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十四章 找解药

袁承杰表明来意道:

“承杰此来为感谢道长救命之恩。方道长居所竟然巨此简陋,承杰回去立即叫人带些银子,将道观整修一新。”

方道长打坐不动,抬眼说道:“我同门三人,本为寻找远离繁华的清修之地。此处与日月同晨昏,与山风共枕眠,正是难得的福地,何陋之有?袁将军不需破费,将钱财用于贫苦百姓,便如捐助道观一般。”

袁承杰说道:“方道长当日一言之功,救得承杰上下一万五千人的性命。此大恩大德,如不回报,承杰心有不安。”

方道长淡然说道:“贫道擅自透露天机,已是不妥。况且袁将军之所幸,岂非李自成数万人之所殇?孰是孰非尚难定论。敝处没有齐全桌椅,多有不便,将军还是请回吧。”

袁承杰还想坚持,方道长和两个同门闭目盘腿坐于地上,不再言语。袁承杰没辙,只得向三人拜了三拜,领众人出旧庵。

回去路上,袁承杰问带路的小伙:

“你们村最近有没有一老一少两个外人来过?”

小伙摇头说没有,忽然他转念一想,说道:“我们村外两里地的溪岸上有个老大娘。不知道姓氏,大家叫她大娘。她独自一人住了快二十年,最近有两个亲人找来相认。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会不会是你们要找的人?”

孙慧欣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忙叫小伙带路去找那个大娘。

小伙子经过村子时,走的口渴进去喝水。他招呼大家喝口水歇息一会。袁承杰等人知道厉害,好言推辞了。一帮人来到小溪边一块突起的大岩石上,上面筑有两间草房。时已黄昏,袁承杰看到草屋炊烟袅袅,屋外石头地面晒着些小鱼干、玉米棒子等。有两个人正坐在石头边缘临于溪水之上,手持钓竿夕阳下悠然垂钓。孙慧欣眼尖,认得一个人背影正是父亲孙一刀,跑上前去喊道:

“爹!”两人同时回头,正是孙一刀和邯大启。孙一刀笑着问孙慧欣:

“你们怎么来了?”

“爹,我们找你找的好辛苦,你倒好,躲在这里安乐!”孙慧欣不满的说。孙一刀不以为意,一笑置之。

袁承杰忙上去问好,邯大启招呼一下袁承杰,手中杆猛然一沉,他回头一扬钓鱼竿,一条鲫鱼咬住吊钩甩着尾巴,被他钓上来。邯大启熟练的拔出鱼钩,把鱼往身边竹篮一丢,篮中躺着大小鱼七八尾。孙一刀收起钓竿,跟邯大启说道:

“拿回去叫你娘煮一锅鱼汤,教大伙尝尝这柳溪鲫鱼的鲜味。”说着招呼大家回屋里坐,邯大启便收杆提篮子起来。孙慧欣、袁承杰等人跟着孙一刀往草屋走去。

“大娘,有客人来了。”带路小伙兴高采烈的向屋内喊道。从草屋走出一位约莫四十的妇人,眉眼之间与韩忆孙颇有几分相像。孙一刀介绍她是韩忆孙、邯大启之母。袁承杰忙叫“伯母”。孙慧欣没想到爹已经与韩忆孙的娘住在一处,她尴尬的不知该如何称呼。倒是韩韵婵先开口道:

“是慧欣闺女吧?快屋里坐。”孙慧欣向她一笑以示问好。

草房屋檐矮小,室内容不下许多人。袁承杰、孙慧欣跟着进去,其他同行人在屋外站着。袁承杰、孙慧欣与孙一刀、邯大启互相说了别后的事情,袁承杰见两人记忆健全,说话时明显比之前开朗许多,时不时开怀大笑。韩韵婵一人独居这么多年,脸上也是一番幸福的表情,不见一丝孤苦寂寞之感。

“爹,你什么时候回去?”孙慧欣熬不住问他。

“回去?回哪里?”孙一刀反问道。

“爹你糊涂了?咱们家在孙家庄啊。”

“这里山清水秀,躬耕渔猎完全可以自足。你爹我沿着柳溪边的滩涂地种了十亩甘蔗林,现在已有一人多高;还种了三十亩包谷,眼看十月便要丰收。我住着逍遥自在,一没有官府来收税,二没有地主要田租,三没有强盗来劫掠。能找到如此乐园,你爹我不走了。”孙一刀心满意足的说道。

韩韵婵一旁温柔的看着孙一刀,眼中满是暖意,她说道:“我和一刀二十年前一别。这些年一刀在外闯荡,刀口上过日子,如今心生倦怠,想留下来陪我。闺女,不如你也留下,我们一家人正好团聚。”

孙慧欣断然拒绝韩大妈的好意,她说道:“我家在孙家庄,我娘的坟埋在庄外,我岂能背井离乡在此落地生根!”

邯大启说道:“慧欣妹妹,你若在此住上几天,便会舍不得走。村里一帮后生亲如兄弟一般,出则同劳作,累则柳溪下水捕鱼。谁家有好吃的,都会一起分享。若是谁遇到什么难处,邻里人人见义勇为。大东沟真如大同世界一般。”

袁承杰见此情景,明白孙一刀和邯大启定是喝了这村的水,乐而忘归。他走出屋外,向带路的小伙问道:

“小伙子,你们村叫什么?村里喝的水哪里来的?”

那小伙笑道:“咱们村靠着柳溪,故名柳溪村。村中有一口泉水,名叫离恨泉,清澈甘冽终年不竭。咱们村一百六十口人均喝这泉水。喝了泉水,便忘掉所有烦恼忧心事,一心在此怡然自得的居住。”他老实不欺的全盘说出来。

“照此说来,万一不慎喝了离恨泉水,只能终老于此了?可有什么东西挽回。”袁承杰问道。

“倒是有一种果子,叫失乐果。吃了它心中无时无刻不忧愤难解,正好可以中和离恨泉。不过喝了咱们村水的人,没一个想吃那果子出去的。”

“哇!有这等奇事,我想同时尝尝离恨泉和失乐果,看有什么发生。”王立峰插话道,他毕竟十七岁,还是玩性十足。

袁承杰问小伙失乐果在何处,那小伙说离大东沟六七个山头的野狼岙,长有五棵这样的树。

“这树结果得等明年五六月份。不过野狼岙有个寨子,寨中六七百号人,民风彪悍,没人敢去哪里摘失乐果。每年的果子都被他们摘走。现在是九月间,客人如想要失乐果,只能问他们讨一些干果。”小伙子说道。

袁承杰问他:“你明天可否带我们去野狼岙?我给你二十两银子。”

“要啥银子!带你们去一趟不是啥难事。”小伙子一口答应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