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五章 乘虚而入

城中军民有孙贵近六千官兵增援,信心大增。汝阳城虽则只一个西门还可以进出,晚上孙贵不敢大意,教手下四个城门同等警戒。刘忠敏的队伍攻击两天一晚,确实到了极限,这晚未再攻来。城里城外两边人马好好休息一晚。次日一早,孙贵正等着刘忠敏来攻,没想到手下来报:李自成军队挥师向东,往嵩县方向去了。

孙贵怕对方有诈,不敢贸然出击。半日之后得到确切消息,果然农民军往嵩县退去。如此汝阳的警报才解除。

刘忠敏撤军前一晚,思虑到半夜,觉得这伙人不像本地守军。他们作战勇猛,阵型稳固,倒像叫李立威吃败仗的那批官兵。他本以为汝阳空虚,用调虎离山计夺取不成问题。谁知城内死守,城外有强援。刘忠敏不敢再托大,觉得应及早与李立威汇合。否则更多援兵过来,一万四千人有被合围的危险。因此他次日一早带队轻装往嵩县撤退。

孙贵出城,从李自成军队营帐中搜罗出八九万斤来不及带走的粮食。叫人查验没什么问题,便运进城中。田湖镇官兵只有六千,李立威、刘忠敏合兵后,超过两万四千人。孙贵担心周师叔那边的安危,遣返三千人回田湖镇。孙贵用一周时间,恢复对汝阳全境的控制,各乡镇选练乡勇,组织地方警戒力量。城内扩充兵力至八千人,加紧训练备战。

孙贵立马着手修复城门,加固城池,同时抚恤死伤军民。冯渊民兑现承诺,将县城库存银两拿出部分,赔偿拆除房屋、征用酒水等物资的商户。宋力勇引荐那个酒馆伙计谢阿三。孙贵见了嘉奖一番,留他军中效力,当自己的参谋。只是觉得阿三名字太土,叫不上口,替他改名叫谢汝徳。

谢汝德从体制外的打工仔摇身一变,当上了八千官兵的高参。可不是高级公务员嘛!城中官绅豪族凡是宴请孙贵,孙贵必然带着宋力勇和谢汝德赴宴。谢阿三俨然跻身汝阳上流社会。南门边上的酒馆老板,每次见谢汝德经过南门,总是笑脸相迎,主动打招呼道:

“呦——,谢爷!您上哪公干啊?来来来!店里喝两瓶!我请客,我请客!”

谢汝德觉得很不好意思,简直受宠若惊的说道:“掌柜的,我真有事,改天喝!改天喝!”推辞着走掉了。

要换作从前,酒店老板见着谢阿三总是如此口气:

“阿三!又坐着偷懒!快给客人倒酒!”

“阿三!饭呢?听到没有!你耳朵聋了?教客人等这半天。”这真是“运来铁成金”,从此翻身是个人物矣。

话说谢阿三家境贫寒,之前别说娶媳妇,连养活自己都将将够。他老母亲见儿子二十好几,还打着光棍。便央邻居张婶给说媒,不拘人家,凑合着找个媳妇就成。张婶知道谢家掏不出几个钱,别说彩礼,估计连媒钱都得欠着。便不把谢大娘的嘱咐放在心上。她背地里说起谢阿三,总是一脸不屑:

“谢阿三那个穷小子,又穷又懒!还娶什么媳妇呦。谁给她当媳妇,那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啦!”

现如今他谢阿三成了谢汝德,孙贵孙大将军的红人,汝阳城中排得上号的大人物。张婶看他的眼神都变了,谢大娘耳边软磨硬泡的,说是要给大侄子介绍大家闺秀。张婶一拨接一拨的带不同人家的女方介绍人过来,谢家的门槛快要被踩扁。按张婶的话说:“想嫁到您谢家的闺女,得从南城门排到北城门!只等大侄子您点头呐!谁要能嫁给您,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哦!”

