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逐鹿中原

第一章 战国群雄

战国时起 ,天下群雄并起,各地烽烟不断。周天子虽为天下共主,但号令不出洛阳百里,连山中小儿拿着令牌也当儿戏。

此时,西方强秦崛起,时刻有东出函谷关,顺黄河而下,进入中原之地,与齐燕楚韩赵魏东方六国一较高下,进而实现其气吞山河,一统天下之志。

东方六国,此时却正忙于争霸中原的霸主之位。齐国与魏国,为了争夺霸主之位,于齐地马陵进行大战,最终齐国在著名军事家孙膑的统率之下,一举将魏国大将庞涓所统率的十万精兵,全歼于马陵之地,大将庞涓战死,魏军精锐尽失,魏国元气大伤。

魏王得知魏军战败,不得不被迫向齐国使者提出求和,齐国使臣田霸挟胜利之威,向魏国提出割让48座城池无理要求,并威胁,如齐国要求得不到满足,齐王将亲率大军西进,将于十日后与魏王会猎于魏都大梁。

魏王及魏国的文武大臣现在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昨天威震天下,八方来朝的魏国,现在竟然在马陵战败,连他们一向轻视的齐国,现在却又再一次的成为了当今的霸主。

魏国都城大梁,魏王宫。

一场不压于齐魏马陵大战的战争在魏王宫里拉开了战幕。

“田大人,你狮子口大开要我48座城池,你难道也认为我们魏国果真是一败涂地么?我告诉你,现在魏国虽然新败,但是,你们齐军难道在马陵之战中就一点没有受到损失么?”魏国臣相李欢拖着老迈的双腿,他声嘶力歇地说道。

“丞相大人,你相明白,现在战败的人魏国,而不是齐国,你们更要知道,发起这场战争的人也是你们魏国而不是我们齐国,你们想想,现在如果战败的齐国,你们可能就绝不只是要48座城池了,他们可能现在想要的却是整个齐国!”齐国使臣田霸说道。

实话,这是天大的实话,魏国之所以胆敢向昔日的霸主齐国发起挑战,这就主要是看中了齐国的国土,魏国身处中原,是一个四方兵家必躲之地。西方有韩国和秦国,北方有赵国,南方有楚国,东方有齐国,这么多年来,魏国一直在养兵蓄锐,好不容易积赞了些家当,再加上魏王得到大将庞涓,在庞涓的一战鼓动下,魏王也动了与齐国一争天下的念头。在庞涓看来,只要与齐国一战而拿来,那么,魏国不但可以占领东方齐国的大遍土地,而且,他还将一战而让南面的楚国、北面的赵国和西边的韩国逞服,从而一战而定天下。

但现在,失败的却是魏国。

“田大人,那你回去告诉你们齐王吧,48座城池,我们绝难接受,10座城池,我们尚可考虑,如果你们大王不答应,那就让他带兵来大梁吧,我到要看看,是你们大王带的兵厉害,还是我们十万抱着城在人在,城毁人亡的大梁人厉害!”一直没有说话的魏国信陵君魏无忌这个时候终于说话了。

“信陵君魏大人,我知道你交游甚广,门生故吏遍天下,但是,你要知道,现在魏国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你们的精锐也全失,现在大梁也是一座空中,你们拿什么来保卫大梁?况且,魏国大将庞涓也在马陵战死,现在魏国谁人能任大将,谁又是齐国孙膑军师的对手?”齐田使者田霸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叛徒和残废之人,天下也只有没有人才的齐国人会拿他当个宝,如当初不是我家庞将军宅心仁厚,看在昔日同窗的份上放他一条生路,他现在早也成地府的坐上宾,又岂能在齐国指手划脚?象这种恩将仇报的小心,如是他胆敢到魏都大来,就连三岁小孩也必啖他的肉。”魏国信陵群魏无忌大声说道。

“信陵君,我敬佩你是一魏国德高望重的人物,我希望你看清楚现在的局势,千万别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要知道,齐王和孙军师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如果超出了他们的限度,那么,数十万齐军,将可能提前西进,也未可知。”齐国使臣田霸说道。

