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30章 华夏军

洪名香是躺在担架上被人抬回去的,当时他被俘的时候,一颗子弹击中他膝盖,一颗子弹击中他手腕。那些海盗又不懂得处理伤口,苏三娘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发烧了,只是强撑着病体怒斥海匪。

听说洪名香的病情,陈新元派了杨云娇去给他治病。杨云娇跟了陈新元四个月,也学会了一点治疗手段。见到洪名香,杨云娇给他动了简单的手术,把子弹取出来,可是洪名香的膝盖骨已经全部粉碎,尽管做了处理,但估计一条腿已经彻底废了。

黄德美把银子搬上自己的船,随后把关押清军俘虏的大福船丢给清兵,自己驾船走了。

清军登上大福船,把洪名香抬了出来。

“你!你这个败家娘们!三万两银子啊!干嘛要花这个银子?你们应该让我为国尽忠的!钱花了是小事,老夫一生英明尽毁啊!”刚刚被人抬回到家里,听说了这件事的洪名香单脚跳的冲过去甩了夫人一记耳光,接着又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皇上啊!微臣对不起您啊!微臣剿贼不利,反被贼生擒,又不能为朝廷尽忠,微臣愧对皇上啊!”想到打了一辈子的大雁,却被雁啄瞎了眼,洪名香哭得昏死过去。

夫人跪在洪名香边上,掐了一下人中,看到丈夫苏醒过来,她安慰道:“老爷,您能回来就好了。”

“妇道人家,你懂个屁!这奏折,让老夫怎么写?”洪名香咆哮起来。

呃,其他的人被俘了,又赎了回来还没事,他们不用写奏折。可是一个堂堂总兵,被海盗俘虏了,家里人出钱给赎回,这奏折送到京城去,不把道光老头子气半死才怪。

“罢了罢了!改写的还得写。”洪名香坐在书房里,提笔写下奏折。

就在此时,师爷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写好的奏折:“老爷,请您过目。”

洪名香拿起来一看,差点气炸了肺,只见师爷写的奏折上面如此说:

道光二十五年四月初二,海匪犯南澳岛,贼人势众,有西夷战舰二十余艘,最大者有如广州镇海楼,长三十丈,高五层,可载西洋火炮八十余门。贼船列阵海上,发炮拒击。我军虽英勇抗击,拼死杀敌,吾亲率将士冒矢石率众登船死战,毙敌三千,然敌众我寡,终不能敌,我军水师将士牺牲三百余人,损失战船三十余艘。贼人为我军壮勇所震撼,遂狼狈逃窜。

“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洪名香把奏折揉成一团,丢在师爷脸上,“老夫被俘,将士们被俘,赎金的事怎么说?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岂不是欺君之罪?”

“老爷息怒!”师爷连忙拱手道,“学生和将士们都说好了,上报水师提督的战报也是这样写,至于赎金一事,没有人会去说的。老爷若是不这样写,恐怕得罪的人太多,皇上一怒之下,福建多少人要受到牵连。老爷,从大局考虑,就这样写吧。”

洪名香无奈的软瘫在椅子上,长叹一声:“好吧,就依你的。”

数百里外的博寮洲岛,华夏军陆军第一师第一团正在紧张的训练,已经训练两个月了,每天除了队列训练,还有体能训练,射击训练和拼刺训练。

战士们在这里,伙食还是不错的,当年的中国人一日两餐,他们是一日三餐,早餐是包子油条豆浆,有时候是稀饭馒头咸菜,还有咸鸭蛋;午餐有肉有菜有豆腐有汤,米饭管饱;晚餐有腌鱼咸肉,稀饭馒头管饱。

不过训练十分苛刻,两名英国教官要求十分严厉,完不成要求的,或者是射击训练最后几名的,拼刺输掉的,都不许吃饭,不但不许吃饭,还要绕操场跑步。

罗大纲的黑社会教育法对付那些人渣小混混还是十分有效,本来自由散漫流里流气的小马仔,都变得老老实实的,就连罗大纲本人,现在看起来也有了几分军人气质,军装穿在身上还真有点像军官的样子。

