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29章 巨额赎金

海盗审问水师官兵这种事,作为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奸商,陈新元当然不能自己出面了,目前他还没杀官造反,就算是当海盗的后台,也仅仅是幕后老板罢了。试想一下,一个幕后老板走到前台了,还能叫幕后老板吗?

得胜回航的海盗船就停在香港东南蒲台岛上,这是一座只有3.69平方公里的小岛,这里本来就没有居民居住,原本也是广东海盗盘踞的小岛,从明末的刘香一直到清朝的郑一嫂,都以这一片群岛为基地活动。后来郑一嫂受朝廷招安之后,清军组织了多次围剿,都未能清理干净南海的海盗。

英国人占领了香港之后,香港岛附近的海盗销声匿迹。但英国人也只能铲除香港附近的海盗,再远一点的,譬如说纳土纳群岛等地的海盗,英国人也无能为力。

蒲台岛的海盗被英军消灭之后,这里就成为一座无人岛,岛上原本的主人残留下来的军营山寨,经过黄德美他们一番修缮,成为他们的居所。

既然是海盗头出面,苏三娘等人就不便穿上英军军服,几个人都换上了平日里穿的武打服装。苏三娘穿上一套红色女侠装,披着黑色披风,罗大纲换上一套黑色劲装,脑后的辫子早就剪掉了,还剃了个大光头,看起来就像黑社会打手。

蒲台岛距离博寮洲岛不远,经过一个时辰的航行,苏三娘和罗大纲到了蒲台岛。

“呸!逆贼!要杀便杀!老夫生为清臣,死亦为清鬼!”刚见到洪名香,这个大清总兵官虽然躺在担架上,却正气凛然的呼喝起来,大有一股大清忠烈的风范。

“洪大人,你可知道老娘是谁?”苏三娘冷笑道。

洪名香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这位红衣女子,只见她大约二十岁上下,腰间挂着宝剑,插着手枪,一身劲装令她更加英姿飒爽。洪名香认不出来,只是冷哼一声:“不过一介女贼罢了,老夫无须知晓!”

“洪大人,你真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告诉你吧,我叫苏三娘!”苏三娘吃吃笑着道。

“苏三娘?”洪名香愣住了。他仔细看着苏三娘,可是怎么看都和通缉令上的不一样啊,眼前这个俏丽的女贼,就是大名鼎鼎的通缉犯苏三娘?

早在两年前,苏三娘为夫报仇,杀死了有官府庇护的仇家之后,清廷便发出苏三娘的通缉令了,洪名香自然是看过通缉令的,通缉令上的苏三娘长得青面獠牙,活脱脱就是一个母夜叉的形象。就凭着那样的通缉令,能抓住人才怪了。

“你,你,你就是朝廷重犯苏三娘?”洪名香瞪大眼睛,“既然老夫落在你手里,也没打算活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老夫生是大清的臣,死是大清的鬼!”

“哈哈哈!洪大人,谁说本姑娘要杀你的?告诉你吧,本姑娘既然从广西来到这里做了水匪,不就是为了发财吗?广东一带,洋船商船众多,来这里比广西好赚钱多了,只是你们南澳岛水师挡住了我们的财路啊。既然你今天落入本姑娘手里,本姑娘仁心宅厚,宽容大量,不忍杀戮,所以也不杀你,只要你们家人给了我们赎金,便放你们回去。”苏三娘大笑道。

“呸!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水匪!朝廷不会放过你们的!老夫不要你宽容大量!赶快一刀给老夫来个痛快的!”洪名香仍然在大呼小叫。

虽然洪名香十分硬气,但他的家人早已收到了被放回去的一名清兵送到他家里的信。

“老爷啊!您不能撒手丢下我们不管啊!”洪名香大夫人哭成泪人。

一家大小哭声一片,几个小妾也在抹着眼泪,但她们心里暗暗盘想着:最好海匪撕票,那老头子一死,我们带着金银珠宝也好改嫁了。

海匪可是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三万两银子的赎金!三万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哪怕是知府大人家里要拿出那么多现银,恐怕也不是一件易事,更何况,总兵虽然品级比知府高,但事实上没有知府有钱。

虽说三年清政府,十万雪花银,可是说实话,这十万两银子,知府大人一个人是根本吞不下去的,他需要上下打点,进入口袋的银子至少有一半以上是要转手出去,孝敬上官。至于剩下的银子,没有人会把那么多银子放在家里什么都不干,一般的官员贪污所得银子,都是购置田地,或者是给人放高利贷,或是换成珠宝玉石,或是盖花园,家里能一下拿得出三万两银子的,只有那些三品以上的文官才可能一下拿得出。

“夫人,三万两白银,我们怎么拿的出来?还不如让人禀报朝廷,让朝廷派兵来救老爷吧。”一名小妾说道。

这些小妾有的是丫鬟升级的,也有的是洪名香在广州的时候,去什么醉花楼、群芳楼之类的地方买来的,这些人当然不会像正室夫人那样讲一个贞洁,她们早就巴不得老头子早点蹬腿,她们也好找个年轻的小白脸嫁了。

“不行!”夫人哭哭啼啼道,“禀报了朝廷,老爷就没命了!海匪会撕票的!”

“可是三万两银子,我们怎么出得起啊?”

那正室夫人突然坐稳了:“三万两银子,我们给!”

“五日之内,三万两银子,我们去哪里凑啊?”一名小妾挤出几滴眼泪。

“凑!家里还有一万多两现银,再让福贵把漳州的一百亩地卖了。”夫人擦干了眼泪,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也不够啊?难道要卖房子不成?卖了房子也不够啊。”

“我们姐妹们几个不是有首饰珠宝吗?都拿出来卖了!那就够赎回老爷了!”夫人止住哭,义无反顾的下定了决心。

“啊!”大堂内顿时哭声一片,这一下那些小妾们是真的哭了,可以保证,是真心的,发自内心的哭……

与此同时,每一名被抓走的清军官兵家里都是哭声一片,黄德美开出了从一千两银子到一万两银子不等的赎金,要那些清军官兵家里出钱。一般的绿营小兵,就是一千两银子,什长两千两,把总五千两,千总,好像这次没抓走千总。抓住了一个守备大人,黄德美开出了一万两银子的价格。

每家每户都在凑钱,当然也有例外的,有的兵没有父母妻儿,只剩下兄弟几个。大部分的手足兄弟看到自己的哥哥或者弟弟被人抓走了,都巴不得海匪赶快撕票呢,这样自己也好趁机侵吞了兄弟的家产,谁还会傻乎乎的凑钱把人赎回来。

五天很快就过去了,根据约定的时间地点,一艘装满银子的同安梭船驶出南澳岛,抵达南澳岛以西五十里外海域。

黄德美早就带人在那里等候了,一手收钱一手放人,被俘的清军官兵都被关押在一艘大福船上。

“怎么有人没有那赎金?”黄德美仔细检查了那些装满银子的箱子,每一口箱子上面都有写着人名,但有二十三名清兵没有人交赎金。

“好汉爷,那些兄弟是家里没有父母妻儿,没人给他们出赎金,还望好汉爷高抬贵手,放兄弟们回家。”前来交接的清兵哭丧着脸央求道。

“没交赎金的,我们就带走了!”黄德美冷笑一声。

那些没有人出钱赎回的俘虏,带回去还是有用的,陈新元当然不会招降这些废物,但这些废物可以废物利用,关押一段时间后送去当苦力,那是变废为宝。

黄德美整整带回了十六万两银子,除了一半上交给陈新元之外,其余的银子经过陈新元的允许,黄德美自己留了下来,充当海盗发展基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