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二章 谋定而后动

李自成主力留在南阳,洛阳总兵周桐城乘机收复洛阳南边的伊川城,与占据嵩县的李自成前锋李立威南北对峙数月。周桐城和李立威各自斗了几回,互有胜负,未见分晓。周收备接到属下将领袁承杰的消息,得知洛阳西面宜阳、韩城、洛宁一线皆被收复,大喜过望,命袁承杰挟连胜之威带兵增援伊川。

袁承杰接到命令,嘱咐兄弟孙贵好生看守宜阳县城,遇事与龙洛刀帮主田敬耀商量,不可独断专行。孙贵无不答应下来。袁承杰带上朱绮雯,以倪德寿为军师,统领一万人,带上三十万斤粮食前往伊川。

大军在路上行的两日,来到伊川城内。周桐城半年不见,头发白了不少。周守备再见袁承杰,看他沉稳干练许多,颇有大将风度。周守备下属曹克杰、陈峰都来相见。袁承杰把倪德寿介绍给大家,不过隐去他龙洛刀堂主的身份。周桐城的军队还有一万人,洛阳的粮食迟迟不到,他的粮食不足吃三天。袁承杰带来的三十万斤粮食解了周守备燃眉之急。

周桐城召集袁承杰、曹克杰召开军事会议,讨论下一步如何作战。目前李立威拥兵一万据守嵩县,李自成另派五千人栾川至嵩县之间往来运输粮食。李立威之前洛阳附近吃了大亏,如今用兵非常谨慎。官兵数度以小部兵马引诱,李立威皆不上钩。他与周桐城交战数次,小胜便不再追击,遇到官兵挑衅更不会主动出击。曹克杰为激他出城迎战,骂他缩头乌龟、软脚虾、脓包,将人世间各种胆小之物全套到他头上。李立威气定神闲,站在城楼上看你表演,一副打死我也不出来的表情。因此闯军活动范围离嵩县县城从不超过五里。周桐城率部强攻县城,无奈城池坚固,未能攻下。

面对这么个软硬不吃的李立威,曹克杰建议趁官兵现在有两万之众,再攻打一次嵩县县城。袁承杰认为不妥,他说道:

“兵法云十则围之。我们兵力未占绝对优势。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时不应冒险强攻。”

曹克杰从洛阳出来半年,寸功未立。袁承杰却顺风顺水的拿下五个城池。曹将军河洛第一猛将的招牌眼见不保,他心中颇为不忿。便以老将的口吻教训袁承杰道:

“叫你来就是一起想办法,不然我们干坐着能拿下嵩县?”

袁承杰自知曹克杰与自己不对付,没跟他计较。他对周桐城说道:

“周守备,属下建议先进军嵩县北面的田湖镇,看住县城北面门户。如李立威不出城迎击,我们可深入洛宁与嵩县之间的熊耳山,占据嵩县西南方向的天池山、大东沟一带,从侧后威胁嵩县与栾川的交通线。同时重新控制嵩县东面的汝阳县城。如此则形成对嵩县县城的三面包夹之势,官兵既有正面迎战又有纵深攻击。

如果李立威知难而退最好不过,否则我们便从天池山、大东沟出发攻击嵩县与栾川的中间地带,断其补给线。李立威后方不稳,看他能坚持多久。”

“你这样三路出击,不怕李自成大军北上各个击破?”曹克杰不屑的问道。

“从这段时间李立威表现来看,他是接到死命令不能主动出击,所以才一直龟缩在嵩县。我料他们不敢主动出击。”袁承杰解释道。

周守备从地图上仔细查看袁承杰所说的三个前出位置,颇为赞许的点点头,他说道:

“我军如顺利占领天池山、大东沟,田湖镇,汝阳县城这三地,我想李立威坚持不了多久。我们可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曹克杰问道:“周守备,同时占领这三块地方,得要多少兵力?我们不过两万人。李自成南阳城内八万人可还没动呢?”