“来吧,反正迟早都要来,我也告诉你吧,我已经向楚国春申君、赵国平原君、我姐夫韩国韩王提出了请求协助的请求,我相信,他们将在数日内会派出援军,象当年我们联手对付秦军一样,将与齐军会师于大梁城下,到时鹿死谁手可还不一定!”魏信陵君魏无忌说道。

“哈哈哈,信陵群魏大人,你可能忘记了,我们齐国孟尝君也不是吃素的,他与楚国的春申君、赵国的平原君,他们也是老相识,我们春申君同样也去信楚国春申群、赵国平原群,他们约定,三国共同出兵魏国,到时,三国联军共同来大梁,到时,他们要提出分城几座,恐怕这就不是我所能决定的啦。”齐国使臣田霸霸道地说道。

“放肆!一个小小的齐国使臣,竟然胆敢在本王面前口出狂言!给我拉出去,斩了,我倒要看看,齐王他有什么本事来攻我大梁!”一直没有说话的魏王,现在终于拍案而起,他不愧是一代霸王,魏国虽新败,但气霸主的气势仍在。

宫外,数名武士急速而进,他们将齐国使臣反手一绑,急速地向外拖。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魏王,难道你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你杀了我田霸,我家大王一定会血洗大梁为我报仇的!”齐国使臣田霸一副有持无恐地说道。

“大王,田霸,乃一小卒耳,我们现在要面对的是齐国,就算是斩了他们一个区区来使,对整个大局却无甚么益处。以臣之见,不如打他三十大板,驱逐出魏国,他有苦,就让他去向齐王诉说吧。”魏国信陵君魏无忌说道。

“大王,两国交兵,向来不斩来使,我们不能因为这个猖狂小人而坏了规矩,如是国为斩了一个区区田霸而让天下人耻笑我们魏国,那将是得不偿失。依臣之见,信陵君的建议甚好,我们就打他三十大板,让他见识见识我们魏国人的威风!”魏国丞相李欢说道。

“大王,请饶齐使一命!”魏国文武大臣一起垦请道。

“各位爱卿,本王这次就不与他记较,如下次再犯,定斩不饶,这次就打他三十大板,给我们狠狠的打!不教训这等狂人,难道本王心头之恨!另外,你们也看见了,庞涓新败,魏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你们一定要尽最大努力的想办法,来帮助魏国渡过这次危机,除了割让48座城池外,他们要什么奇珍异宝,要钱要物,只要我们可以提供,我们均可答应!”魏王说道。

“大王,以臣之前,我们现在并未到山穷水尽之境地,只要魏国人团结一致,凭我们现在的地利之利,再加上人和,我们还能与齐国一战,我就不相信,齐王果真胆敢以疲惫之师来犯我大梁?”魏国车骑将军吴起说道。

“吴将军,如是现在本王给你五万新兵,你最短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将他们训练得可以上战场?”魏王急切地问道。

“十五天,我最少需要十五天!”车骑将军吴起说道。

“不行,现在情况情急,我最多只能给你十天!”魏王说道。

“大王,五万新兵,就算是十天训练后可以用,这也只能解一时之急。我肯求大王立即修书一封,让我日夜兼程,亲临韩国,向韩王借兵精兵数数万,以协助我们守卫大梁,只要我们能坚守大梁一个月,再加上我们各地的勤王之师,不断袭击齐军的运输线,我相信,不出两个月,齐军必然会退军!”信陵君魏无忌说道。

“大王,信陵君建议可行,请采纳!同时,我建议,立即召集楚国和赵国使臣,告诉他们我们将归还魏楚战争中占领的楚地十城给楚国,请求他们出兵,共同联手抗齐。因为,如国齐国一旦迫使我们魏国逞服后,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将会非燕即楚,我想,楚国人不会不明白。”魏国丞相李欢说道。

“好主意,立即去办,我们多手准备,我就不信,我堂堂魏国,竟然还会非要向齐国屈服?”魏王说道。

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