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倒霉的殿后(3)

王小惊愕的看着周大牙说不出话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周大牙,再从周大牙身上转向其他人,他看到大家脸上里竟然都是一种麻木的神情。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们不担心吗?这样的上司我们还要听从他的命令?”王小不干了,他准备收拾东西开溜。

“老子告诉你,我们是军人,军人就要服从命令,何况我们是在打鬼子!大道理我说不出来,可是我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小子要是敢当逃兵,老子的枪可不是吃素的,不信你试试看。”周大牙的语气冰冷的像三九天的冰碴子。

眼珠子滴流转的王小看着周围那些表情麻木的士兵,他们脸上是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几乎都是悄悄的把手中的步枪抬了起来,枪口几乎都是冲着自己。

“我,我就是那么一说,大伙别见外啊……”王小的口气明显怂了。

“老子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你的老长官是谁,可是我知道自己是谁带出来的兵,老子跟冯大帅打冲锋的时候,你小子恐怕还没断奶呢!跟我这耍花花肠子……怕死就是怕死,还他妈的要扯上长官?你还是个爷们吗?”

此时的周大牙绝对的高大上,可以说是义正词严,也难怪赵豁子、曲麻子、张家兄弟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这老东西的确有那么几手。

周大牙说的严厉,大伙听着严肃,不知不觉中都没有发现炮击已经停止了。

李久见这边没有动静,扔了半块砖头过来,他还以为这伙人在炮击中挂了。

“现在是关键的时刻,距离我们坚守阵地还有5个小时。王小,老子也不想被你狗日的背后扯后腿,你到连部去吧,老子不要你了。其他人跟我上!”周大牙想了一阵后作出了决定。

“我,我不去连部,你们是爷们儿,难道我王小就是没卵子的吗?我跟你们一起打,打到哪儿算哪儿!”王小也许是被周大牙的正经给感动了,也许是迫于全排伙伴们的压力,他决定留下来。人的血性有时就是给激出来的。

李久正打算过去看看,只见几条人影从后面分散着冲了出来,按照各自的分工进入阵地。李久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可他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狗蛋,为什么耽搁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狗蛋手上提溜着一个帆布袋子,见到李久呲牙一笑,答非所问的说道,“久大哥,我顺手捡了不少子弹,这里到处扔的都是。”

见狗蛋不说,李久也就懒得问了。李久本身就是个简单的人,别人不想说的事情他就不会有兴趣,响马窝里长大的都知道这个规矩,问多了惹事。

“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找周老大说几句话。”。

狗蛋立即爬上阵地开始向外面张望,被李久扣上了一顶撞瘪了的破钢盔。

“机灵点,别把脑袋伸出去太多,小鬼子的枪法可是不赖,当心被人家点名。”说完,李久窜出了阵地。

“老周,情况不大对劲啊,咱们得合计合计。”李久一过去就实话实说。

“嗯,我也发现两边的阵地有些不对劲,连部也不给咱们送午饭!他娘的,都说皇帝不差饿兵,可咱们却是饿着肚子顶在这儿。”周大牙恼火的说道。

就在周大牙说这个话的时候,连部通信兵背着一个背囊跑了过来。

“周排长,连长命令,你排为全连的殿后,必须坚持到下午四点。命令我给你排送来午饭。”说着解开背囊,里面是还热乎的白馒头和切成丝的榨菜。

看着馒头,周大牙一把就拿出一个大口的咬了下去,“什么殿后?我们排就这么几个人,咋殿后?再说了,谁知道下午四点是几点啊?你给我块表。”

“殿后就是掩护全连撤出去,表肯定是没有的,你大概其估摸着算吧。”通信兵也知道这次下达的是“九死一生”的命令,说的更直接点,连长就是想牺牲这个四排为全连换取逃跑的时间。至于说什么下午四点,纯粹就是胡子连长玩的忽悠人的概念。

