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二十六章 官运亨通的高起潜中

当晚尚膳监值更茶水的太监高起潜,半夜奉命进茶。他侍奉皇上身侧,不时添茶倒水。高公公偶然瞅几眼,略知奏章大概。他见皇上掂量着三份意见各异的奏章,为援军总司令人选头痛不已,至半夜仍未休息。高起潜便提醒皇上道:

“皇上,小的刚才无意间瞅见奏章,知道陛下心忧何事。小的有些粗浅的想法,想斗胆禀报皇上。”

崇祯皇帝心想,你一个倒茶的太监,竟敢说明白朕的忧心之事?便考他一般问道:

“哦?朕有何事忧愁?你说来听听。”

高起潜壮着胆说道:“陛下忧心援军将领人选。”他看一眼皇上,见他脸色还好,便继续说道:“陈新甲是兵部尚书,由他统领勤王兵马,听起来合情合理。内臣都在说,杨首辅是陈尚书的领路人。小的以为,陈新甲继任杨嗣昌的兵部尚书职位,一旦陈尚书统领城外兵马,杨首辅执掌城内廷议。两人又是一条心,此种文武关系历来为君王大忌,皇上不可不察啊。”

朱由检听的深以为然,他之所以首先排除陈新甲,正是顾忌于此。没想到一个管茶水的太监亦能有此考虑,朱由检舒颜欣然问道:

“依你之见,卢象升和洪承畴之间,朕选谁合适?”

“洪督师长期一线追剿闯贼、献贼,素有战功劳苦功高。如果没有卢总督,他自然是不二人选。眼下两路援军实力最强,其一关宁铁骑,其二天雄军。陛下应记得,关宁铁骑的主力皆是当年京城解围的袁崇焕部下。袁崇焕勾结清兵的嫌疑至今未除,据小的所知,关宁铁骑中的主要将领皆为袁崇焕留下的得力干将。陛下当年果断处死反贼袁崇焕,他们作为部曲,心中岂能不无想法?洪督师若当援军统帅,必定倚重关宁铁骑保卫京师,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小的请陛下扪心自问,能否完全放心靠他们保驾护航?”高起潜眼见皇帝向他请教,也是一时得意,竟然盘问起皇上的心思来。

高起潜这么一说破,猜忌心本就严重的朱由检,哪怕原打算叫关宁铁骑担任保卫京城的主力,现在心里也不免犯嘀咕。不过他自不会将想法轻易表露出来。皇上坐在龙椅上,索性放掉手中的奏章,向一旁侍立的高起潜道:

“你继续往下说。”

“卢大人打造的天雄军战力不俗,更重要的是,卢大人和他的手下都是政治素人,没有历史问题。他虽说同属东林党人,不过两年前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守,与东林大佬们没有直接交集。靠着陛下的恩遇和支持,卢大人才有大展身手的机会。陛下将他连升三级,可谓皇恩浩荡矣!如此殊荣,一干东林大佬和首辅杨嗣昌的势力岂会不眼红嫉妒?卢大人若想在官场上更进一步,唯有依靠皇上您的支持,做铁杆的帝党。他必须忠于皇上一人,没有别的路可选。”

崇祯皇帝听到此话,笑道:“你叫高什么来着?噢,高起潜!朕没想到你有如此见识,管尚膳监的茶水真是屈才了。”

高起潜听出了弦外之音。虽说太监的偶像和终极目标——司礼监掌印太监,顶了天还是个太监,不能恢复他男人的骄傲。可那是万千人梦寐以求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内阁首辅都得敬畏三分。高起潜入宫之初便憧憬着有那么一天。眼瞅着天大的富贵似乎要落在自己头上。出于礼节,高公公装还是得装一下。他忙不迭下跪,磕头说道:

“小的放肆乱言,不当之处请皇上原谅。能在尚膳监服侍皇上,是小的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岂敢当陛下屈才二字?小的才疏学浅,只盼着能一辈子服侍皇上左右,端茶倒水。小的死而无憾,别无所求矣。”

朱由检点点头,他早习惯手下人阿谀奉承、点头哈腰。不过其中有多少真心多少假意,他无意去分辨。崇祯皇帝当年三两下便拿下魏忠贤,他对自己的英明神武坚信不疑。因此手下们只要听话即可,按自己的主意行事。当然听话的前提下,能提点建设性意见,锦上添花再好不过。朱由检觉得高起潜正是这样的人。当然,皇帝不能一下子破格提拔他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对手下来说,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反而不会尽心,得让他再历练历练。再说现任掌印太监皇帝觉得堪堪够用,短期内不想换。