“射击!”杰登拔出指挥刀,向前方的靶子一指。

一百名从队伍中精心挑选出的轻步兵端起步枪,瞄准150米外的靶子扣动扳机。

“砰砰砰”枪口喷出一道道火舌,弹无虚发,所有的子弹都打在150米外的靶子上,有许多人的成绩都是十环。没办法啊,打九环才算合格,打了八环的,都没饭吃。

但轻步兵的待遇可是比普通步兵高得多了,能加入轻步兵,是战士们的荣誉,一千多人只有一百个名额,每个人都抢破了头要进去。今天多饿几顿又算什么,等到训练出来,轻步兵可以拿比一般人高三倍的军饷。

距离博寮洲岛十多里外的蒲台岛上,黄德美和他的海盗们心情激动的数着银子。

“老大,我们这一趟买卖,就赚了十六万多两银子啊!虽然给了公子八万两,但我们自己还有八万两银子呢!我们两百多兄弟分,一个人也能拿到三百多两银子。有了这些银子,虽然我们去不了广东,但是马尼拉,新加坡,巴达维亚,还有曼谷,最好的地方都能去玩了!多漂亮的姑娘都能叫得起。”一名不久前才成为海盗的小刀会成员说道。

这名小海盗也剪掉了辫子,剃了个大光头。

“啪”黄德美一个爆栗子打在小海盗光溜溜的后脑勺上:“你就只知道吃喝赌嫖!没出息!你看看他们陆军现在发展成什么样了?我们虽然是海盗,但我们也是华夏军水师!按公子的说法,我们是未来的海军!海军知道吗?要船的!就我们现在这几条破船,连英国佬的一艘五级舰都打不过!这八万两银子,可不能乱花,要买船!至少要买几条三级舰,那才对得起华夏军海军这个称号嘛。”

“买船?”一名老海盗笑了,“老大,买船可没那么简单啊,您知道英国佬的一条三级舰要多少银子吗?要二十万英镑!相当于七十万两白银!”

“嘶”七十万两白银这个天文数字,把黄德美吓坏了,这得绑多少票,才能买得起一艘三级舰啊。

“老大,算了吧,现在公子还没承认我们是正式的海军,我们是自由发展的,还是先当海盗过一段时间瘾吧,等以后钱多了再说。”另外一名小海盗说道。

黄德美摇了摇头道:“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一点点的积累资金,我们要想办法赚更多的钱,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正式成为海军!”

陈新元回到香港岛上,他的鑫源堂药房已经开业了。机器设备从英国运过来之后,陈新元已经不需要再进行高强度的手工劳动,只要把药材交给自己最信任的郭桐羽,由他来指挥工人操作即可。

药厂就暂时设在鑫源堂药房的后面,步入院子内,蒸汽机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烧制玻璃的燃着熊熊烈火,玻璃原料被送进炉子内,由蒸汽机带动的吹玻璃瓶机器飞快的工作,一个个火红的玻璃瓶被送出来,等到冷却之后,就是药瓶子。蒸汽机还带动切割机工作,一个个用来盖住玻璃瓶的软木塞被生产出来,蒸汽机带动的流水线走动,软木塞被送到工人手中,接着工人把装满药品的玻璃瓶盖好封死。

郭桐羽拿着笔记本,对着笔记本上的数据,向陈新元介绍我说:“我们的药厂一天可以生产鱼腥草注射液一百五十盒,小柴胡注射液两百盒,黄连素药片三百盒,黄连素注射液一百五十盒,硝酸甘油片十盒,盐酸吗啡五十盒,抗病毒冲剂三百盒……”

“不错了,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再半年时间,我们还能再开五家分店。”陈新元翻着收入的账本满意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