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六章 反伏击

打了一下午仗,官兵与农民军僵持不下,谁也没能吃下对方。临近傍晚,孙贵也累了,战事停歇。孙贵自己绕回镇内,他和曹克杰一合计,觉得李立威极有可能晚上突围。他建议曹克杰增加一千镇内居民,公然当做官兵模样,强化镇南口的防御。弱而示之强,迷惑敌人。自己带走一千官兵绕回镇外,准备对付李立威出逃。曹克杰现在仰仗孙贵才得救,他自然照孙贵说的去做。孙贵带一千人渡过北面壕沟,悄悄增援南面。

孙贵自忖李立威集中七千余人强突自己这边,三千八百官兵无论如何是挡不住的,他不知该如何布防。谢汝德出了个点子,让他偷偷撤回临湖一带的官兵,故意东面留出一百多米的口子。让对方沿湖边逃出一部分,官兵集中力量看住西侧阵地。

后半夜李立威的人果然冲出营寨,往孙贵阵地突围。他们想趁晚上突击南面,夺一条路逃往嵩县。农民军来回冲击官兵阵地,见官兵阵地左侧反击凶悍,右侧靠近田湖一带没什么防御。李立威便命全军转向东侧攻击,沿湖边一个缺口突围出来。孙贵估摸着对方突出去一半人,一声令下,带着手下挤压过去。李立威余下三千多人尚未跑出孙贵阵地,出口一下被孙贵部下封住。此时镇内的曹克杰部趁农民军撤退,火速出击占据营寨。剩下的三千多闯军无所屏障,被官兵前后围困。

农民军连续作战两天,疲于奔命。好不容易跑出去,谁还想往回跑,救援落在后头的人?李立威冲在前头,更不知后面有多少人跟上。此刻三十六计走为上,能跑出多少是多少,晚了怕援军越来越多。他领着四千人夺路狂奔,连夜跑到嵩县,总算嵩县县城平安无事,他得以进去休整。

留在田湖边的三千六百人,被孙贵和曹克杰三面包围,背靠田湖无路可走。他们再退一步只好下湖去捕鱼或被鱼捕。孙贵冲杀一阵,天色渐明,便止住手下,备晨炊准备吃早饭。

本来曹克杰营寨中的粮食所剩不多,好在李立威占据官兵营寨时,随军带的粮食全搬进来。现在营寨内倒有十五六万斤粮食。李立威昨夜出逃,为行军迅速,放弃辎重和粮食。这份大礼官兵却之不恭,照单全收。这下可苦了被围的农民军,他们见对面官兵津津有味,吃着自个们留下白面和的馒头。他们砍杀半夜,饥肠辘辘的以口水充饥。这真是本来世界上没有饥饿,别人吃的多了,你便饿了。

孙贵的人见状喊话道:

“农民军兄弟们!赶快投降吧,我们这里有白面馒头吃。”

那些人的头领有两个,他俩商量一下,绝不肯投降。便对众人说:

“别怕!李立威和刘忠敏会回来救我们。”

孙贵继续死死围住,熬到下午,三千六百人又累又饿。有两百多人直接跑到孙贵这边投降了事。孙贵对两百多降兵好好招待,让他们边吃馒头,边在阵前喊话,以瓦解敌军。陆陆续续又有七百人偷偷跑出阵地,向孙贵投降。到了傍晚,剩下两千七百人,一天一夜没有吃饭,饿的头晕眼花,许诺的援兵一个没来。他们开始哗变,拘押自己的两个头领,集体向孙贵投降。

孙贵派兵押三千六百人进营寨看管起来。他和曹克杰很担心周桐城的安危。因李立威在嵩县尚有实力进犯,田湖镇上俘虏众多。两人不敢擅自分兵去救援伊川,仍然待在田湖镇等消息。曹将军吃此一遭,赖孙贵死里逃生,更缴获众多俘虏和粮食,便对他格外服气。孙贵这边,对谢汝德的计谋颇为佩服。自此往后,愈加倚重他。

刘忠敏虽领一万人长驱直入伊川,心里到底没把握。毕竟深入敌后,没有退路。一旦援兵四至,想再退回难了。他尚未打定主意攻打伊川,不急于行军,只看官兵的反应再作下一步行动。当刘大将军探知,后边周桐城领五千人尾随而至,果断放弃攻城。离伊川县城三十里地停止北上,他在伊河以西的鸣皋山麓埋伏下来,专等周桐城过来。

鸣皋山地势雄伟,诗经有“鹤鸣九皋,声闻于天”之句,赞其巍峨耸立。刘忠敏依托山势,隐藏在去往伊川必经之路旁的山弯里。周桐城领五千人匆匆赶到鸣皋山下,冷不防一拨人马从山中冲出,呼喊着杀向官兵,来的正是刘忠敏的队伍。刘忠敏一万人奋勇向前,将周桐城的队伍冲散,截断为二部分。官兵们前后不能照应,后半部两千人迅速被刘忠敏的人包围起来。

