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运转三国

第一章 我是山贼?

“我在哪?我是谁?”

裴行疑惑的睁开了双眼,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座下战马,手中双锤,脑袋中浮现一大堆问号。“我怎么在这里呢?不就是喝了点酒吗?这是谁在跟我开玩笑?”裴行转头看看四周,只见四五十人跟在自己左右,均做山贼打扮。抬头远观,一哨人马出现在裴行视野之内,人数不多,大概只有十几人;马却不少,至少也有一百余匹。

裴行正疑惑间,旁边忽然凑过来一张欠揍的脸,“老大,点子来了,你看我们要不要上!”“裴光,”裴行脑中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名字,“我是谁?”“啊,老大,你不会喝糊涂了吧。你是我我老大,卧牛山的二当家啊!”“是吗?”裴行脑中几乎成了一团浆糊。难道自己穿越了?

这时,裴行忽然感到有无数信息突然出现在脑中,自己立刻就像被念了紧箍咒的孙悟空,在裴光等人惊讶的目光中,抱头痛苦地**起来。“啊,我穿越了?不就是股票赔了,自己喝了点酒,难道现在穿越这么简单?我在哪?我是谁?”忽然,脑中似乎出现了另一个声音在回答着裴行的问题。“裴元绍?好像听说过。对了,以前玩‘赵云传’,裴元绍不就是他的跟班吗?不过好像三国演义里说裴元绍是被赵云一枪刺死的。那么现在……是三国?”裴行勉强睁开双眼,看了看自己的穿戴,那陌生的大胡子,在脑中那个声音的“魔音贯耳”之下,裴元绍的一生经历依次出现在了裴行的脑中,裴行无可奈何的接受了现实。“原来我是山贼。”

想着这些,裴行心中暗恨,别人穿越三国,怎么得也得是关张赵马黄、吕布之流,或者直接就是曹操、刘备和孙权,最不济也得是一方太守。看自己,难道是前世炒股的霉运所致,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却是一个小小的黄巾头领,恩,在裴光那些亲兵眼中,还是能看到一些崇拜的目光。依裴元绍的记忆,自己山寨之中能战之兵不过数百,其余大都是面黄肌瘦的老弱病残,在卧牛山当山贼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再看别人,穿越之时或精通物理化学,能造神兵利器;或精通医术,可活死人肉白骨;或富甲一方,坐拥娇妻美妾。这些人练练兵,种种田,虎躯一震,猛将如云,谋士如雨,八方豪杰纷纷来投。攻城略地,成就霸业。再看自己,前世学的计算机,没算对股市,来到三国更是毛用没有;物理化学略知一二,但是要打造兵器是万万不可能。自己身边手下,每天为吃饭发愁。日常训练全靠自觉,打劫估计还行,打仗估计够呛。况且当世名人对于黄巾总是深恶痛绝,莫非自己前世霉运今犹在,裴行只能无语问苍天。

不过,自己前世好歹看过三国演义,听过评书,更玩过赵云传和一系列三国游戏,知道自己应该马上就能够碰见前世偶像赵云大大了。如果自己能够成为赵老大跟班,好像还不错。不过裴行也知道如果把前世从书中、游戏中获得的三国知识生搬硬套,估计会死得很难看。自己要被赵云这个高级打工仔看中,好歹也要有点自己的本事才行。而且跟着赵云也并不好混,历史上赵云曾经数次出战匹马单枪而还,自己要没些本事估计很快就会沦为小兵甲之流。想到这些,裴行心中叹道:要说老天爷也给自己留了条活路,裴元绍虽然在三国之中属无名之辈,但这幅身体却真真切切骑得了马,耍得了锤。只是不知道武力值到底多高,记忆中似乎与周仓也是不相上下。不过想到自己这副身体的前主人竟然用锤,一点也不帅气,虽然挺配自己这张大胡子脸,但是总感觉透着一股寒酸。毕竟用锤高手基本上再隋唐或者南宋时期,隋唐四大锤和岳家军的八大锤名声赫赫,三国时期吗?还是算了。

想想印象中的赵云,斩将杀敌如探囊取物,多少名将都是被其一枪就刺于马下,枪法应该是以快、巧为主。此外赵云擅用弓箭,在大江中高速行驶的船上开弓也可射中追兵船上的帆绳,绝对牛啊。这样的人怎样才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呢?难度够大。

裴行正盘算着,裴光看裴行呆坐马上,似乎毫无反应,心中也是纳罕:“依老大酒量,似乎不应该啊!”裴光使劲摇了摇裴行的手臂,大声说道:“老大,买卖来了。您不是老琢磨着要换匹战马吗,对面这一群马夫,十几个人赶了百余匹马,领头的那个骑的马那叫一个漂亮啊,一看就是好马。”

“啊,这就来了,是祸躲不过,实在不行只能忽悠了。”裴光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老大裴行裴元绍忽然了露出一幅“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姿态哆嗦起来,心里纳闷:“不就是打劫吗?应该很熟练了啊,老大在干吗?真得醉了?”感受着裴光那异样的目光,裴行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说那可是赵云啊,五虎上将美名传,虽然现在名气不大,那对自己来说也是死神的象征,自己可得万分小心。

