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53章 铁丝网沟壑

榴霰弹是发射出炮口之后一百步外,才会爆开的,华夏军的大炮炮口略微抬高,炮弹掠过清军盾车阵上空,到了接近清军炮队的时候,榴霰弹才爆裂开来,无数细小的弹丸像雨点一样扫过清军炮队。

这比刚才的开花弹威力更大,狂风骤雨一般的弹丸扎入人群中,喷溅起一团一团血雾,就像是喷泉一样,几十名清军炮手倒在血泊中,就连那名清军炮队千总也倒下了,胸口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黑色的官服被染成紫色,胸口蓝白色图案的熊罴补子,被染成红色,无神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不甘心的看着天空。

罗大纲放下望远镜,痛心疾首的说道:“刚刚一炮轰死一个当官的,可惜了,在战场上还能穿官服的至少千总以上,至少四五千两银子啊。”

攻打东涌炮台的清军,只有五六品以上官员,才会在战场上穿着官服,七品以下的把总、外委千总、外委把总、编外外委那些芝麻官,穿的是和士兵一样的号衣,有些人外面套件铠甲,所不同的就是头上戴着官帽。而只有千总以上,因为不需要冲锋陷阵,他们能穿着带有补子的官服上战场,没想到被一炮轰死。

千总被打死,清军的炮队一下就溃散了,他们发射的炮弹没有任何效果,对手砸过来的炮弹却是一发扫荡一大群;对手有工事防护,他们是在露头挨炮。这样不对称的炮战,哪怕是拿破仑的炮兵来了都得跑。

“炮队跑了!”

“那些王八羔子丢下我们跑了!”

清军步卒议论纷纷,有人已经准备鞋底抹油开溜了。

“不许说话!快点走!”后面的军官和戈什哈已经拔出顺刀。

看到清军炮队被三轮炮击就打跑了,罗大纲下令道:“换上实心弹,攻击盾车!”

因为不知道开花弹能否炸翻盾车,弹道又有些不好把握,很难刚好把炮弹射到盾车后面爆炸,榴霰弹和霰弹容易被木板遮挡,于是罗大纲干脆下令,直接以实心弹攻击盾车。

“开炮!”炮兵连长一声大吼。

两门六磅炮,四门四磅炮和六门三磅炮相继吐出火舌,十二门火炮一轮齐射,成排的炮弹砸向正在行进的清军盾车。

两辆盾车被四磅炮弹击中,前面的木板被击穿一个大洞,炮弹又掀飞了两个沙袋,破碎的木板碎片造成三名清军伤亡,不过马上就有人补上来,填补了空位,继续推着盾车往华夏军阵地推进。

还有两辆盾车被三磅炮弹击中,其中一辆盾车正面中了一发炮弹,只是三磅炮的威力似乎有些嫌小,这辆盾车只是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前进。另外那辆盾车被两发炮弹击中,一发炮弹击中正面,未能起到多少效果,另外一发略带有一点角度,砸在盾车木盾的边上,迸溅的碎木板一下就把后面两名清兵撂倒。

一辆盾车被一发六磅炮弹击中,巨大的动能直接击穿了盾车前面的木盾,砸在盾车上装载的沙袋上,“哗啦啦”数个沙袋掉落在地上,盾车也被炮弹巨大的冲击力带得歪在一边,后面推车的清兵当即暴露在华夏军火力之下。

趁着这个机会,堡垒内的轻步兵毫不犹豫的开枪。

“砰砰砰”二十四个射击孔内同时吐出火舌,暴露在枪口下的清兵接二连三倒下,失去了推车手的盾车歪在一边,一动不动。

后面的盾车跟了上来,绕过这辆不再动弹的盾车,继续往前推进。

“六磅炮威力不错,但是四磅炮和三磅炮的威力还是不够。传我令下,两门四磅炮对付一辆盾车,三门三磅炮对付一辆盾车。”罗大纲下了一系列命令。

华夏军炮手们紧张的清理炮膛,装填炮弹。

趁着火炮发射的间歇,清军盾车又往前推进了六十多步。

随着距离的接近,火炮威力得到增加,准头也更高了,所有的炮弹全部命中目标,更加上华夏军炮手往炮膛内装填了十足的装药量,两发六磅炮炮弹呼啸而出,两辆盾车中弹,木板全部粉碎,后面的沙袋被打得飞了起来,这两辆中弹的盾车好像一辆被人猛踹了一脚的玩具车一样,一下就塌了,后面几名清兵被破碎的木板所伤,未受伤的清兵四散逃开,却被堡垒内的轻步兵一个个撂倒。

