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抗战之太行战神

第三十一章:严凯受冤枉

“严凯,你这个小滑头,是不是私自隐瞒缴获了?”参谋长人还没到,声音就传过来了。

师长、政委也不由地怔住了,随既就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严凯:原来这个“刺头”也学会打埋伏了。

这回还真是冤枉他了。

“严凯,你这个臭小子,下去才几天时间?啊!就学会搞这一套,老实交待,还有一半的枪弄到哪儿去了?”参谋长走到三个人跟前后,继续追问道。

“都炸成烂铁一堆了!”严凯只得苦涩地老老实实地将后面一战的情况,向三位老领导说了一遍。

“如果您不相信,可以去调查,看我说的是不是老实话。”最后,严凯完全是哭丧着脸似的申诉道。

冤,太冤了!老子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才刚刚打了胜仗,为部队缴获了这么多的急需物资,却一连接的被这二个老家伙刮鼻子。

“原来是这样啊?”参谋长当然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了,但仍然十分可惜地骂了严凯一句:“不过,你还真是个败家子,那可是六十多杆三八大盖多好的枪啊?被你这一炸,全炸没了!”

“当时,我……”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冤枉,严凯这是彻底的无语了。当时那种情形,能打赢就是阿弥陀佛了,您老人家还要我怎样呢?

不过,这话严凯这会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只能硬忍着。

“对了,你这次带了多少队伍来的?”直到这会,师长才记起自己所关心的事来,开口问起严凯县大队的发展情况。

“总共就带十五名战士。”严凯老实的回答。

“什么?十六个人,你们就敢去挑惹一个中队的日军?!”师长又是再次直接被严凯擂倒了,瞪着一双虎眼,半天合不拢惊愕的嘴。

“这……”严凯真的不知道怎样回答好了。

于是,严凯又不得不花费半个多小时,将与井边中队偶遇的情况连带着判断分析,细细地讲了一遍。

“我说你这个臭小子,这上天怎总是这么眷顾你呢!你这胆子也太大了点吧?这其中真的有太多的巧合了,要不你还能……”参谋长听的是一愣一愣的,又惊又恨地笑骂着说不下去了。

“严凯。参谋长的意思你听懂了吗?今后还是尽量少打点这样的冒险性太大的仗。”师长也是提心吊胆地听完,最后也是心有余悸地提醒了自己这个爱将一句。

“是。”严凯嘴上是这么老老实实回应,心里却暗暗诽谤道,你们以为老子嫌命太长吗?那还不是被逼的没更好的办法吗?

这时,一名参谋前来请示道:“报告。参谋长,我们前面就是三岔路口了,我们往哪儿走呢?”

于是,三个领导便放过了严凯,让参谋拿出地图分析起来。

过了一会后,参谋长向等待在一边的严凯招手,让他过去。

“严凯,我们就在这分手吧。你呢,还是先回到莱沅县委,协助他们把根据地尽快恢复起来。估计,这次小鬼子的‘扫荡’也要结束了,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再就是多听从地方同志的意见,至于你刚才讲的和汪**的分歧问题,我们也没有思考过,暂时也不能给你一个回答。但一定要和他们沟通,争取互相理解与支持。”师长就匆匆地向严凯交待了几句,“一句话,希望看到莱沅根据地尽快恢复起来。”

望着师长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严凯不知怎地,有种依依难舍的感觉,难道自己是真正的和这个时代融汇在一起了?

“诶,你们回来了,那些马车呢?”发了一会儿呆后,严凯只看到自己十五个手下站在一旁,却不见了马车,于是便随口问道。

“被参谋长送给医院了。”

“什么?那可是租来的马和车啊!怎能把人家给扣下呢?”严凯不由的焦急起来,跳着脚就要去追回,“不行,我得去要回来!”

“甭去了。人家早有准备,来时就准备带着马和车一起参军的。”孙得贵看到严凯哭丧着要去讨回马车,于是就急忙向他说明了原因。

“什么会是这样呢?”严凯被搞懵懂了,待回过神来后,就恶狠狠地怏怏骂道:“这个老家伙,真是‘吃人不吐骨’啊!”

