两个孩子年龄不大,总是跟着自己吃苦挨冻,叶顺忠也是于心不忍。

“等爹再攒两年钱,就可以把村里北山的山头买下来,养一些牛羊,就不用在这样生活了,到时候咱们的好日子就来了!”叶顺忠笑着说到,“英子,生火,把水烧上,爹给你们炖獐子肉!”

“哎呀!獐子肉老香了,俺爹打的……”叶孝安坐在门口的草垛上向小伙伴们讲述自己父亲打猎的经过,并十分自得的描述父亲炖肉的场景,听得小伙伴们口水直流,叶顺忠抱了一把干柴笑着看着门口的儿子。

不久,獐子肉炖好了,叶顺忠盛了满满的一大碗,之后又用大盆盛了满满一大盆端着挨家挨户送给父老乡亲们。

“呦,老叶,你这是干啥?”

“打了头大獐子,这些个肉给咱们村分分!”叶顺忠笑着说到。

“你看看,让你费心了,那啥,我一会给你抱点柴吧!”

……

下午的时候,叶顺忠家门口多了一垛干柴,那是村民们为答谢叶顺忠的慷慨给他们家的。

“顺子,你家小英子年龄也不小了吧,南村刘大户家的大儿子是个有钱的人家,不如……”

“婶子,我家英子年纪还小,不着忙!”叶顺忠一边收拾着院子一边说。

“那刘大户可是有钱的主,你家英子嫁过去不受委屈!”

“婶子,俺们家也不是那个嫌贫爱富的主,俺就是一猎户,不图别的啥的,只求将来英子能够找个疼她的男人就行了!”叶顺忠说到。

“那既然这样,不正好么?”

“刘大户家的大儿子好像就比我小5岁,而且还有四房姨太太,婶子,英子不合适!”叶顺忠说到。

“咳!那能一样么?英子年轻,不像那四房姨太太,都已经人老珠黄了,英子嫁过去不受委屈!”

“婶子!那刘大户家的大儿子都已经娶了四房姨太太了,也不差这一个,您还是找其他姑娘吧!俺家英子不合适,她还小!”说着叶顺忠将自己的猎枪背上,顺手将卷好的獐子皮带上。

“英子,小安子,跟爹去趟集市!”叶顺忠喊道。

“诶!顺子,那个事你不在考虑一下了?”

“婶子,不考虑了,您找其他家吧!”叶顺忠领着自己的两个孩子离开了家。

来到熙熙攘攘的市集,叶顺忠已经十分熟悉了,因为经常来这里贩售皮毛,因此很多皮货商都认识他,且也是第一个被竞购的对象,因为叶顺忠的皮毛是整张的,没有多余的弹孔。

“老叶!来了!”一名皮货商客气的迎了上来。

“武老板!”叶顺忠搭手行礼。

“老叶你太客气了,别见外了,到我那喝杯茶怎么样?”武老板邀请着,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叶顺忠手里的皮毛。

“不了,俺还想在看看!”叶顺忠说到。

“呦,老叶,你还看什么呀?”武老板拽住叶顺忠说到,“这大冷天的,带着孩子出来多不方便,赶紧卖给我回家歇着去,额,我给你这个数怎么样?”

“那个,武老板,我真的想再看看,对了,我刚才看见吉林城里的何老板了!”叶顺忠看着远处说到。

“啊?哪了?”武老板吓了一跳,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店里,跟伙计说,“谁来找我,就说我不在……”说罢匆匆的回了屋。

“呵呵,30块大洋就吓成这样!”叶顺忠憨厚的笑了笑。

“孩子们那,俺跟你们说,咱家虽然不富裕,但是做人得坦坦荡荡,不能占别人的便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叶顺忠对自己的两个孩子说到,俩孩子点着头记住了父亲的教诲。

来到了大通皮货店的分号,叶顺忠向掌柜的抱拳行礼。

“老叶,来了!”掌柜的十分客气。

“我来找杨老板,去年的事谢谢了,今天特地来还个人情!”叶顺忠说到。

“老叶呀!”话说间大通皮货店东家杨国昭走了下来,“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不用放在心上!”杨国昭说到。

“杨老板大人有大量,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于俺们这样的人来说可是天大的事了!”叶顺忠说到。

杨国昭走下楼梯,伸手抱起了叶孝安掂了掂,笑着说:“嗯,沉了!”

“叫杨老板!”叶顺忠正在旁边说到。

“额……”叶孝安有些紧张。

“这孩子,快叫杨老板!”叶顺忠有些着急了。

“好了,老叶,孩子还小,身体怎么样了?”杨国昭问道。

“多亏了杨老板托人带来的药材,孩子已经完全康复了,还跟着俺在山林里冻了一个月呢!”叶顺忠说到。

“呵呵,也就你老叶敢这么对自己的孩子,放到别人身上,捧在手心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杨国昭笑着将叶孝安放下说到。

“杨老板,您请上眼!”叶顺忠说着将那一卷皮毛展开,“我已经抛过一遍了!”

