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65章 夺岛立国(下)

看到门被踢开,闯入一群身穿淡绿色军装,手持左轮手枪的人,尽管大部分荷兰人听不懂中文,但看到那些人手里的枪对准自己,他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别开枪,我们投降。”一名听得懂中文的荷兰军官带头跪在地上,高举起双手。

其余的荷兰人也纷纷跪地,把手举过头顶。

帕纳里克城堡被攻克,驻守在城堡内的四十三名荷兰士兵被击毙了二十一人,其余的二十二人全部当了俘虏。

城堡内的荷兰人还算比较幸运的,至少他们大部分人都能活命。相比起来,外面的土著兵就倒霉得多了,四十一名装备了两支左轮手枪和六枚手雷的特种兵战士,对外面近五百土著兵大开杀戒。

每名战士手中两支左轮手枪,可以连续发射十二发子弹,还有六枚手雷。土著兵人多的时候,战士们就用手雷炸,人分散的时候,就用手枪点射。

张守功用手枪连续击毙了五名土著兵,两支枪里面还剩下四发子弹,刚刚投出一枚手雷,身上还有五枚手雷。为了节约弹药,他从地上一具土著兵的尸体边上捡起一支上好了刺刀的步枪,检查了一下,枪是上好子弹的。

对面营房内冲出两名土著兵,一名土著兵手持步枪,一名手里拿着长矛。张守功果断扣动扳机,“砰”一枪撂倒那名长矛兵。

土著兵端起步枪,匆匆忙忙扣动扳机,这一枪没有击中目标。

张守功趁机一个箭步上去,一刺刀扎入土著兵的胸膛。

营地内爆炸声不绝于耳,不时有冲出营房的土著人被手雷炸得血肉横飞,接着残存的土著兵又被特战队员用手枪一个一个撂倒。

其实近五百土著兵,如果能齐心协力,特战队员耗尽弹药,也未必能全歼他们。但是那些土著兵从来没有见过手雷,根本不知道这种武器。事后审讯一名被俘的土著兵的时候,那名土著兵惊恐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们的大炮能打得那么准?我们双方人距离那么近,你们的开花炮弹就不会伤到自己人?”

土著兵以为遭到华夏军炮击,士气崩溃,结果被特战队员一路追杀,仅仅用刺刀和长矛就杀死不计其数的土著兵。

战士们发现土著兵士气已经彻底崩溃,为了节约子弹,他们从地上拾起步枪和长矛,就用刺刀和长矛追杀逃窜的土著兵,把他们一个一个从背后捅死。

这场小规模的战役结束之后,500名土著兵被杀了367人,被俘59人,只有不到一百人逃回了森林去。

早已在帕纳里克港外守候的华夏军舰队接到了雅各布斯号发出的信号,船队冲入港内,一队队华夏军战士从船上下来。

码头上的荷兰水手目瞪口呆看着一艘巨大的战舰靠近岸边,当他们看到炮门打开,黑洞洞的炮口指向自己的时候,每个人都跪了下来,举起双手投降。黑珍珠号靠上码头,一群当兵的下了船,275名荷兰水手和那名荷兰船长就这样当了华夏军的俘虏。

经过统计,共俘虏了殖民地的22名荷兰人,雅各布斯号上的36名荷兰人,原属于雅各布斯号的276名上岸的荷兰人,都成为俘虏,共计俘虏荷兰人334人,击毙荷兰人58人;击毙土著兵367人,俘虏59人。

当地的华人和土著人听着一夜的枪声爆炸声,他们连门都不敢出。凌晨的时候,枪声爆炸声停息下来,但是没有人敢出来看个究竟。

天亮之后,小镇内的居民没有听到外面又任何动静,他们才大胆的打开门,走出房屋,只见大街上依然如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很多身穿蓝灰色军服,头戴黑色三角帽的士兵,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一国的士兵,但看他们肤色,大部分都是东方人。蓝灰色军装士兵的人群中,还夹杂着几名身穿绿色军装和白色军装的人。

除了多出一群兵之外,小镇最高建筑物上原本悬挂的荷兰国旗掉在地上,变成任人践踏的垃圾,旗杆上飘扬着一面蓝底红黄日月旗。

码头上,多出了许多大小船只,有的船悬挂着日月旗,有些船却是悬挂着骷髅旗。有人走到小镇外,发现西面的城堡也变了样,原本威武的城堡上多出好几个破洞,城堡上的荷兰国旗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也是一面日月旗。

“日月旗?难道是大明又打回来了?”一名华人摸了摸自己脑后的辫子,心中忐忑不安的想着,自己要不要散开辫子,准备蓄发换装。

一名大胆的华人上前一名士兵:“你们是大明的军队?”

“不是,我们是华夏军。”那名战士回答道。

“那为何挂日月旗?”