“那我们自己的马呢?怎不带回呢?”严凯又十分不甘愿地问道。

“参谋长的命令,我,我们怎敢要回呢?”

严凯当然明白,就连马车店的马都留下了,何况自己那缴获的五匹战马呢?

说实在的,此时严凯最舍不得是他那匹枣红马了。

于是,严凯只好垂头丧气地带着孙得贵等战士往回走了。

回到莱沅县委驻地没几天,形势果然是按照师长分析那样发展变化。一周后,小鬼子就宣布这次皇军对太行地区围剿扫荡胜利结束了。

接下来,正好是恢复和发展根据地的大好时光。汪晓晴、顾县长他也开始理加忙碌起来了。

而按照县委汪晓晴的意思,又有了师长的叮咛,严凯这段时间里果然老老实实地在对县大队战士进行训练。

严凯专心致意开始训练之后,县大队的训练营地里的气氛就紧张了。而那群菜鸟们也开始了过真正的苦难日子。

严凯一改之前的那张笑脸,变成了像是谁欠了他钱般冷漠阴沉。训练的时间虽然没变,但是训练强度却是逐次增强,而且充任教官的严凯在训练之中稍有不如意便拳脚相加,完全忘记了部队上还有禁忌体罚的纪律要求了。让孙得贵他们这些菜鸟们简直是苦不堪言,却又不敢声张。

趁着训练的间歇时间,高玉宝轻轻推了下坐在地上喘息着的孙得贵,低声问道,“这几天是怎么了?是不是我们的老大想钟医生想疯了,却没完没了地拿咱们折腾呢?”

孙得贵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他相信严凯这么做,总有他的道理。虽然他也感觉像这样的训练,不免有些“拔苗助长”的嫌疑。自己练功的那会儿,都是从练基本功开始,逐渐训练的。而严凯却说没时间,一上来就是来真的,连格斗训练都让战士用他教的那个笨拙的什么“军体拳”真打,一场训练下来,便伤倒一大片。

可严凯还是在那打骂个不停:“他娘的!你们怎都像个没棒的娘们般。吃起饭来,却个个抢得嗷嗷叫?”

这个“煞神”真的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动作慢了点,或者不规范了一些,他的拳脚立马就会落到你的身上,而是那种痛得钻心难忘的痛。

他还会说:“老子这是看得起你,和你一起练练呢!”

听到他们在说训练的事,石振邦几个也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你们没有听说?据说我们的这套训练方式完全是严头自己想出来的。而正规部队的训练大纲都是按照总部的下发的训练,那可都是有规矩的,根本就没有这么难,也不用挨打呢。”

高玉宝苦笑道,“我曾听他讲过,我们后面的训练还要加大难度,训练死掉一两个都属正常。看来真是凶多吉少了。”

有个外号叫“耗子”的战士,也凑过来压低声音道,“苦点、累点算个屁啊!我听说到的,那才让人毛骨悚然呢,你们知道严大队要干什么吗?”

“他要干什么呢?”

“他说训练结束前,要对我们进行一次考核。这可不是什么演习,而是真枪实弹的实战对抗。这拳脚刀子什么的还好说,可由我们控制,而到时候那子弹可是不会长眼的啊!”

孙得贵不相信地皱眉问道:“你这是从哪听来的?又是听谁说的呢?”

“还能有谁,就是严大队自己亲口说的啊!”

“怎有可能呢?每次战斗结束后,他最难过的就是因为弟兄的牺牲或弄残,偷偷一个人躲起来发呆呢。”

“是啊,是啊。严头可是一向拿咱们当亲兄弟的。”

耗子这话岂不是在危言耸听吗?都带着不相信的目光看向他。

听到大家都不相信自己,耗子也就急了,声音便有点大了起来:“这可是我偷听到的啊。那天,我想去找严头问个事,正好听到严头和汪**又争论起来了,说的就是这件事呢。如果我这话有半点假的,任你们怎样惩罚都成!”

不用他发誓,孙得贵几个熟悉严凯的老队员,已经率先相信耗子不是在说谎。于是大家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耗子没说话。

耗子也不知自己这话说错了没有,看到大伙都用这种陌生的眼光盯着自己,的些骇怕地低声道,“我真的没说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