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十六章 高人出场

袁承杰举刀迎战,与年轻人交起手来。袁家刀一碰铁钎,袁承杰便觉铁钎势大力沉、招法无常,非常难应付。加之他右手至后背酸麻。三招之后,袁承杰只有招架之力,已落入下风。其他官兵更不是这帮铁钎客的对手,二十人个个膂力过人,招招凶狠不留余地,官兵已有多人受伤。孙慧欣知道袁承杰右手活动不便,心惊肉跳的看他左支右躲,勉强支撑着。孙一刀、邯大启也是苦苦支撑,毫无还手之力。

眼看袁承杰、孙一刀一干人会被铁钎客虐杀,送行的村民中间跳出四个人来,约是四五十岁年纪。一人手持扁担,一人手持门闩,一人手持镢头,一人手持藤条。外人看着他们饱经风霜的脸,便知是地里刨食的老农。韩韵婵上前劝阻道:

“柳家兄弟,一刀和官兵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们四人没有兵器,听我声劝,别去逞强啊,会伤了性命。”

手持门闩那位笑道:“韩大娘您放心,我们自有分寸,不会将他们打死。”说完四人移步上前,一发力恍如换了个人。身形快如鬼魅,铁钎客们根本不及反应。四人一招一个,一口气放倒二十人。把袁承杰、孙一刀等人看的目瞪口呆。

四位老农完工气不喘汗不出,继续回到村民中间,恢复驯良憨厚模样。袁承杰听慧正师傅说起过,真正的高手大多如此:看上去稀松平常,一出手电光火石。袁承杰忙上去向四位不出世的大侠表示感谢,他问道:

“敢问四位大侠尊姓大名?你们用寻常农家器物,使出金石的刚劲,叫人大开眼界啊。”

手持藤条那位说道:“小老弟,我们不是什么大侠,四个种地的农民罢了。你问我们名姓,我们还真没有。此处名柳溪村,你随着大伙,叫我们柳一、柳二、柳三、柳四吧。”他说着向身边三人逐一指过来。

韩韵婵也是颇为意外,他向袁承杰呵呵笑道:“他们四个是柳溪庄稼老把式,我们都叫他们柳家兄弟。你该叫一声柳大伯。”袁承杰便向四人一一叫声柳大伯,柳家兄弟略一回礼。

韩大娘转向柳家兄弟道:“你们那里学的好武艺啊?怎么从没见你们练过呢?我真是柳溪村白活了二十年噢。”

手持门闩的柳四呵呵一笑,嚷道:“韩大娘,您想学我可以教你啊。哈哈——”

好在双方人伤的不算严重,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柳一向那个年轻人说道:“谷小哥,回去告诉你父谷寨主,做人别那么横。人横命不长,退一步海阔天空呐。”

“好个柳家兄弟!冲你方才说的那句话,老夫今天便教教你们怎么做人!”一个声音在众人耳边回荡,袁将军环顾四周找不到说话的人。袁承杰疑惑,难道是传说中的千里传音?

话音未落,村民中间飞出一个黑影,如射出的弩箭一般快,直冲柳一。手持藤条的柳一尚无反应,不知何处窜出一道白影,一把撞开黑影。等两道身影落地,大伙才看清楚,原来是两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一个一袭白衣服,一个一袭黑衣服,鹤发童颜,看不出年纪。袁承杰看二位的功夫深不可测,远在柳家兄弟之上。他心中不解,此处地方怎么尽是世外高人?

白衣老头爽朗的笑了一声,说道:“四十年不见,开山炮老弟,你还是这么大脾气啊。咱们别跟晚辈一般见识,掉身份呐。”

黑衣老头老气横秋的说道:“於老头,你这身老骨头还没入土呐?”

“嗯,出言不逊的臭脾气是一点没改。”白衣老头一摸胡须,缓缓说道。

“四十年前华山论剑,你我大战两天两夜,打成平手。今天我再与你比划比划!”黑衣老头大声说道。

“我归隐江湖多年,比武之事早已忘却。谷老寨主,争强好胜的事交给年轻人去干吧。你我不如泛舟溪上,饮酒垂钓,过几天逍遥日子。”白衣老头乐呵呵的说道。

“那可不成!四十年前你我华山上没分出胜负,今日一会定当一较高下。”黑衣老头说道。

“我说谷老拧巴,计较四十年前的胜负干啥?就算你今天赢了我,你我还不是败在萧堃手里。”

“萧堃那个短命鬼,要不是二十年前死了,我早去静云山庄找他的晦气。”黑衣老头说道。他说着双腿微分,开始闭目运气。白衣老头见状,不得不运气围护。

孙慧欣走到袁承杰身边,悄悄地说道:“承杰,听他俩的意思,好像跟静云山庄也有过节呐。”