“我们老大不在,还没有人定下国旗图案,就暂时先用天地会的日月旗取代了。”

“原来是天地会啊!反清复明?”

那名战士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们反清,但复明不复明就不知道了,那是上面的事情,我们只严格执行上级命令。”

攻克了帕纳里克镇,就意味着已经控制住纳土纳主岛。至于荷兰人命名的纳土纳主岛,被苏三娘和黄德美抛弃,根据当地华人对这座岛的命名,起名为曾母南岛,周围的群岛也就命名为曾母南群岛。

“虽然我们只占领了一片小岛,但毕竟意味着我们已经有了立国之本,既然要立国,那就应该维持岛上的治安。首先,我们要对这里的人口进行统计,给这里的人上户籍。”吴如孝提出了建议。

“我们都是一群武人,老大又不在,应该派谁来管理这块土地?”苏三娘觉得有些头疼。让她带兵打仗,冲锋陷阵,是她的长项,可是要管理地盘,她是一窍不通。

同样的,黄德美等人谁也不懂得该如何管理。

“我们把小镇上的华人和土人都召集起来,找出几个领头的人来。”罗大纲提出建议。

小镇上的华人和土人都被召集到城堡外面的一块草坪上,苏三娘首先开始讲话:“各位,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是华夏军,来到这里,是为了建立自己的国家,这个国家目前就暂时叫华夏国,这里是我们的第一块地盘。我们首先要了解这里的情况,你们有谁是族长还是说话能有分量的,都站出来,和我们说一下这里的情况。”

几名华人头领模样的人站了出来,一名华人自称姓张,名叫丙福,张杰绪的第六代子孙,潮州张氏,按辈分下来是丙字辈。

“张丙福是吧?你们先祖张杰绪留下的后人,在这里的还有多少人?怎么都没有一个能说话的?”苏三娘问道。

“先祖建立了张氏王国,可是他逝世之后,几个儿子自己内乱,闹矛盾分家,总共就豆腐干大的一点地盘,还要分家,张氏王国自然是四分五裂。所以荷兰人来了之后,根本没人组织抵抗,我们只能向荷兰人投降。我们分家之后,有的人去了婆罗洲了,也有去了新加坡了。目前还留在岛上的张家后代,还有十几户人家,分散小镇外面的各座村子里面。不过能成为村里老大的却没几个,毕竟张家已经衰弱了。”张丙福说着,摇了摇脑袋,对张杰绪死后,张家后代的不争气觉得非常失望。

按照潮州张家的辈分排行,为:占春丙培锡进杰焕基忠。

张杰绪是杰字辈,这张丙福是丙字辈,是张杰绪的第六代子孙。在岛上的,还有辈分更高的占字辈和春字辈,也有培字辈和锡字辈的张家后人。

小镇内人口只有几百人,岛上华人有七千多人,大部分的人都散落在岛上各地村子内。

华夏军开始对已经改名为曾母南大岛的纳土纳大岛进行人口普查和户籍登记,并对人事进行了任命,荷兰名字的镇名被抛弃,这座镇被改名成石塘镇,由张杰绪后人张丙福担任了镇长。对其他村子也进行了任命,原来的族长或者里正,任命为村长。

相邻的几座村子合并为一个乡,由村民们投票,选出一名乡长。

接着,苏三娘提出土著人的问题:“这里土著人的人口一共有多少人?他们信仰天方教可不行的,我们军人要吃猪肉,他们禁止吃猪肉,在他们面前连猪都不能说。”

张丙福回答道:“岛上的土著人不过一千多人,两千人都不到,而且岛上的土著人也没有都信仰天方教,只有少数人跟了那些外来的土著兵信了教。”

经过张丙福的解释,苏三娘才了解清楚,原来那五百苏丹土著兵都不是这座岛上的人,是荷兰人从婆罗洲带来的文莱苏丹和万那苏丹土著兵。至于岛上的天方教寺院,那也是应那些苏丹土兵的要求所盖的。

小镇里面最高大的建筑物,就是那栋天方教寺院了。寺内的阿訇也成了华夏军的俘虏,华夏军把天方教寺改成当地镇政府,而华夏军司令部则设在堡垒内。

假如陈新元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天方教寺改成养猪场,俘虏的阿訇,就让他成为养猪专业户好了。

“那些土著人躲在山上不肯下来,我们建设需要人手,如果他们不服王化的话,那我不介意出兵灭了他们,把男人全部抓过来当苦力。”苏三娘提出修建炮台的建议。

——

张氏王国资料太少了,为了尽可能的接近真实,笔者专门去查了潮州张家族谱,辈分是真实的,名字只好杜撰了。之前罗芳伯的孙子,那是真实名字,但罗芳伯的孙女没有查到名字,笔者只能胡乱起了一个。和顺公司那几个当家老大,全部为真实人名。

傍晚加更一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