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73章 运河还是铁路

埃及的骆驼是单峰骆驼,陈新元一行人一共雇佣了八匹骆驼,他自己、赵紫楠、杰登和詹姆士各骑一匹骆驼,当地向导骑一匹骆驼,向导的帐篷和各种工具用一匹骆驼运,另外两匹骆驼专门驼运陈新元等人的行李。

虽然埃及官方惧怕英国人,可是埃及民间有不少人还是仇视英国,所以陈新元他们脱下了军装,换上便服。

“走这条道路,我们不会碰到一些极端的、反英的埃及人吧?”贪生怕死的陈新元有些担心的问杰登和詹姆士。

杰登哈哈大笑道:“陈长官,放心好了,之前埃及就是我们大英帝国本土同印度之间的一条便捷通讯通道。虽然大宗货物要绕行好望角,但是通讯兵走的是埃及,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避开大西洋可怕的风浪。当年拿破仑为何要入侵埃及,目的就是为了切断我们本土同印度的通讯通道。现在拿破仑失败了,但他消灭了埃及的马穆鲁克力量,穆罕默德·阿里又枪杀了残存的马穆鲁克,这条路非常安全。”

骆驼队行走在沙漠中,前面出现了金字塔的影子。

“哇!金字塔!我看到金字塔了!”赵紫楠兴奋的大叫起来。

“可惜没照相机,要不然拍下来留念就好了。”陈新元道。

杰登道:“去了开罗城里,英国领事馆有照相机,可以请人出来拍一张,开罗附近也不少金字塔,到了那里,可以出来逛逛。”

从苏伊士到开罗,骑骆驼需要行走两个白天的时间。当天晚上,天黑下来之前,在当地向导的引导下,四人下了骆驼。向导从骆驼身上卸下帐篷和工具,就地扎营,搭起了两座帐篷,陈新元和赵紫楠住一间帐篷,杰登和詹姆士同向导住一间帐篷。

向导点燃篝火,取出羊肉,在火上烤了起来。

“撒点五香,辣椒面胡椒粉,再撒点孜然,这样羊肉味道更香。”陈新元道。

“这些香料太贵了。”向导道。

“我这有,你拿去用吧,用不完就送给你了。”陈新元从自己的行李中取出几包珍贵的香料递给向导。

“真是好东西啊!我们平民吃烤羊肉,哪里有那么好的香料!只有那些有钱人,他们才舍得用从东方运来的香料。”向导感激不尽,还念着天方教真神会保佑他们的。

埃及人虽然也信仰天方教,不过还算比较好,当年的埃及已经算是相当世俗化了,而且接受西方的教育,算是比较开放的,比起奥斯曼帝国要好多了。

向导用木棍串住肥美的羊腿,放在篝火上翻转,不时以刷子刷上一层油,再小心翼翼的打开陈新元送给他的香料包,撒点盐和香料在羊腿上,在羊腿快烤熟的时候,撒上孜然,辣椒面,又刷上一层油,再略烤一会,外焦里嫩,散发着香味的羊腿就烤好了。

羊腿外面烤得焦黄色,撕开焦黄色的外皮,里面是包含汁水的嫩羊肉,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陈新元撕下一大块羊肉,送进嘴里,吃得满嘴流油。

赵紫楠也顾不上矜持,撕下一大块羊肉,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却把她烫得大叫一声。

“哈哈哈!”陈新元等四人看到赵紫楠又甩指头,又咧嘴的样子,都禁不住笑了。

用过晚餐,陈新元和赵紫楠在沙地上铺上一张草席,两人席地而坐,眺望星空。赵紫楠靠在陈新元肩膀上,数着冬日里夜空的星星。

“这世界真的好大,这里的夜空真美。只可惜我弟弟不能来,如果他在的话,那该有多好啊。爷爷本来还说,让他跟你学习呢,可是临走的时候,又不让他来了。”赵紫楠想起了弟弟,感叹一句。

“毕竟他是你爷爷唯一的孙子,爷爷可能不放心他来吧。”陈新元道。他知道,赵清荣是担心路途遥远,这个年代海难太多,害怕船遭了灾难,失去唯一的孙子。

但其实陈新元乘坐的船只,都是沿着海岸线走的,沿着南亚次大陆的印度洋航线又是比较风平浪静,基本上没有多少灾难。若是绕道好望角,那里风高浪急,海难频繁,特别是进入大西洋之后,南大西洋可怕的风暴,不知道夺走了当年多少殖民者的生命。

北半球是冬季,已经没有台风飓风了,可是南半球这时候是夏季啊,正是热带风暴季节,如果不小心碰上了,那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就算没有遇见南大西洋热带风暴,绕过好望角进入大西洋的时候,也是常年刮着十一级大风,再往北一点,进入南半球咆哮西风带,那里海况恶劣。

