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倒霉的殿后(2)

李久说完就带头清理二排留下的那些武器,从阵亡人的子弹带里把剩下的子弹一颗颗的清理出来。最后,在倒塌的墙角他还发现了一支捷克式轻机枪,原来的那个机枪手和副射手都死在那里,枪托也被炮火熏烤的焦黑。

“狗蛋,过来帮我一下。”李久对吓的浑身哆嗦的狗蛋喊道,“是不是害怕了?你要是害怕,就把头蒙起来,找个犄角旮旯猫起来。”

“我,我不是怕打鬼子,我是怕,怕……死人,我从来没这么近的看死人,以前碰上死人什么的我都是躲得远远的。”狗蛋吞吞吐吐的说道。

“哈哈……”李久闻言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死人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打鬼子不就是要把活的打死吗?只要他们死了,那就没啥好怕的了。这几个弟兄咱们把他们搬到后面去,一会让担架队的把他们送回去埋了,怎么说他们也是打鬼子牺牲的,咱们不能对不起他们。”

说完,李久走到狗蛋身边,使劲一把把狗蛋抓了过来,“这里有一挺机枪,你就当我的副射手吧,给我压子弹,这可是个技术活,我先看看你的手巧不巧。”

也许是久哥的嘲笑,也许是久哥那有力的大手,狗蛋居然不发抖了。

生活在兵荒马乱百业凋零的年代,狗蛋居然怕死人,这也真是算个奇葩了。在那个年代,人们对死人并不怎么畏惧,为什么?因为太容易看到,到了冬天,几乎天天可以看到“路倒”,一旦遇到荒年,讨饭大军的路上就更是屡见不鲜,甚至还专门出了一些以清理死人为自傲的善人,人们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不怕了。越是贫穷的人,见死人的机会就越多。

清理出了场地,李久找到了3个机枪弹匣,看看里面子弹居然还是满的,阵亡的机枪手是刚刚打出了一梭子就被对方给盯上了。李久把机枪上的弹匣拿了下来,里面还有3发子弹,于是他把一个满弹匣装了上去。

“狗蛋,来,我教你往弹匣里压子弹。”李久左手拿着弹匣,亮出了进弹口,右手抓了一把子弹,随即神奇的快速向里面压子弹,看的狗蛋张大了眼睛。

狗蛋学东西不慢,不一会就掌握了要领,说不上很快,但勉强可以在3分钟内压满子弹,这也是捷克轻机枪的弹匣装弹量比较小,只能装20发子弹。

压完子弹的狗蛋肚子里的肠鸣音都要超过外面的冷枪声了,李久叹了口气,他知道狗蛋这个年纪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年纪,早上那两个馒头恐怕早就没有了,正想着要不要到后面去弄点吃的带上来,猛然看到阵地前面不远处躺着的几个鬼子尸体,看来上午这里可是很危险的,能守住这里怕是二排的弟兄们是拿命换来的。

李久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狗蛋,“你在这里盯着,我去那些死鬼子身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用的东西。”

还没等狗蛋反应过来,李久就像个狸猫一样的窜了出去,利用崎岖不平的障碍物,时而匍匐前进,时而跃起翻滚,不一会就到了鬼子尸体傍边……

不一会李久就拽着一包东西从另外一边爬进了狗蛋守着的这个工事,肩膀上还挂着三条鬼子的步枪。

“嘿嘿,狗蛋,咱们发了。过来,我弄了三双鬼子的皮靴,你先找一双鞋试试,能穿就把你脚上的那双布鞋扔了。剩下的给他们,看谁能穿。”

话说这次“出击”李久还真是大有收获,其实,李久也是看到那些尸体里有一名鬼子少尉军官,一般来说,鬼子军官的待遇可是要比士兵高很多,身上保不齐就有一些零七八碎的东西。另外一个用意就是去帮狗蛋找一双能穿的鬼子皮靴。果然,那个鬼子军官手腕上还带着一直崭新的精工手表,上衣口袋里还有2块巧克力,裤子口袋里竟然还有4块大洋,其他的香烟、钢笔、打火机什么的都被李久给搜罗起来了。又找了几个鬼子兵,脱下他们脚上的皮鞋,顺手解下他们的腰带,连子弹带步枪一起拽了回来。啥是老兵?这就是老兵,心细如发,动若脱兔。

