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31章 夺岛之战

香港总督府内,港督约翰·弗朗西斯·戴维斯男爵正在同慧眼识明珠,挖掘出陈新元这个人才的路易·特里戈修士交谈。

“尊敬的戴维斯爵士,难道就真的让陈新元去打大屿山?我们听任他组建海盗,袭击清国水师,这事若是让清国知道,恐怕又要挑起一场战争,只不过这件事还好瞒得住清国,就说是海盗干的。若是打下大屿山,恐怕清国那边没那么好欺骗,一旦清国得知我们在背后支持,难免又要发生一场战争。”特里戈对攻打大屿山这件事表现出自己的担心。

戴维斯冷哼一声:“这大屿山的大鹏右营卡在珠江口,就像是一根鱼刺卡住我们的咽喉!进出珠江口的中国鸦片船,都要被他们敲诈勒索。虽然不是敲诈勒索到我们头上,可是中国鸦片商的利益受损了,他们就压低我们的价格,最终受损的还是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羊毛出在羊身上,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打下大屿山之后,后面的事情还很麻烦,清国肯定会派兵攻打大屿山,到那个时候,我们是否出手相救?若是不救,那岂不是白打了?若是救了,又是牵涉到两国之间的战争。我们英国人来东方,是为了做生意的,不是为了战争。”

“没有什么麻烦的,清国军队不堪一击,就凭借陈的那些人,守住一个大屿山完全不成问题。正因为我们是做生意的,跑大老远的打一仗没好处。而现在有人愿意帮我们打仗,何不好好利用这颗棋子?”

特里戈摇了摇头:“陈他应该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而不是我们利用的棋子。”

“不错,陈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所以打下大屿山之后,我会安排他去欧洲走一圈的。而他手下那些人能不能守住大屿山,那就看他们运气了。至于他手下的人是死还是活,根本就不关我们大英帝国的事。而且按照女王陛下的意思,大清国太庞大了,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对我们打开市场,想要打开这个庞大的市场,还需要一场战争。所以我们也需要一个人来打乱他们的经济体系,让整个中国变成我们的市场。”戴维斯男爵冷笑道。

转眼到了十月,经过四个月的训练,陈新元的华夏军已经具备有相当的战斗力了,和英军法军相比当然不是对手,但是拉出去虐清军,还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博寮洲岛,一艘排水量2200吨级的三手武装商船停泊在海面上,这艘船是陈新元和黄德美各出资一半购买的,这艘船原本是1800年拿破仑时期建造的武装商船,1805年的特拉法加海战之后,法国海军几乎全军覆没,英国人在海上拦截法国商船,这艘船就被英国人所俘获,变成了英国人的战利品。

陈新元想要购买武装商船,英国人就把这艘已经用了四十多年的二手商船以两万英镑的价格卖给陈新元。

急于发展实力的黄德美也想要这艘船,于是两人一人出了一半钱,买下这艘大船。

这艘武装商船被命名为黑珍珠号,整艘船的外表都被漆成黑色,连船帆也用黑色颜料染黑,变成活脱脱的一艘海盗船。

黑珍珠号,长62.2米,宽13.6米,型深6.85米,排水量2200吨,航速13节,装备有28门24磅和10门12磅火炮,船员400人。

黄德美前一阵子还跑了一趟新加坡,招募了一批失业水手,这样他的海盗队伍已经扩大到拥有一艘西式大船和三艘中式快船,在回航的时候,还顺手牵羊打劫了一艘西班牙商船,那艘580吨级的西班牙商船也成为他的战利品,被命名为琉球号。

琉球号装备了12门24磅炮和12门18磅炮,火力也不弱。

两艘西式武装商船无法靠上码头,停在外海,三艘快船停泊在码头上。

陈新元简单的一番讲话之后,华夏军第一师第一团一千多名步兵登上船。他自己没有参与这场战役,因为他现在还不能走到台面上来。陈新元目送着五艘船离去,随后他自己乘坐一艘小船回了香港岛。

