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39章 珠江口海战(上)

珠江口海面上,晴空万里,碧波荡漾。

海水卷起一层层浪花,洁白的海鸥迎着晨风在蔚蓝的天空中自由翱翔,无忧无虑,它们根本就不懂得,这里的宁静即将被打破。

远处那海天一线处的珠江口内,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船队。远远望去,海天一线处出现了一根根高大的桅杆,那是来袭的清军水师船队。

大屿山西面的海面上,一艘渔船正停泊在海面上,船帆落下,没有动力的渔船随波飘荡,船上几名古铜色皮肤的汉子正围着炉子,烤着刚刚钓上来的几条黑鲷鱼。

“加点孜然,香料,胡椒粉,辣椒粉,抹上一层油,再撒点盐,这味道果然不一样了。”王永龙用手撕下一块鱼肉放在嘴里,赞口不绝道。

边上的李进忠把用木头叉子叉住的一条鱼放在嘴边啃着,正吃的满嘴流油,听了王永龙的话,他笑道:“要不是跟了黄老大,我们吃鱼早就吃腻了,哪来的那么多好香料?打完这一战,立功的还有银子拿呢。”

王永龙和李进忠本来都是珠江口老实巴交的渔民,被当地渔霸和官府盘剥得惨了,后来他们就加入天地会。

这次听说苏三娘和黄德美举义旗,于是他们杀死了长期欺压他们的渔霸,驾着渔船,投奔了黄德美,加入了华夏军海军,其实就是海盗。

今天他们的渔船在珠江口放哨,盯住清军动静。

“看北面!有船来了,肯定是清狗的!”王永龙突然丢下烤鱼,大喊了一声。

“还不赶快发出信号!”李进忠喊道。

王永龙从怀里取出一支火箭,点燃了火箭,松开手,“嗖”火箭腾空而起,在空中炸开,一朵绚丽的烟花猛然绽放开来。

“清狗来了!”游弋在数里之外的一艘快蟹看到信号,船上一名海盗连忙拉下绳子,船钟发出“当当当”的报警声。

一时间,停泊在附近海面上的大小战船警钟齐鸣。黑珍珠号上,甲板上下,水兵们忙碌起来,站在外面甲板上的炮手们纷纷跑下楼梯,进入炮甲板就位,在下层船舱内的水手们急匆匆的爬上甲板,准备升帆。

各大小战船拔锚升帆,向北行驶。

旗舰黑珍珠号的舵楼上,黄德美站在高处,手里拿着单筒望远镜,他的身边站着黑珍珠号舰长张冠一。

张冠一可是老海盗了,他今年四十二岁,饱经风霜的脸上刻着坚毅。张冠一的祖祖辈辈都是郑成功残部红旗帮成员,曾被清廷称为疍家贼的海盗。后来郑一嫂和张保仔接受了朝廷招安,但有不少海盗不愿意受招安,继续留在海上当海盗,张冠一的父亲便是其中一员。父亲去世后,张冠一就成为一股两百多人的海盗头领。

后来张冠一接受了黄德美的招降,加入华夏军,经验最丰富的他成为黑珍珠号舰长。

张冠一放下望远镜,转头对黄德美说道:“大帅,看样子,清狗是准备摆出五点梅花阵来对付我们了,他们小船在前面,其中还有一批纵火船,外围是肉搏兵的小舢板;清狗大船在后面压阵,以炮火掩护小船。”

“张将军,要如何破解清狗阵型?”海战水平只有半吊子的黄德美问道。

张冠一冷笑一声:“五点梅花阵,可是当年老延平王爷玩剩下的!老延平王爷去世后,小延平王爷对付不了施琅狗贼,那施老狗也用了五点梅花阵。不过两百多年过去了,这五点梅花阵早已落伍,当今西夷人海战,都是一字长蛇阵。”

“一字长蛇阵,是可以发挥每艘船的舷侧火力,但我们大船太少。”