大西洋底,不知道沉没了多少船只,西方原始资本积累,不仅是西方殖民者建立在殖民地土著人的累累白骨之上,还有长眠在大西洋海底的西方殖民者累累白骨。

正因为当年从东方到西方的航行如此危险,贪生怕死的陈新元才选择了走埃及,地中海去欧洲,那不仅是最近的航线,而且是最安全的航线。也是因为奥斯曼帝国衰弱,否则这条路他也走不成。

即便如此,赵清荣还是担心唯一的孙子,不敢让他跟随陈新元一起去欧洲。

次日,天刚刚亮,向导煮了燕麦粥,五个人用过早餐之后,就再次骑上骆驼,踏上前往开罗的旅程。

沿途过去,有不少英国人的哨所,毕竟走埃及,是英国通往印度的捷径。若是绕道好望角从英国本土送一封信件去印度,需要至少半年时间,而走埃及的话,只需要三个月左右。更何况目前英国在修建电报线路,埃及也是必经之地。

即将接近开罗城的时候,可以看到不少身穿蓝色军服,下穿白色军裤,或是头上缠着白头巾,或是戴着法式军帽的埃及士兵。

通过杰登的介绍,陈新元才知道,埃及线列士兵使用的武器是清一色的查尔维尔M1777式滑膛步枪,轻步兵使用的是共和12年式线膛枪,这些法国造的步枪性能比英国目前的褐贝斯步枪还要好。

此外,埃及军队还有少量俄式的列日式步枪,那种俄国步枪在土耳其军队中大量使用。这时候的埃及事实上已经不属于奥斯曼帝国管辖了,他们宁可使用法国步枪,也不愿意用俄国人的步枪。

“埃及军队的武器都比清国武器好!甚至比我的武器都好。”陈新元感叹了一声。

詹姆士看了向导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埃及军队虽然武器不错,但受到《英埃协定》的限制,只允许拥有一点八万人的军队。之前阿里野心太大了,吞并了利比亚等国,结果被我们击败了。”

陈新元心中暗暗腹诽:这简直和后来的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国出面,所谓的主张正义一样,最后把伊拉克都灭了,英国人在这个时代,就和那个时代的美国人一样横。

“知道为什么丘吉尔急于卖掉那批褐贝斯步枪了吧?我们准备大批量换装洛弗尔式滑膛枪和洛弗尔式线膛枪,那是一八四二型号的新枪。”杰登说道。

詹姆士道:“那批枪如果卖不掉的话,也只能等着淘汰了。四年前,伦敦伍尔维奇皇家兵工厂一场大火,至少有二十八万支放在仓库里的褐贝斯步枪被烧毁,那还是经过恩菲尔德兵工厂改装过的褐贝斯步枪。”

“不过褐贝斯步枪拿到东方,已经算是很先进的武器了。”杰登笑着道。

进入开罗城内,陈新元等人先找到英国领事馆。

英国领事馆是一座法国式建筑物,之前的英国领事馆被拿破仑烧毁了,法国人在开罗修建了不少法式建筑物。英国海军在亚历山大港歼灭法国舰队之后,法军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在埃及苦苦坚持了三年,最终被英军击败。英国人打败了法军之后,拿破仑时期留下的豪华法式建筑,全部被英国人没收。

四人到了英国驻开罗领事馆门口,陈新元等人递上自己的名片。

“原来是鑫源堂创办人陈先生,这两位也是我们大英帝国的战士,我帮你们去通知索尔特爵士吧。”门口的卫兵看过名片,放陈新元等人进去。

鑫源堂的名声已经传到埃及,听说陈新元到来,驻开罗总领事索尔特走出别墅大门,迎了上来:“是鑫源堂的陈先生啊,早就听说你们要来欧洲了,快进来吧。”

在大厅内坐下后,先聊了几句家常,之后陈新元说起开凿苏伊士运河的事情。

“苏伊士运河?法国人提过这个问题,这确实是一条便捷通道。但是法国人经过勘测,发现红海的水位高出地中海许多,需要修建船闸,耗资极其巨大,而且水位落差,会给施工带来不可估测的危险。我们认为,与其修筑运河,不如修建亚历山大港通往苏伊士的铁路划算。我们大英帝国是埃及最大的贸易国,埃及出口的商品大部分出口到英国,进口的商品大部分也来自英国,有了这条铁路,我们可以更加便捷的通往印度。”索尔特说出了英国政府希望修建一条铁路,而不是运河。

“我觉得,铁路的运输量远不如航运,两者的运输量根本不能相比。英国政府希望投资一条铁路,而不是运河,目光过于短浅。从长期来看,随着蒸汽机的发展,以后可能会有五六千吨级,万吨级,甚至数万吨级的巨轮出现,而铁路的运输量能到多少?最多只能到几千吨级,两者运输量根本不能相比。”陈新元耐心的向索尔特解释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