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20章 苏三娘来了

时间过得飞快,已经是公历1845年1月29号,距离1845年的春节很近了,已经离开了两个月的肖柏还没回来。

“2月7号就是春节,今晚给你们尾牙宴,发工资,年终奖,你们可以回家过年了。”陈新元把员工们召集到一起。

发工资和年终奖的钱是陈新元卖出的药品和手雷赚到的钱,刚刚贩卖药品和武器给了詹姆士,从詹姆士那里拿回来的一笔钱还没有在怀里焐热,马上就要拿出五分之一,黑心商人陈新元当然十分肉疼。

那可是还没有工业化(机械设备还没运过来呢,至少还要半年)生产的药品和手雷,完全是陈新元亲手实验室制造,纯手工打造,每一件都是呕心沥血之作,拿出去换了钱,又要给人,痛心疾首啊。

当晚陈新元在当年香港最好的银杏馆酒楼大摆酒宴,摆了十二桌酒席,设尾牙宴宴请员工和朋友,除了他的一百多名员工外,还有宴请了威廉警长、特里戈修士、杰登詹姆士兄弟等老朋友。陈新元和公司管理人员郭桐羽,以及那些老朋友坐在主桌上,其余的人坐下面的其他桌子,酒菜是精美的粤菜。

工资是下午就发了,尾牙宴结束后,陈新元开始给员工发红包,当然了,威廉警长、特里戈修士、杰登詹姆士兄弟等人也领到了红包。

“一千多英镑就这样花出去了,真心疼,这笔钱,可以买不少机器设备了,也许还能买一条小点的商船。”陈新元满脸堆笑的发红包,心里却暗暗流泪。

明天就要放假了,到正月十六以后才要再来上班,员工们拿到钱当然是兴高采烈。拿到钱的员工们次日一早就在香港购买了大包小包的洋货带回家,只留下陈新元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别墅内忙碌。

点燃酒精灯,通过烧瓶和蒸馏器,再通过五氧化二钒的催化,硫磺变成硫酸,接着又把硫酸和硝石发生反应,制得硝酸。

把硫酸和硝酸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在一起,这种混合液就大有用途。(具体制造方法,笔者省略了,不能写)陈新元把火棉火药装填到一个个球形的铁壳子内,再装上拉火式起爆装置,就做成炸弹,事实上就是手雷。

雷管也是陈新元自己纯手工打造的,虽然柯尔特左轮手枪的药池就是用雷汞引发,但英国人提供的雷汞太少了,陈新元只能自己手工打造。

自己制造的雷汞再加入石蜡钝化过之后,就能当成引爆药了。把雷汞装入雷管内,装上导火索、火帽、拉火绳,就形成了现代手榴弹的雏形,卵型手榴弹叫手雷。

至于炸弹壳,当然是请人打造,这种铁匠活可不是陈新元的长项。

做好的炸弹大约一磅多点重,一名普通的士兵可以扔出三十米以外,而经过专门训练的士兵可以扔五十米。

黑心不法商人陈新元还制造了另外一种炸弹,那种炸弹的炸药,可是大名鼎鼎的达纳炸药啊。这种炸弹(具体制造方法不能写,会被河蟹)的威力可比比火棉火药的炸弹可是大了许多倍,简直是居家出行,杀人放火的必备之物。

卖给英国人的是火棉火药的炸弹,威力更大的炸弹就自己留下来了。

事实上陈新元早就有把硝化甘油做成军用弹药的办法,只是他留了一手,暂时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英国人。

?从1月30日到2月23日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陈新元主营杀人武器,副业救人药品,连夜加班加点,又造出一千枚火棉火药炸弹和三百枚达纳炸药炸弹。

一千枚火棉火药炸弹和满满一车药品运到总督府,卖给了英国人,换回五千英镑,那三百枚达纳炸药炸弹却自己偷偷的私藏下来。

陈新元订购的军火也运来了,一艘从加格达奇来的商船,运来一千杆褐贝斯滑膛步枪,两百杆褐贝斯线膛步枪。同时,一艘来自美国的飞剪船也给陈新元送来十箱军火,内有一百支柯尔特左轮手枪,两百支M1841式密西西比步枪,手枪子弹和步枪子弹。

