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25章 海盗打水师(上)

广东东面,靠近福建海域,三艘三百料蜈蚣快船行驶在海面上,蜈蚣快船也叫快蟹船,船长七丈,宽一丈,排水量相当于150吨级,三桅三帆,桨四十,黑色的船身,黑色的船帆,桅杆顶部悬挂着黑色骷髅旗,这就意味着,这三艘船是海盗船。

黄德美站在船头,心满意得的看着自己的手下驾驶战船。

“这次虽然没被洋人选上当兵,但怎么说也得到了三条船,还多给了一百多名船员,也算没白来香港一趟了。”黄德美自言自语道。

黄德美,福建同安人,原本在当地也算个小土豪,可是他在官府没有后台,又得罪了靖海侯施德霖的家奴,施家派了施得高来对付他。施家凭借官府的势力,使得黄德美几乎家破人亡,为了破财消灾,他几乎散尽家财,才侥幸保得一家大小性命。

靖海侯施家,就是施琅的后人。黄德美自然是无处申冤,一怒之下只能加入小刀会。

前一段时间在天地会高层内部流传这样一个消息,据说一位海外富商支持天地会,要给天地会提供洋枪洋炮,苏三娘第一个响应号召打算举兵起义。黄德美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即兴冲冲的带上两百多名兄弟赶往香港。

谁知道到了香港之后,洋人教官却说黄德美年龄太大了,不符合当兵条件。

“该死的洋人,我怎么就老了?不过才四十岁出头!”每次想起这件事,黄德美心中愤愤不平。

幸亏那陈公子是个好人,没让黄德美白来一趟。陈公子给了黄德美三条船,还给了他一批洋枪洋炮。据说这些船和枪炮,都是陈公子自己掏腰包找洋人买的。

这三艘蜈蚣快船原本是广东水师的双桅桨帆战船,船艏船尾各一门千斤土炮,两舷各有四门两百斤子母炮,另外船上装备有碗口铳、鸟铳和抬枪等武器。

鸦片战争中,这三艘船被英军缴获,之后就改成鸦片快蟹船。

英国人拆除了船上的土炮,增加了一根桅杆,把双桅桨帆船变成三桅桨帆船,使得船的速度增加,最大航速可达十四五节,顺风顺水甚至可以达到十七节左右,已经可以达到飞剪船的航速了。

现在这三艘船属于陈新元所有,他从英国人手里买下这三艘船,一共花了五百英镑,还另外花了五百英镑购买了二十一门原本英国人准备淘汰的三磅舰炮。那些火炮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因为威力太小,英国人本来就打算淘汰下来当废铁回炉的,现在陈新元把这些炮买下来,安装在蜈蚣快船上。

陈新元还送给黄德美二十杆褐贝斯线膛枪,两把左轮手枪,一百支褐贝斯滑膛枪,除此之外,陈新元还把之前英国人俘虏的一批海盗给买了下来,拨给黄德美六十人。

那些海盗可以不用干苦力了,又能干回海盗的老本行,自然是十分乐意给陈新元卖命。于是这些海盗就上了黄德美的船,成为他们的船员。毕竟黄德美自己的人不是很懂得驾船,有一批海盗帮忙,做事也容易多了。

就这样,黄德美摇身一变,变成了海盗。

“弟兄们,一会儿碰到官府的船,给老子狠狠打!别白白浪费了洋枪洋炮!要是有了洋枪洋炮还打不过清狗的话,那就别给老子吃这口饭了,滚回家去抱孩子吧!”黄德美站在舵楼上大声吼道。

黄德美手中目前有272人,三条快船。

而南澳岛的清军水师是什么德性,黄德美自然十分清楚,南澳岛虽然属于广东管辖,但驻扎南澳岛的却是靖海侯施家统帅的福建水师,从字面数据来看,南澳岛清军水师有5000余人,一百多条战船。可是事实上,岛上驻军有没有1000人都不知道,其中许多还是老弱病残,这空饷能吃成这样子,清军总兵也是无奈,吃一半空饷已经是很清正廉洁了,上面的一级一级都要拿银子啊,不吃一半空饷,怎么孝敬上司。

南澳岛又是台湾海峡入口处,不管是中国商船还是洋人商船,从这里经过,都会被清军敲竹杠。

既然南澳岛还有别的收入,那么孝敬上面的银子不是还要增加吗?

