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74章 抵达普鲁士

最终陈新元还是没有说服保守的英国人,英国人考虑到是从英国到好望角,从好望角到红海,沿途都有英国的港口,一旦运河开通,这些港口都将会被废弃。

其实英国人不仅仅是保守,他们还考虑的是维持自己的海上霸权。自从1805年,英国人占领了开普殖民地,驱逐了荷兰人之后,南非就在英国控制之下。英国为了阻止其他欧洲列强向远东扩张,英国只要控制住好望角,就能把东方的利益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所以英国人一直阻扰法国人修建苏伊士运河,希望修建一条铁路来取代运河。

陈新元也不再去说服索尔特,他本来想去找法国人,自己投股运河股份。但他又想到一个问题,为何苏伊士运河是法国人挖的,最后却落入到英国人手中?作为历史小白的陈新元自然不知道英国人是怎么从法国人手中抢走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英国人肯定是发动了一场战争,才从法国人手里夺走。

所以说,陈新元也不敢找法国人投资挖掘运河,就担心投资下去,被英国人抢走,那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四人在英国总领事馆住了一夜,次日一早登上了一艘开往杜姆亚特的小轮船。

蒸汽明轮船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明轮在蒸汽机带动下转动,在船舷两侧留下了两道白色的水痕,轮船顺流而下,往杜姆亚特驶去。这艘轮船很小,长约25米,宽约5米,主甲板上只有两层楼。因为在旱季的时候,大点的轮船在尼罗河下游就不能航行了,尼罗河下游流经沙漠地区,降水量稀少,两岸的人要种田,又要用尼罗河的水灌溉,所以下游的水量很小,只能航行小船。

不过这艘轮船虽小,船内设施却相当不错,船的二楼有一等舱,里面是双人间,还有高级旅客的餐厅。一楼是坐席,普通乘客在一楼。

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轮船抵达杜姆亚特港。陈新元等人在这里换乘一艘900吨级地中海型帆船,前往法国马赛港。陈新元将会在法国下船,而他的保镖杰登和詹姆士,则会继续坐船航行,回到英国去请那个制造底部扩张弹的格林尔去遥远的东方,陈新元告诉杰登,他打算给格林尔开出了100英镑的月薪,聘请格林尔来东方造子弹。

真实历史上,说起来英国人也是太可笑了,英国人自己造出了底部扩张弹,却没有用。后来法国人米尼借助了格林尔的设计,造出米尼弹,英国人才从米尼那购买了专利。

适合在地中海航行的全帆装船速度极快,帆船以12节的速度航行,2600多公里的航程用了五天六夜,抵达法国马赛港。

“两位兄弟,我和夫人先下船了,你们接了格林尔先生之后,先去加尔各答等我。等我从欧洲回去,会去找你们的。”陈新元向杰登和詹姆士道别。

当年马赛的铁路线还未修通,陈新元和赵紫楠下船之后,包了一辆四轮马车,从马赛前往里昂,在那里可以乘坐火车前往法国首都巴黎。

“这就是火车站了?”赵紫楠远远看到布洛托火车站,按捺不住心中激动,问了一句。虽然她看不懂法文,但是火车站上那图标她有点猜到了,又听到一声汽笛声,觉得和蒸汽轮船的汽笛声十分相似,她就猜到应该是到了火车站了。

陈新元付给车夫钱之后,走进火车站内。

“买两张去巴黎的头等车车票。”陈新元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对售票员说道。

“鞑靼人?奥斯曼人?”售票员看到东方人的面孔,下意识的以为陈新元是从俄国来的鞑靼人或是奥斯曼来的土耳其人。

“我是中国人。”陈新元回答道。

售票员“哦”了一声,随即开出了两张去巴黎蒙帕纳斯火车站的车票。

“快能坐到传说中的火车了,真的好激动。”赵紫楠道。

一列火车静静停在铁轨上,蒸汽机车驾驶室没有顶棚,遇上下雨的时候就临时拉起帆布来遮雨。后面的车厢是四等车和三等车,四等车就是和货车车厢差不多,只是多加了一个顶棚,三等车就是普通座车,二等车是隔成马车厢式的软席座车,一等车和二等车的布局基本上相同,但车内设施要奢华许多。

根据自己车票上的号码,走到一等车跟前,早有侍者打开车门,并把一张凳子一样的矮梯子放在车门边上,侍者很有礼貌的说道:“先生女士,请上车。”

车门是和马车的车门十分相似,向外翻开的车门。上车之后,开车的时间还未到,侍者在车边守着,询问陈新元要不要关门。

“等开车吧,透透新鲜空气,一会儿再关。”陈新元回道。

过了片刻,侍者说道:“快开车了,祝先生和夫人旅途愉快!”

