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6章 登陆战(上)

初次登上十九世纪英国风帆战列舰的陈新元,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登上船不久便跑遍了所有船舱。对于一个从后来穿越过来的武器发烧友来讲,风帆战列舰也是他前世很感兴趣的东西,自然懂得这种军舰的分类等级,以前也在网站看过许多风帆战列舰的图片,所以说对这种船他并不陌生。

可是即便如此,陈新元参观完这艘军舰,还是被震惊到了,这艘军舰上装备了大大小小一共八十门大炮,即便是口径最小的十二磅炮,拿到清军那边,也是一门超级重炮了。

清朝的造炮技术,是一年比一年退化,明末清初的红夷大炮,重量在2500斤到3000斤之间,可以发射八磅到十二磅的炮弹。而到了鸦片战争时期,重达7000到8000斤的大炮,看起来十分威武,却只能发射十磅左右的炮弹。

再说造炮工艺,英军舰炮的炮膛内壁光滑整洁,他们把蒸汽机运用到造炮上。英国人采取先铸成实心圆柱形金属铸件,再用以蒸汽机带动的镗床镗钻成炮管的方法,来科学铸炮。造出来的炮自然是口径统一,内壁光滑。

而清军的火炮简直是粗制滥造,举个例子,广东水师提督的关天培为了巩固海防,曾组织人手铸造了一批新炮,但在试射时频频发生炸膛现象。关天培仔细查看火炮后发现,这些新造的火炮内外凹凸不平,其中最大的凹陷居然可以倒入四碗水而不溢出,实在让人瞠目结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铸炮技术落后外,还因负责造炮的各级官员贪污经费,一再偷工减料。

清军那些所谓的巨炮,就连同英军巡航舰上的小炮相比都比不上,射程不如,精度不如,威力也不如,更别说和战列舰上的大炮相比了。

美国传教士裨治文写的一篇文章上面写到:中国的战舰庞大而笨重,像一堆木材,有着席帆、木锚、藤缆……

中国火药粒子粗糙,大小不一。发射后留下的臭味,显然是因为含有硫黄过多,它们受到空气的影响后很快就分解了,在纸上留下黑点和湿气。知道这点以后,我们就能理解为何中国大炮缺乏扩张力了,这是凡看过它发射的人都能注意到的。

许多大炮是葡萄牙或荷兰造的,各个时代、各种长度、各种形式、各种口径都有,其中不少已陈旧不堪,百孔千疮,以致无用,名副其实的海军大炮一门也没有。安装在帆船上的野战炮或攻城炮,情形也是如此。土炮是中国人铸造的,而我们相信一般是铁的,其炮膛不像欧洲大炮那样钻得平滑;炮架只是一种木架或固定的炮床,上面用藤把炮捆住,因此炮只能直射,极难瞄准任何目标,除非目标就在炮前面。虎门周围的炮台就是安装着这种光怪陆离的大炮

中国的火绳枪是制作粗劣的武器,子弹多是铁的,他们不知道有刺刀这种武器,燧发枪、卡宾枪、手枪和其他的火器都不用。

毫不客气的说,英国人打这样的军队,比打海盗都要轻松。

正当陈新元在舰上参观的时候,突然有人在他背后拍了一下肩膀:“亲爱的陈,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陈新元转过头来,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是曾经几句话就帮了他大忙的路易·特里戈修士。见到特里戈,陈新元惊喜的问道:“尊敬的特里戈修士,您怎么也来了?”

“喔,陈,你可能不知道吧,我不仅是一名牧师,也是医生。马上要打仗了,也许会有战士受伤,我的任务,是帮助那些受伤的战士。”特里戈道。

“不过打一群装备低劣的海盗,难道还会出现伤亡?”陈新元疑惑的问道。

特里戈表情严肃的说道:“海盗的装备和我们比起来是低劣了,可是他们比清国的装备却要好得多!他们的大炮和我们的相差无几,只是数量少点,口径小点。海盗同样装备了燧发枪,有我们的褐贝斯步枪,也有法国产的沙勒维尔步枪,还有西班牙产的步枪,普鲁士产步枪,虽然型号复杂不一,却是标准的制式装备,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另外,你别以为海盗都是中国人,事实上各国人都有。”

通过特里戈的介绍,陈新元算是明白了,海盗的武器比清军要好得多,毕竟那么多年来,海盗抢劫了不少武装商船,枪和炮都可以抢到。另外,海盗也不是都是中国人,有一些欧洲活不下去的,又不肯去殖民地工作的人,或者是一些犯了罪被通缉的欧洲人,还有一些海盗是日本人、朝鲜人、越南人,总之欧洲人人亚洲人都有。

悬挂着米字旗的舰队在大海上航行了一个晚上,次日凌晨四时,英军舰队抵达下川洲海域附近。

四周海面仍然漆黑一片,旗舰梅尔卡维号战列舰打出灯语,让两艘巡航舰在海面待命,进攻时间定在早晨五点半。

英军指挥官香港副总督德义立少将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才凌晨四点二十分。

“让炮手们起床了,去准备一下。昨晚工作的水手下舱去短暂的休息,换班的水手到上层甲板来,准备把小艇放下去,让步兵登陆。”德义立下了一系列命令。

所有的英国人和印度人开始忙碌起来,睡了一夜的炮手和搭乘军舰的步兵被叫醒。

陈新元也醒来了,灯光昏暗的舱内,穿着大红色军服的英国士兵和穿着浅绿色军服的印度士兵已经起床,士兵们仔细检查步枪和刺刀,先用通条桶一下,看枪膛内是否有子弹,又端起没有装填子弹的步枪扣动扳机,看是枪机是否失灵。

“孩子们,大家准备登船了,再过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就要开始登陆了。”负责指挥陆军的士他花利上校对船舱内的步兵大喊道。

士他花利的目标是香港总督,所以他必须立下军功,能升为少将,这样副总督德义立离开香港之后,他就能接任副总督,今后才有机会升为总督。

英军士兵和印度士兵登上小艇,战列舰上的水手缓缓摇动滑轮,把小艇从军舰上放下。陈新元也坐在一艘小艇上,他的身边坐满了怀里抱着线膛枪的轻步兵。

“中国人,好好看看,我们是怎么打仗的。”一名嘴里叼着雪茄的轻步兵说道。

这些由神枪手组成的轻步兵,他们的军饷可是比线列阵步兵高多了,同骑兵炮兵相当,每个月可以拿到五英镑的工资。而一名普通的线列阵步兵,一个月还不到一英镑。

“你们都是老兵了?”陈新元问道。

“那是自然,我们一开始也是线列阵步兵,身经百战活下来的,每个人都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我们专克敌人的线列阵步兵。”那名轻步兵回答道。

“既然你们那么厉害,为什么英国军队不全部装备线膛枪?”陈新元不解的问。

那名轻步兵哈哈大笑道:“我们是经验丰富,枪法准,才能当上轻步兵,也叫散兵。可是我们有个缺点,正因为是散兵,不能结成密集的阵型,所以很怕骑兵。而他们线列阵步兵是不怕骑兵的。”

正在说话的时候,几名印度水手已经划动船桨,小艇缓缓向前方的岛屿划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