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八章 正房归位

袁承杰在洛宁县城等孙慧欣的这几天,韩忆孙天天晚上过来陪他同床共眠。原来她与郭子兴好了一个多月,郭堂主不想为她与结发妻子离婚,只想与她保持情人关系。她堂堂一个龙洛刀副帮主、下任轮值帮主,竟然沦落到只能做人家小三?这让韩帮主很生气,她找个理由把郭堂主派遣到郑州抢地盘去了。郭子兴觉得韩帮主给自己压力太大,乐得带着妻子儿女去郑州,躲她远远的。

袁承杰少了一个情敌,立马一个富家子弟替补上来。洛宁县城一个马财主的儿子马仲英,长得人高马大,尚未娶妻。他初见韩忆孙,便惊为天人。整天没事找事的往她府上逛,见着韩忆孙便如蜜粉采蜜一般粘着韩忆孙。要是一日没见着她,如同失魂落魄一般。韩忆孙正好处在空档期,乐得与马公子耍。要不是袁承杰来了,也许立马就从了他的愿。如今韩帮主白天与财主儿子周旋暧昧,欲擒故纵。晚上陪袁承杰享受床第之欢,毫无违和感。

这日刘大柱护送孙慧欣来到洛宁县城,他还把关押的原龙枪帮五个刺客一起带来,为首一个名叫郑立的,是五人的带头大哥。韩帮主摆了一桌子菜,给他们接风洗尘。袁承杰把五位刺客当做义士一般接待,叫韩忆孙好好重用。韩忆孙早在渑池便与他们熟悉,打算留在身边当做亲信。

饭桌上,孙慧欣知道了她和韩忆孙的姐妹关系。不过自己对韩姑娘的做派没什么好感,对她怎么都酝酿不出亲情来。韩忆孙因为袁承杰早属意于孙慧欣,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心生妒忌,也不觉得亲昵。孙慧欣坐在袁承杰身边,问他道:

“承杰,我爹去哪里了?”

韩忆孙听见孙慧欣叫的亲昵,接话说道:“爹和我弟邯大启去找尼姑庵,这都一个多月了还不回来。”

孙慧欣听韩忆孙说什么尼姑庵,十分不解。袁承杰便将前因后果与她解释,说是去找韩帮主的娘。

“说起来,你和邯大启算一家人呢。”袁承杰对孙慧欣说道。

“她俩可不是一家子,我和邯大启才是呢,我们是一母所生。”韩忆孙分辨道。

袁承杰想想他们三人的关系确实比较复杂:两个女孩之间是同父异母,韩帮主与邯大启是同母异父。论起来孙慧欣与邯大启确实没有亲缘关系。

孙慧欣便跟袁承杰说:“明天我跟你走,一起去找我爹。”袁承杰打算大军出动的时候,顺带去找他们两个,答应带上孙慧欣。韩忆孙听到,脸上满满的醋意。

“妹妹,你去干啥呢?袁将军是去打仗的,又不是旅游。你跟着他会很危险,还让他分心。我说你省省心,呆在我这里吧。”韩忆孙大姐一般教训道。

孙慧欣不说话,她打定主意要跟袁承杰走。

田敬耀爽快的说道:“韩帮主有啥好担心的,我们一帮爷们可不是吃素的,绝不会叫孙姑娘损失半根毫毛。”孙慧欣颇为感激的看了田敬耀一眼。

袁承杰有六、七个月没见孙慧欣,如今她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姑娘,出落的更加水灵。穿着夏天的轻薄衣服,更显得身材曼妙,撩动人心。晚上孙慧欣与袁承杰单独相处,她先问道:

“你怎么半年多没一个消息回我?知不知道人家多担心你!”

袁承杰摸着孙慧欣白皙光滑的脸,孙慧欣倒不躲避。袁承杰说道:“我这半年主要忙着打仗,疲于奔命。现在局面稍稍安定,这不想你,叫人接你过来。”

孙慧欣芜尓一笑,袁承杰灯下看美人,越发觉得迷人。他便搂着孙慧欣的腰,与她亲昵起来。孙慧欣觉得自己已然许给袁承杰,早晚是他的,也顺着他的意。袁承杰一把抱起她,放到床上,两人如胶似漆过了一晚。

韩忆孙知道孙慧欣今晚留宿袁承杰房里,睡着她睡的床,享用她用的男人。心里如千百只蚂蚁咬啮一般难受。她想索性各玩各的,派手下连夜叫马公子过来。马仲英夜里被韩帮主召唤临幸,喜不自禁,屁滚尿流的立马赶来。他伺候的韩忆孙舒舒服服,芳心大悦,再不以袁承杰为意。