侍者关上车门,之后不久,蒸汽机车汽笛一声长鸣,缓缓离开里昂布洛托火车站,往巴黎方向驶去。

蒸汽机车牵引着火车,缓缓加速,当速度提起来之后,赵紫楠透过玻璃车窗看着车外,她发出惊叹声:“好快!简直比骑马还快,但开得好稳啊。”

陈新元夫妻乘坐火车来到巴黎,下车之后,换乘马车前往巴黎北站,在那里乘坐去里尔的火车。抵达里尔之后,再转马车进入比利时境内,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乘坐火车,前往德意志邦联边境。

乘坐马车进入德意志邦联之后,陈新元在火车站看着铁路图,他发现德意志邦联的铁路系统竟然比法国发达多了!

1846年5月3日,经过三个多月长途跋涉的陈新元,终于抵达柏林。

普鲁士王国,是德意志邦联中最强大的国家,是欧洲列强之一,普鲁士在1834年建立了德意志关税同盟,除奥地利和汉堡外,全部德意志邦国都加入该同盟。这时候的普鲁士,事实上有了强大的凝聚力,只不过德语区内部尚有奥地利等国不愿意加入同盟。

陈新元抵达柏林之后,直奔普鲁士科学院,他想在这里做出一鸣惊人的事情。

“东方人?用的是英国护照?陈新元?原来你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东方化学家啊!”门口的守卫看了陈新元的名片,惊得合不拢嘴吧。

过了好一会儿,守卫才反应过来,他开口道:“我马上去通知狄利克雷教授。”

狄利克雷见到了陈新元,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就是来自东方的科学家,于是先考了几个问题,陈新元对答如流。其实不用说别的,就说陈新元的德语水平,也让这个德国科学家佩服不已,一个东方人,德语能说那么好。

看样子,这个人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来我们普鲁士?狄利克雷想到这里,开口问道:“陈先生既然持英国护照,为何不直接去英国,而是来到我们普鲁士?”

“因为我一些医药方面的理论得罪了英国所谓的医学权威,关于病毒感染之类的文章,被那些人视为伪科学,因为这个原因,我需要科学权威的支持。而普鲁士拥有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所以我选择了普鲁士。”陈新元回答道。

“欢迎陈先生来普鲁士!如果你在我们这里申请专利,我们非常欢迎!”狄利克雷十分高兴的说道,“对了,关顾问你问题了,快,里面请吧。”

走进狄利克雷的办公室之后,陈新元又饶有兴趣的同狄利克雷讨论了狄利克雷函数的问题,数学可是理化的基本功,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陈新元,自然早就懂得很多先人研究的数学理论,同这位著名科学家讨论起问题来,他是毫无压力。

随后,雅可比、莫比乌斯、库默尔等德国著名科学家也闻讯赶来。

德意志的科学家确实多,这个年代,就有那么多科学家了,难怪后来的德国能够诞生如此之多的新式武器。只可惜德国的体量还是太小了,两次和英法消耗,把自己耗死了。陈新元心里暗暗道。

申请达纳炸药专利的事情很快就办好了,德国人的办事效率很高,但德国人也十分严谨,不仅仔细翻看了几遍护照,而且他们手里拿着之前获得的陈新元几篇论文手稿照片,不让陈新元看到他们手里有手稿照片,再让陈新元对着印刷版的论文,让他抄写一段,认真对照了字迹之后,再让陈新元递交了技术文件,随后翻阅了一下档案,然后告诉陈新元,这个专利很快就能申请完毕。

“有了这个专利,我就能在德国开办炸药厂了吧?”陈新元问道。

说实话,陈新元根本就不想把达纳炸药的制作方法告诉英国人,想要削弱英法的力量,德国人是做得最好的。如果德国人能够在他的基础上发展出各种新式武器,那么英法有得苦头吃了。等到将来,德国人和英法开练的时候,英法发现德国的炮弹和手榴弹都比他们的威力大的时候,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不过短期之内,德国暂时不会和英法开练,至少得等到俾斯麦上台之后,真正统一了德国,那时候德国才会想到去喝英法抢殖民地。

原本陈新元还想亲自登门拜访德国武器专家约翰·尼古劳斯·冯·德莱赛,但没想到他到了普鲁士之后不到一个星期,德莱塞就来到柏林找他。

“陈先生,你在武器方面也很有研究,我今天来是想和你研讨几个问题的。”德莱赛开门见山就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