好在孙贵吃袁将军的管教,不敢再胡作非为。他自己对手下要求严格,谢汝德倒没有飘飘然起来。

田湖镇是一个依湖而居的大镇,东面靠着一千多亩的狭长湖面,镇上人口超过一万。曹克杰依湖沿镇南边扎营,见李立威久不来攻,发动镇上居民和手下,西、北两面挖壕沟,引入湖水护卫。一月时间已成一条一千两百米长,宽十米的四米深沟。壕沟将田湖镇北面、西面封锁起来,留下南边四五百米口子出入,由官兵扎营守住。

周桐城田湖镇每日徒劳的空耗粮食,李立威死守不出。没几日刘忠敏撤进嵩县,嵩县人马陡增。虽有孙贵派来三千援军,官兵不过九千人,刘忠敏见势便蠢蠢欲动。周桐城既担心田湖镇的安危,又怕刘忠敏绕过他们直接夺取伊川,毕竟伊川县城只留两千人防守,便令袁承杰从宜阳派人增援。

袁承杰此时人在洛宁,请龙洛刀泰山堂堂主傅青云出马,从宜阳赵诚处领三千人驰援伊川县城。刘忠敏每日只派小股兵力骚扰探查田湖镇,周桐城兵力悬殊,又上过他一回当,不敢大意。教曹克杰坚守不出,等袁承杰的人增兵伊川后再做打算。

刘忠敏试探六七日,不见田湖镇守军出来。侦察得知田湖镇不过九千官兵,伊川县城仅两千守军。便放心大胆出击,率领一万人绕过田湖镇,直奔伊川县城而去。刘忠敏打算的很好,你们官兵不是不出来嘛,我去你老巢伊川撒野,看周桐城如何。

周守备闻知大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此时袁承杰接到命令,他派出的领军将领傅青云刚至韩城。伊川守军只能靠自己据城守卫。周守备是进退维谷,如要派兵回追刘忠敏以增援伊川,田湖镇只能放弃。嵩县城内一万多人便会尾随而至,咬住自己的尾巴或夺取田湖镇。周桐城思前想后,觉得必须拖住刘忠敏,为伊川守军赢得时间。他急命人往汝阳,叫孙贵派兵四千支援田湖镇,挡住李立威的部队。自己带着五千人追赶刘忠敏而去。孙贵正好将汝阳全境完全控制,他携谢汝德,抽调四千人赶往田湖镇。留下宋力勇领四千人负责汝阳城防。

李立威事先得了刘忠敏授意,时刻打探田湖镇官兵消息。得知官兵大部队出击追赶刘忠敏,周桐城前脚走,李立威后脚亲率一万人往田湖镇攻来。曹克杰早有预判,留三千人镇南边防守,一千人看守北边、西边壕沟。他又动员一千百姓,帮助守护壕沟。

李立威三面出击,两路佯攻,集中九千人攻击镇南官兵。他晓得对手的厉害,吸取刘忠敏攻汝阳的教训。持续不断攻击一处,非要撕开一个口子不可。曹克杰自是一员猛将,岂肯轻易让出营寨。他亲临一线指挥,督促士兵力战不已。攻守双方苦战一整日,营门几度易手,还是被曹克杰夺回。不过双方伤亡很大,均已减员超过一千人。李立威将争夺镇南营寨人马分为六千人、三千人两批次。计划不分昼夜,晚上用体能充足的三千兵力彻夜攻击,务必拖死拖累官兵。

曹克杰经一日苦战,镇南面不足两千守军,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正疲乏困倦之时,李立威的人又来攻击营寨。曹将军心中骂道:好你个李立威,早前怎么叫骂都不来攻打,缩头缩脑萎靡不举。如今夜以继日不眠不休,用印度神油了吧?曹克杰无法,只得教守护壕沟的一千官兵来营寨与白天力战不休的一千人换岗。好在农民军不过三千人,曹克杰手下拼尽全力,勉强保住营寨不失。李立威的人攻了一晚,丢下四五百具尸体,无功而返。

李立威的目的达到了,曹克杰的人亦伤亡近四百,全部兵力仅仅两千五百人。次日一早,曹克杰将连续一日一夜作战的六百人换去守卫壕沟,命一千九百人集中营寨门口,准备拼死一战。

李立威经过一日一夜消耗官兵,认为时机成熟,早饭后集中六千人再次攻击镇南营寨。曹克杰的人抵抗一阵,难以守住营寨。分成两队交替撤离。官兵退入田湖镇南入口,曹克杰清点人数,官兵余下一千五百人。农民军占据官兵营寨后士气大震,继续往镇上攻来。曹克杰命人守住镇南部四个街口。招呼镇守壕沟的六百人赶来构筑第二道防线,打算堵住街口层层设防抵抗。半上午激战,镇南入口处全线失手,官兵匆忙退守第二道防线,沿着砖木、沙土堆积的街垒坚守。

此时曹克杰全部兵力已不足两千,孙贵援军迟迟不到。他估计今日可能难逃一劫。曹将军向手下作最后的动员,他带着决绝的表情说道:

“兄弟们,我曹克杰一生杀贼无数,从没怕过谁。今天闯贼仗着人多势众,妄想夺取田湖镇,将我们赶尽杀绝。先问问我手中的雁翎刀答不答应!我曹克杰一息尚存,定杀贼不止。汝阳援军正在路上,只要我们守住这道最后的街垒,胜利必然属于我们!”官兵们听完想到汝阳方面有增援,来了精神,操起刀枪,依托街垒继续死守。

李立威突破镇南几个街口后,集中全部兵力八千余人,一波一波的冲向街垒。曹克杰的弓箭早用光,他命令手下占据四条街道的街垒高处,用刀枪居高临下抵住敌军,拼得一人是一人。李立威心里有底,现在进入巷战,完全是在拼人头。官兵这点人两个小时之内便将耗光,他可以信心满满的坐等曹克杰投降。

李立威向街垒里面的曹克杰喊话:“曹将军,你这样死守下去白白送了手下兄弟们的性命。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皇帝都自身难保,你还为他卖命干啥?闯王很欣赏你,不如早点投降,跟着闯王干吧!”

曹克杰一听便回骂过去:“大胆狗贼!我堂堂朝廷命官,岂会与一帮鼠辈同流合污!官兵援军马上杀到,你不如早早束手就擒!”

李立威见劝降不成,指挥手下继续猛攻。正当农民军轮番攻击镇内第二道防线时,孙贵已抵达田湖镇外。他昨日傍晚接到命令,行军半夜妥妥的睡了一觉。孙贵向来看曹克杰不顺眼,当初他们兄弟俩从山贼三哈子手下救出曹克杰,反倒遭了恶。孙贵心想,曹克杰你强你多顶会!老子从精神上支持你。至今日清晨吃过早饭,孙贵才继续赶去田湖镇。此时的曹克杰濒临崩溃的边缘,身边只有一千余人,堪堪撑住四个街垒。他心里直骂孙贵见死不救,问候天上的孙大娘不下百遍。

李立威的七千六七百人进占官兵营寨,冲进镇南部,不防备背后一支人马掩杀过来,他只得分兵四千对付镇外援军。孙贵用老招数,一阵弓箭齐射之后,亲自领着两千长枪兵往营寨突击。李立威的人守住营寨门,用弓箭回击,射住孙贵的人马。谢汝德一看营寨暂时难以冲进,建议孙贵派两千人继续佯攻一阵,自己领着两千绕道镇北。叫壕沟对面扎木筏接他们进镇。曹克杰知道外面孙贵援军赶到,大喜过望,又挺了过来。他忙教镇内居民拿木料,扎成五个木筏子,一个木筏能站六个人,来回摆渡孙贵的人。谢汝德带着三百人先过了壕沟,立马冲到街垒前。

李立威的人守着营寨不出击,被孙贵的两千人牢牢看住。镇内守军人数越来越多,开始反击农民军。李立威的三千六百多攻击部队抵敌不住,开始撤出镇外,退往营寨。谢汝德见对方凭借营寨顽抗,教曹克杰指挥镇内两千五百余人。自己领着八百个手下,从镇北过了壕沟,又回到镇南边孙贵这边。南北官兵合力,把李立威七千六百人给牢牢堵在营内。

营寨东边是田湖,西边是壕沟。北边被曹克杰两千五百余人堵住镇南街口,南边被孙贵两千八百人堵住营寨出口。李立威进退维谷,惶恐不安,害怕再次惨遭毒手。

历史长河往往青睐悲剧,一再上演重复的悲剧,而吝于多给点幸福。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王朝的由盛而衰,故事人物层出不穷,情节往往雷同。土地兼并,饥民造反,推翻上一个坏皇帝,拥立一个好皇帝。好皇帝的徒子徒孙再变为坏皇帝,周而复始。李自成不巧,正是这样被历史选中的幸运儿,他的使命便是结果大明王朝。他如同爆竹的火引子,点燃自己引爆大明这个矛盾重重的爆竹。只不过附着在大明牌爆竹上的芸芸众生,如同火药被纸管包住,正被官兵们阻隔着,无法同时引爆。李自成要做的便是,冲破官兵的阻隔,直达药芯。

田湖镇的官兵只是一个小纸管,可李立威捅不破。幸亏曹克杰修筑营寨时为防止火攻,特意用土墙浇筑营房,屋与屋之间间隔宽松,不至于来个火攻便火烧连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