两门四磅炮对付一辆盾车,也是直接就把盾车打歪在一边,沙袋都翻下车来,盾车后面的清兵东倒西歪了一大片。

三磅炮威力还是不够,尽管三门三磅炮轰击一辆盾车,把木板全部打烂了,也打飞了好几个沙袋,但清军的盾车仍然在往前推进。

“大人,海寇两轮炮击,只摧毁五辆盾车,我们有两百多辆盾车,估计再损失十多辆,也就冲上去了。”陶煜文放下望远镜,回头向张青云禀报。

“这点损失,还是承受得起的,只要盾车推上去,沙袋就高过贼人铁丝网了。先把铁丝网填过去,再把壕沟也填了。”张青云点了点头道。

清军继续推进,在清军的盾车抵达铁丝网跟前之前,华夏军炮兵又发射了三轮炮弹,摧毁了十五辆盾车,这次连三磅炮都发挥了威力,专门对已经损坏的盾车炮击,三磅炮前后摧毁了三辆盾车。

两门六磅炮和四门四磅炮,用了三轮炮击,一共摧毁十二辆盾车。

“清狗上来了!他们在开始填高,轻步兵和步枪手,准备!”罗大纲下了命令。

堡垒内,一百多名轻步兵分成四排,第一排轻步兵从射击孔伸出枪口,对准外面;堡垒两边的交通沟内,一队队步枪手提着步枪,猫着腰在交通沟内奔跑,迅速进入战壕。

清军靠近到铁丝网跟前,他们必须抱起沙袋,离开盾车才能进行填高作业。

一名清兵抱起沙袋,刚刚走出盾车的保护范围,就听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击中了他那没有防护的小腿,只听到一声惨叫,这名清兵连人带沙袋一起栽倒。

“砰砰砰”堡垒内的轻步兵纷纷开火,线膛枪对五十米外的目标射击,简直可以说是指哪打哪,几乎所有的轻步兵全部瞄准清兵的小腿,因为清兵抱着沙袋,沙袋防护住了脑袋和身躯等要害,但是小腿暴露在枪口下。

一排枪声过后,响起一片惨叫声,十多名清兵丢下沙袋,倒在地上抱住小腿,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还有两名轻步兵枪法特别准,干脆瞄准清兵抱住沙袋的胳膊开枪,两声枪响过后,那两名清兵手中的沙袋掉在地上,整个人暴露在枪口下。不过其他轻步兵并没有击毙他们,而是看着这两名清兵大喊大叫着,飞快的逃走。

打这一战,并非为了击毙多少清兵,一是为了大屿山岛的地盘,二是为了赎金,华夏军自然是希望俘虏的越多越好。至于受伤的清兵,俘虏之后也会用陈新元的新药品进行救治,高昂的治疗费用再加入赎金当中,那又是一大笔银子的收入。

所以说,能不打死,尽量不打死。

不过轻步兵人数还是少,四轮射击完毕,只击伤了六十多名清兵。

越来越多的盾车靠近,更多的清兵抱着沙袋走过来,在铁丝网跟前丢下沙袋。随后他们转身往盾车跑去,准备再去搬运沙袋。

“预备!”战壕内响起了步枪兵营长的喊叫声。

“放!”

随着一声令下,战壕内突然冒出一排脑袋,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丢下沙袋的清兵,伴随着一排爆豆子般的枪声,两百多支褐贝斯滑膛枪喷出耀眼的火光,一排齐射,子弹打向丢下沙袋,转身背对着自己的清兵。

正在往后跑的清军背上喷出一阵血花,接二连三仆倒在地上。

“放!”距离第一排战壕仅仅五米后面的第二排战壕内,又冒出一排人头,两百多支褐贝斯步枪一轮齐射,撂倒了一片清兵。

“放!”第三排战壕内又冒出一排人头,排枪齐射,清兵人群中喷起一阵弥漫的血雾。

因为清军的盾车已经顶到铁丝网跟前,此时火炮射击的角度完全是两个侧面,盾车正面的护盾已经无法起到保护作用,炮手们趁着这个机会,换上霰弹。

“轰轰轰”炮口喷出火光,成扇形分布的霰弹从两翼扫射过去,许多清兵还来不及抱起沙袋就被打成了马蜂窝。

“快,把盾车顶上来!”一名清军军官大喊道。

几百名清兵奋力推动盾车,死命的把盾车顶到头,之后有人走出来,直接掀开了前面的护盾,后面十几名清兵奋力抬起盾车,直接把车上的沙袋倒在地上。

五十多辆盾车上面卸下了五百多包沙袋,很快就在铁丝网跟前填起一道斜坡,终于破解了铁丝网的防护。但问题是,在清兵面前,还有一道壕沟挡住了去路,这个时候,清兵想要填平壕沟,就要用人命来填了。

“投!”只听到战壕内响起一声大喝。

几百枚冒着青烟的手雷打着旋,从战壕内飞了出来,落在清军人群中,炸起了连绵成片的火光,顿时血肉横飞,成片的清兵在硝烟中倒下。

相比起之前的火炮和步枪,这手雷的杀伤力更加震撼,火炮毕竟数量少,步枪只能攻击单个目标,手雷却是一炸一大片。

清兵的士气颓然崩溃,再也不顾后面督战队的钢刀,纷纷丢下盾车,转身就要跑。

把总千总和戈什哈上前,挥刀劈开,连连砍翻了不少溃兵,还是阻挡不在清兵溃败的脚步,直到有一个聪明的人喊了声:“冲上去,大烟管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