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日若翻脸美国是否出兵?普京回应语惊四座!
中日一旦摊牌开战谁会站在中国一边?谁又会支持日本?近日,普京说了一句话,让躁动不安的日本举国都震惊了...
普京到底说了什么,打死你也想不到
下载军事头条看全部文章
灰色

倒霉的殿后(4)

四排的这几个杂碎,在这里抗了一天,准确说是抗了5个小时,居然被他们完好无损的都活了下来,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周大牙第一个钻进连部的那幢院子,此时的连部空荡荡的一个鬼影都没有,连部的屋子正中放着两个子弹箱,估摸着有几百发七九子弹和20多个手榴弹,旁边还放着十块大洋和十个馒头。

“胡子连长还是讲信用,给咱哥几个留了点子弹,哥几个,大家抓紧时间补充。馒头一人一个,狗蛋两个。”周大牙说话间已经把那十块大洋顺进了口袋,心里说,“狗日的还算有点人味,知道心里内疚。”

李久是最后冲进来的,看着大家正在往自己的子弹里装子弹,就走上一步说道,“子弹装满,剩下的手榴弹全部给我。”说话间他就走了过去,两支大手把那20多个手榴弹全部抱了起来,然后就要出门。

“李久,你这是要干吗?哥几个再顶上一会就到点了,到时候咱们一起撤。”周大牙疑惑的看着李久,随口问道。

“老周,你们不用顶了,你带着弟兄们现在就撤,按照来的路线,向铁路的方向跑,我在后面给你们顶一阵,要是都在这儿,一个也撤不下去。”李久说。

“兄弟,你这叫我说什么好?你可是大家的主心骨,你这么仗义,我们心里过不去,那啥,我跟你一起顶在最后,让他们先跑。”周大牙舔着脸说道。

李久知道周大牙那要跟自己一起顶的话是个虚的,周大牙要想真的留下来,早就下命令了,他是排长,有这个权力。

李久一笑,“别,多留一个人还得我照顾,我自己一个人好脱身。另外,你可看准点,我就帮你们顶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就撒丫子追你们去,别叫我一会就追上你们,那样,你们最后还是跑不了。”

“嗯,你这说的也是在道理,那啥,我们把手榴弹都给你留下,今天打了那么长时间,手榴弹一个没有用上,这是好事!”周大牙说着先把自己的手榴弹袋摘了下来,其他人也都听见了他们的说话,纷纷把自己身上的手榴弹摘了下来。

“行,你们的手榴弹就放在这里,我这就到前面去了,半小时从现在就开始计时了,你们快着点吧。”说完话,李久一转头就不见了。

“久大哥真是条汉子,把这样的人给降成大头兵,也不知道是哪位长官瞎了眼睛。”赵豁子此时是由衷的佩服起李久来。

“别啰嗦了,没听他说吗,现在就开始算点了,排长,我们撤吧。”王小说。

周大牙真想把这个自私自利的王小大卸八块,人家替他拼命,他还在这里计较着时间,可又一想,王小说的对,这个时候谁不惜命?

周大牙没有说什么,只是一摆手,王小打头,跟着是赵豁子,张家兄弟,狗蛋,周大牙,最后是曲麻子,临走的时候他拿出了轻机枪的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匣放在了手榴弹旁边。

周大牙手下的这群兵,准确点说这群兵痞,各个都是铁脚板,越是杂牌的军队铁脚板就越多。原因就是他们每次行动都要靠双腿来挪动,尤其是在军阀混战的年代,跑的动跑的快,一是能立功领赏,二是能活命。每人一个馒头就相当于给跑岔了气的摩托车又加满了油,这群人趁着灰蒙蒙的天色,一溜小跑就向西边撤去,他们走出去还不到2里地,就听到后边的镇子里是一阵阵的枪声……这次没有炮弹,也没有掷弹筒的榴弹,就是清一水的三八大盖和歪把子机枪声。跟着就是一阵阵的爆炸声。这声音鞭打着这群人跑的更快了。