袁承杰说道:“嗯,两位前辈年轻时定是江湖风云人物。”

站在身边的柳四说道:“你们不认识吧?一身白衣的是我师傅,他年轻时可是武林数一数二的人物。四十年前华山论剑,师傅和谷老寨主——就是那个黑衣老头,打败群雄,最后争夺武林至尊宝座。没想到两位势均力敌,打成平手。”

“如此说来,两位前辈可是四十年前并列的武林至尊。”袁承杰叹服的说道。

柳四一撇嘴道:“你有所不知,后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静云山庄萧堃庄主。他后到华山,见二人打的不可开交,向我师傅和谷老寨主发起挑战,二人联手都不是萧堃的对手。最后静云山庄萧堃赢得华山论剑第一,获得武林至尊宝座。我师傅经此一败,萌生退意,来到柳溪村寄情山水,再不过问武林之事。谷老寨主却一直耿耿于怀,他见我师傅隐居柳溪,便到不远处的野狼岱修炼。他将门徒带到那边,后来慢慢结成一个大寨子。谷老寨主将寨中事务交给儿子打理,山中闭门一心修炼武艺。二十年前华山论剑重启,他兴冲冲赶到光明顶。欲与萧堃一决雌雄,谁知萧庄主一月前突然一命呜呼。”

袁承杰问道:“萧堃一死,谷老前辈岂非武林至尊不二人选?”

柳四摇摇头道:“谷老寨主就是万年老二的命。当时静云山庄虽说底蕴深厚,人才辈出。不过萧堃一死,他儿子萧云彤和四大徒弟尚难扛起大任,静云山庄便没来参加华山论剑。倒是无为教主罗懿炘,龙虎山天风观逸阳道长,长白山三星派掌门李载褫三人脱颖而出。按照武林规矩,上届武林至尊将接受三人中武艺最高者的挑战,最后胜出一方出任武林至尊。因萧堃已死,谷老寨主出面接受挑战。结果李载褫接连打败罗懿炘、逸阳道长,最后面对谷鸿霄。

二十年一遇的巅峰对决,武林人人关注,光明顶游人如织。观战门票官方售价五百两一张,被华山的黄牛党炒到五千两一张,还是一票难求。彼时的长白山三星派名不见经传,又处在关外,不被中原武林认同。萧堃、我师傅、谷鸿霄作为前届华山论剑的三强,二十年来享誉武林。大明最大的博彩铺子“群乐透”开出的盘面,押谷老寨主一百五十回后被李掌门打败的赔率,居然高达一赔三千。众人皆看好谷老寨主,他本人也势在必得。结果两人光明顶战至一百七十回合,谷老寨主毕竟年逾古稀,李掌门刚过而立之年,体力上占据优势。谷鸿霄体能下降的厉害,败下阵来,没能夺下武林至尊宝座。谷老寨主此后从武林销声匿迹。不过真有一人花五千两银子,押李掌门一百五十回后赢。你猜是谁?”

“是谁?”袁承杰颇为感兴趣的问道。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满清皇太极的死鬼老爹。”柳四神秘的说道,“他跟先知先觉一样。本来群乐透没他这单押注,上届华山论剑能净赚八百万两银子,结果努尔哈赤一单赚走一千五百万两,群乐透博彩铺子倒需陪上七百万两银子。群乐透说起来是朝廷御批特许,官办民营的唯一合法博采铺子,如此一来群乐透彻底破产。努尔哈赤虽没进账一千五百万两银子,从群乐透取回一千万两银子还是有的。”

“朝廷难道不去查探吗?眼睁睁看着努尔哈赤从大明淘走那么多银子?”袁承杰问道。

“你说这话就是事后诸葛亮,当时谁知道!锦衣卫事后查访才得知,努尔哈赤化名赤山虎押的注,华山上根本没人认识他。”柳四道。

“柳四兄弟,少林和武当才是武林泰斗,华山论剑第一理应是他们两大名门正派,怎么会是小小的三星派呢?”孙一刀不知何时来到袁承杰身边,听的津津有味,他向柳四提出疑问。

“孙老哥的话不无道理,只因少林和武当的武林盟主地位千百年来人所公认,没有别的门派敢去挑战。两大名门正派一直以来达成默契,不参与华山论剑。否则每隔二十年少林武当要一决高下,这跟佛家与世无争,道家清静无为的理念相违背。所以武林至尊从未见两派的人拿过,便是这个道理。”

孙慧欣低声在袁承杰耳边说道:“你看那黑衣老头,对武林至尊这般耿耿于怀,我看也没什么。无非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袁承杰示意孙慧欣慎言,两位可都是武林泰斗级人物。功力深不可测,说不定被那谷老寨主听了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