若是放在鸦片战争之前,南澳岛上的清军收入还不错,当时鸦片买卖属于非法,很多福建浙江的商船南下到珠江口购买鸦片,再运回去贩卖。

可是鸦片战争之后,清政府割让了香港,英国鸦片船就先开到香港集结。至于要送往浙江等地的鸦片,干脆就由英国商船直接送,等送到舟山外海,或者长江口外海之后,自然会有中国的鸦片船来接走鸦片。

鸦片战争前,英国商船遇到清军水师来敲竹杠,那时候英国人还不知道清朝虚实,碰到清军水师就给银子了事。可是鸦片战争之后,满清这只纸老虎被彻底戳破,已经原形毕露,来来往往的英国商船鸟都不鸟清军水师。

少了一份“缉拿鸦片”的收入,这就等于割了南澳岛总兵一大块肉,可是上面要孝敬的银子却一分都不能少,那怎么办呢?只好再吃空饷。

于是本来吃一半空饷的,现在变成可以吃到八成!没办法啊,不那么干,总兵老爷还得自己掏腰包孝敬上级呢。

银子收不上来了,人也裁掉了,于是大部分的战船都泡在港内趴窝,船底长满海蛎海带,都可以直接刮下来下锅了。

仅有能出动的十几条船,有是一种一百料的小船,双桅单橹,船上的武器是一门土炮,两三杆抬枪,五六杆鸟铳,十几副弓箭,另外船上还有十多名刀牌手,专门用来跳帮肉搏战所用的。另外一种战船,是二百料快蟹船,双桅二十桨,船上的武器是两门土炮,还有抬枪、鸟铳、弓箭和肉搏兵。

就这样的水师,连明朝的水师都不如。

虽然南澳岛水师已经不敢管贩卖鸦片的英国大船了,但是欺负一下中国人的小船,还是可以的,不要说路过的普通商船了,就连渔船路过,都会被他们敲诈勒索一笔。

也就在此时,一艘清军的两百料快蟹船正带着两艘百料小船,慢悠悠的在海面上晃荡,他们守株待兔等着过往商船,船上的清兵正蹲在脏兮兮的甲板上赌博。

“下注了,下注了!押大还是押小?”一名头上盘着辫子的什长摇着骰盅。

“大!”

“我押小!”

几名衣衫褴褛的士兵纷纷把铜板、碎银子押了上去。

“开了,豹子,通杀!”什长笑眯眯的双手一捧,把铜板银子全部收进怀中。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大喊一声:“船!快看,那边有三条船!”

什长先是不慌不忙的把银子铜板全部装入自己囊肿,才慢悠悠的站起来,顺着那名兵手指的方向往西面看去:“是什么船?好像是快蟹船。”

清军把总闻讯从船舱内走出,拿起单筒望远镜看了一眼,冷笑一声:“只要不是英夷的大船就好了!几条小船罢了,从我们这里过去,还不拔他一层皮?”

“兄弟们,干活了!好久没生意了!”两百料大船向两艘小船发出信号。

对面的三艘船逐渐近了,这时候清军把总才发现,那三条快蟹船居然是全黑的船,船身船帆和旗子都是黑色的,中间桅杆顶部悬挂着一面黑色骷髅旗。

“倒霉,是海盗!”一名清兵骂了句。

“我们是官兵,怕什么海盗?说不定海盗船上银子多!砍了海盗的脑袋,朝廷还有赏!弟兄们,准备上!”清军把总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海盗船,似乎看到金山银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