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猎人

第一章 初入都市

中州省中州市

中州省处于中国的中心地区,中州市作为省会城市,连接着中国的南北和东西,自古就是中国的重要的战略位置,自古就有得中州者得天下的说法,现在它依然是中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可以说它就是依靠交通而快速发展的城市。

也有也有一种说法,说它就是建立在火车轮子上的城市。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逐步推进,不光只是沿海城市得到很好的发展,内陆省会城市的中州市更是一改过去历史名城的概念,各级领导重新梳理思想,改变观念,正确认识,积极跟进中国国家政策,学习沿海城市的各种新的思想观念,周市长经常组织市里领导班子成员在一起商讨、沟通、设计,请各种专家积极论证,不到几年的时间,中州市老城区积极改造,新城区日夜马不停蹄地日夜进展,很快中州市有很大改观,重新换发生机勃勃的模样,各种城市建设规划、交通设施、文化娱乐等各项政策的落实,整个城市也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周市长还组织成员班子到沿海地区实地考察,听取被人的发展经验,后来得出的结论就是还是要依靠中州市自身的优势,就是自己所具有的优越的地理位置,发挥它应有的交通枢纽优势和对周边兄弟省份的辐射能力,建立庞大的交通网络和快捷的物流网络。真正实现商家方便、快捷的向全国销售的重要中转站,打造真正在全国有影响力的物流港和商贸物流城市。

也就是一夜之间,好像人们一夜醒来,中州市城市里已经建起这么多高架桥、立交桥,开通这么多公交,甚至市民享受到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便民服务,要想发展,城市的交通肯定是要放在第一位的。、

在不久的时间内,中州市建立起多个庞大的、专业的批发基地,有专门的水果批发市场,有专门的鞋帽、服装批发基地,甚至还有专门的建材、烟酒食品等大型的批发市场,总之,不光是中州市的市民购物方便,各个厂商更是看到了无限的商机,都信心满满的在中州市打造自己厂家或产品的展示平台,争取把自己更加美好的一面展示给全国的客户,人们的精气神也重新展开无限的生机和希望,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慢慢幸福的笑容。

中州大学。

同样,经济要发展,文化水平也不能落后,经济、文化的综合发展水平才能更好的展示一个城市的水平,中州大学是中州市的最高学府,也是一所全国重点综合大学,能考上中州大学的都是各地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也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今天是中州大学新生报到的第二天,汪天宇的寝室在406,昨天就他自己一个人带着简单的行李坐车来到中州市,按照地址,一路打听,然后坐公交车就直接来到中州大学,报上名、领领东西、分分寝室。他没有让爸妈和姐姐送,也没有让师父送,他觉得自己长大啦,以后一切都要自己学会面对和承担,更重要的是不想看到师父、爸妈和姐姐们离别时难过。

天色刚微微亮,汪天宇看看表,时间正好5:30。休息了一夜,他觉得自己的精力得到完全的恢复,正是旺盛的时候,这块表是一款老式怀表,是临走的前一夜天宇向师父告别,师父送给他的,这也是师父珍藏多年的怀表,也是师父的最爱,可却送给了天宇。

天宇把表链系在里面衬衣上,把表装在衬衣兜里。一是怕丢,二是能时刻感受师父的温暖,就像师父时刻在自己身边一样,天宇时刻能想起他和师父每天一早一晚在山上练武,师徒二人的身影在山间树林里穿梭。

“武功切记不可荒废,练武要天天坚持。莫要懒、吃得苦。”

这是师傅经常说的话,师父常常随风站立,眼神严厉地看着天宇,天宇理解师父的良苦用心,很多招式十遍不行就做一百遍,从来不打折扣,哪怕有一点细小的失误都不行。

“细节决定一切成败,微小之处看长远,一个人小处就很难把握,他就很难有长远的发展。”

在高中时期,学习第一,练武第二。现在已经考上大学,他计划练武第一,学习第二。第一天因为刚来报到,又要领很多东西,又要分宿舍,坐车又很长时间,所以昨天他睡的很早,他已经找到借口原谅了自己,今天第二天,他可不想再浪费。

