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二十五章 官运亨通的高起潜

回到杨家坳后,袁承杰即下令将杨仁化家族尽数羁押,家产清查籍没充作军资。不过杨仁化的两个儿子皆在外地做官,家中由已出嫁女儿和女婿共同料理。杨仁化家产颇丰,远在杨智勇之上。罚没银子两百二十余万两,粮食四百六十万斤,良田两万六千亩。理清明细后,袁承杰教姚师爷修书一封,历数杨仁化家产明细,别个并无一句恶言相向。末尾一句至关重要,写着“唯望杨尚书爱惜官声与民望,休与山野草民一般见识。以免尚书聚敛之财大白于天下,影响尚书清誉。勿谓言之不预也!”

杨仁化收到洛阳太守急件,得知袁承杰半途逃脱,带兵哗变,一时措手不及。他回函痛斥蒋梦珏办事不利。旋即又接到经商路传来袁承杰的书信,杨尚书打开一看,脸都气歪了。钱财倒是小事,他的家资大头藏在京师府中。要命的是自己洛阳家产的底细,全落到袁承杰那小子手里。万一袁承杰捅出去,崇祯皇帝知道他这么有钱,正愁缺钱的朱由检保不定会打他的主意。杨仁化明白眼下不可逼之太急,以免袁承杰狗急跳墙。另外一旦袁承杰与李自成联手,洛阳西面和南面即门户大开。朝廷大军虽说增援,恐怕未到半路洛阳已失手。届时追查起来,不仅是自己学生蒋太守的问题,还会牵扯到自己。如今只能暂缓动手稳住袁承杰。杨尚书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拿着大把银票求首辅周延儒帮忙,求其向皇帝谎称洛阳一些守军将领嫌军饷不足,擅自潜逃,目前正在追查。守军人心安定,并无多少损失云云。洛阳这边教蒋太守花两万两银子,打点好周公公,与他们统一口径呈报天听,意图将此事蒙混过去。

崇祯皇帝那边早接到大理寺卿范复粹的奏章,范复粹奏称洛阳守军将领袁承杰,系罪臣袁崇焕的侄子。袁承杰一年前投身军旅,镇压闯军屡立战功。计收复洛阳周边县城五座,重镇三座,剿灭收降闯军不下四万人。一月前却被洛阳太守蒋梦珏下狱,押往北京受审。袁承杰部曲听闻主帅被拘,全部哗变。于半路劫走袁承杰,逃亡洛阳以西山区。此事系洛阳太守蒋梦珏处置失当,袁承杰功而见惩,将士心生怨气,集体哗变。故奏请皇帝严惩洛阳太守,以平将士之心。

范复粹中举后曾在开封任推官,开封、洛阳等地广有人脉,因此从洛阳朋友的书信中得知周桐城、袁承杰之事。他看不惯杨仁化的此种做法,出于大理寺卿的责任,给皇帝上书言事。周桐城、袁承杰倒是没有找人去向他请托。范复粹的第一次折子,司礼监掌印太监高起潜征求首辅周延儒的意见,暂压下不表。如今大明内外交困,乱事如麻,崇祯只挑关系军政、钱粮大事的折子看。其他折子司礼监过滤一遍,交由内阁拟票,直接出批红。其中重要的才交给皇帝圈阅。因此很多奏章湮没无闻也是常事。范复粹一本不行,再上一本,这次拉户部尚书侯恂联署。侯恂是个正直敢言的人,当年的袁崇焕系他破格提拔到兵部任职。后来袁崇焕被下狱,他于皇帝面前极力挽救,于袁家有恩。司礼监这回不便压下。晚上朱由检查看司礼监掌印太监高起潜送来的一堆奏章,看到侯恂、范复粹的奏章勃然大怒,骂道:

“这个蒋梦珏胆大妄为!朕早就下旨不再追究袁崇焕亲属,他为什么还要拿他侄子?朕正是用人之际,那个袁承杰既有本事,理应给予重用,岂可拘拿下狱?蒋梦珏真是乱弹琴!我要这样的太守何用?”朱由检说着站起来,手掌重重一拍龙案。其实这事崇祯皇帝也干过,还不止一次。被他亲手坑死的贤臣良将何止袁崇焕一人。最近一位就是明末战神卢象升。好在他是皇帝,没人来追究,他也不自知。但是别人这么干,皇帝是不允许的。

太监头子高起潜急忙下跪,仿佛此事是他的错。他跪着说道:

“皇上息怒,莫为这点小事气伤了圣体。如今大明万千的担子都在您肩上,皇上一人身系天下安呐。小的恳请您不要熬夜操劳国事,小心动了肝火啊。”

“我不操劳能行吗?内忧外患乱七八糟一堆烦心事,满朝文武能有几人替朕分忧?”朱由检坐在龙椅上,长叹一口气。

“各级官员不思替皇上分忧,胡乱作为,倒叫皇上来给他们挽回。太不像话啦!”高起潜说道,“不过,皇上您可以再问问刑部,那个袁承杰有没有别的罪案在身。而后叫有司定夺,有功赏功,有过罚过。省得皇上您再为这点小事操劳。”

朱由检觉得高起潜说的在理,高公公总能从皇帝的角度考虑事情,将正反两面都考虑到,权衡利弊给予建议。此外,高公公颇知兵法,还领兵作战取得过胜利,这令他在中宫一众阉人中鹤立鸡群。因而崇祯帝特别倚重这个太监,靠着高起潜的点子屡屡解决难题。

考察高起潜的发迹史,四年前的清兵入寇至关重要。四年前的崇祯十年(1637年)八月,皇太极命多尔衮统左翼军,岳托统右翼军,兵分两路再次大举攻打大明。清军入侵河北、通州等地,抓住明军防守的薄弱环节,由岳托从密云北边的墙子岭,毁坏长城突入边关。随后多尔衮毁青山关边墙而入,左右两支清军在北京郊区通州会师,离北京城近在咫尺。御林军全部上城墙防御,北京全城戒严。大明朝廷人心惶惶,朝臣向朱由检提议召集洪承畴的关宁铁骑、卢象升的天雄军,川军、豫军等救援京师。崇祯下诏急令相关兵马勤王,各路兵马奉命先后赶到。

宣大总兵卢象升以征剿李自成、张献忠等农民军战果卓著,赢得崇祯皇帝的信任。每战农民军,卢象升必与士卒一同拼杀,勇不可当。一次战斗中他额头中箭,血流满脸,仍然手持长枪,杀入敌阵,带领部曲打败农民军。因此农民军送外号卢阎王。将为兵之胆,天雄军在卢象升带领下勇悍无比,成为杀伤闯军、献军的绝对主力。崇祯皇帝看着贼寇在卢象升领衔的官兵们联合打击下,一败再败。皇帝对卢阎王格外信任,一再下旨给予嘉奖。

前后两任闯王高迎祥、李自成在他的天雄军面前被打的溃不成军,屡战屡败。郧阳一役,卢象升以两万天雄军,剿灭四十万各路农民军。卢象升追击之下,高迎翔、李自成只剩千余人,躲进山谷中不敢出来。张献忠则是跪地求饶,意欲招安。不巧此时八旗骑兵向西迂回蒙古草原,进犯宣府、大同。崇祯急调卢象升为宣大总兵,防御清军。卢总兵火线到任,携天雄军四处救火,整顿军务,建设堡垒。使得清军在宣、大地区无大的斩获,不得已退兵。不过李自成、张献忠等人暗自窃喜,卢阎王一走,他们马上死灰复燃,声势复振。

宣、大地区在卢总兵经营下,局面日益好转。军堡、城池修筑加固,梯次防御体系初见成效。军队士气旺盛,钱粮充裕。清军见此不敢再从宣、大一线突入。朱由检龙颜大悦,将卢阎王再升一级,官职两年之内连升三级,从太守提至山西、陕西两省总督,可谓恩宠有加。

崇祯十年清军大举进犯京畿地区,崇祯皇帝第一想到的还是卢象升。不过在任命谁为援军统帅的问题上,外庭重臣意见不一。金銮殿的廷议上,时任首辅杨嗣昌向皇帝建议道:

“陛下,各路援兵原有属地不同,各军将领互不隶属,不易辖制。宜归集兵部统领,便于统一指挥。”杨首辅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兵部尚书陈新甲是自己提拔上来的,作为亲信好掌控。他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天下兵马当然要由兵部总领。

东林党人认为应该由东林党派系的卢象升统领各路援军。他的军事才能无疑是众将中最突出的,理应统领各路援军。另有不少大臣举荐洪承畴为统帅,毕竟他与农民军长期作战,洪承畴的威名和作战能力,闯、献二贼颇为忌惮。三派意见各有理由,相执不下。崇祯皇帝举棋不定,当场未能决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