M1841式密西西比步枪也是线膛枪,是最新式的步枪,同英国人的褐贝斯线膛步枪相比,这种步枪刻有七条膛线,精度比褐贝斯滑膛枪改成的褐贝斯线膛枪要高得多,而且每一发子弹都包着绸布,能更快从枪口装填进去。

“美国货还是比英国货好用。”陈新元感叹了一句。

英国人太守旧了,普鲁士人,也就是德国人,这时候已经造出了后膛枪,也就是M1841式德莱塞步枪,后装步枪的射速比前装枪可是快得多了。但英国人拒绝使用后装枪,按照英国人的说法:吃饭是从嘴巴吃进去的,哪里听说过有人用**吃饭的?

要不是距离普鲁士太远,船来回一趟至少需要一年时间,陈新元就会去订购后装枪。

从美国买枪,还算是比较快的,飞剪船来回一趟,只需要两个多月时间。

除此之外,戴维斯男爵还把从海盗手里缴获的四门三磅炮和两门四磅炮也一并卖给陈新元,这六门炮加上炮弹,折合一千英镑。

“有枪也有泡了,可是没有人啊!”陈新元自言自语道。

“有的,你已经有兵了,杰登和詹姆士可以为你服务,威廉警长还能再给你找两个印度兵来帮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特里戈笑着道。

“呃,听起来还是很不错的,我有兵了,四个兵。”陈新元苦笑一声。

正在说话的时候,郭桐羽回来禀报:“长官,肖长官回来了,他们刚刚下船。”

“快让他来见我!”陈新元大喜过望。

不一会儿,肖柏就带着两个人来到陈新元的别墅。

“长官,我回来了,把玉娘也带来了。”肖柏走进门行了个礼道。

跟在肖柏后面的那两人走进门,双手抱拳,向陈新元一拱手。

只见那两个人都是女子,为首的那位女子大约二十岁出头,面孔姣好,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七五左右,腰间挂着一柄剑,一身红衣黑披风,显得她更加英姿飒爽。另外那名女子大约十四五岁,年龄虽小,长相俊美,看起来也是练家子。

“两个小姑娘?”陈新元愣了下。大的那个二十岁出头,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岁出头的还是不懂事的小姑娘呢,不是正在读大学,就是刚刚大学毕业。

“她可是大女侠杨玉娘呢。”肖柏介绍道。

“杨姑娘好!”陈新元原本打算伸出手,但想了下收回他的咸猪手,变成拱手礼。

“别叫我杨姑娘,你叫三娘吧,叫我苏三娘。”那女子道。

“苏三娘?”陈新元愣住了。

“对,小女子丈夫叫苏三,嫁人之后就改成苏三娘了。”

陈新元突然想起,他前世的时候看过的太平天国,里面一位女将就叫苏三娘,原来杨玉娘就是苏三娘啊!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女反贼,这可太好了!

想到这里,陈新元开门见山道:“其实我也是一个反贼,你看我脑后,没有辫子,你就知道了,我们是志同道合的同志。”

“同志?”苏三娘愣了下。

“到里面去说吧。”陈新元招呼道。

走进别墅里面,在大厅里坐下后,几个人聊了会,陈新元这才说明了请苏三娘他们来香港的目的:“苏姑娘,我是真心支持你们天地会反清复明,我这里有一批军火,可以提供给你们,用来壮大反清事业。”

说完,陈新元转头,让郭桐羽取来两口盒子。

“苏姑娘,这个送给你。”陈新元把其中一口盒子递给苏三娘。

苏三娘打开一看,只见盒子内躺着一把做工精细的手枪,她拿了起来,在手中摆弄几下,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很明显,她非常喜欢这把柯尔特左轮手枪。

“对了,这位姑娘是?还没问呢。”陈新元把另外一口盒子交给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红衣少女拱了拱手:“小女子杨云娇。”

“杨云娇?”陈新元惊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