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二十四章 所为何来

周鹏举见是父亲的人马,忙躲进袁承杰军中回避。袁承杰走到阵前,见过周师叔,对王绍禹熟视无睹。周桐城叫人将袁家刀送过去,说道:“承杰,你可否跟我回去?”

袁承杰拿自己的大刀在手,上下翻看着,沉吟不语。

王总兵向袁承杰喊话:“袁承杰,太守已然醒悟,他下令免除你的刑罚。你快跟我回洛阳,我保证你可继续做洛阳副守备。”

周桐城在边上说道:“承杰,师叔此来不为阻拦你,只跟你说明厉害:你若此次率军离开,那便是拥兵反叛的重罪。无人可以救你,你我从此只能分道扬镳。蒋太守既然同意免去你的罪责,你还有立功赎罪的机会。你若信得过我,现在跟师叔回去。”

袁承杰听了周桐城的话,犹豫不决。孙慧欣在边上说道:

“好不容易脱离虎口,怎能再去以身试险?”

袁承杰对她说:“周师叔于我有恩,他的话我不能不听。再说他也不会骗我。”

“周叔叔不会骗你是真,蒋太守保不齐拿他当诱饵迷惑你呢?我不能看着你再往火坑里跳。”孙慧欣一语道破。

金天佑、王立峰等五十余个头领,围着袁承杰众口一词,皆叫他不要回洛阳。袁承杰想了许久,终于决定了。他远远的向周桐城抱拳行礼,含泪说道:“师叔,承杰对不住您!我给您跪下磕头请罪了。”说完他双膝跪地,砰砰的在泥地上磕了十个响头。

周桐城见袁承杰如此,骑马扬天长叹一声,不再说什么。王绍禹向袁承杰吼道:“袁承杰!你放着好好的将军不当,非得去做反贼?”

袁将军磕完头从地上站起,说道:“王总兵,非是承杰我有官不当,实是你们逼我不得不如此。”

“胡说!太守同意你官复原职,何来逼你一说?我看你是拥兵自重,想要造反!”王绍禹骂道。

“我若要造反,你带的这九千人可防得住?”袁承杰反问道。

王绍禹一听这话心中一惊。此人要是现在翻脸,他手下九千人如何架得住一万四千人的攻击?他软下语气,和气的说道:

“承杰啊,我劝你琢磨一下周守备的话,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袁将军去意已决。你若再聒噪,我们便不客气!”孙慧欣扯起嗓子喊道,替袁承杰断了念想。众人看她长的秀气文弱,说话气势倒如豪杰一般,对她刮目相看。

王绍禹一看,袁承杰军中何时多了一个女将?周桐城自然认得,只是不说。王总兵不悦的喊道:

“我跟承杰说话,你一个女流之辈插什么嘴。”

孙慧欣也不搭话,悄悄教王立峰弯弓搭箭,瞄准王总兵头盔上的红樱,一箭出去,正中目标。王绍禹坐于马上,冷不防一箭射中头盔,他应声落马。王总兵躺在地上,定了几秒方才回过神来,赶紧头上、身上摸一遍,幸好没有中箭。

袁承杰军中哄笑起来。周桐城赶紧下马,扶起王总兵,只见他顶上盔缨被射断。周守备大为吃惊,此人隔着两百米,能如此精准射击,箭术十分了得。

周桐城喊道:“承杰,你休得胡来!”

王绍禹被袁承杰的人偷射一箭,狼狈不堪,恼羞成怒的说:“袁承杰,老夫好意劝你,你倒教人来偷袭我?阳关大道你不走,偏要做贼寇!好!你走着瞧!”

袁承杰回话道:“师叔,承杰此去,便不再是官府的人。我可以向您保证,我袁承杰一不会劫掠百姓,二不会乱杀无辜。如果官府硬要拿我当贼寇,我也没办法。袁承杰便当你们眼中的贼寇罢。”

王绍禹说道:“官是官!贼是贼!你再怎么巧言美化都不济事。如果你胡作非为,朝廷大军定将你剿灭。”

袁承杰听到这话动了气,骂道:“王总兵!你和蒋知府一般人贵为朝廷命官,身负保境安民之责,却颠倒黑白罔顾百姓死活。从去年至今,洛阳地界天灾人祸频发,饿殍遍地。你们不思赈济灾民,只顾钻营钱财,搜刮民脂民膏。你等托身官府,实为民贼!”

一番话骂的王绍禹脸都气歪了,他骂骂咧咧的嚷道:“袁承杰,你个狗奴才!老子好心抬举你当副守备,你却忘恩负义,不识好歹!你早晚别再落我手里!”