裴行打起精神,向对面观看,只见对面那队人马已经来到面前。只见这百余匹马匹颇为雄壮,而且为首一人所骑之马更令人拍案叫绝。此马长足有一丈二,浑身雪白,唯独在马头之上有碗口大小一撮红色毛发。裴行一看大吃一惊,这可是难得一见“鹤顶龙驹”宝马。看这马的眼神,仿佛有种睥睨天下的感觉,身后百余匹良马均以其马首是瞻。再看自己胯下的老马,气喘吁吁,两眼无神,看起来无精打采。真是货比货得扔啊!刚看到这里,对面马上之人喝到:“尔等山贼,意欲何为,再不让开,休怪本将枪下无情。” 裴行抬头看来,只见马上之人岁数不大,武生打扮,白面如玉,目若朗星,身材修长,手持丈二长枪,威风凛凛。放在后世绝对也是秒杀万千少女,国民老公首选标准。看到这里,裴行心中暗叹,货比货得扔就算了,人比人更得死啊。裴行眼见对方脸上逐渐漏出不耐之色,长枪一摆就要冲杀过来,连忙喝道:“兄台且慢,在下裴行裴元绍,素喜良马,今闻山下有良马出现,故前来一观。敢问兄台高姓大名?”赵云冷笑一声,长枪一摆,纵马飞驰而来。

裴行心中一紧,这赵云脾气够大啊,说打就打。历史上的裴元绍就是被赵云一枪秒杀,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不过看对面赵云来势如风,手中银枪画出一道美妙弧线,想要抵挡并不容易。眼看枪影来到面前,裴行心一横,双锤脱手而出飞向赵云,自己滚鞍下马,一个就地十八滚往旁边滚去。对面赵云也猛然一惊,心说这是何招式,第一个回合兵器就不要了?莫非有后招。生性谨慎的赵云不敢大意,先挑开双锤,挺枪欲刺。“咦,人呢?”“这呢,这呢。”正在施展十八滚的裴行百忙之中还不忘答应一声。赵云一看裴行的狼狈,一贯冷静的脸上也不免出现了一丝笑意。心说这小贼,有点意思。这时候裴行已经站起身来,对赵云抱怨道:“这位兄台,为何说杀就杀,未免有些不近情理吧。”赵云喝道:“汝等休要欺我,欲来观马,为何拦我去路,意欲打劫不成?”“非也非也,打劫虽然是我等日常所为之事,但当初也是迫不得已。山中兄弟也有父母妻儿,为活命而已。更何况如今,我等已经投奔刘皇叔,不日将前往古城汇合。此次下山,实乃在下喜好良马而已,别无他意。”知道赵云正千方百计找刘备,以此忽悠,不愁不上当。果然,赵云闻听之后眼神一亮:“你说刘皇叔可是那玄德公?”闻得赵云如此想问,裴行心中暗想,终于上钩了,命应该是保住了,下面就看自己如何继续忽悠了,忙道:“正是。”赵云闻听大喜过望。自公孙瓒败亡之后,赵云率领残存白马义从突出重围,辗转千里,就是想找到刘备效力。经过重重关卡,损失惨重。如今闻得刘备消息,如何不喜!看对面之人也是要投刘备,心中不免有些亲切,对自己刚才的出手也有了一丝歉意,对裴行说道:“在下赵云赵子龙,也是要投刘皇叔,今日之事,是云莽撞了。”裴行忙道:“原来是赵将军,久仰久仰,还请将军山上一叙。”

赵云翻身下马,自有亲兵上前,接过银枪。赵云对亲兵使了个眼色,那亲兵当下会意,自与其他人一起照看马匹,却并不完全放松。赵云只着佩剑,来到裴行面前。裴行心中暗叹,都说赵云谨慎,果不其然。不过自己就是再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暗算赵云。翻遍三国历史,关羽、张飞、吕布、典韦之强都曾被小人暗算,唯独暗算赵云的却没有好下场,自己就不要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了。

来到山寨,于聚义堂中设宴,裴行将山寨情况向赵云介绍了一下。闻得裴行乃黄巾将领,赵云不由脸色一暗。三国期间,许多文臣武将对黄巾都是深恶痛绝,认为其是祸乱天下的根源,当年东汉名将皇甫嵩更曾经坑杀投降黄巾数万,赵云对黄巾也并没什么好感。裴行暗叹一声,对赵云解释道:“参加黄巾,不仅是为了保自己性命,更是为了保故乡百姓。当年黄巾势大,官府腐败,民不聊生,不得已而为之。若朝廷中人都如刘皇叔一样爱护百姓,相信黄巾之乱根本就不会发生。”赵云闻听,也点头称是。裴行心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拍你偶像马屁,你果然高兴。”

二人谈的兴起,裴光进来喜道:“老大,周当家回来了。”裴行心中一喜,对赵云说道:“我那周大哥回来了,待我前去迎接一下。”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