杨国昭扶了扶眼睛,立刻精神起来了,手掌轻轻的抚摸着那张皮毛,“这是上好的白麋皮毛!”

抬头看了一眼说到:“老叶,你开个价吧!”

“瞧杨老板您说的,去年您救了我家小安子的命,算是为我们叶家留了香火,这卷皮毛您要是看的上眼就收着,算是俺的一点谢意!”叶顺忠说到。

“老叶,你言重了,就是举手之劳!”杨国昭笑着说到。

“杨老板举手之劳就已经是救了俺们全家了!”叶顺忠说到。

“知恩图报,我很欣赏你!”杨国昭说着吩咐手下取来一样东西,是一支长枪。

“老叶,这是一把俄国的步枪,我送给你,这支枪说真的跟着我也没什么用,我也不会打猎,正所谓宝剑配英雄,好枪自然配好猎手!”杨国昭笑着将一支崭新的步枪交到了叶顺忠手里。

“哎呦!太,太贵重了,杨老板,俺,俺可不好……”

“老叶,杨老板一番心意,却之不恭!”身边掌柜的劝到。

“收下吧老叶,你看你那只猎枪,膛线都快磨平了,还是汉阳厂出的吧!”杨国昭看着叶顺忠背上的旧步枪说到。

“以前家里穷,俺就买了同村里的一把旧枪,这一用都好几年了!”叶顺忠憨厚的笑着说到。

出了大通皮货的分号,叶顺忠带着孩子们逛了逛集市,买了一些零用的东西,对于叶顺忠一家而言这可能是这一生当中最幸福的时光,和许多老百姓一样,叶顺忠也认为以后的日子就是这样,进山打猎、回来卖皮毛挣钱,然后把孩子们养大,给女儿找个好人家,给儿子讨一房媳妇,自己将来就可以去那边跟孩子的娘有个交待了。

“爹,您有了新枪,把那把旧的给俺呗!”叶孝安跟在父亲身后说到。

“小安子,你以后不用打猎了,学那玩儿也没啥用!”叶顺忠说到。

“俺也想像爹一样,瞄准,biū……”叶孝安学着射击的样子调皮说到,叶孝英笑着跟在他们后面。

“等再有两年,咱就能过上幸福生活了!”叶顺忠无限憧憬着他们的未来。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于沈阳柳条湖铁路制造事端,悍然炮击中国东北军沈阳北大营,中国军队遵照命令奉行不抵抗政策,主力全部撤入关内,引起了全国震惊。

9月22日……

“乒勾!”“乒勾!”“乒勾!”枪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密集了,叶顺忠惊醒了,立刻披上衣服走出门外。

“外头啥声呀!”村民们纷纷起床走到门外向远处张望,叶顺忠也向远处张望着,不久一个满脸漆黑浑身是血的人跌得撞撞的跑了过来。

“不好了!东,东洋兵来了,他们,他们杀了好多人……”

“啊!”众人大惊失色,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乡亲们快跑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受伤的人说到。

“咱们的军队呢?”叶顺忠一边披上袍子一边问道。

“早就跑了,听说都已经进关了!”

“啥玩儿?军队都跑了,咱老百姓可咋整涅?”众人大惊失色。

“乡亲们,既然军队都跑了,咱也别傻愣着了,快跑吧,逃难去吧!”村长喊道,村民立刻作鸟兽散。

叶顺忠也回到自己屋子收拾东西,将银元细软全部带在身上,又拿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叫醒了孩子们。

“快!跟爹走!”叶顺忠催促着。

“干啥呀,爹,人家还没睡醒呢!”叶孝安揉了揉眼睛不耐烦的说到。

“快点起来,爹有急事,英子,快把你弟弟叫起来!”叶顺忠催促着,叶孝英揉了揉眼睛,立刻将叶孝安拉起来,给弟弟穿上衣裳,看到叶孝安还在打瞌睡,叶顺忠从外面拿来一捧雪直接揉在叶孝安脸上,叶孝安一机灵,立刻醒盹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叶顺忠一家子就这样加入了逃难的人群中,离开了故乡,举目无亲,他们无依无靠。

“爹俺冷!”叶孝安哈着手掌说到。

“姐给捂捂!”叶孝英说着伸出双手握住了叶孝安的手,可是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少热乎劲?

“姐,你的手也冷!”叶孝安说到。

“孩子们!”叶顺忠说着将身上的熊皮袍子解了下来披在孩子身上,“不冷了啊,咱不冷了!”

“爹,您咋办?”叶孝英心疼的看着父亲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脸上冻得通红。

“没啥,爹不冷,爹不冷!”叶顺忠强装着笑脸说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