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72章 就叫洪宣娇吧

女神棍杨云娇多少还是有些本事,要不然她也不会忽悠那么多人。杨云娇甚至结识了不少天地会的人,调查一个洪秀全,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通过近两个月的调查,杨云娇把洪秀全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

通过调查了解,杨云娇了解到洪秀全是在道光十六年,也就是1836年,第三次去广州参加院试名落孙山,在第二年,他梦见了上帝。

“九年前,他梦见上帝。嗯,有办法了!”杨云娇灵机一动,有了对策。

杨云娇了解到,收留冯云山的曾家,曾玉珍是当地大户,可是他的堂舅杨秀清却是个穷苦的烧炭工。杨秀清五岁丧母,九岁丧父,兄弟三人由他伯父杨庆善抚养成人。

迫于生计,杨秀清时而耕山作田,时而奔波于深山密林之中砍柴烧炭。别看他足迹往东未过大湟江,往西不过乡墟,往南只到浔州府城往北不过三江口,然而朋友却多,无论壮家人居住的地盘,还是瑶人弟兄生存的山寨,凡是杨秀清砍柴烧炭到过的地方,到处都有他的知心好友。

杨秀清有个堂姐,嫁到了大冲曾家,其实就是嫁给了曾玉珍的父亲曾开俊。寒门与富户结亲,杨秀清成了大冲曾家舅舅辈的亲戚,身价高了许多,也给在曾家塾馆教书的冯云山提供了与他交往的机会。

杨云娇决定,从杨秀清和曾玉珍身上入手。

也就在杨云娇拿定主意的时候,却有人瞌睡给她送来枕头。

“曾四伯公,你急急忙忙的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冯云山见到曾槐英急匆匆的往村外赶,于是上前问道。

曾槐英摇了摇头道:“幼孙重疾未愈,已经找过几个县里的郎中了,都未能治好。我去府城寻找好郎中给孙儿治病。”

“曾四伯公,晚辈可以治好您孙儿的病,您要是信得过,就让我试试吧。”一名女子拦住曾槐英的去路。

“这位姑娘是?”曾槐英看到杨云娇面生,不像是本地人,于是问道。

“我是跟着萧大哥来的,平天山的萧朝贵萧大哥。”杨云娇故意大声说道,以便于冯云山可以听到这句话。

“这姑娘居然是平天山一带的?萧朝贵,我有些印象,他也算是我们的人了。”冯云山心里暗暗道。

曾槐英不敢相信的仔细打量杨云娇,只见这位姑娘一身白衣,头戴白纱,背着书娄,腰间挂着一柄剑,于是把她当成神棍。不过杨云娇本身就是女神棍。曾槐英见她这样子,禁不住摇了摇头:“姑娘,不是老夫不相信你,是你这样的女神棍,老夫也见多了。姑娘,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非要当女巫。”

“我不是女巫,我是医生,我可以治好您孙儿的病。”杨云娇道。

冯云山见曾槐英不相信,于是走上前道:“这位姑娘也是我朋友介绍来的,曾四伯父,不如就让她试试吧。”

曾槐英摇摇头道:“人命关天的大事,哪里敢随便相信人?”

杨云娇曾经跟着陈新元学了点皮毛,于是她问道:“曾四伯父,您孙儿是不是发烧发热?怕冷?如果是风寒,晚辈确实有办法治好,晚辈这里有些药,就是专治风寒的。”

说完,杨云娇拿出一瓶鑫源堂的感冒灵。

曾槐英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洋文和中文,他问道:“这是洋药?”

“是的,我曾经跟着洋人的传教士学过一点,懂得如何治病。您就相信我吧。”杨云娇很自信的说道。

“那就让你试试吧。”曾槐英心想,反正已经找过好几个医生了,不如就让这位姑娘试一下,或许真的有用。

杨云娇跟着曾槐英去了他家里,见到他的小孙子之后,她打开背篓里的药箱,取出体温计先量了一**温,发现孩子发高烧。于是她又取出针筒和鱼腥草注射液,把药吸入针筒,拉下孩子的裤子,以酒精擦拭,随后一针打上去。

“哇!”孩子放声大哭。

“我给他打了一针了,睡一觉就能退烧。这些药,就按照说明书上写的服用,不出三日,孩子的病肯定能好。”杨云娇道。

当天下午,孩子的烧果然退了。按照杨云娇的吩咐,孩子用了三日药,病居然好了。

很快,杨神医的名号就在紫荆山区传开,据说这杨神医是仙女下凡,手到病除,各种病都能治好。

洪秀全听说了这件事,叫来冯云山,询问他此事真假。

“听说这女神医,曾受过西方传教士的教诲,才有这般功夫。”冯云山回道。

“曾受西方传教士教诲?那也是我们同道中人,什么时候我们也去拜访一下这位姑娘。”洪秀全点了点头。

在冯云山的引荐下,杨云娇见到了洪秀全。

“杨姑娘,听说你也曾经得到洋人传教士的真传?”洪秀全开门见山问道。

杨云娇点了点头:“是的,我在九年前,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上帝,上帝告诉我,说我是上帝的女儿。九年后会有人在紫荆山传教,让我要遵从。后来我就去了香港,认识了来自法兰西的路易·特里戈修士,我就跟着他学习一些西洋治病方法。特里戈修士还有一位高徒,叫陈新元,他可是在洋人那混得风生水起,还当上洋军官了。”