懒惰容易勤很难,好的习惯一定要坚持,简单的事情能够每天重复做,这就是一种成功。

宿舍里另外两个同学还在睡梦中,昨天加上他总共才安排三个学生,很多学生在陆陆续续的赶来,昨天他们来的比较晚,所以天宇还没有来得及和他们沟通,具体叫什么暂时他不清楚,再说,大家在一起,早晚都会了解的。

天宇轻轻坐起来,双腿盘起,两手放膝,紧闭双眼,气运丹田。感觉气血在身体里每一处碰撞,顿时精气神爽了很多,十分钟后,天宇收回气息,活动活动筋骨,轻轻连续打出几掌,似乎很满意自己的速度和力量,至少功力在天天的进步。

天宇穿好衣服,推开窗户,站在窗户外面,一阵凉风吹过来,天宇稳稳自己的神情,从外面又把窗户轻轻关好。

他向下望了望,外面只有路灯和空荡荡的校园,整个校园还处在一片寂静之中。

天宇张开双臂从四楼一跃而下,脚尖轻轻点在楼下一棵大树的一个枝干上,没有停顿,随即一个翻身,稳稳悄无声息的落在地面上,整个一系列动作很干净、很利落。

走出学校大门口,他双脚稍稍一用力,整个人直接跃出了学校的院墙,落在外面的大街上,大街上更是冷冷清清,只有路灯和微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很远的地方有一个环卫工人在打扫路面,大街的两旁种植着一颗颗高大的梧桐树,路面上秋风刮起落叶四处飘荡。他刚到这个城市,一切还很陌生,只知道学校门前这条大街叫江山路。

他决定顺着江山路往北面跑,天宇仿佛又回到和师父一起练功的山林之中,跑了大概3-4公里,他突然加速,飞身跃起,脚尖轻点一下路边的围墙,借助腿的力量,猛地窜到4米多高的树枝上,没有停留,随后脚下再猛的发力,一个翻身,冲出十几米远落下,又继续往前跑。速度之快,也就是瞬间的事情,身后只有树叶被震得哗哗的响。

回到学校门前已经接近8点,已经有很多学生和家长聚集在学校门口,今天是第二天,应该是新生集中来报名的一天。

天宇看到不远处从一辆出租车下来一个女生,从车后备箱拿出两个大皮箱,手中还拿着两个小一点的包。他禁不住摇摇头,心里轻轻微笑到:一个人还拿这么多的行李。

“你一个人吗,还是我帮你拿吧。”天宇走到她面前轻声说道。“你放心吧,我也是这个学校的新生,昨天刚报完道的。”

女生稍稍迟疑了一下,她正在为这事犯愁呢,都是她妈妈,干嘛让她带这么多东西,看到汪天宇走过来,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由伸了伸舌头,做一个苦笑的表情,还是把两个大皮箱递给他,“谢谢你,都是我妈,非要我带这么多东西。”

再走进的路上,女生告诉汪天宇她叫周玲玲,法律系的。家就在这个城市,昨天已经报过到,宿舍也已经定好,本来家人不让她住校,可她感觉住校可以更好锻炼自己,不能依靠家人太多,所以就选择住校。

天宇微笑着点点头头,告诉周玲玲:他叫汪天宇,计算机系。

天宇一直把她的行李送到女生5楼宿舍,宿舍已经有三个女生。因为刚开学,很多家长也要来送学生的,女生宿舍暂时管理没那么严格。

“我叫金香君。法律系”。

天宇刚要转身离开,一个女生自我介绍。他不由回头望望,一个胖胖的女生正在给大家介绍自己,他回头发现女生也在看自己,脸一热,赶紧匆匆下楼梯走开。

回宿舍的路上,天宇顺便多买两份早餐带回来。

“我叫曹二宝”,胖胖的同学,个不太高,带着眼镜,满脸笑容。家在中州省洛川市,父母过去是国家在职人员,后来赶上改革开放的春风,双双辞职下海做生意,现在经营的还可以,算是越做越大吧,有个哥哥叫曹大宝,在家里帮爸妈一起经商。

“我叫赵帅”,确实很阳光,白净。家是中州省南海县,就兄弟一个人,独子,父母是当地的中学教师。

“我叫汪天宇”。家在中州省信河市的一个山区,父母和两个姐姐都是农民,他介绍自己时没有丝毫的自卑,反而在他的内心充满对未来无限的激情和渴望。

“中州市。我来啦!”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