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71章 南曾母练兵

食堂也是临时的建筑物,是一大排以木头和竹子搭建的平房,还没走到食堂门口,就闻到厨房里飘出的饭菜香味。

走进食堂内,新兵们看着满桌子的菜肴,禁不住留下口水。

“长官,这是我们的饭菜?”陈水泉壮着胆子问了句。

吴如孝冷哼一声道:“不是你们的,让你们进来干吗?看别人吃?”

各带队的军官大喊道:“按班排顺序,坐下!”

新兵们纷纷坐下,但是他们不敢动筷子,毕竟是上级军官有言在先,没有得到吃饭命令,谁也不许第一个动筷子,否则,罚不许吃饭不算,还要挨板子。

“开饭!”军官一声大喊。

早已饥肠辘辘的新兵们拿起筷子,简直是和抢的一样,伴随着一阵碗筷的叮当声,菜盆里的菜肴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减少。

“香啊!”

“好吃!”

“在我们老家,恐怕地主老财家里都吃不上那么好的东西吧?”

新兵们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抢夺碗里的菜肴。陈福贵的筷子刚刚向一块他早已盯好的大块红烧肉夹去,边上却出现一双筷子,刷一下就把那块肉夹走了。陈福贵再次伸出筷子,想要夹一块小点的肉,还没等他夹到,那块肉又不见了。

转眼之间,放满红烧肉的盆子里面只剩下一点肉汤。

“还好,还有油炸豆腐。”陈福贵的筷子向卤豆腐夹去,可是他还是慢了一步,只听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满满一盘卤豆腐不见踪影。

“罢了,还是肉汤吧。”陈福贵正准备伸出调羹去舀肉汤,可是他身边的陈水泉居然把整个肉盆子都端起来了,把里面的肉汤倒进自己的饭碗里。

“哎,饭菜虽香,可是我怎么一点菜都没吃到?”陈福贵叹了一口气,只能埋头扒着自己碗里的番薯米饭。

那边陈水泉已经吃完饭了,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根竹签,正在剔牙齿,听到陈福贵的话,陈水泉哈哈大笑:“都是饿慌了的穷兄弟,有一顿那么好吃的,大家不抢带怪了,记得下次动作快点。”

陈福贵感叹了一声:“原本是准备去婆罗洲淘金的,没想到却来到了这里当兵。不过因祸得福,这里当兵吃得真不错,据说每个月还有八两银子的军饷。如果当个几年,回去之后可以买地租给别人种了。”

洗澡,剪辫子,理发,换上军装之后,陈福贵和陈水泉感觉整个人都变了个样子了。

转眼到了年三十,陈水泉和陈福贵在这里吃到了他们有生以来吃的最好的一顿年夜饭。

“开饭了!今天吃年夜饭。”陈炳文走进来,招呼新来的陈水泉和陈福贵。

对陈炳文这个半大孩子,陈水泉和陈福贵都很喜欢。通过这段时间接触,他们知道这个孩子原本是广东绿营清兵,被俘之后,因为家里没有人赎回他,所以干脆加入华夏军。

走进食堂内,只见桌子上早已摆满了美味佳肴,有大盆的红烧肉,周围摆着四个冷盘,里面放着白斩鸡、五香卤牛肉、叉烧肉和水晶猪蹄,中间的热菜有糖醋鱼,有炖山鸡,有螃蟹,有大虾,有贝类,还有烤大雁,主食是腊肠炒年糕和水饺。

“那么丰盛的年夜饭,恐怕老家的县老爷都吃不起吧。”陈福贵感叹道。

但是陈福贵和陈水泉他们的好日子很快就结束了,正月初五都没过,黑珍珠号又送来了一批新人。接下来的几天内,黑珍珠号、琉球号、广东号和福建号等战舰每隔几天,就送回一船南下南洋的淘金客,就连几艘福船有时候也出来拦截人。

正月初三刚过,陈福贵和陈水泉居住的营房内,那张原本空着的铺位有人住了进来。

“各位兄弟,我叫刘成鸣,今后我就是你们的班长!”这条看起来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汉子做了自我介绍。

后来陈福贵和陈水泉才知道,这个刘成鸣和其他的新兵班班长一样,都是原广东绿营清兵俘虏,因为在之前的劳动建设中表现好,他们也加入了华夏军。正因为这些绿营兵有战斗经验,所以他们成为了每一班新兵的班长。

“狗日的一来就当了班长,不就比我们多当过几年兵?广东绿营那些垃圾兵,真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什么德行?”陈福贵嘀嘀咕咕了一句。

“你们这些猪仔,你以为老子愿意当你们的班长?”很不幸,陈福贵的话被刘成鸣听到了,他劈头盖脸的吼了过来,“有连坐制度的!当你们这些猪仔的班长老子倒霉!”

