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华夏雄师

第75章 手榴弹和后装枪

约翰·尼古劳斯·冯·德莱赛,是一位六十岁的老人,看起来很慈祥的样子,谁能知道他就是发明了击针式后装步枪的人,而这种步枪在普奥战争中,把奥地利打得稀巴烂。后来的普法战争一开始,法国人也被打得满地找牙,虽然法军很快就换上了夏塞波步枪,但在克虏伯大炮的轰击下,法军惨败,包括拿破仑三世在内的被俘法军高级军官塞满德国人的火车车厢。

“陈先生,你发明的火棉火药炸弹,确实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武器。只是我有个想法,想和你探讨一下。”德莱塞说着,从自己的包裹着取出一枚手雷,不过奇怪的是,这枚手雷虽然头部还是圆形的,尾部就加了一根木柄。

“木柄手榴弹?”陈新元大吃一惊,“你们改进了我的炸弹?”

德莱赛笑道:“我们花了重金购买了鑫源堂产的炸弹,一共购买了三千枚,英国人也太黑心了,一枚炸弹居然要卖我们四十马克银币!那么贵的炸弹,一枚炸弹简直可以买到一支不错的步枪了!所以我们未经陈先生你允许,擅自拆开炸弹研究,我们自己仿制了炸弹,但在使用过程中我们发现,这种炸弹若是加了一个木柄,可以投掷更远。”

陈新元拿过木柄手榴弹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这种手榴弹的头部,体积明显比自己制造的手雷要小一圈,但后面增加一个木柄,总重量相差不大,都是一斤多重。

“这炸弹的头部小了,装药量是不是减少了?”陈新元问道。

“没有减少,因为拉火绳,引火管和导火索都放在木柄里面了,头部节省出的空间刚好用来装填火药。”德莱塞回答道。

“你们自己研制出了我的火药?”陈新元吃惊的问道。

德莱赛微笑着道:“那个简单,我们普鲁士也有不少化学家,根据拆开的炸弹里面拆出来的火药,拿去实验室研究,就知道怎么制造了。”

“天啊!我的专利费啊!”陈新元大叫一声。

德莱塞哈哈大笑:“陈先生,你不是刚刚申请了更厉害的火药?应该叫炸药了吧?以后我们瑟梅尔达兵工厂将会生产这种新式炸弹,还有但泽兵工厂、埃尔富特兵工厂都会生产这种新式炸弹。另外,我们的兵工厂还准备生产新式开花炮弹,这种炸药若是装填到炮弹里面,那炮弹的威力将会成倍增加。”

当年的普鲁士军队使用的大炮是腓特烈大炮,按口径算有六磅和十二磅两种,按照弹道曲线分为野战炮和榴弹炮两种,每个普鲁士炮兵连装备六门野战炮和两门榴弹炮。普鲁士的飞骑炮兵,是隶属于骑兵的炮兵部队,使用六磅炮,每一门火炮都由六匹精心挑选出来的战马牵引,可以跟上冲锋的骑兵部队,在抵近敌人之后,迅速架起火炮,给自己的骑兵强大的火力支援,给敌人予沉重打击。

“那么你们生产这些木柄手榴弹和开花炮弹,我能得到专利费吧?”陈新元问道。

“当然了,这是你的专利。而且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能在我们普鲁士投资兵工厂,我们普鲁士的各大兵工厂都欢迎你入股。”德莱塞笑着道。

陈新元看着木柄手榴弹,心中暗暗道:不知道为什么,德国人就是那么喜欢木柄手榴弹。想到这里,他又问道:“这种木柄手榴弹,除了投掷距离远一点之外,其他的还有什么优点?好像携带起来比较笨重。”

“一点不笨重,我们设计了专门的弹药袋,可以插入手榴弹。除此之外,我们的木柄和弹头是可以分开运输的,因为引火管和雷管的问题,合一炸弹容易不小心被引爆,我们的木柄可以旋下来,使用的时候再旋上去拧紧,这样更加安全。”

陈新元又提出了建议:“既然采取了木柄手榴弹,那么弹头没必要造成球形,可以使用圆柱形的弹头,这样和木柄更加匹配。而且你们的木柄可以拆卸的,使用圆柱形弹头,可以把多枚手榴弹捆在一起,用来炸毁敌人的工事城堡。”

“这是个好办法!”德莱赛拍手直叫好。

“我还想购买你们的击针式步枪,不知道德莱赛先生有没有携带实物过来?”陈新元又想起一个问题,于是提问道。

德莱赛转头,叫进来两名工人,让他们打开一口木箱。

木箱里面躺着两支步枪,正是普鲁士军队开始大量装备的德莱赛M1941式后装击针步枪。陈新元一眼就看出来,这种步枪采取了最先进的旋转后拉式枪机!