大屿山,清军大鹏右营驻扎在这座岛上。从字面数据上来看,大鹏右营驻扎兵482人,共有大小火炮68门,从字面数据来看似乎很强大,可是那68门火炮,又有谁能知道有几门可以打得响?这些炮大小不一,口径也不一样,从六千斤的天佑助威大将军到只有几十斤的虎蹲炮都有,唯一相同的一点是,这些炮都是偷工减料之作。

至于驻扎的482名官兵,实际上才两百多人,其他的都是字面上的数据。

别看这些兵都只是普通的绿营兵,他们每个都是土财主级别的人物,依靠敲诈索贿,每个人都赚得脑满肥肠,废话,想要来大鹏右营当兵,没有花个上千两银子的孝敬,能进得来?既然花钱了,就得想办法捞回来。

本来一支军队应该保家卫国,缉拿鸦片是他们的本分,可是清军却是靠着鸦片船发财,如果说没有这些兵,鸦片也不可能进入中国。

大鹏右营的兵,很多也是双枪兵,一手鸟枪,一手烟枪。

1845年10月6日,两名清兵懒懒散散的站在东涌炮台上,不时拿起望远镜看一下珠江口。东涌炮台可以说是位置绝佳,只要有鸦片船从东面进入珠江口,都能看得到。当然了,如果是从珠江口西面进来,那就不是大鹏右营管辖范围,那里属于香山协左、右营的地盘,那边的兄弟自然会去赚这笔钱,大鹏右营大老远的跑过去断别人财路也说不过去。

大屿山岛上的清军除了有鸦片船过来的时候出去收些银子,其他时间是既不训练也不巡逻,除了赌博喝酒,就是抽大烟。

“快看,有船来了!”一名清兵突然大喊一声。

另外一名清兵拿起单筒望远镜,顺着第一名清兵手指的方向,向海面上望去,只见海面上出现两艘大船,正在向大屿山岛驶来。

“是鸦片船?赶快敲钟!让弟兄们起来干活了!又有银子收了。”

“不对,不像鸦片船,是洋人巨舰!”

听说可能是洋人巨舰,两名清军吓得脸色一下就白了。

“洋人巨舰来我们这里干嘛?他们好像要登陆!快敲钟!”

“别敲了,一敲钟,弟兄们都以为鸦片船来了,都兴冲冲的登船,到时候被洋人一炮端了,我们也说不过去。”

“那怎么办?”

“赶快下去禀报,就说洋人来登陆了!”

两名清兵连滚带爬,气喘吁吁的跑下炮台,冲入兵营内,大呼小叫:“弟兄们,快逃命啊!洋人巨舰登陆来了!”

兵营内的清兵,有的正在赌博,有的躺在床上抽鸦片,有的正在划拳喝酒,还有的正在睡懒觉。

“滚滚滚!老子正输钱了,别来打搅老子!”一名满脸胡子的老兵不耐烦的说道,这名老兵年龄太大了,耳朵有点背,没听清楚说什么。今天他的手气很差,不是给别人点炮,就是被别人自摸,一个月赚来的钱都已经输出去了。

这种上了年纪连耳朵都背了的老兵,是世兵制的老兵,父亲死了儿子当兵,可以当一辈子的兵,除非自己不想当了,提前传给儿子。

这名老兵正骂骂咧咧的,却见到对面赢了钱的人一下跳起来,连满桌的银子铜板都来不及拿,便冲出门外。

“又来鸦片船了?想发财也不至于这样吧?赢的钱都不拿了?”耳背的老兵满头雾水,不过既然看到别人赢了钱都不要了,于是他笑眯眯的把满桌银子铜板扫入自己怀中。

“张伯,快跑吧!洋人来了!”一名清兵凑到老兵的耳边大声喊道。

“洋人来了?大鸦片船来了?发大财了啊!”耳背老兵没听清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