“妈的,胡子连长这事干的不地道,不过能给全连兄弟挡挡鬼子,这事我周大牙干了,告诉连长,让他们可劲的跑,我这里顶不了多久,大伙都死了就没法挡鬼子了,回去跟连长说,要想弟兄们能跑的远点,把其他弟兄们的子弹手榴弹啥五的匀点给我们,不用送上来,放在连部就行,那里是我们最后的阵地。”

周大牙到底是老兵油子,他明白胡子连长的意思,四排不被他待见,所以被他选出来当替死鬼。要是一般人肯定不干,可是周大牙却无所谓。

“总是要有人当替死鬼的,就算是今天躲过了也很难躲过明天,咱们四排早晚都得被胡子连长算计,还不如来个干脆,一次了结。”周大牙吧嗒着嘴巴说道,随即摆摆手让连部通信兵走了。

“李久,你的身法好,给哥几个送几个馒头过去。”周大牙抹着嘴巴说道。

“不行了,来不及了,鬼子已经上来了。”李久站起身来又说道,“连里让我们殿后,实际上是抛弃了我们,我们不可能再有送饭的了,这点吃的还是留下来在关键时候用吧!”

“那行,这包馒头由你保管。”周大牙说完抄起步枪进入阵地了。

战斗开始了,这次鬼子没有急于冲锋,在200米的距离上不断的打冷枪,所有他们认为可疑的地方他们都用步枪进行精准射击。除了步枪射击外,歪把子机枪,92式重机枪也时不时的向这边打来……

四排没有动,周大牙向李久这边看过来,李久摇摇头。用中正式与三八大盖这么个距离对射不占便宜,加上四排这边在枪法上也就是李久和周大牙可以与对方比一比,其他几个都是稀松平常,开枪无异于是暴露自己,招来对方的炮击。

四排在忍耐着,任由对方的子弹在身边嗖嗖的飞过。像李久、周大牙这样的老兵可以面对这些如同飞蝗一样的子弹无动于衷,可像狗蛋、王小这样的新兵蛋子去很难了,如果不是有老兵带着他们,他们早就忍不住对射了。而赵豁子、曲麻子、张家兄弟则是养成了听排长的习惯,排长不让动,那就不动。

突然,李久拿着三八大盖回了一枪,一枪干掉了远在200多米之外的一挺机枪手。打完了还做出了手势让其他人不动。这也就是李久的鬼心眼多,鬼子众多的三八大盖步枪声掩盖了他的枪声,打完就换地方的李久并没有等到鬼子的密集反击,因为鬼子并没有发现他打的冷枪,只是一挺机枪突然哑火让他们很快明白了对面还有高手在等着他们。于是在短暂的停顿后,对面的鬼子又开始了胡乱射击,场面变得诡异和滑稽。

鬼子不傻,知道对面的守军中有高手,如果不除掉这个高手,他们的冲锋就很难有结果,这种纯粹的冷枪对射,怕的不是对方的枪打的有多准,而是怕发现不了对方,只要这个威胁存在,他们就不能放心的冲锋,甚至都不敢过于大意的走进100米以内,对于一个神枪手来说,100米绝对是个死亡地带。

让鬼子更难受的是,周大牙也有样学样,从李久那里弄了一杆三八大盖,也是趁着鬼子注意李久那边开枪干掉了一个机枪手。对面顿时又乱了。

鬼子有掷弹筒,一排排的榴弹射了过来,可惜,步兵炮弹都无法消灭的守军,用威力仅相当于手榴弹的抛射榴弹,基本上也是没有多大作用。

李久想的就是拖延时间,他要让鬼子搞不清楚这边的虚实,尽管他知道两翼的阵地上似乎已经没有人了,可他仍然在绞尽脑汁的想法子拖延鬼子的进攻。

鬼子忍耐不住了,猛然间枪声大作,好几挺机关枪同时开火,跟着就是一群鬼子哇哇叫着从150米开外起身冲锋。

“机枪拦阻射击!”李久大声的喊道,跟着自己就抄起了那挺枪托焦黑的轻机枪,“狗蛋,准备给我送弹匣!”