这日一早,袁承杰带上田敬耀、刘大柱、孙慧欣,出发去天池山、大东沟。一万五千官兵兼龙洛刀帮众,携二十日口粮,渡过洛河。大军行得五六里平路后,走进山区,接下来全部是山路。袁承杰怕孙慧欣累着,路边多休息了几次。山路走得自然辛苦,不过沿途飞禽走兽格外多,袁承杰领着一些手下打几次猎,正好补充肉食。大军走了三日山路,来到王莽寨。寨子沿着山顶一处缓坡建起来,居高临下看住山下一条谷地。据称该寨子是西汉王莽后人为避难所建。寨中人口一千多人,以王姓居多。王莽寨紧邻天池山,隔着山谷遥遥相望,两处地方离着有五六里山路。沿着两山之间的宽阔山谷,往南走七十多里曲折的山谷路,便可到达嵩县与栾川往来必经的一条大路,绕到嵩县县城背后去了。

大队人马上得寨子口,寨中的居民吓的不轻,关门闭户躲进屋内。袁承杰只得勒住大军,自己领着五六十人先进寨子找人问话。袁承杰走进寨门几步路,一片静悄悄的。忽然见眼前二三百个壮汉,各拿弓箭、棍棒拦住去路。为首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穿着粗布衣服,扎着裤腿。向袁承杰他们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袁承杰向那人抱拳行一下礼,回道:“在下袁承杰,我们是洛阳守备周桐城的部下,经过这里去剿灭贼寇李自成。”

“什么洛阳守备!没听说过。我们王莽寨没有贼寇,你们赶紧离开。”那人态度不甚友善。

袁承杰不好强来,和颜悦色的说道:“我们并无恶意,只是路过此地,要去天池山。敢问大哥尊姓大名?”

那汉子稍稍缓和一点,说道:“姓王。”他身边几百人仍然弯弓挺棍,一副防范模样。

“王大哥,敢问附近可有山贼出没?”袁承杰没话找话问他道。

“没有!山贼只在官路附近出没,此地道路闭塞,没什么商旅往来,哪来的山贼!”王大哥终于肯多说几句话。

袁承杰想想他说的有道理,此人有点见识。他便走进几步,一笑说道:

“王大哥,你寨上可有肉卖我们一些。”袁承杰看这些搭弓箭的人,应是猎户模样。如果用银子买些肉,既可以补充官兵们的体力,亦可拉近与寨子的关系。

王大哥略一思索,说道:“肉是有,要买拿现银来!”

“这个没问题。”袁承杰说着叫人从军中取来五百两银子,往地上一摞。

“五百两白银。寨子上有多少我买多少。”袁承杰笑着说道。

王大哥想着这些自称官兵的人,要真来寨子劫掠。他们这些山民如何抵挡得住?他看官兵们真金白银的拿出来,便放下心来。叫人去各家问问,愿意卖的肉都拿出来。往常寨子上打的猎物都是先烘干,收集一批再集中往最近的德亭镇卖去,去一趟往返得三四天。因此王莽寨两个月才会派人去德亭镇卖一趟猎物。

一会功夫,寨子便活过来一般,一家家打开屋门,走出人来。众山民搬来一堆堆猎物到寨门口。袁承杰一看有干肉,有新打的鲜肉,让山民分作两堆。里面野猪肉、蛇肉、鹿肉、兔肉等等不一而足。袁承杰打过猎物,知道不同猎物价格不一。他觉得不能亏了山民,便跟那为首汉子说道:

“王大哥,贵寨有没有大秤?我们一一过好秤算钱。”

王大哥说有,便叫人取来秤,当着袁承杰的面将猎物一一过磅。干肉贵点鲜肉便宜,其中的干鹿肉最为贵重,袁承杰给他们一斤鹿肉半两银子的高价。官兵们合计买了三千多斤肉类,袁承杰将五百两银子花完,又取来一百两银子才凑足。寨子居民心满意足,不再为难袁承杰他们。袁承杰向王大哥借寨子门外的缓坡地,安置官兵住宿一晚。王大哥与袁承杰打过一次交道,觉得他为人公道不欺,便答应下来。

晚上一万五千人在寨子外草草扎营。袁承杰大脯全军,一人分得一两肉。他邀请王大哥同来聚餐,王大哥欣然同意,提着两壶酒,带着一个儿子前来。袁承杰、田敬耀等与他父子俩喝酒吃肉,聊聊打仗经历、帮派故事。王大哥全名王守山,他有三个儿子,这大儿子王立峰听袁承杰他们讲自己的故事,听的津津有味。小伙子十七岁,精力旺盛。整日打猎度日,正觉得山中烦闷,想出去闯闯。袁承杰见王立峰如此说,便邀请他加入自己的队伍。王立峰对此处山地熟悉,袁承杰给他小头领当,带个百来人作为先导。王立峰自然高兴的不得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