“去试一下枪?不知道这两支枪会不会漏气?”陈新元问道。

德莱赛道:“我知道我的后装枪,出废品率很高,很多枪漏气严重。但是我们出厂装备给军队的每一支枪,在出厂之前都经过严格的测试,保证没有漏气才会送去军队。当然了,这种枪若是用久了,枪机老化,也会出现漏气的现象。不过陈先生你放心吧,这两支步枪是刚刚出厂,而且经过多次测试的新枪,绝对没问题。”

陈新元看了那两名工人一眼,只见两名工人的手指头上都有伤疤,脸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疤,估计是测试步枪的时候火药气体漏气导致的。还有一名工人,一根手指头没了,很可能也是火药气体漏气被炸断的吧。

走到外面靶场上,一名工人在一百五十米外竖起了一块靶子。

“子弹?”陈新元伸出手。

德莱赛让工人打开一口木箱,他从里面取出几枚纸质弹壳子弹递给陈新元。

“会用这种枪吧?先拉起枪栓,往后拉,露出弹膛,把子弹塞进去,再把枪栓往前推,然后压下枪栓,这样就装填完毕了。很方便吧?比前装枪装填速度快多了。”德莱赛笑眯眯的向陈新元介绍他的得意之作。

这种子弹仍然是纸质弹壳的,击针在弹簧作用下,刺入子弹中心,雷汞引药就会引燃发射药,把子弹发射出去。

陈新元一拉枪栓,感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把子弹塞进弹膛内,又一推枪栓,然后闭合。随后他站着端起步枪,瞄准一百五十米外的靶子。屏住呼吸几秒后,轻轻扣动扳机。只听到一声弹簧和撞针的声音,击针扎入子弹内。

“砰”枪口喷出一团火光,一股弥漫的白烟腾起,陈新元只觉得步枪微微一震,紧抵着肩膀的枪托在肩膀上撞击一下。

“十环!”报靶的工人回来汇报。

陈新元又拉动枪栓,单膝跪地半蹲在地上,瞄准前面的靶子,扣动扳机。

“十环!”报靶的工人又报出了一个惊人的好成绩。

随后陈新元趴在地上,拉动枪栓,装填子弹,瞄准靶子,再次扣动了扳机,又是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准确击中靶心。

“这种枪,还能趴在地上装填子弹啊,我们都没有想过这一点。”几名德国科学家和兵工厂的工人对视一眼。

德莱赛欣喜若狂:“太好了!可以趴在地上装填子弹,而且装填速度又快,这种枪又能保护射手,又能最快的消灭敌人。”

手榴弹、后装枪,简直可以宣布排队枪毙战术已经落伍了,可以肯定未来的战争,将会是趴在地上匍匐前进,挖掘壕沟和散兵坑,采取全新的作战方式。

陈新元拆开一枚纸质弹壳子弹查看了一番,他发现这种子弹的雷汞引药不是在弹壳底部,而是在中间,所以需要一根很长的击针刺入弹壳中间,才能引发火药燃爆。于是他问了一句:“为什么不把雷汞引药放在弹壳尾部,做成底火?”

德莱赛回答道:“如果引药放在弹壳尾部的话,那么击针撞击引药的时候,雷汞引药会被往发射药中间撞击,松散的发射药,将会缓解了击针的撞击力,那样会增大哑火概率,所以我们把引药放在弹壳中间,刚好顶住坚硬的子弹后面,这样击针撞击的时候,保证有足够的冲击力,能让引药点燃发射药。”

陈新元略微思索了片刻,方才开口道:“如果能设计出金属弹壳,那么就可以省去那么长的击针。那么长的击针很容易出故障,击针扎入火药内部,一次次的火药燃爆,会缩短击针的寿命。若是采取金属底火的方式,可以延长击针寿命。”

“金属弹壳?”德莱赛瞪大眼睛,“那个制造起来将会耗费太多成本吧?金属弹壳加工的难度远超过纸质弹壳。”

“现在的技术可能还达不到,但是我想,迟早有一天,大量的金属弹壳将会取代了现在的纸质弹壳,到了那时候,威力更大的武器就能诞生。”陈新元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着,金属弹壳诞生之后,威力巨大的机枪也将诞生,那是多么厉害的杀人武器!

“以后会的!陈先生打算在我们普鲁士投资吗?”德莱赛问道。

“当然,我还想出去走走,多拜访几名制造枪炮的大师,把所有人联合起来,我们一起搞一家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公司。”陈新元回道。

虽然陈新元提出了金属弹壳的理论,可是因为技术上不成熟,真正出现金属弹壳是十年后的事情了,由陈新元、德莱赛、威廉·毛瑟和克虏伯等人联合投资的莱茵金属公司,生产出了毛瑟弹仓式步枪、手摇式机关枪、水冷重机枪、克虏伯后装大炮等新式武器,美国南北战争,成为各种新式武器的试验场,无论南军还是北军,都争着购买德国人生产的新式武器,用来大肆屠杀对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