逐渐,他们跑的远了,后面的枪声已经分辨不清了,猛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这爆炸的威力不小,能传出这么远。

“干爹,久大哥他……”狗蛋的话没有说完,泪水就下来了。

其他几个人也停住了脚步,赵豁子第一个低下头,摘下脏兮兮的帽子。

谁都清楚这声爆炸意味着什么,李久跟他们相处不过一天多点,可是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是个不可替代的核心人物,说心里不难受是不可能的,就连急着想逃跑的王小此时也不敢出声催促了。此时他要说出那“大逆不道”的话,他相信这些人能把他撕碎。尽管王小心里嘀咕李久是个傻瓜,为别人死?能不傻吗?

向着爆炸的方向,周大牙带着剩下的人注目了3秒钟,也许还多一点,绝对不超过4秒,然后就黑着脸一摆手,哥几个又开始了向西狂奔。

安亭站,上海外围的一个小站,这里此时成了溃兵后撤的始发站,一列列向西开动的列车上到处挂满了溃逃的士兵,在站外面,中央军的督察队摆开了阵势,挡住溃散下来的杂牌军,而只要是中央军战斗序列的,不管有没有建制,只要看到胸牌上的编制就放进去,于是,中央军的胸牌现在很吃香,于是,一些杂牌军开始沿着铁路向苏州撤退……

周大牙带着自己的那几颗葱赶到安亭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2点了,至少周大牙手上的那块精工表是那么显示的。最后一列火车已经开走,还有零星的杂牌军正在向西步行。跑的几乎想吐出肠子来的哥几个实在是跑不动了,他们一屁股坐在冰凉的铁轨上,大口的喘气,已经进入冬季的江南,晚上的阴寒让他们吐出了丝丝的白气。

周大牙此时也没了主意。哥几个没有被服,身上穿的单薄,肚子里也没有货了,隔着几米远就听见对方饥肠辘辘的叫着。

“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上,明天一早再向西跑。”周大牙想了想说道。

“这么冷的天,这鬼地方是哪儿啊?”王小又开始发起牢骚。

“到火车站里去,随便找个屋子先避避寒。”赵豁子说道。

周大牙点点头,于是,摸着黑,大家又转回头进入了安亭站。安亭站里与周大牙他们想法一样的还有其他人,空房子?别想了。

车站里,找不到房子的人拆下了能烧的一切东西在进站的站台下点上火,一些人围着火堆取暖,在站台上还躺着一些动不了的伤兵,有的可能永远起不来了。

周大牙带着自己的兵围着小小的安亭车站转悠,硬是找不到一块空地给自己点堆火,正在焦急的时候,看到一个斜歪在铁路岔道上的闷罐子车,于是周大牙带着大家向那个闷罐子走去。

这是一辆烧了瓦的闷罐子,否则也不会扔在这里,早就挂上列车走了,那些在车站里的杂牌散兵大概是觉得闷罐子车太远,或者是没有发现,这车皮里竟然是空的。周大牙惊喜的要招呼大家爬上闷罐子,猛然间,他发现闷罐子里的情况不对,他妈的,这车皮里竟然放着半个车皮的尸体……阵阵的尸臭说明这个车皮摆在这里有段时间了,难怪这个车皮没有人过来。

“妈的,晦气,晦气!”王小又是第一个发出了牢骚,被旁边的赵豁子一把揪住领口,“你他妈的要死再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一枪嘣了你!”

“咋啦?我说啥了?”王小觉得赵豁子是发神经。

“那都是我们的兄弟,他们战死了,是为国捐躯!你就不能留点口德吗?”周大牙冷声说道。

王小这才知道是犯了忌讳,连忙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呢?有时我都想不明白,你这脑袋瓜子里到底是咋想的?”曲麻子不解的看着王小。

“咋想的?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缺少家教呗!遇到事情他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他自己。”赵豁子松开手,不屑的说道。

王小心中不忿,可此时已经犯了忌讳,再犯了众怒,自己怕是对付不过去,于是讪讪的不说话,任由赵豁子嘴巴过瘾。

就在此时,一个举着火把的大个子向他们走了过来,肩膀上还挂着那支中正式。狗蛋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了来人,猛的大喊起来,“久大哥!你没死啊!”

