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明末平头哥

第二十七章 官运亨通的高起潜下

恰好首辅杨嗣昌有意笼络高起潜,想共同搞倒卢象升。杨嗣昌对卢象升顶替陈新甲担任援军总指挥一事耿耿于怀,两人一拍即合,便开始运作起来。

卢象升野望日盛,民间舆论把卢象升当作大明战神一般。崇祯开始觉得蛮高兴,自己培养挖掘一个得力的军事统帅,证明他这个皇帝知人善用。不久首辅、周延儒、几位御史接二连三的上表,挖空心思的指摘卢象升。高起潜时常回宫,向皇帝汇报援军情势,顺带吹耳边风,说卢大人的不是。

这日高起潜再进宫面圣,说起卢大人打了几个胜仗,有点居功自傲的苗头了。卢总指挥看着清兵劫掠河北、山东,安之若素不去追击。高公公担心卢大人怕是有挟寇自重的想法。

卢象升的搭档,监军太监高起潜都如此说,崇祯寻思卢象升别是真有想法了。卢象升手握重兵,驻扎京师郊外。显见的人气日旺,他如欲图谋不轨,皇帝又能派谁挟制?朱由检不可不防。不过崇祯若遽然无故罢免卢象升,怕引起官兵们的反弹。以后只怕再没人铁心替朱由检卖命,真叫人两难啊。朱由检听高起潜说完,起身走了几步。踱步到御书房墙壁挂的一副《万里江山图》前,此作为南宋赵黻真迹。朱由检仔细端详一遍画作,慢慢对着画作说道:

“大明自太祖发端,祖制一向以文制武,是有讲究的。能征善战的武将不可多得,功劳自然也大。朝廷赏赐多次,寻常的加官进爵用尽,便赏无可赏。此时将领手握重兵,野心若膨胀,反成国家之患。”

高起潜听这意思,觉得刚才自己的话皇上听进去了。他给皇帝出主意道:“陛下不如以驱逐鞑虏出河北的名义,命卢象升分兵把守河北境内几处要地。逐步分散他手中兵马,名义上他仍然是援军总指挥,实际慢慢收回卢象升的统军权。”

崇祯皇帝转过身来,神色凝重的看着高起潜说道:

“此计不妥。分兵之后,一旦清兵北上攻击京城,你们如何处置?”

高公公回复道:“陛下,我和卢象升分守保定、廊坊两地,一来堵住满清骑兵回师关外的道路,二来可随时驰援京城。更重要的是,如此减少卢象升手中的兵马,理宜正当,不易引起他的怀疑。小的以为陛下可以一试。”

朱由检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沉思一会,点点头说道:“留朕身边的将领,必须是绝对忠诚的人。两害相权取其轻,朕便依你的意思。”

高公公回到城外大营,主动去找卢大人。卢象升中军帐中与手下将领讨论下一步行动计划。见到高公公,卢大人便说道:

“公公来的正好!我们正商量调部分人马南下保定,驰援河北。不知公公意下如何?”

高公公想,你卢象升平常怎么行动,从未征求过我监军太监的意见,都是商量好了才知会我。这会问我,我说不同意,你会听吗?不过高公公面上不动声色。他坦然卢大人左手边落座,灿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

“好啊,清兵南下劫掠河北多地,我等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不过我刚从宫里回来,面见过皇上。”高起潜说着打住话闸,不再往下说。

卢象升见此,便打发周围人出去回避。他靠近高公公,问他道:“公公,皇上有何指示?”

“也没什么指示,皇上只叫我安心守卫京师,须安分守己,不可轻举妄动。我琢磨着,皇上可能担心我们追击清军南下,满清铁骑突然北上,杀我们一个回马枪。”高公公眼盯着卢象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卢总督,您觉得是不是这个缘故?”

卢象升想了想说道:“皇上的考虑不无道理。”他觉得清军骑兵行动灵活,存在这样可能性。“我们暂时稳当一点,守着北京城吧。”

“是这个意思。”高起潜不阴不阳的说道。

两人正说着,宫中太监来传旨,宣卢象升进城面圣。卢总督急忙进宫见皇帝。朱由检在养心殿单独接见卢总督。卢大人跪拜过皇上,朱由检和颜悦色的问他道:

“卢爱卿城外辛苦了。朕招你来,是想问援军的下一步行动。爱卿可有计划?”

“陛下,臣手下有些将领,提议分兵南下追击清兵。臣斟酌再三,以为此时不宜南进,宜先守卫京师,以防清军来个调虎离山。”卢象升按照刚才高起潜给他通气的意思,顺着皇上的想法说道。

朱由检一听卢象升第一句话便是不想分兵,后面的理由卢总督说的再有理,崇祯皇帝也听不进去。他先入为主的认定,卢象升果然恋权,想将援军人马都抓在手里。皇上心里与卢象升已有隔阂,他口头慰劳卢总督一番,命他回去继续安心镇守北京城。

高公公给崇祯出点子没几日,皇上一道圣旨下达城外,命总监军太监高起潜统领关宁铁骑,移防廊坊;卢象升统领天雄军移防保定,扼住清军回师辽东的东面退路。其余援军继续驻守京郊,拱卫皇帝的安全。

卢总督接到圣旨很是意外。他十分不解,皇上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命两大主力分兵南下?卢大人考虑多日,觉得确实暂取守势妥当。清军主力为骑兵,野战是清军的强项。他们善于机动灵活的大纵深迂回作战,反观明军依靠火器的助力和堡垒的防御,才勉强抵御满清铁骑的侵袭。但行军速度慢和后勤补给繁重是硬伤。如果分兵南下,离开北京的阵地战,跟清军一样搞运动战,恐怕会顾此失彼,只落得跟在八旗铁骑后头跑,劳而无功。最好等清军四处流窜作战多时,士卒疲惫不堪。明军再以主力出击,以逸待劳,方可一举驱逐建奴。

卢大人急忙进城求见皇上。他于午门外等候多时,朱由检终于传召卢象升进养心殿。卢大人见了皇上,力陈不可将两大主力全部调离京师南下的理由。皇上默默听完,装作痛心疾首的说道:

“卢爱卿,河北多地皆被清军劫掠,官民死伤不知其数。告急的函件如雪片一般飞来。河北百姓也是大明子民,朕不能眼看着他们受兵戈之苦,见死不救啊。”

朱由检政治正确,表情逼真,那意思断不会收回成命。他要求卢总督不日率领天雄军开拔。君命不可违,卢总兵只得和高监军分兵,挥师南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