不日之后圣旨下达。太监高起潜,山西、陕西两省总督卢象升,携手统领天下入卫京师兵马。卢象升赐尚方宝剑,总督天下援兵。皇上秉持老朱家对武将不放心的传统,任命高起潜为总监军太监,作为政委与卢象升一同领导各路援兵。卢象升受重用,朝臣不算意外。不过高起潜的横空出世,叫中宫一众太监和杨嗣昌、周延儒等重臣们大跌眼镜。他们明白高公公定是深的皇上的信任,纷纷来结交他。毕竟内臣与皇帝朝夕相处,更没有子嗣的负担。皇上对他们的信任度天然高于外臣。

卢象升领宣大兵为主力的五万明军,与清军八万铁骑对峙于京师东直门外。卢总督率领军马背靠北京城东直门列阵。置火器营于阵地内层,从里到外布防火器营、弩机营、神机营三层防线,依靠火器和弓箭构筑长短结合的防御体系。卢象升再将骑兵和步兵分列左右两翼,作为机动作战力量。

这日清晨时分,觱篥声四起。多尔衮、岳托的骑兵万马奔腾,卷起漫天黄尘,来势汹汹,向明军阵地扑来。明军不待清军靠近,上百门红夷大炮、佛朗机炮齐发,轰隆隆的声音震的紫禁城似在颤抖。明军从两公里外轰击满清骑兵,虽然精度没那么高,不过炸裂的弹片四散,穿破密集冲锋八旗骑兵的甲胄,打的他们人仰马翻,前锋部队减员严重。长期在宁远一线与明军火器营对抗的多尔衮早有经验,他命前锋不管伤亡迅速突击,往前疾驰两里,便是火炮的射击盲区。

清军铁骑果然凶悍,冒着明军炮火,犹如一把利剑,策马奔驰突近至阵前一里地。此时,明军炮兵继续轰击清兵后续队伍,弩机营走出阵前,亮起家伙。弩机手排成前中后三队,轮番射击。明军一阵连射之下,多尔衮的骑兵前锋损失惨重,余下前锋骑兵部队不足四成。他们冒死再突进一步,冲锋到离明军阵地不足百米。卢象升命弩机营退下,手持三眼铳的神机营上阵开火,弹头劈头盖脑打向八旗兵。同时命令左翼骑兵出击,侧向截断清军前锋的后路,将敌军前锋与被明军炮火压制的后军隔断。

卢象升指挥明军层层顽强抵抗,多尔衮、岳托的先锋骑兵一万人马损失殆尽,两人被迫下令停止进攻。清军没占到什么便宜,不得不退出京畿地区。余下七万清军南下河北、山东劫掠。

北京的威胁一消除,文官队伍党同伐异的毛病又犯了。这其中杨嗣昌、东林党人的噪音最大。杨首辅打报告说卢象生没有乘胜追击,放任清军南下劫掠,有纵寇自大嫌疑。东林党人核心人物周延儒,之前举荐卢象升。但他看到这小子击退清军后名声大噪,貌似有点膨胀。事后既没有主动来府上送礼示好,亦未曾汇报工作情况。显然不把他这个前首辅兼东林大佬放在眼里。周延儒便鼓动心腹言官翻陈年旧账,攻击卢象升在山西、陕西境内时擅作威福,强征士绅钱粮充作军饷。严重损害士大夫阶层利益。

崇祯皇帝看到这些奏本,毫不意外。更准确的说,他很乐意看到此种局面。这说明卢象升是孤立的,没有与朝中大臣结党,某种程度上可让皇帝放心。要是没人上表批卢象升,一派赞扬之声。朱由检反倒要担心起来。卢象升这小子功劳这么大,人望这么高,以后会不会压不住?

卢象升、高起潜领导援军打退清兵,解除北京城的威胁。京师百姓和普通官员一致传颂卢阎王的威名。民众自发的带着粮食、猪肉、果品来城外劳军。卢大人出面接受众人的馈赠,他对百姓的赞誉坦然接受,一人包圆喽。卢象升众人面前一字不提高公公的支持,这让高起潜心中不快。自己好歹是总监军,北京保卫战的胜利没自己能赢吗?

当初高公公说动皇上任命卢象升当援军总指挥。高起潜与卢象升共事后,一再说自己曾替他在皇帝面前美言过,暗示卢大人应当感谢自己,有所表示。谁知卢象升不知是真不懂规矩还是装糊涂,反正一个子儿没漏出来。高起潜见其他援军将领皆来贿赂,讨好自己这个总监军——皇上跟前新晋的红人。对比之下,他对卢象升愈发不满。便开始求全责备,揪卢象升的小辫子,寻机崇祯皇帝面前进谗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