“我呸呸!这是怎么说话哪!”李久装着生气的样子说道。

“不,我,我是说……久大哥你没事!”狗蛋激灵的把自己的话圆过去。

“老周,我一猜这里晃悠的几个人就是你们,这样不行,大家跟我走,窝在这里天一亮一准被鬼子炸死!”李久迎上了大家。

“还走啊!我可是走不动了,你看看我的脚。”王小说道,随即扬起他那大脚趾头都拱出来的布鞋。

“大家在青花镇的时候都踅摸了一双鬼子的皮靴,就你懒得去弄,你看看,现在你怎么办?”周大牙恨恨的看着王小。

在青花镇,自打狗蛋穿上了李久给他弄的鬼子大头靴后,其他的几个也有样学样,曲麻子因为是机枪手,李久把多出来的那双扔给了他,其余的都是利用战斗的间隙自己摸出去搞的,偏偏这个王小怕死,不敢出去,嘴巴上还不落下风,现在,50里地下来,他的那双千层底的布鞋早就扛不住了。

“咣!”李久从后腰上摘下了一双皮靴扔在了王小的面前,“以后做人实在点,当兵的玩不起虚头巴脑的事情,一玩就是要丢命的!”

有了李久这个核心,几个人似乎也缓过劲来了,在李久的带领下,他们顺着铁路往西继续步行。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李久看了看铁路边上的标志,示意大家跟紧他,然后就带着大家钻进了一个半埋在铁路下的涵洞里。不一会,涵洞里就燃起了熊熊的篝火,几个人围着篝火七倒八歪的躺下就睡。

“李久兄弟,晚半晌那会对不住你了,不过我是相信你能行的,你跟我们不一样。说说,你是咋脱身的?”靠着涵洞边上,周大牙抱着步枪竖起了衣领。

“还能咋脱身啊,不就是给鬼子弄了点玄虚,我把大家给我的手榴弹到处弄了些,然后围着镇子打冷枪,机枪也被我弄成挂线的机关,鬼子一碰机关,那枪就自己突突了,最后,你们放在连部的那些手榴弹加上我找到的鬼子身上的手榴弹,差不多有四五十颗吧,让鬼子吃了一个大火锅。”李久随便的说道。

周大牙知道绝对不是像李久说的这么轻描淡写,可人家不说,他也就懒得再问。随即话锋一转,“天亮了我们怎么办?哥几个可是从昨晚起就吃了一个馒头,就是再往下走也走不动了啊,尤其是狗蛋那孩子,饿不起的。”

“你都当了十几年兵了,散兵游勇还找不到吃食?”李久笑着递给了周大牙一包烟,“鬼子孝敬您的,我那背囊里还有十来个馒头,起来后先垫吧垫吧。”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地图,就着篝火看了起来,“我们明天不往昆山走,直接往苏州方向走,到了太湖边上,咱们搞船渡过太湖,这样就离南京很近了。淞沪这一战打败了,下一步就是南京了,咱们到了南京再说。”

“你这是从哪里搞来的地图?你还会看地图?哦,我忘记了,你是正牌讲武堂出来的,这看图是没问题的,我就看不懂。”周大牙最后打着哈哈,“行,从明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指挥官,你负责指挥,我负责给你摆平不听话的刺头,咱们合伙把这群小子带回去,不知道咱们团现在到了哪里。”

得!现如今的四排不管人员咋样,这领导层的设置却是极大的做了改革,好像不仅有了懂打仗的排长,还有了做思想工作稳定工作的周大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功能呼出区
content