正月初七早晨五点,起床的集合号响起,新兵们匆匆忙忙穿上作训服,赶到操场上集合。满脸横肉的罗大纲早就站在操场上了,不耐烦的看着时间。

“你们两个,迟到五分钟!”一名教官把陈福贵和陈水泉拉出来,指着陈炳文道,“你们两个小伙子,看看人家小孩子,来得比谁都早!今天早上,你们不许吃早餐!罚跑操场二十圈!再做两百个俯卧撑!”

陈福贵转头看了刘成鸣一眼,却发现这个绿营老兵吓得直发抖,他幸灾乐祸的暗暗道:你也要倒霉了!

果然不出所料,教官又转头对刘成鸣吼道:“你是班长!站出来!还记得军规吧?”

刘成鸣站了出来,低着头道:“知道,士兵无故迟到,班长连坐受罚……”

“大声点!我没听到!”

“士兵无故迟到,班长连坐受罚!”刘成鸣拉开嗓门大吼道。

教官冷哼一声:“那还赶快不去跑步!”

“狗才,看你得意!”看着跟在自己后面的刘成鸣,陈福贵得意的说了句。

“你们两小子给老子记住!这笔账算上,看晚上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老子比你们多当了几年兵,尽管是绿营的垃圾兵,但也比你们强!”刘成鸣回了句。

华夏军的伙食虽然好,可是训练却是极其残酷的。

三人受罚,跑完步之后,别人也吃完早餐了,他们三人饿着肚子加入队列训练中。

中午,一上午的训练结束了,教官站在操场上对新兵大声喊话:“你们千里迢迢下南洋,为的还不是光宗耀祖,衣锦还乡?记住了,在这里,只要你们做好了,我保证你们一定可以衣锦还乡!如果做不好了,达不到我的要求,那对不起,在这岛上种一辈子地吧!你们几年之后积累的路费只勉强够回家,回去之后,还是身无分文!”

下午是体能训练,越野跑,俯卧撑、仰卧起坐等。

用过晚餐,就有人来给这些新兵上文化课,因为很多人连左右都分不清楚,上午的队列训练,经常出现教官喊向右转的时候,有些人就面对面了。文化教员,有的是军队中识字的人,还有两位是原来住在纳土纳大岛上的汉人。

文化课过后,苏三娘又对新兵进行思想教育。思想教育课的教材是陈新元之前编写的,苏三娘也识字,能看得懂,就按照上面的内容交给新兵。

穿着宽袍大袖,头戴方巾的教书先生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已经震撼了这些新兵了,当身穿大红色官袍,头戴乌纱帽的苏三娘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更是令这些新兵眼前一亮:这种前朝的官服,比起满清的官服确实是好看多了。

“我们为什么当兵?有些人是为了军饷,为了养家糊口;有些人是为了立功升官,光宗耀祖;还有的人是被迫当兵。你们这些想法我理解,但是我们为什么当兵,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往大的说是为了中华民族,是为了驱逐鞑虏,振兴中华!是为了解救天下黎民百姓!你们为什么会去南洋淘金?还不是因为在家里活不下去了!为什么会活不下去?是因为北方那个官府,他们压榨百姓,就为了他们自己奢侈的生活!鸦片战争战败了,他们割地赔款,赔款的银子也是你们百姓出……”

苏三娘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让很多新兵心中触动。

接着苏三娘又说到绿营兵的问题:“你们当中有很多人本来是给清廷当兵的,你们虽然曾经是朝廷的兵,可是你们自己想想,你们的生活过得怎么样?上面的军官吃空饷,克扣你们的饷银,逼着你们自己自谋生路。这次,他们有人出了赎金,把他们赎回家了,可是你们却被丢在这里!为什么没人出钱赎你们?因为你们自己家里也穷得快揭不开锅了!你们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都是抽不起鸦片,没有恶习的人……”

苏三娘说完之后,坐在台下的陈炳文举起手来。

“说吧,你有什么问题?”

“长官,我来到这里,我的家人他们怎么办?我实在不放心二叔他们。”陈炳文抹了一把眼泪。

台下有不少家人在广东的绿营兵都低下头,暗暗流泪。

“你们放心吧!我们天地会在广东的兄弟不少,他们会照顾你们的家人的!”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荷兰人还不知道纳土纳群岛已经被华夏军占领的消息。苏三娘也不急着放一名荷兰俘虏回去送信,反正荷兰人知道得越晚,对华夏军就越有利。如果能够拖到台风季节,荷兰人也不敢冒险过来进攻,这一拖就会拖到下半年了。

春节过去了一个多月,耆英通过水师的禀报,得知英国人已经收复大屿山了,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英国人却丝毫没有归还大屿山的意思,这把耆英急得团团转。

“英夷好像不愿意归还大屿山,大人,我们怎么办?”赖恩爵问道。

怎么办?凉拌呗,耆英哪里敢派兵去打英国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