“我们有三条西式战舰,五条蜈蚣快船,足够摆一字长蛇阵了,至于大福船和赶缯船,航速太慢,赶不上西式战舰和蜈蚣快船,就让他们配合小船行动。小船主要用来对付清狗的纵火船和小船。”

“好,这场海战就你来指挥!”黄德美点点头。

张冠一拿起望远镜,只见清军的阵型变化,前面的小船和纵火船仍然是摆出五点梅花阵,以纵火船放在中间,外围四条小船;后面的清军大船却是两路分开,摆出了一个倒八字形的阵型,好似螃蟹的两只大钳张开,要对自己形成钳形攻势。

双方距离还有五里左右,海面上响起隆隆炮声,只见清军大船队中火光腾起,大型战船喷出一团团白烟。

“清狗怎么那么远就开炮了?”黄德美问道。

张冠一冷笑一声:“哼!清狗开炮,无非为了壮胆!只要我们沉住气,靠近了,我们一开炮,清狗就会泄气。那么远开炮根本没用,要到一里之内,火炮才有准头。”

“好!”黄德美转身,让旗号兵向各舰发出旗语信号:“不得随意开火,继续接近,听候命令!”

清军船队远远射来的炮弹不断落在华夏军舰队前方二三里之外的海中,腾起一道道冲天水柱,看起来密集的炮弹,连华夏军一根毫毛都没伤到。

“大帅,让所有小船,以四艘一组,排成横列阵,去迎击清狗小船和纵火船。”陈冠一对黄德美说道。

“好!”黄德美让旗号兵向各船发出旗语。他对自己的小船队也很有信心,那些小船上面都配备了手雷,虽然威力巨大的炸药手雷数量不足,没办法给小船配备,但使用火棉火药的手雷,也足够清军小船受的。另外,他的小船上还有弓箭、鸟铳和少量洋枪,有些小船上还有抬枪和土炮。

黄德美根据陈新元的提议,让人对抬枪也进行了改装,加了一副两脚架,这样抬枪就不需要两个人抬着使用,只需要一人趴在船甲板上,即可架起抬枪射击。

清军旗舰甘米力治号护卫舰,这是一艘1086吨级,装备了34门火炮的西式战舰,是林则徐当年从美国人手里购买的西式战舰,可惜这艘船买过来之后,就被当成训练舰使用,用来训练清军水师小船攻打大船的战术。在鸦片战争中,这艘军舰一炮未发,就被英军战列舰击沉在珠江,后来又打捞起来当成训练舰。

另外林则徐还购买了一艘蒸汽炮舰,仿制了两艘五级巡航舰。

早在鸦片战争前,林则徐就提出要大量购买西式战舰,不仅要买,还要自己仿制,结果遭到朝廷上下一致反对,最终林则徐只买了两艘船,仿制两艘。

如今为了对付海寇,清军把这些老家底都搬出来了。

站在甘米力治号上的广东提督张青云看到前面出现的海盗船队,他转头对水师提督赖恩爵说道:“赖大人,贼人船队来了,他们有三条西夷战舰。”

“张大人不必担心,且看我大清水师如何破敌!”赖恩爵说了句,随后便转头,让人传令下去,各船队奋勇杀贼,发起进攻。

清军的大船又发起第二轮炮击,一排排炮弹落在水中,腾起冲天水柱,距离对面船队最近的炮弹,是落在一艘小渔船边上两百米外的海中。

“清狗那么远就开炮了?”小渔船上的王永龙说道。

李进忠冷笑:“那么远能打的着?我们不管清狗的大船,一会儿向小船杀去。”

这艘小渔船两边,还并排行驶着三艘同样的小渔船,这些加入天地会的渔民此时都变成了战士,尽管没有经过多少专业化训练,但可以说,对面的清军水师并不比他们强。

“海匪小船上来了!他们的目标是我们的纵火船!赶快开炮,驱散他们!”一艘赶缯船上的清军管带大喊道。

数条大福船、赶缯船喷出火舌,炮声轰鸣,弥漫的硝烟袅绕腾起,看起来十分热闹,可是这些土炮的射程和精度都实在感人,上百发炮弹过去,无一命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