“曲麻子!打前面跑的最快的!”周大牙也喊道。

曲麻子的轻机枪开火了,哒哒哒!子弹泼水一样的撒了出去……

跑在前面的鬼子像是被割草一样的栽倒,同时,鬼子的机枪也立即向曲麻子那边覆盖过去,曲麻子的机枪哑了,周大牙用担心的目光看向了那边。

“别看,他没事,一梭子把弹匣里的子弹打光了。你们赶紧开枪,打刺刀上绑旗的,打他们的曹长和军官!”李久对周大牙喊道。

鬼子的机枪压制着曲麻子那边,弄的曲麻子都无法抬头,他更换了弹匣后只好寻找新的地方,可一阵清脆的轻机枪点射声音让他吃惊了,那是李久在另外一边开火了。曲麻子是个老机枪手,他从来没有见过李久这样的打法,每次射击最多三发,有时是二发,有时只有一发,这机枪被他控制的神了。

李久可不会去打那些冲在前面的大头兵,那些大头兵有周大牙、赵豁子、张家兄弟去对付,他要打的是对方的机枪手,掷弹兵和军官。李久的机枪每次开火都会有一个鬼子倒下,他对这捷克轻机枪实在是太熟悉了。

讲武堂里的步科,第一个要掌握的就是这轻机枪的使用,作为基层军官,要是不懂得轻机枪的使用,那还能打什么样的仗?李久在讲武堂里,浸淫这机枪花费的时间是最多的,当时一个白俄教员可以轻松的把机枪当步枪用,为了学得这一手,李久可是花了好几块大洋不断的请那白俄下馆子逛窑子。

捷克轻机枪也算是一个奇葩,瞄准的照门和准星都是歪在左边的,左撇子肯定不能选来当射手,除非他把右手练得跟左手一样。捷克轻机枪有一个快慢机的按钮,为了节约子弹是可以当半自动步枪使用的,而比步枪长出7厘米的枪管带来的射击精度就不是步枪可以比的了。由于捷克轻机枪是风冷的设计,一旦像曲麻子那样的连射,枪管很快就过热了,最后的几颗子弹肯定是没谱的,打到哪里都说不清楚,因此,在配置副射手的时候还带着一根备用枪管。可是像李久这样有经验的射手,用短点射和单发射击,这个过热问题就不存在了。

鬼子是玩命了,呜泱泱的往上冲,如果不是这青花镇的路就只有那么宽,周大牙他们还真是挡不住。不过现在有李久这个使机枪的行家,周大牙那边的压力并不大。李久的枪声一开始没有引起鬼子的注意,毕竟使的都说七九子弹,单发射击的区别不大,不是对这枪十分熟悉的人分辨不出来。可是那弹弹咬人的枪法最后还是让鬼子明白了对方有个难缠的枪手。于是冲锋暂缓,掷弹兵跑了上来。

周大牙这十几年兵也不是白当的,他看到了鬼子的掷弹兵,于是他的枪声响起,连续聊到了2个掷弹兵,赵豁子最后也加入对掷弹兵的攻击,弄的鬼子掷弹兵不得不伏下身子躲避子弹。这掷弹筒的发射最起码也要蹲下来才可以瞄准,之所以让他们跑上来发射,就是因为距离远了打不准。

李久端着机枪在工事里来回跑,仗着身大力不亏,硬是把机枪当成了狙击步枪使,而此时,缓过气来的曲麻子的机枪又响了,这次他也不一梭子搂干净了,他打不出李久那么精准的短点射,可是打出5、6发的长点射还是做得到。他学着李久那样在工事里不断的机动,一会冒出来打一梭子,一会冒出来打个长点射。战争是最好的学校,也是最有效的教练场,曲麻子很幸运的在这里成熟了。

弄得鬼子也搞不清对面到底有多少中国军队在阻击,连续伤亡了几名曹长和机枪手掷弹筒手之后,鬼子的这拨进攻又被打退了。

“立即到后面去防炮!”周大牙喊了一声,带头向后面撤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