“老周,你过来一下。”李久向旁边的那个阵地喊了一嗓子。

等待周大牙过来的李久把那双略微大一点的皮鞋给了狗蛋,还特意的用破布把狗蛋那双黑漆漆的脚包好才塞进了皮鞋。

“大一点好,就你这年纪没准还得长,这双鞋是鬼子军官的,全翻毛皮面的,那些当兵的除了鞋头鞋尾有点皮子外都是用帆布凑合的,不耐穿。”

狗蛋看着自己的新皮靴,站起来试了试,高兴的裂开嘴巴乐了。

“呵呵,不错,狗蛋,你久哥对你真心不错,一见面就给你弄了双皮鞋。”周大牙从工事豁口钻了进来,“叫我过来干什么?看这小子耍宝?”

“嘿嘿,老大,给你个好玩意,你不认识字是吧?会认识挂表的指针吗?”李久一边拾捣手头乱七八糟的玩意一边问。

“别瞧不起人,我是不认识几个字,可12345还是认识的,挂表我在几年前就会看了,你要考我,也得自己有一块表啊。”周大牙气哄哄的坐下。

“好,那这个送你了,这是块日本精工表,成色还不错,估计是那鬼子发了工资刚买的。”说话间李久像是变戏法似得拿出了一块手表,“有这个东西,以后咱们就不用看天算时间了。”

“这个我不能要,你找到的归你。”周大牙连忙推脱。

“你是排长,你不掌握时间谁掌握?”李久瞪着眼睛说道,“还有这个,我知道你抽烟,又没钱买,拿去吧,这还是日本烟呢。”

说话间二个大半包香烟也塞给了周大牙,把个周大牙乐得脸上的土渣直往下掉。顺手就抽出一支,正准备找“洋火”点上,李久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咔咔几下点着了火,然后用手捂着给周大牙点上了烟。

“嗯,不错,这烟比咱们的老刀牌劲道差点,可也不错啦。”吐出了一口烟柱的周大牙笑着说道,“打火机咋不送给我?你又不抽烟。”

“这个打火机不能给你,我留着有用的。你抽烟使洋火就行了。”李久也不解释,反正就是不给。

突然,尖厉的呼哨声传来,周大牙立即喊了一声“防炮!”跟着就一个轱辘滚到了一堵矮墙下,李久也一脚把狗蛋踹到了矮墙下,自己则是向另外一个犄角的地方扑了过去……“轰轰”连续的爆炸声此起彼伏……

“都别露头,藏好喽!”周大牙趁着爆炸的空隙不停的喊着。

这一通炮击时间不长,十几分钟后就停止了。老兵油子的周大牙马上就明白鬼子的步兵要进攻了。他从矮墙里爬了出来,抖掉身上的灰土。

“还有几个活着?做好战斗准备,鬼子马上就上来了!”

李久没见过周大牙这样的,小声的提醒他,“报名!喊名字!”周大牙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赵豁子……曲麻子……狗蛋!”

四排的运气真不错,这顿炮击竟然没有伤着一个。

“把鬼子放近了再打,让鬼子以为我们这里被他们炸光了。曲麻子,你与我形成一个60°夹角,各自掩护着射击。”李久此时也不管了,他知道,自己再不出来指挥,这几颗蒜可能就交待在这里了。

“啥叫60°角?额不清楚!”曲麻子喊道。

“就是……就是两根筷子摆成一个人字。”李久心中那个骂啊,“这他妈的是个什么部队?这机枪手是怎么训的?”