孙慧欣回呛道:“什么抬举当副守备,分明是欲擒故纵之计。”

金天佑忍不住吼道:“你他娘的狗官!别惹的老子性起,杀进你的破洛阳城,什么鸟太守、鸟总兵,统统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碎尸万段!”他身后的将士齐声吼起来。响声震天动地,王绍禹吓的马上闭嘴。

周桐城赶紧劝袁承杰道:“承杰,你虽不做守将,好歹吃过这碗饭。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这种事,师叔觉得你不应该做。”

袁承杰说道:“师叔请放心,你当一天洛阳守备,我袁承杰便一天不打洛阳。可要是那个狗官免了你的守备一职,师叔不再负守护之责,可休怪我不客气。”

“袁承杰去意已决,我们还是回吧。”周守备劝王总兵道,他又向袁承杰喊话:“承杰,你好自为之吧。”

袁将军行礼道:“师叔多保重!”

王总兵、周守备调转军马,两支军队脱离接触,各自离去。回城路上,周桐城心灰意冷,既感伤袁承杰的离去,又痛惜朝廷的翻脸无情。袁将军领着一万四千人往最近的新安县城赶去。如果说三天之前的袁将军还怀有剿灭李自成、守护一方平安的抱负。如今的袁承杰手握五六万人马,空怀一身韬略,却毫无目标,不知要干什么。从去年十二月出洛阳征战,转眼间已是金秋十月。由西到南征战沙场,最后兜兜转转又成无根之人,袁承杰感到他叔叔袁崇焕的宿命似乎落到自己头上。幸好有孙慧欣陪伴左右,使他不至于落寞孤寂。他想先回杨家坳静养几日,理一理思绪。

周鹏举半途与袁承杰、孙慧欣分别,他走前提醒道:“袁大哥,你要重视骑兵的作用。清军与大明作战屡屡得手,除了皇太极战术灵活,更兼有一支十万人的八旗骑兵。骑兵行动迅捷,可近可远。对付步兵具有天然优势。我看大明时局腐败,缙绅要员们不思为国谋划,都在结党营私。崇祯皇帝好猜忌,固执己见,虽有能臣良将而多弃之不用,已有亡国之像。袁大哥若想在乱世中创一番作为,需增设重甲骑兵以备不时之需。”

袁将军深以为然,他没想到周鹏举看似纨绔子弟,整日游街走马,对时局却洞若观火。他自己不会骑马,觉得传达命令、作战指挥极为不便。将来如要在洛阳等平原地带作战,骑兵这块短板必须补上。袁承杰说道:

“贤弟你的话让我受益匪浅,我想请贤弟留下,帮我训练骑兵。你意下如何?”

周鹏举笑着说:“多谢袁大哥瞧得起我,只怕我误了你的事。我是会骑马,至于指挥骑兵真是一窍不通。你若要寻骑兵将领,我倒认识一个人,名叫俞汉涛。他与我考武举人时认识,老兄为人正直,曾做到商丘守备。三年前因恶了商丘太守,免职回乡。他现在洛阳城中居住,我回去说动他来帮你。”

袁承杰问道:“他的得罪的商丘太守可是姓朱的,宜阳君主的驸马?”

“正是此人!”周鹏举说道。袁承杰想起朱姑娘,她母亲宜阳郡主与尚兴田勾结,定然没安好心。没想到她父亲与俞汉涛有过节,正是不是冤家不聚首。

袁承杰与周鹏举分别后,大部队走了一日,来到新安县城。任远得到消息,出城远迎,将大军招进城内大营安歇。袁将军见新安街市热闹,与年初萧条景象完全不同。便问任远道:

“城中百姓可安定?县域内可有饥民?”

任远回道:“三四月份青黄不接时,确实有不少饥民需要接济。后来我们按照将军的办法,贴息从大户赊粮与贫农渡过难关。如今夏粮丰收,秋粮正长熟。赊购粮食大部分还清,确有几百户因口粮不足有所拖欠,我们先替他们还清了。让他们来年再还官府不迟。”

袁承杰听完赞许的点点头,向任远说道:“如今我已被洛阳太守免去职务,是一个闲人。不知你是愿意跟官府呢还是跟着我?如果你不愿意脱离官府,我不会阻拦。自然让你回洛阳复命。”

任远忙下跪答道:“属下铁心跟随将军。将军治下百姓安定,街市繁荣。那蒋太守何曾干过人事?全然不顾百姓死活。我任远只有在袁将军手下才得到发挥的机会,岂能此时离去做背信弃义之人!”

袁承杰见他如此表态,心中甚为满意。他在城中住得两日,犒赏全军两天。另带王立峰、金天佑等手下将领五十六人酒楼中喝酒,以示感谢。新安城中百姓感念袁承杰的善政,自发送一块匾额到营中,匾上题曰“吊民罚罪”。袁将军接着匾额,心中颇为宽慰,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是很有价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