洪秀全心中盘算了一下,九年前,自己也是在九年前梦见上帝的,自己是上帝的次子,这位杨姑娘是上帝的女儿,那么我们不是兄妹?

“杨姑娘,你可知道,我是天父之子?”洪秀全笑着问道。

“天父之子?我是天父之女,那我们岂不是兄妹?”杨云娇装作吃惊的样子。

“对!我们是兄妹!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和亲兄妹一样了!本来就是亲兄妹嘛,以后,你杨云娇就是我洪秀全的妹妹了。”洪秀全微笑着点了点头。

“但是洪教主姓洪,杨姑娘你姓杨,既然是兄妹,是不是杨姑娘你要改名?”边上的冯云山问了句。

洪秀全想了想,突然站起来,对杨云娇道:“以后你就叫洪宣娇吧!”

“阿嚏!”万里之外,一艘商船上的一位贵公子打了个喷嚏。

“不知道是谁在骂我了?怎么又打喷嚏了?”陈新元掏出手帕擦了一下鼻子。

商船航行在红海上,前面已经可以看到海岸线了,前方海域逐渐变窄,这意味着,船即将抵达红海的尽头苏伊士。

“我们的船已经进入苏伊士湾了,我们的终点苏伊士港即将到达。”站在后面的杰登提醒陈新元道。

陈新元问道:“我们下了船,如何去对面的塞得港?”

“塞得港?没听说过啊?”杰登瞪大眼睛摇了摇头,“要去乘坐地中海的船,不是去杜姆亚特就是去亚历山大。”

陈新元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时候他才猛然想起来,这个年代还没有苏伊士运河,塞得港这时候还是一座小渔村呢。而苏伊士港是早就有了,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就是货物从地中海运过来,抵达杜姆亚特港,再以尼罗河的船转运,运往上游,在开罗下船,以骆驼运输到苏伊士,再装船送往东方。而东方来的货物则反之,在苏伊士下船,再以骆驼运输到开罗,装上尼罗河船只。

因为奥斯曼帝国占领了埃及,不仅切断了陆上丝绸之路,而且切断海上丝绸之路,这才迫使欧洲人绕道好望角。后来西方人觉得绕道好望角太远了,既然地球是圆的,为何不往西航行,也能去东方呢?所以才发现了美洲大陆。

这时候的奥斯曼帝国早已衰弱了,沙俄、普鲁士、波兰、法国,一次又一次的痛打奥斯曼帝国,尤其是俄国,在这个时代之前,已经揍了奥斯曼帝国八次了,除了第二次俄土战争奥斯曼帝国获胜之外,其余的七次全部以奥斯曼帝国的失败为告终。

此前拿破仑攻打奥斯曼帝国,占领了埃及。但拿破仑失败后,穆罕默德·阿里趁机领导埃及人民发动民族解放运动,埃及从奥斯曼帝国独立出去。但阿里的野心太大,他想要取代奥斯曼帝国,建立一个大埃及,结果在俄、英、法、普等大国的干涉下,阿里的军队进军君士但丁堡的企图破灭,并使他的统治限制在非洲一隅。

虽然1840年之后,埃及又恢复成奥斯曼帝国的一个行省,可是埃及是有很高自治权的,而且英法等大国都支持埃及的高度自治。

这时候的英国人无论在哪里都是横着走的,当身穿一身英军军装的陈新元带着同样身穿英军军装的杰登和詹姆士下了船,当地的埃及官员不敢为难他们,立即给他们办了手续,使得他们能够很方便的穿过埃及,进入地中海沿岸。

陈新元一行人骑着骆驼,往开罗方向行进。

当年的埃及,因为阿里需要西方的支持,西方人在埃及可以畅通无阻。

“我有个想法,如果能够从苏伊士这里挖掘一条运河去地中海,那么今后船只就不需要绕道好望角了。”骑着骆驼走在沙漠上,陈新元突然提出一条建议。

“那是不可能的!”见多识广的杰登说道,“当年拿破仑曾经想过这个计划,可是法国人勘测出,红海的水位高于地中海,要修建这条运河,工程量太大,需要大型船闸,所以拿破仑放弃了这个计划。”

“我觉得法国人的勘测可能有误,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水位高度是有高度差,可能差了几米到几十米。但是地中海和红海应该是在一个平面上。”陈新元想了下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