“人字咋写?额不会。”曲麻子还是搞不清。

“你这个蠢驴!就是这样!”周大牙气不过了,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个人字。

“好,额明白咧!”曲麻子总算是搞清楚了李久说的意思,于是提起机枪向阵地的北角跑去,这小子连个副射手都没有。

这边掰扯了一阵,阵地上总算看到了鬼子,别以为鬼子都像电影里那样的“杀给给”的往上冲,在远距离上,鬼子都是小心匍匐着向这边的阵地摸过来,只有到最后百十米时才会快速的往上冲,要是在几百米开外就冲,那是给对方的机枪树靶子。到了百十米的距离,一旦冲击起来,进入五十米就可以用手榴弹招呼,十几秒就可以冲到对方的阵地上。所谓放近了打可不是把敌人放到眼皮底下,那是给自己找麻烦,一般就是在70米到100米的距离,这个距离是步枪最有效的杀伤距离,是机枪最好的拦阻距离,也是对方还没有跑起来的距离。

周大牙还是有经验,看到鬼子刚刚站起身来,就下令开枪了。老家伙的枪法不错,抬手一枪就把第一站起来的给撂倒了。跟着几条步枪都开火了,曲麻子的机枪也“突突突”的响了……刚刚要站起来的鬼子被这一阵乱枪打的立即有趴下去了,没一会,这群鬼子就向后退了下去。

“这鬼子也太不经打了,都没开两枪就退了。”王小得意的想站起来“欢呼”一下,被周大牙一把从身后抓了个屁墩坐在工事里。

“你不想活了?鬼子那边可是有神枪手!”周大牙瞪眼骂道,“鬼子退了是因为李久把他们的指挥官给打掉了,没有人指挥的冲锋怎么冲?”

原来,李久早就发现前面敌人里的军官,他拖过来的那几干杆三八大盖全都压满了子弹放在工事里,顺手拿过一把成色好的,在200米的距离上就把对方套在了准星里了,当那个家伙刚刚弯腰起身的时候,李久等着全排开枪的瞬间,一枪就把那个军官给打倒了。这点小动作没有瞒得过老兵油子的周大牙,也被旁边的狗蛋看的清清楚楚。

“久大哥,你这枪法可真好!这么远就把鬼子给打倒了。”狗蛋伸出大拇指。

“嘿嘿,鬼子这三八大盖打这样的目标好使,距离越远伤害越大,要是打近处的目标,打不中要害也就是个贯穿伤,没啥鸟用,可要是远距离被命中,那效果也跟被咱们的七九子弹打中了差不多。”李久撇撇嘴说道,“准备防炮吧,向后退出五十米找个地方猫起来。鬼子马上就要炮击了。”

鬼子设计的这款三八大盖的时候不是不知道这把枪的缺点,可是日本军部的指导思想本来就是使用步枪远距离射击,而且,日本步兵也是当时世界上各国步兵里训练射击强度最大的,抗战开始的时候,阵地对射,国军根本就不是鬼子的对手,许多老兵都在这样的对射中吃亏不小。李久要不是在东北讲武堂与鬼子教官有接触,他也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

对狗蛋解释完,李久向周大牙那边做了个手势,周大牙也点点头,领着大伙悄悄的向阵地后面的破房子退了过去。在那里,哥几个各自找地方躲了起来。

李久没有退下来,他守在前面监视着对面的鬼子,用几块门板搭成的简易工事防重炮不行,防现在的步兵炮问题不大,除非直接命中。

鬼子的步兵炮又开火了,这次开火的时间不短,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李久窝在一口没有了底的水缸里,缩着脑袋仔细听着炮弹的“呼哨声”……

“咱们这次是撞了大运了,要是没有李久这个明白人,第一次进攻就得搭上俩人,现在大家好了,都老实的听他指挥!”周大牙在后面的房子里对围在身边的那几头蒜说道,“尤其你王小,别以为你是东北人就能在这里升官,我告诉你啊,咱们这个部队肯定是会被牺牲的,连部队都不要了,你还有啥指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