周守备说道:“兵员是个问题,不可能没有侧重。承杰,依你之见如何分配兵力。”

袁承杰胸有成竹的说道:“我们可一明一暗两头行动。明线让曹将军率领五千人进占田湖镇。李立威最好不要出击,如出击我们便咬住他,痛打他一仗。他若不出击,曹将军便在田湖镇吸引闯军注意力。我们再向东收复汝阳城,如此一来,李自成北上洛阳最便捷一条路线被堵住,嵩县的李立威会感受到汝阳方向的压力。末将再从宜阳抽调些人,往西迂回洛宁方向,翻上熊耳山悄悄据守天池山、大东沟一带,预先埋伏好,这一条走暗线。如果李自成增兵,我们可从宜阳、韩城镇抽调人手协助伊川、汝阳的防御。”

周桐城完全同意袁承杰的想法,方略计议已定。官兵开始筹集物资,准备不日出发。此时暑气未消,行军打仗需随身携带水袋。袁承杰带着三十个手下,前往伊川城外四十里的牛羊峪收购储水的羊皮囊。回来路上经过一家酒肆,大家不住往酒店里看。袁承杰明白平日军中没机会喝酒,部下们肚中的酒虫开始叫唤了,便下令全体进去喝酒。官兵们进去一下把酒桌全部坐满。掌柜的一脸忧虑的走过来,向袁将军深深一揖,说道:

“军爷,我们乡野小店,拿不出那么多酒,望军爷别处去喝吧。”

袁承杰亲兵柳庆呵斥到:“岂有此理!哪有赶客人出去的道理。你怕我们给不起酒钱吗?”柳庆说完拿出一锭银子,扔到桌上。

掌柜的看也不看银子,回绝柳庆道:“军爷见谅,小人确实不能卖酒给您。”

袁承杰问道:“为何不能?你说出个道理来,我自然不让你为难。”

“本店规矩,酒水一概不卖官兵!哪怕你是将军、元帅。”门外一人走进来高声说道。袁承杰看来人一脸匪气,眼神凶悍。额角一条刀疤从眼角一直划到耳后,显然是绿林中人。

袁承杰坐下来,笑着问道:“好汉想必是店主人吧?我们是洛阳守备周桐城的部下,想到贵店买碗酒喝,不知有何不可?”

那汉子并不理会袁承杰,对掌柜的说道:“今天不做生意了,赶紧清客关门。”

袁承杰的手下见此,齐刷刷站起来,准备动手,被袁承杰拦下。一人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我们喝你一碗酒怎么了?用的着摆脸色给人看吗!”

“酒店我开的,爱卖谁谁,我说了算!现在请你们出去,我要关门了。”那汉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官兵们强忍怒气,被袁承杰带出门外。柳庆大声道:“酒没喝到,倒先吃一肚子鸟气!我看是家黑店!回头找官府来查抄掉!”袁承杰心中虽极为不快,毕竟是买卖,讲究两厢自愿,不好强求。

官兵们继续赶路,没走出多远,后头一人赶来,却是酒店掌柜的。他跑到袁承杰跟前,弯腰赔礼道:“军爷大人有大量,小人的店主人感激不尽。这五两银子请军爷们别处喝酒去吧。”说着递上来五两银子。

“我知道你们有难处,可否说与我们听听?”袁承杰没去接银子,和气的说道。他觉得刚才店家虽说态度蛮横,倒是个讲道理的人。掌柜的见周围没有别人,便将缘故说与袁承杰听。

原来此处地下秩序由一个叫断魂谷的组织控制。该组织老大不知何故,最近与洛阳官兵交恶,下令所有店家不可与官兵交易,否则杀无赦。

“他妈的!谁给他嚣张的底气?龙枪帮、伊洛刀都得给我们将军一个面子。别说小小的断魂谷了。”袁承杰另一个亲兵梁钦铭说道。

掌柜的赶紧劝道:“军爷快休这么说,这断魂谷后台厉害的很。我听说断魂谷上头有个什么静云山庄。静云山庄全国各处都有帮派势力。”

袁承杰自忖静云山庄一定是知道洛阳官兵将龙枪帮、伊洛刀收编,心生恐惧。故号召下属抵制洛阳官兵。眼下忙着与李自成打仗,袁承杰暂无余力去惹什么断魂谷、静云山庄。便与掌柜的道别,回伊川城里去了。

次日一早曹克杰便领五千人往田湖镇赶去。袁承杰带着自己的一万人不远不近的跟着。田湖镇离嵩县不过二三十里,曹克杰一旦占据此处,便如同看门狗一般挡在嵩县前面,有得李立威难受。曹将军慢悠悠走的两天,来到田湖镇,镇内并没有李自成的人马。他便沿着镇南空地安营扎寨,与嵩县遥遥相对。袁承杰在曹克杰身后五里地面安营,随时准备截住出击的李立威军队。两队官兵田湖镇一带待了三天,不见李立威出来。此时的李立威如临大敌,正在城内紧张的备战。他以为官兵又要来攻城,那还敢主动出击。