周桐城骑马领军在前,急忙飞驰回去,催促三千前军往回冲杀,解救被围的两千人。刘忠敏一万人四面的包围圈尚未稳固,被周桐城三千人杀个回马枪,冲破一个口子,两千被围官兵趁机突围。刘忠敏到手的肥肉岂可轻易放弃,率领一万人紧追不舍。

周桐城指挥全军往北边伊川县城撤退。他亲自指挥两千人断后,派陈峰指挥前面三千人。刘忠敏看官兵往伊川县城方向撤退,想乘机追亡逐北,一举拿下宜川。便命令手下追上去。农民军正面被周桐城的两千官兵阻截,刘大将军急令左右各出三千人两侧迂回包夹上去。周桐城眼看官兵又有被包围的危险,决计不退向伊川。他喊住手下,全部往右侧鸣皋山突过去。官兵突围方向一变,摆脱了追击的农民军。离鸣皋山麓不过两里地,他们全力冲去,右侧只包夹上来一半敌军,一千五百名刘忠敏手下抵挡不住,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刘忠敏发觉这支官兵滑的像泥鳅,自己一再失手。刘大将军看得上眼的人不多,当然女人除外。他这会觉得周桐城是个人物,有心要与他较个高下。刘忠敏看官兵们要上山,忙命令手下改变追击方向。农民军大部队调整方向往东追上来,周桐城领着一千名弓箭兵押后。他分左右两拨人交替掩护后撤,边射边退,拖慢农民军追击速度。

跑在前头的官兵们冲进鸣皋山,选择一处险要的山坡爬上去,恰好一侧山坡上有山涧水流出,有水便能活下去。周桐城叫官兵据守山坡高处,背靠身后山崖,打算据山势坚守。刘忠敏的人如潮水一般涌到山坡下,迅速将官兵团团围住。周守备清点人数,损失近五百人,主力尚存。官兵身后山崖上有股清流泄下,正好供四千五百余人饮用。官兵们随身带着三日干粮,周桐城认为依着山坡高处,居高临下对付刘忠敏三五日不成问题。届时等伊川县城有援军便再突围出去。

刘忠敏看周桐城的队伍退上山坡,山后面是高崖,没有退路。他想趁官兵立足未稳,抢下山坡高地。便催促手下轮番往山坡上猛攻。周桐城的队伍石头、弓箭一齐下来,农民军抵挡一阵,丢下三百多具尸体,第一次攻击败下阵来。刘忠敏换一拨人继续往山上冲击。

鸣皋山多处山形险要,周桐城先下手为强,占了此处山坡高地。高地下虽是缓坡,但植被不多,没有什么林木遮蔽。农民军往上仰攻,完全被官兵压着打。刘忠敏白天几次冲锋未打下来,反倒损失七八百人。他想晚上再试一试偷袭。夜里山中不时听的豺狼的长啸声,在山谷中回荡着。山上山下的人听的毛骨悚然。周桐城不敢大意,叫手下收集杂草、荆棘,高地上燃起一堆火来,派人轮流看着山下动静。

后半夜刘忠敏派出两千人,趁着夜色偷偷爬上山坡。临近高地二十来米左右,官兵点燃的火光可照见下面人影。守卫官兵忙呼叫道:

“不好!敌军偷袭!”

农民军见此皆一跃而起,往高地上冲。周桐城早有准备,五百弓箭兵依着岩石借助火光一阵劲射。冲在前面的五六百人死伤大半,冲上高地仅仅一百来人,被官兵围住,片刻功夫绞杀干净。后面的一千余人,眼见前面的人没有得手,高地上弓箭、石头一阵乱射,上去又是白白送死,便不敢再往上爬。刘忠敏只得下令退兵。

次日天明,农民军不甘心失败,又来攻击官兵的高地。周桐城这次信心十足。他下令全体人员:

“给我扔石头!全体扔石头!”

四千多官兵就地取材,搬起大大小小石块往山下猛砸。刘忠敏看官兵不再放箭,以为周桐城手里箭支所剩无几。命令全体出动,往山坡上快速冲锋。山下八千多人,漫山遍野的跑上来,石头能砸中距离不过三四十米,毕竟伤亡有限。敌军前锋三千人已抵近至官兵脚下二十米远。

“弓箭兵,全体放箭!”周桐城一声令下,一千弓箭兵飕飕的弯弓射箭。农民军冒着箭雨猛跑一阵,想突上来。无奈官兵们环着高地布置一圈弓箭兵,没有什么空缺处。冲到离高地不过三四米距离的时候,十成人马跟上的不足三成。约有千人跑上高地,两千官兵以逸待劳,长枪早等着他们。没等他们喘口气,一批批长枪矛头刺来。冲上高地的农民军未能前进几步,便被官兵一个反冲锋,赶下高地,纷纷败逃。高地上、山坡上哀嚎阵阵,到处是死伤农民军的尸首。官兵们对着溃逃的农民军又是一阵弓箭追杀。

这轮冲击,刘忠敏损失惨重,一千四百余人山坡上丢了性命,他手上兵马只余下七千五百人。周桐城损失不足三百人,手下四千二百余人,屡战屡胜,信心满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