周桐城得到前线消息,田湖镇无战事。他命袁承杰执行第二步计划,挥师向东,收复汝阳城。袁承杰择日一早出发,走了一整天,临近黄昏赶到汝阳城外。

汝阳城倒没什么势力占据。城内百姓和一些没逃走的财主主动联合起来。一边出力,一边出钱粮,自发巡查城防,看管城门。袁承杰一万人来到护城河外时,城门早已关闭,吊桥高高升起。城内百姓以为李自成攻来,早早做好防御。

袁承杰叫人喊话,说自己是洛阳守备周桐城的部将,奉洛阳太守之命收复汝阳。城内的人以为是李自成的诡计,想赚开城门,说什么都不肯开门。袁承杰没办法,只好退后五里城外扎营过夜。

次日袁承杰派出两个信使,请城内派人来营中查看,核实他们是否是李自成的军马。两个官兵去城门外等了半天,城内总算出来一个白头发的老者,跟着两人来看敌情。老者见到袁承杰,自我介绍道:

“在下冯渊民,本县人士,见过将军。”

袁承杰简单介绍一下自己,说明是周桐城的手下。

“将军当真是打败李自成先锋的袁承杰将军?”老头听袁承杰自报家门,颇为意外的问道。

“老先生,正是在下。”袁承杰笑着说道,“不过我没办法证明自己是袁承杰。”

冯渊民沉吟一下,笑道:“这个倒也不难。请将军稍等几天,我派人去伊川城内向周守备问明情况,即可放将军进城。”

袁承杰说好,他让倪德寿随冯渊民的人同去伊川核实。

冯源民曾做过几年山东郓城县令,因朝廷筹集“辽饷”支持辽东作战,税赋日益加重。冯渊民不能从地方豪族手中加税,又不忍加重百姓负担,被上司认为不称职,免职赋闲在家。半年前李自成十万大军来袭,汝阳知县带着城中守军撤往洛阳。没想到李自成并未进犯汝阳城。偌大的县城没人管理不成,故城中推举冯渊民暂时主持局面。

洛阳官兵城外等了四天,倪德寿他们回来了。城中的冯渊民得到周守备确证,袁承杰他们才得以进城。袁承杰见冯渊民做事清廉,考虑周全。仍然以他为尊,主持县内事务。

曹克杰在田湖镇,天天伸长脖子等着李立威来砍他,李立威如冬眠的狗熊,就是不出窝。曹克杰没办法,只能干耗着粮食。

袁承杰见此便向周桐城请示,自己取道前去洛宁,偷偷占据天池山、大东沟一带。周桐城回复同意后,袁承杰先派人去宜阳、韩城,命赵诚去镇守宜阳,于六谷回韩城,另调孙贵来汝阳替自己。孙贵等赵诚到宜阳,交代清楚。便带着宋力勇和自己宠信的美人,一路赶往汝阳。

等孙贵来的十多天时间,袁承杰兵分四路,将县城四周方圆六十里范围内的十来个乡镇清理一遍,剿灭贼寇、恶霸首恶分子三四百人,余众大部分为混口饭吃而被裹挟的流民。袁承杰进行整编,其中两千多人归顺了官兵。袁承杰各乡镇选择乡贤治理,建立基层政权,汝阳县的治安大为好转。

孙贵赶到汝阳,袁承杰交代他不要主动招惹李自成,只有曹克杰需要帮忙时,才能出兵去嵩县方面。县内事务依冯老先生意见处理,孙贵一一答应下来。城中原有一千余乡勇,袁承杰收服两千余流民,合计一万三千多人。汝阳城内的粮食仅够大部队支撑一月,袁承杰便带走六千旧有人马,给孙贵留下七千人守城。

袁承杰领着队伍,带上倪堂主,朱姑娘,途径伊川城,休息一晚。袁承杰想将六千手下交与周桐城,可伊川粮食更不足,已经不足吃上十天。如此下去如何与李立威对峙?周守备天天派人往洛阳催粮,总不见粮食运来。袁承杰只得带人回宜阳,又从宜阳给周守备运来三十万斤粮食,足够他和曹克杰再支撑一个半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